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048.无需花钱的服务

048.无需花钱的服务

闻人朝蓦地转身,一手护住了虞楚一,另一手抬起,稳准的抓住了那支箭。

  抬眼看向冷箭射来的方向,夜色浓,看不清楚。

  但是,依稀的瞧见了有人影闪过。

  冷箭在手中一转,闻人朝就跃了出去,速度极快。

  虞楚一始终没动,即便是刚刚闻人朝要亲她,她也始终那个模样。

  抬手拂了一下自己的颈侧,闻人朝手上的余温还残留着。

  身后冷风拂动,虞楚一眸子一动,还未回身,一只手扣在她肩膀。

  然后她就从原地消失了。

  茂密的丁香树后,虞楚一被拎到了此处,一只手被抓着,面对的是一张阴沉至极的脸。

  云止就那么盯着她,如此黑暗,仍旧能从他的眼睛里窥到汹涌的怒意。

  “云止公子这是做什么?”

  手被他抓都要碎了。

  没得到他的回应,他反而抓的她更紧了。

  猛地,他拽着她往自己怀里一拉,同时低头撞在了她唇上。

  虞楚一原本预估了云止可能会做出的一些反应,合理范围内的,符合他脾性的。

  但是,唯独这个不在她预估范围内。同时,也不符合他的行为逻辑。

  睁着眼睛,任由云止生疏而又破釜沉舟的亲近,他呼吸急促,吹得虞楚一也不受控制的闭上了眼睛。

  好半晌,云止才慢慢的停了。

  混乱的喘着气,缓缓的退离了些,他睁开眼睛看着她,眼眸几分迷离。

  “做了闻人朝想做的事,云止公子觉得如何?”

  睁开眼看他,虞楚一的眼睛如两潭静水。

  也正因为如此,云止的激动才显得那么可笑。

  原本,以前的云止和窦天珠是颠倒的。

  “谁也不能对你做这种事。”

  闻言,虞楚一就笑了。

  “除了你吗?”

  “没错。”

  他承认了。

  “我是窦天珠,但,只能说这个身体是窦天珠。我的意识不是,眼下跟你说话的这个不是。你若想管,怕是这意识不会听从。这个身体的确想跟你纠缠,可意识不想。云止公子不用道歉,无需花钱的服务,我也享受了,多谢。”

  挣出自己的手,虞楚一便绕过他走了。

  手隐在了袖口中,手指不断的在轻轻颤抖。

  她有心控制,但根本不听她的。

  虞楚一甚至想,刚刚若是真正的窦天珠回来该有多好。

  这一个到死都没有得到过云止一分爱意的女子,若是能感受一下心爱之人的拥抱和亲近,死也无憾了。

  仅限于此。

  她楚一对云止这一番举动,毫无波动。

  只是他长得不错,勉强算得上个免费的鸭子吧。

  翌日,汇聚在小镇上各门派启程,要前往广城原本的付家。

  虽是他们大多数仍旧云里雾里,但随大流也就是这么回事儿了。

  白柳山庄没有走,在等云止。

  只不过都这个时辰了,还没出现。

  “姑娘,这云止公子不会说话不算话,又反悔了吧。”

  沛烛担心他反悔不交出那孩子了。

  “他大概是不会来了。不过,杭池肯定会来,瞧见他了,咱们便出发。”

  虞楚一并不急。

  昨晚之事,云止八成已经连夜离开小镇了。

  诚如虞楚一所说,又等了一会儿,杭池果然来了。

  “你们家公子不来了?都说这男人一诺千金,唯你们家公子出尔反尔。”

  沛烛嘴里没好话。

  “几位有所不知,是商行里有急事,公子不得不去处理。这样,由在下带领各位前往柳城。”

  杭池边说边乱瞄一气。

  “看什么呢?”

  沛烛顶看不上这贼眉鼠眼的家伙。

  “闻人公子没来吗?”

  “怎么着,闻人公子还归我们管了?”

  废话,找闻人朝上这儿来找什么。

  “那倒不是。就是这刀淳姑娘吧昨晚也不见了,闻人公子好像也不在。在下这不关心虞姑娘嘛,哎呀,多嘴多嘴。”

  这是多嘴吗?

  这是嘴欠!

  “走吧。”

  虞楚一才懒得理会闻人朝是不是和刀淳在一块。

  再说,此行云止不在,她就更开心了。

  她本就找那孩子许久,得赶紧接到自己手里才安心。

  出发,杭池一人带路,前往柳城。

  柳城和广城那完全是两个方向,与那各门派的人拉开距离,并且路上都鲜少遇到,大家果然都轻松了不少。

  那帮人,见着了白柳山庄就跟猫见了鱼儿一样。

  就以为他们知天下事,巴不得占到点儿什么便宜。

  或许可以这么说,哪个意图跟他们走近些的,不都是想占便宜吗?

  单纯?不存在的。

  快马疾行,两天的时间,便抵达了柳城。

  也就是到了柳城时,虞楚一也接到了山庄散布在外的线桩传递来的新消息。

  云家和闻人家在帝都的商行总号发生了剧烈的冲突,起因是云家吞了闻人家数条线。

  毫无原因,甚至不讲道义,别说江湖上的道义了,即便是生意场上,如此不要脸的事儿也鲜少有人干。

  云家吞掉的这几条线,可说是闻人家商行较为重要的了,可与杀人父母有的一拼了。

  主持这一切的是云家商行的总管事,叫做礼正。

  这个人,白柳山庄有过了解,生意场的硬茬儿。

  手段是有的,但跟他做买卖,也绝对不会赔。

  甚至,大部分与他合作过的,赚的都要比预想的多。

  由此,赞誉要多过诋毁。

  虞楚一只看了看,便没有再细琢磨。

  因为马上要见到那个孩子了。

  云止在柳城的宅子可不比叠翠湾的云家差,不止大,且占尽了这城中好山好水。

  依山而建,说是皇家别院都有人信。

  走下了长廊,便瞧见了花池旁的石椅上有个没有眉毛的小孩儿坐在那儿。

  身旁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人,摆明了是看守加照顾他的。

  “俅儿。”

  走近了,虞楚一唤了一声。

  那小孩儿脸一转看过来,眼睛里都是警惕。

  “俅儿,我来接你走。”

  在旁边的石椅上坐下,虞楚一仔细的看着他的脸蛋儿。

  除了没有眉毛之外,倒也看不出别的奇怪来。

  他不吱声,警惕尚有。

  见他不语,虞楚一蓦地拿出了一条洗的发白的帕子来。

  帕子边角绣着一朵杜若。

  一看到那帕子,他果然脸色一变。

  “你认识我爹。”

  “嗯,你爹是我救命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