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71、71.



作品:《摘星

这个数目的红包算不上特别大, 但也不小。

而且他们是临时过来的,身上居然还有上千块钱的纸币。

许柚觉得挺神奇的。

江尧没有问他爸给了多少红包,应该是心中有数。

况且只图个彩头, 或大或小,都一样。

几个大的老虎蟹被装在了透明的玻璃饭盒里, 用手摸上去,还有些许温热。

能用到这种饭盒打包的餐厅一定不便宜, 而这一盘蟹肯定也很贵。

其实, 里面不仅仅有蟹,还有一些其他的海鲜。

估计是江尧爸妈觉得只带蟹给她,太寒碜,叫服务员加多了一道菜进去。

许柚用筷子尝了一下。

还不错。

她招呼周培然和爸妈出来吃。

周培然在打游戏,远远便闻到了香味, 但竞技类游戏又不能说暂停就暂停, 便说给他留点, 打完这盘就来。

这种蟹平时鲜少吃到, 周长青和黎平君都只是吃一点点,尝一下味道就算了。

好吃的留给他们。

许柚甚感无趣, 还以为他们不喜欢吃呢。

便自己干掉了半盘,将半盘留给周培然,顺便朝他屋里斥一句:“再不吃就凉了。”

周培然不耐地说:“快了。”

许柚不管他,看见回到家的江尧发消息过来问:【好吃么?】

她直接拍了张照片, 发给他:【好吃。剩下一半给周培然。】

江尧:【他在打游戏?】

许柚:【对。】

江尧:【看起来, 你跟你弟相处得还挺好啊。】

江尧知道周培然跟许柚没有血缘关系,他们并不是亲姐弟。

许柚:【还行吧,臭屁小孩一个。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有点难相处,毕竟男孩子嘛, 性格也挺叛逆的,面对陌生人必定是不会轻易低头的,但人其实没什么坏心眼,现在关系好很多了。】

江尧:【你跟你亲爸还有联系么?】

许柚沉默了一会儿,江尧不提,她都差点儿忘了这个人的存在:【早几年有的,小时候他不喜欢我,长大了发现我还挺出息,高考考得不错,那年暑假假惺惺地跑过来说要给我办一个高考庆功宴,我都要尴尬死了。后来,上大学的时候来北京找过我

几回,我都没怎么搭理他,估计是知难而退了吧。】

挺可悲的。

小时候因为性别的原因,不被接受和喜欢,现在发现有价值了,才来跟她说一些好话。

许柚承认,自己有些没什么人知道的阴暗小心思。

在得知许海城二婚几年后,他妻子都受不了孕,根本生不了孩子后,她居然有点开心。

上天都是公平的。

不善待别人的人,自己也必不能善终。

距离零点还有几分钟。

许柚无聊地刷着朋友圈,突然刷到梁子豪发的一条新动态。

【冉冉已经在开指了,顺利的话应该很快就能生。新的一年,感谢我的老婆给了我们一个大礼物,希望生产顺顺利利,平平安安。】

时间显示是在半个小时前。

由于两人共同好友很多,动态的点赞数已经超过了一百,评论都在祝他们除夕快乐,生产顺利。

许柚看了眼时间。

距离零点还有两分钟,也太巧了吧,林冉不管是在除夕当晚生,还是春节初始,这个宝宝都带着很大的祝福。

她点了赞,也评论了一句祝福。

顺便在四人小群上问了一句:【@梁子豪,现在怎么样了?】

到了零点。

祝福的信息持续不断地传来,还是没有收到梁子豪的回复。

应该是没时间看手机。

那许柚就不添乱了,静静等消息,或许再过一会儿,好消息就来了。

江尧给她发了新年红包。

许柚也象征性地给他发,并且问他:【你今晚打算几点睡?】

江尧:【准备。】

江尧:【明天要值班。】

许柚【哦,对哦。】

还别说,她差点忘了,许柚不怎么想睡觉,现在依旧很精神:【那你明天什么时候去上班啊?】

江尧:【八点。】

许柚:【你捎上我吧。】

许柚根本没说原因,江尧就明白她是要去医院看林冉。

江尧:【没问题。】

江尧:【那还不快点睡觉,不然明天醒不来。】

许柚:【我再玩一会儿。】

许柚:【你先睡。】

其实,许柚是想等一下林冉的消息,她有点不放心。

男人对分娩可能没什么感觉,即便知道怀孕很辛苦,也很难去共情。

女人就不一样了。

跟林冉从小玩到大,她们之间的感情完全不输给枕边人。

她特别害怕林冉出什么事儿。

但又帮不上忙,现在跑去医院的话,反倒添乱,人家的家人都在那儿呢,哪轮得到她呀。

许柚撑到两点。

实在等不到消息,就迷迷糊糊地睡了。

幸好平时上班的闹钟并没有关,不然第二天肯定睡到十点也起不来。

许柚在家里吃了早餐,黎平君昨晚估计是从他们那个老年人好友群里收到了消息,知道林冉生了。

给她煲了点粥,特别营养清淡的早餐,让许柚捎过去。

临走前,许柚想到什么,又屁颠屁颠地跑进厨房,拿了个饭盒,装了些饺子。

黎平君说:“这是炸过的,林冉刚生完,不要给她吃煎炸的东西。”

“不是给她吃的。”许柚咬了咬唇道,“江尧送我过去,他今天要值班。”

黎平君了然又同情地说:“大年初一值班啊?医生真辛苦。”

“也很伟大啊。”许柚添了句。

“是是是。”黎平君催促她,“快去吧,别让人家在下面等太久。”

许柚下去后,拉开车门,上车先问了一句:“你应该不是很急吧?”

“不急。”江尧说,“预判了你会迟到,提早了半个小时。”

许柚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而后拿出那个装饺子的饭盒,打开盖子,再把筷子递给他。

“给,早餐。”

江尧看了眼里面的东西,淡笑着问:“你怎么知道我没吃早餐?”

许柚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因为你吃了也会说没吃。所以,我就干脆不问了。”

江尧:“……”

新鲜刚炸出来的饺子表面泛着一层薄薄的不太明显的油光,香味四溢。

江尧接过筷子,慢悠悠地吃起来。

还边吃边问,“你妈妈包的?”

“对啊。”许柚将要带给林冉的粥找个位置放好,“她可喜欢包饺子了。”

江尧不吝啬夸奖:“还挺好吃的。”

吃完后,许柚帮他整理好饭盒,装回袋子里去,又扯了张纸巾过去,给他擦嘴。

这个过程流畅且自然,默契十足。

休息了一会儿。

江尧就开车了,许柚靠在副驾位

上,补了下眠。

到医院后,她直奔林冉的病房。

这会儿林冉和梁子豪的爸妈都不在,只有梁子豪在陪着她。

应该是守了一晚上,老人家都撑不住,知道她母子平安后,就放心地回去休息了。

休息够再过来。

许柚跟梁子豪说了她带早餐过来,所以他没有专门去买。

其实林冉昨晚四五点生完的时候已经吃过东西了,现在过了几个小时,刚刚好可以再吃一轮。

林冉看上去有些虚弱,但精神还可以。

瞧见她这么早过来,问:“怎么这么早就过来啊?”

“江尧上班,我让他捎过来的。”许柚关心地问,“你现在感觉还行吗?”

林冉点了点头:“生的时候很疼,现在算缓过来了。”

林冉根本吃不下其他东西,刚好清淡点的粥可以让她补补营养。

梁子豪盛出来,放在桌板上让她吃。

许柚就有一下没一搭地陪她聊天,气氛还算可以。

聊一下宝宝,聊一下下个月的婚礼。

林冉还将已经设计好的新娘和伴娘服的图片给她看,着实将许柚惊到了。

她问:“这花了很多钱吧?看上去好高级啊。”

“没多少。”林冉做什么都喜欢大手大脚,不会畏畏缩缩,“婚礼嘛,该花的钱就得花。”

许柚担心地问:“你现在来得及恢复吗?”

“应该可以。我又不是剖腹产,顺产恢复很快的,婚礼正式日期在三月底,其实还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

“嗯,就算不行,也可以延期。”

许柚看了下宝宝,还挺可爱。

可能是带有干妈滤镜的原因,即便看见小猴子似的皱皱的脸蛋,还是觉得他很漂亮,长大以后一定是个帅哥。

她专门准备了新年红包。

一个封给了才出生几个小时的小帅哥,一个给了林冉。

大约十一点钟。

梁子豪的妈妈带了午饭和添加了一些生活用品过来,没一会儿林冉爸妈也来了。

许柚正好离开。

边走去电梯间,边发消息问了下江尧:【你中午什么时候下班啊?】

这一天还挺闲的。

骨科没什么人来问诊,一早上只接了两个轻症病人。

江尧几乎秒回:【

十二点。】

江尧:【你结束了吗?】

许柚:【我在想,要不要等你一下,一起去吃个饭?】

许柚:【毕竟,今天是大年初一。】

可是,还有一个小时。

她总不能去他的诊室等吧。

江尧:【你先过来。】

江尧没说干什么,只让她先过去,许柚还真走了过去。

轻车熟路地走去骨科,来到综合楼上电梯的时候,碰到了那个脸熟的女医生。

女人对于情敌之类的生物,感知度都很高,她们似乎认出了对方。

许柚隐约记得她好像叫……慕瓷。

挺好听的名字。

慕瓷见她按了三楼,便知道她应该是要去找江尧。

突然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居然开始跟她搭话,“你好,你是去找江医生吗?”

良好的家境与教育,致使她即便看见自己不怎么喜欢的女人,说出来的话也很礼貌得体。

许柚挺意外的:“嗯,对吧。”

慕瓷抿了抿唇说:“那我应该没认错人,上次我们见过。那时候你朋友来产检。”

许柚点头说:“我记得。”

慕瓷见楼层快到了,盯着她的眼睛,沉默了几秒,突兀地问了一个问题:“你……是江医生女朋友吗?”

“啊?”许柚没想到她会问得这么直白,险些被吓到,急急忙忙说,“对。”

“我没别的意思。”慕瓷抱歉地说,“我就是确认一下。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许柚不明白她问这些目的是什么,难道只是单纯的对于自己喜欢的男人的女朋友的好奇心?

她如实说:“同学。”

慕瓷意外道:“你也是医生啊?你在哪里工作啊?”

许柚抱歉道:“我们只是高中同学。”

慕瓷略失望地“哦”了一声,低低地嘀咕了一句:“难怪……”

许柚歪了歪头问:“怎么了?”

慕瓷笑了一下,“没什么。”

别说,她笑起来。

还真挺漂亮的,活脱脱一个美女。

毫无营养的对话,在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彻底中止。

许柚往骨科走,往后一看,瞧见那位叫慕瓷的女医生走进一间“心理咨询与治疗室”时,忽然发现当初的某个猜测好像对了。

她竟然真的是心理医

生。

许柚勾着唇,带着笑意走进江尧的办公室。

被他看见,低声问:“笑什么?”

“没什么啊。”许柚发现根本没病人,找了张椅子坐下,“你知道我刚刚碰见谁了吗?”

江尧黑下脸来,第一反应是,“李柘。”

许柚:“……”

有毒吧。

又是他。

许柚托着腮,猛摇头:“不是不是,是一个喜欢你的女医生,好像叫慕瓷。”

“你怎么知道她喜欢我?”江尧又补充了一句,“我都不清楚。”

这回答让许柚惊讶了一下,真诚地发问:“她没跟你告白吗?”

江尧看着她,没说话。

许柚看他眼神就清楚答案了。

竟然没有!?

她还以为那个女医生会很大胆的呢。

看起来也不像是畏手畏脚的,殊不知无论什么性格的人,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上,都会产生同样的一种心理。

小心翼翼。

又跃跃欲试。

许柚跟江尧细说了一下,大概就是和林冉不小心听到了那位女医生和一个护士的对话,从而知道了她喜欢他。

江尧听得兴致缺缺,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

许柚不能在诊室里久待,即便根本没有病人。

江尧让一个护士带她去他的休息室,让她在那里等他。

这应该是许柚第一次来这里,跟个小型宿舍一样。

有床,有柜子、桌子,基本生活用品都很齐全。

就是可能因为工作很忙,这里也不常待的原因,有点乱。

许柚无聊地给自己倒了杯水喝,接着开始慢悠悠地帮江尧收拾。

收拾完,刚好过了十二点。

像上回一样,江尧带她去食堂吃饭,今天过节,食堂的饭菜特别丰盛。

许柚有幸蹭到了。

吃完饭,江尧喊了辆车,将她带到距离食堂最近的医院后门,送她回去。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

感谢在2021-02-23 23:43:22~2021-02-24 23:34: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biubiubiubiu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吸吸果冻6657 2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