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047.一支冷箭

047.一支冷箭

广城付家。

  因为这四个字,在场的这些武林侠士,那可是面色各异。

  短暂的休息,有的人汇聚到长弘大师那儿,有的自成一圈儿,各自商议。

  白柳山庄撤了,提供完消息,就离开,不与任何一家有牵连的样子。

  连闻人家也一样。

  不免有点儿仍旧生分的意思,最起码在旁人看来是如此。

  闻人朝面上看不出什么,似乎心上人做什么他都能理解。

  至于到底是不是如此……那就难说了。

  “姑娘,杭池那贼眉鼠眼的又跟上来了。”

  他们出了客栈准备返回秋罗门的暂住地,就发现杭池在后头跟着。

  “他就是故意的,跟踪也不至于如此大摇大摆吧。”

  沛霜回头重重的瞪了一眼。

  “叫他过来吧。”

  虞楚一心知杭池要做什么。

  都没用喊他,杭池耳聪目明的,一溜烟就窜过来了。

  从沛霜和沛烛中间挤过来,“虞姑娘,小的有事跟您说。”

  “一会儿再说吧,街上议事,说给大家听吗。”

  虞楚一也没看他,他要说什么,她清清楚楚。

  “好咧。”

  杭池笑眯眯,这人聪明就是好,免得他说多少废话。

  正走着呢,哪想迎面碰见了一伙人。

  其实是两伙人,大概是路上遇到了,就一同走了。

  一个很熟悉啊,素有芙蕖仙子之称的朱晚晚。

  另一个,那也是在江湖上有些美名的,天山派的大小姐,刀淳。

  “原来,虞姑娘真的跟窦天珠长得一样。”

  朱晚晚盯着虞楚一的脸,她以前自然见过窦天珠。

  “朱大小姐真觉着长得一样吗?”

  虞楚一淡然,自从不遮面,这张脸的确受关注。

  只不过,任谁仔细的盯着她看过之后,反倒是又不会将她和窦天珠联系在一起了。

  朱晚晚仔细的看,“好像,又不是那么太像。”

  “甭管像不像,虞姑娘长得漂亮也是真的。若不漂亮,又有什么本事迷得男人团团转。”

  刀淳口出不善。

  “闻人公子与众位前辈就在客栈,连日来,因着天涧山的事情疲累不已。朱大小姐与刀大小姐请,到了那儿肯定会高兴的。”

  一个爱慕云止,一个是闻人朝的旧情人。

  啧啧,真是热闹的不得了。

  说完,虞楚一便擦肩而过走了。

  朱晚晚和刀淳看着他们一行人走远,不免几分奇怪。

  怎么瞅着,她好像不是很在意的样子。

  “虞姑娘,您瞧见了,那天山派的刀淳和闻人公子有一腿。切切实实的有一腿,可不是拉拉小手而已。”

  杭池趁机开始说道。

  “你和朱晚晚也有一腿吧。”

  虞楚一看了杭池一眼,他这贼眉鼠眼的,可占了大便宜。

  不过,也是云止损。

  知道朱晚晚惦记他,朱项又有意想把女儿嫁给他,他就派杭池去祸害人家。

  杭池笑嘻嘻,也没否认也没承认。

  反正,他是占了大便宜。

  只要有云止的授意,谁的便宜他都敢占。

  “闻人朝啊,红颜知己遍天下。虞姑娘往后走到哪儿,都会遇着他旧情人。”

  杭池无所不用其极,可劲儿的抹黑闻人朝。

  “你家公子的爱慕者也同样遍地皆是。”

  彼此彼此。

  “那不一样,我家公子,从来不让女人近身,虞姑娘除外。”

  不忘最后接一句。

  到了暂住地,杭池也开门见山,云止问虞楚一要不要见那个小孩儿。

  “云止公子那么有钱,养活一个孩子不算什么。想必待他极好,我也不担心。”

  “虞姑娘,您就去看看吧。”

  杭池直接跪了。

  “没皮没脸。”

  沛烛看不下去了,世上怎么还有这么没脸皮的人。

  杭池可不在意。

  “虞姑娘,您就去看看吧。那小孩儿给洗干净了,穿上新衣服,虽长得还挺怪,但莫名的瞅着又招人喜爱。黑武也不长那样啊,八成他娘长得好。”

  果然,云止猜出那小孩儿的爹是谁了。

  “既然如此麻烦,为什么你就不劝劝你主子,直接把孩子给我。”

  神经。

  “虞姑娘,我家公子啊,心地善良。看那孩子如此邋遢可怜,就想给照顾好了。喂养的白白胖胖的,再还给虞姑娘。”

  这话鬼才信。

  “知道你们家公子难缠。成,我跟他走这一趟。不过,到了柳城,得把孩子还给我。他若不答应,那往后他就养着吧,我不要了。”

  “好,小的一定传达。”

  杭池总算是放松了,任务完成。

  看着他离开,沛烛轻轻地啐了一口,“真烦人。”

  虞楚一不语,云止什么心思,她知道。

  夜幕降临,闻人朝邀虞楚一下楼走走。

  镇子上汇聚了太多的江湖人,两个人沿着栽种着矮丁香的小路走,一侧是靠山而建的最普通民居。

  “听说今日你和刀淳碰到了,她出口不逊……”

  “你看,今日之明月较之昨日要更圆一些。分明一轮明月,缘何模样不同?是天变了,还是人的眼睛变了。也或许是都变了。”

  阻住了闻人朝的话,虞楚一就是不想听。

  谁想听他说旧情人,她没兴趣。

  闻人朝看着她欲言又止,他很想说清楚。

  有些事情,就是需要说清楚才好。

  他并不想如以往一般玩乐就好,他和她之间,应当要更清楚明白。

  抓住虞楚一的手,闻人朝与她面对面,“阿一,过去的事情是不应该跟你说,毕竟也与你无关系。只是,或许往后难免再遇上如刀淳那样的人。是我的错,早些遇到你,也就不会那些人了。原谅我,也不要生气好不好。”

  如此一个男人小声又温柔的求女人别生气,说实话,非常有杀伤力。

  他真是这方面的高手,不管是语气还是表情,以及当下的姿态,都拿捏的非常准。

  虞楚一看着他,“你不用为这些事情向我道歉,你说得对,与我没有关系。我不想听,也不想知道。浮生不过百,草木不过秋,情随心。有情便如花开,无情也不是什么忘恩负义的罪过。万事只一句,好聚好散。”

  就如她之前所说,高手过招,看的就是谁脚底下的船多。

  她其实从未开过船,但,未必不会驾驭。

  同时,还会营造出一种船很多的假象来。

  闻人朝看着她,蓦地,他抬手覆在她颈侧,慢慢的低头朝着她靠近。

  就在这时,一支冷箭穿破夜空,直奔闻人朝的后脑勺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