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72、72.



作品:《摘星

许柚本以为江尧爸爸除夕那晚说的, 过几天再登门拜访的话,只是一句客套话。

没想到,年初三, 她在房间里正看着韩剧,突然被黎平君喊了出去, 还真看见了江尧的爸妈坐在她家的客厅里。

只不过,江尧没来。

他今天要上班。

江益平也跟周长青和黎平君交代了一下江尧没有过来的原因。

对方都表示理解, 医生嘛, 在普通人眼里还是很伟大的。

应该说,任何服务行业都很值得敬佩。

许柚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很乖地朝两位家长打了声招呼,就找了个由头窜回房间了。

她趴在床上发了条信息给江尧,质问他:【为什么你爸妈今天要过来, 不跟我提前说一声?】

完全没有准备啊。

她边从衣柜里找得体休闲的衣服, 边等江尧的信息, 还没等到, 她就换好了。

应该是有事在忙吧。

许柚也没多想,对着镜子扎了下乱糟糟的头发, 再重新走了出去。

坐在沙发上。

坐在双方家长之间,陪聊。

太坏了!

许柚在心底又骂了江尧一遍,这个时候他不在,要她独自面对。

问题是她也不是那种外向积极的个性。

整个聊天闲谈的过程, 都有些坐立难安, 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不该插话。

最后干脆等他们提到她的时候,再说话。

幸好,两位爸爸都很健谈, 大家也都是生意人,只不过周长青的生意比不过江益平,但从江益平眼中完全看不出丝毫的轻蔑,居然还相谈甚欢。

每到过年走亲戚很无聊的时候,许柚都喜欢坐在一旁静静地观察。

从一些言行举止,很容易猜到一些人平时生活中的个性。

就好比如现在,她看着江尧爸爸,经常能从他身上看到江尧的影子。

谦卑有礼,举止有度,但他没江尧那么沉闷,其他都是一样一样的。

一场亲家见面,没几个小时,尴尬的氛围忽然变得比朋友聚会还轻松自在。

周长青和黎平君执意要留他们在这吃晚饭,江益平打了个电话给江尧,让他下班后回去一趟,拿一瓶放在柜子

里具体哪个位置的红酒过来。

这进展快到许柚有些始料未及。

江尧也很纳闷地发消息过来问:【我爸要在你家吃饭?】

许柚:【好像确实这样。】

许柚没有恶意,只是单纯好奇地问:【你爸经常这样吗?】

江尧:【不这样。】

许柚:【】

许柚:【这就很神奇了。话说,你今晚几点下班啊?】

江尧:【老时间。】

许柚:【ok】

此刻,许柚正被黎平君催促着出门,她发最后一句话给江尧,赶紧走去玄关处。

许柚:【不跟你说了,你妈跟我妈要一起去买菜,我要去当苦力。】

江尧:【】

可能有的人就是天生合拍吧。

世界上离奇的事多了去了,怎么就不能有一对恋人命中注定,无波无折地过完一生呢?

现在距离江尧出差还有一个多星期。

许柚也想开了,不就是半年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要是连这点考验都经受不住,那以后还怎么在一起啊。

她应该相信他,也相信自己才对。

陪两位妈妈买完菜,许柚又帮她们择菜、洗菜。

对于做饭这种事情,梁捷肯定没有黎平君那么在行,但她并没有走开,在一旁虚心地观看,一起聊聊天,偶尔打下手。

周长青和江益平则在客厅里下棋。

刚睡完午觉的周培然被喊出来,一脸起床气地给客人们泡茶水。

江尧六点下班,开车回家再过来,大约需要四十分钟的时间。

接近七点,菜已经做好了,他也刚好来到,手上还拿着两瓶红酒。

一起吃饭,难免会聊到结婚的话题。

听到“结婚”二字时,许柚恍惚了一下,默默地继续吃饭,没吱声。

江尧表了下态:“有打算,但我想按自己的想法慢慢来。”

许柚看了他一眼。

两人默契地对视,仿佛一个眼神就懂了对方。

这样的视线互动被梁捷瞧见后,低咳两声,附和说:“也是啊,什么时候结婚本来就是人家小情侣之间的事情,我们着什么急啊?”

周长青显得比较开明:“确实不急,慢慢来有慢慢来的好处,我们赶鸭子上架催来催去,反而容

易出嫌隙。”

江尧出来打圆场道:“嫌隙倒是不会,只是结婚涉及到很多事情,比如领证、婚房、婚宴和蜜月,都是需要时间去准备的,都要有个计划去完成。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们好,但凡事准备充足,才会万无一失。毕竟一辈子就那么一次。”

轻轻的一段话,既给足了家长们面子,也希望他们给他俩留有空间。

许柚在一旁特没主见,附和地点头。

并且说:“下下周江尧要去北京出差半年,短时间肯定是不考虑的了。再说了,下个月林冉婚礼,到时候我要给她做伴娘,也有得忙。”

黎平君惊喜道:“林冉这么快办婚礼啊?不是才刚生完吗?”

许柚说:“是啊,三月底。估计很快就发请帖了。”

梁捷突然出声问:“是梁子豪跟她女朋友吗?”

许柚:“对,他们已经领证啦。林冉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算是最好的朋友。”

话题忽然引到了梁子豪和林冉身上。

一家认识男方,一家认识女方,所有听到林冉和梁子豪从高中毕业在一起持续到现在的事儿后的人,都要感叹一番。

这估计就是家长心中最美好的爱情吧。

许柚带江尧去阳台坐了一会儿。

天上几颗孤星熠熠闪耀,月光沉凉如水,漫下淡淡银辉。

江尧就着月光看偎在他怀中小姑娘的脸,问道:“刚刚我说不着急结婚,你没有生气吧?”

许柚有点懵地抬头,“我生什么气?”

跟许柚在一起之后,江尧发现女人的心思都挺敏感的。

表面显露出来的表情,不一定是真实的想法,所以还是问一下比较稳妥,免得她硬憋着。

江尧无声地淡笑,不说话了。

过了一阵,想到什么,才告诉她,“去北京的时间定下来了,元宵节前一天。”

许柚微讶:“这么快?我还以为至少要过完元宵节。”

“没事。”江尧说,“有空了我会回来,几个小时的飞机罢了。”

确实是这样没错。

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短,就两个小时的飞机,一来一回加上安检之类的琐事,也就五、六个小时。

许柚抬

眸看他:“但是,你确定你能有超过一天的假期?”

跟江尧在一起这段时间,她还真没怎么见过他能放超过一天的假。

“一天就不能回来了吗?”

“太浪费钱了。”

才回来几个小时,又要离开,能做什么呀。

哪经得起这么折腾?

许柚摇摇头:“一天假就不要回来了,没必要,哪怕是坐飞机,赶路也很累的。你上班就已经够累了,一天的假期,还是在宿舍里睡个觉,休息一下吧。切记切记不能跟别的女人出去玩,即便是聚会,我也要知道。”

“可如果,是我想见你怎么办?”江尧还是不肯妥协,在她耳边低语,“不是为了你,是为我自己。”

许柚怔了一下。

差点儿被他最后那句情话给买通过去。

江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情话了?

这句话换个意思来说,就是我回来不是因为你想我,而是我想见你。

许柚咽了咽口水,清醒了一下头脑,拒绝道:“还是不行,想见我,那你就忍着呗,或者找我视频啊。”

“视频跟真人怎么能一样?”江尧很固执。

许柚生气了:“江尧,就半年你都忍不了吗?再说了,我的假期比你来得容易,也可以是我去找你啊,正好好久没去过北京了,还挺想过去看看的。”

某人开始妥协:“行,听你的。”

“还有,我唯一希望你争取回来的,是林冉婚礼那天。我们是主伴娘伴郎,她为了定制服装和整个婚礼设计,花了不少心思,不少钱,而且缺了你好像还挺遗憾的,你争取一下?”

“尽量。”

……

新年平淡中夹杂着惊喜。

年初八,许柚就回公司上班了,也搬回到江尧的公寓里住。

医院开始减少他的工作。

最近基本都不接手术,也不门诊,只是简单地做一下交接。

许柚新一阶段的工作也刚起步,还算挺闲的。

两人干脆趁这最后的几天放纵了一下。

顺便,将之前未完成的事情给做了。

——就是那件要证明江尧时间不短的事儿。

起初,许柚没怎么在意。

她以为男人怎么说,也是需要一个逐渐进步的过程,不可能上一回

十分钟不到,这回就进步迅猛了吧。

于是,她在心里悄悄地给江尧定了一个小目标。

——十五分钟。

许柚特别享受江尧给的前|戏,他总是很温柔,经过好几次触|碰之后,也逐渐摸清楚了她敏感的点。

如一串串电流钻过四肢,她越来越受不了,可内向的个性并不能让她完全开放自己的情绪,只能咬着唇,压抑着。

由于不是第一次的缘故,整个过程都很顺利。

许柚也忘记了时间,随着他的节奏而颤|动,情不自禁地软在他面前。

事后,她简直累得不成人样。

无意瞟了眼壁钟,狠狠地咽了下喉咙,好吧,看来十五分钟小看他了。

许柚实在怀疑,他是不是在这期间偷偷去“补习”过。

为什么感觉比上一次熟练那么多呢?

江尧透过洒进室内的月光瞧着她汗津津的小脸,落下一个吻在她唇边,“累不累?”

许柚翻身趴在他身上,质问他:“说,你是不是看片了?为什么这一次这么娴熟?”

唔特别像个老司机。

江尧坦荡荡地说:“没有,有女朋友还看那东西?我干脆看你不行吗?”

许柚咬了咬唇:“那你怎么”

“梦中模拟。”

“——啊?”

许柚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这是给“春|梦”造了个文雅的代称?

什么啊?

居然做那种梦,还梦见她。

许柚一阵羞赫,“你要点脸,行不行?”

但还别说,她居然还挺想知道,她在江尧的梦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是主动的呢,还是被动的?

跟现实的她,有差别吗?哪个更好?

很快,江尧就告诉了她答案。

入睡前的卧室格外安静,也将他的嗓音衬得暗哑低沉,“但我发现,我还是喜欢真实的你。”

许柚笑了。

有一丝满足,也有一丝开心。

她突然发现,江尧对她的喜欢。

可能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深得多,深到目前的她无法去丈量。

一直到出发前的那一天,他们都在“糜|乱”中度过。

可能知道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办法见面了,许柚即便很

累,也很宽容地去迁就他。

跟他在一起之前,她以为温柔有度、绅士有礼的男人,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至少得在某个方面上克制一下吧。

跟他在一起之后,许柚发现江尧的自律完全被她瓦解崩塌,什么熬夜对身体有害,通通抛在了脑后。

亏他还是个医生。

出发去机场那天,是梁子豪开车送的他。

因为如果是江尧开车过去的话,许柚这个“马路杀|手”,做不到自己将车开回来。

看着他过了安检,去了候机室,才转身离开。

从今天开始,就要掰着手指去数“三百六十五天除以二”天,还有多久还能到了。

将近两百天,都是异地恋。

许柚有些无奈。

梁子豪见她这样,给她提议:“你们结婚不就好了吗?结婚后,很多时间长的出差,基本就不怎么会考虑他了。可以试试这个方法,很有效。”

许柚白他一眼。

因逃避出差而结婚,太随意了。

而且动机就不对。

“算了。”许柚一脸轻松,“以前他出国那么多年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那时候根本就联系不了。半年算什么?”

一提到当年,许柚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之前他们之间并不是联系不了啊,她是知道他qq的,是他不理她而已。

说起来,直到现在他还没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呢?

回去后,许柚算准了江尧的落地时间,先问一句:【到了吗?】

江尧:【刚到,我先去宿舍。】

许柚:【嗯,好。】

许柚:【注意安全。】

许柚:【我等下有点事情要问问你。】

江尧:【?】

到了宿舍,整理好一切后,天已经黑了。

江尧问她:【到底什么事?】

许柚:【你的qq呢?】

江尧:【问这个干什么?】

江尧:【好几年没用了。】

许柚很严肃:【到底是几年?】

江尧:【出国后,到现在。】

许柚有点恼火:【为什么?】

发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反应有点过大,便软了语气问:【到现在都没登过吗?】

江尧:【没有。】

江尧:【号被盗了。】

尧:【怎么?你发了什么东西给我吗?还是说,我们接下来要用qq联系?】

许柚:【你自己上去看看吧。】

江尧:【还真发了?】

江尧:【大概找不回来了,你不能截图过来?】

许柚:【截不了。】

许柚:【几年前发的,我哪有记录啊。】

江尧:【???】

许柚还很傲娇地说:【反正我是发了,你要是想看,那就将qq找回来呗。】

江尧:【难度有点大。】

许柚:【加油。】

许柚打开qq,将他的qq号复制发给他:【给你提供账号。】

江尧:【】

都说到这份上了。

不去找一下,似乎也说不过去。

许柚并不知道江尧有没有找,其实对于现在来说,找不找意义也不大。

不过是几句新年祝福而已。

知道他是因为没看见消息,才不回她,而不是故意回避她。

许柚心里的结总算是解开了。

三天后。

江尧发了一张截图给她。

qq找回来了。

遗憾的是,记录没有了。

现实就是现实。

现实根本没有那么多童话。

如果江尧不回禹城,他们不重逢的话,许柚那些年少时的暗恋,或许真的会成为一个永远不被他知道的秘密。

看到这张截图。

许柚忽然有点想哭,时间将她曾经的感情无情地抹去,不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想要回味,也只能从记忆里找寻。

而再过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或许就根本不记得了。

江尧问:【所以,你到底发了什么?】

许柚调皮地骗他,想拉高他的愧疚感:【我喜欢你。】

江尧:【真的?】

许柚:【假的。】

许柚:【但我喜欢你,是真的。】

许柚躺在床上,腻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他非但不嫌弃,还回应她:【我也是。】

许柚却甜得在床上打滚。

网恋的乐趣或许就在这吧,隔着网络这层面纱,害羞仿佛不存在一样,大家畅所欲言。

她发现她真的越来越喜欢他了。

渐渐演变成爱。

其实刚刚应该说“我爱你”的,而不是“我喜欢你”。

许柚后悔地叹了口气。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

害,预判失误,写了差不多一万字还没结局哈哈哈哈(尴尬……还有一章,明天更。

只是正文完结而已,会有番外的,大家莫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