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046.她活的很滋润嘛

046.她活的很滋润嘛

去天涧山里找人的扑了一场空,自然是什么都没找到。

  这可真是一下子就闹腾了起来,动荡了整个江湖。

  此去跟随幕立仁的,不少各门各派的中流砥柱,在江湖上也是颇具名头。

  这可好,一下子都不见了。

  原本这各门派各世家等等都只是卖幕立仁个面子而已,更甚者,可能就是敷衍。

  派一些人过来跟着走一趟,也不算无情无义。

  哪想,这一下子人都不见了,能不急吗?

  几日来,信件像雪花一样的朝着这小镇飞来。

  各门派世家都出动了。

  如朱家那是派了朱二侠来,还有厉家,来的是少家主。

  各个举足轻重,能不急吗?

  靠在软榻上,窗子开着,带着热气的风不时的吹进来。

  虞楚一将信件折起来递给了沛澜,面容恬静,也看不出情绪来。

  旁边坐着的就是闻人朝。

  盯着她看,闻人朝眉目间是浅淡的笑意。

  她真的就是一个谜,猜不透。

  分明就在近前,却又好像根本摸不着。

  “困了?”

  眼见虞楚一眼睛好像睁不开了,他问道。

  “嗯。但是好热啊,每到这个季节,都是度日如年。”

  这个时代,也没有空调没有风扇,太难熬了。

  正好的沛烛拿着扇子过来,闻人朝便伸手接过了。

  拿着扇子给虞楚一轻轻地扇,“睡吧。”

  他既然要效力,虞楚一也没说话,还真闭上了眼睛。

  沛烛无言,好嘛,把她的活儿都给抢了。

  成,他喜欢做,那就做呗。

  虞楚一真睡着了,乖的很。

  闻人朝也始终在轻轻地给她扇风纳凉,盯着她看。

  虞卿卿慢慢的晃悠到门口,勾头往里一看,不由乐。

  “唉,这若不成婚,都没法儿收场了。”

  沛烛点了点头,眼下看起来是这样的。

  只不过,摆明了她家姑娘并非真心。

  或许可以说,这世上没人能配得到她的真心。

  “等我去外面宣扬宣扬。”

  虞卿卿觉着这事儿,得叫大家都知道。

  尤其是……某些人。

  沛烛无声的笑,贼兮兮。

  小镇被大批的江湖人占据,各种消息充斥,真假难辨。

  坏消息居多,但同时也有好消息。

  好消息就是,闻人朝公子与白柳山庄主人虞姑娘经过天涧山一行,建立了极为深厚的感情。

  待得这里的事情处理结束,人家就要正式订婚了。

  传起这些事情来,那真是有鼻子有眼。

  说闻人朝如何贴心照顾,两人情比金坚。

  在天涧山遇到了何种危险,又是如何携手共同度过。

  反正,天涧山的凶险大家都知,这些从山里回来的人本就是热门人物。

  这热门人物的八卦,就更热了。

  直至少林寺的长弘大师和松雾门的金庄大侠到了,散乱的小镇才得以重新聚拢。

  厉洪至和朱项都到了,毕竟一个失踪了儿子,一个情同手足的兄弟。

  相反的,闻人向博和云必旸都没来,只是又调派了一些人手过来。

  在镇上最大的客栈,众江湖人士齐聚于此。

  长弘大师与金庄大侠主位,商讨的还是找人之事。

  各门各派的人都有失踪,这回又有了领头人,自然是劲儿往一处使。

  “闻人公子与云止公子不止出入过天涧山,当时在里面还遇了险。二位说说吧,这一切可能是怎么回事儿。”

  金庄大侠是个随和的人。

  云止淡漠而孤高,他气质便是如此,这种出尘绝世的高度是任何人拍马都追不上的。

  “金大侠,山中有一股不明势力。武功路数不详,在下曾与他们交手,无法分辨。或许,失踪的人,是被他们控制了。”

  闻人朝开口,缓解了气氛的尴尬。

  “不明势力?”

  客栈里里外外的人也小声的说话,进山寻人的队伍的确是看到了一些打杀过的痕迹。

  而且看样子,人数还不少呢。

  “来天涧山,是幕大公子的提议。各门各派出人出力,也都是为了帮幕大公子一把。幕府的人都过来了吧,你们也说说,你们这幕大公子到底还藏着什么秘密?”

  有人气不过啊,自家人都失踪了,想来想去就得拿幕府撒气。

  眼下幕府来的是小公子。

  可小公子又能知道些什么,他又不当家。

  面红耳赤,一个字也说不上来。

  “寻幕盟主本就是江湖武林各门派共同要做的事,即便幕大公子不提议,各门派兄弟也始终在注意着。眼下,还是得着重于寻人上。这天涧山都被翻遍了,也没寻着一个人,看样子,人可能已经不在那儿了。”

  金庄大侠开口,阻绝了他们对幕府小公子的逼迫。

  到底是个孩子,这一大帮人各个瞪眼睛,吓着人家了。

  “长弘大师,金大侠,这不是有白柳山庄在吗?不是一直盛传,白柳山庄什么都知道。这事到底是何因由,问问白柳山庄不就知道了?”

  有人起哄道。

  虞楚一始终静坐,这忽然说到了,她才抬眼。

  淡淡的扫了一圈儿,虞楚一慢慢的弯起眉眼,“诸位可知,想要得到我白柳山庄一条消息,需要多少钱?”

  “这种时候还谈钱?”

  “就是!”

  沛烛瞪眼珠子,把那些嘴臭的挨个瞪了一遍。

  “我们又不是做好事不留名的大善人,若没钱,去哪里网罗来那么多不为人知的消息呢?不过这次,我倒是心情好,这一条消息便白白送给各位了。不知你们在座的可知广城付家?循着这个线索找,可能,会找到失踪的人。”

  虞楚一言语淡淡,但随着她说话,四下无声。

  “付家?”

  众人面面相觑,神色各异,付家早就没了呀!

  虞楚一没有再说话,视线扫过朱项还有厉洪至,以及旁边的闻人朝。

  她在看闻人朝时,正好他也转过眼来看她。

  四目相对,下一刻闻人朝就抓住了她的手。

  这情意脉脉的,那可是羡煞旁人。

  原来白柳山庄的主人刚刚说心情好,是这种心情好。

  情郎在身旁,心情能不好吗?

  不远处,云止斜睨着那两个人。

  越看越觉着喉咙堵得慌。

  接连几日,他一个字不提虞楚一,甚至一想起她来,他就遏制住自己不去想。

  好嘛,他跟中了邪似得,反倒是她滋润非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