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5章 05.



作品:《摘星

今天,尴尬爆了!

——摘自《柚子日记》

问问题这种事情。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便没那么拘谨了,甚至有时候许柚一个眼神过去,江尧就明白她要干什么。

不过,许柚并不会没事找事地去烦他,而是真的遇到不懂的,连林冉也无法解决的题时,才找个恰当的时机去向他请教。

不知不觉,两人也慢慢熟悉起来。

跟林冉一起去洗手间的路上,许柚揪了揪额头上过了眉毛的刘海,想着这周末要不要去剪一下头发,没怎么看路,一不留神被人撞了一下肩膀。

——嘶。

撞得可真狠啊!

许柚揉了揉,下意识往后看,刚想说抱歉,竟然瞧见刚刚撞她的女生甩着头发在她身后走过。

林冉目睹一切,翻了个大白眼:“什么人啊这是?你知不知道,你最近跟江尧走那么近,尹佳妮那小贱人天天跟她朋友说你坏话,她可是喜欢江尧的。”

尹佳妮这个名字并不陌生,连她喜欢江尧这件事儿,许柚也不惊讶。

因为她后来发现,开学典礼那天在饮水机旁无意听见的两个女生对话,其中一个就是尹佳妮。

“她说我什么呀?”

许柚不觉得她和江尧走得有多近,现在也只是到了问问题的地步,连好朋友都算不上,哪有林冉说得那么暧昧。

“反正就不是什么好话。”林冉显然没当回事儿,只是想起给许柚提个醒,“你别管她,她就那样儿,酸不溜秋的,不就是酸江尧不理她,理你吗?气死她,让她平时那么拽!”

“……”

许柚不懂女生之间的针锋相对,也不想掺和。

只是如此对比下来,竟然觉得还不错。至少在她和尹佳妮之间,江尧对她是比较特别的。

但这称之为“特别”的氛围还没持续到一周,就被一节班会课给打破了。

起因是这周四、五要进行月测。

张悦对各种大小考都很重视,考前多次在自习课来教室突击巡查,看谁开小差。

查着查着,她发现了不对劲儿,好像从开学到现在一直忘记了一件事情。终于在班会课上提了出来:“没记错的话,你们现在的位置跟高一下学期的时候是一样的吧?”

台下一片附和,怨气弥漫。

许柚不太清楚,但看大家的反应,应该是一直都没怎么换过。

张悦笑着说:“那我知道了。这样吧,这学期我们来点不一样的。以第一次月测的成绩为依据,前三十名按照成绩高低进行优先次序选位,后三十根据与上学期的期末考进步高低进行排列,考完就换。”

有人没听懂,但张悦解释几遍基本就懂了。

也就是说,前三十名谁分数高谁先选位,后三十名谁进步最大,谁就是第三十一个选位。

这选位方式,连优生差生都考虑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全班一阵唏嘘,却也不好说什么,反而大部分人还觉得挺刺激的,最后只得出一个结论:啧,真会玩!

这会儿,谁都想考得好一点,选个风水宝地,毕竟下一次换位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许柚挺愁的。

其实她坐哪儿都无所谓,就是不愿跟一个人隔得太远。

月测只有两天时间。

考完刚好放了周末,周一回来,卷子陆陆续续都批改完毕,到了周三下午,年级排名也出来了。

许柚根据考试时的答卷状态来分析,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太差,就算数学会拉分,也不会拉得很严重。

但她不清楚班里的人平均水平在哪儿,所以也有些没底。

下课,一群人涌去公告栏前看成绩,林冉也拉她过去。

许柚不怎么敢看,怕落差太大,低着眸做了好一会儿的心理建设,刚要瞥一眼,就被激动地拍了拍手臂。

林冉笑着说:“哇靠!!!柚子,我们连一起了……这是什么神仙缘分??连成绩排名都可以连在一起哈哈哈哈哈。”

许柚:“……”

连在一起?

那意思就是,跟林冉成绩是差不多的喽。

林冉补充道:“你总分比我高了两分,在我上面。你英语也太厉害了吧?我数学拉你将近二十,居然还能被你英语拉回来,不是……我看看,你这英语成绩是不是全班第一啊?”

居然比林冉还高?

许柚实在是有点好奇,站在人堆之外,踮起脚尖,视线越过前面男生的肩膀,艰难地看过去——

只一眼,却也足够清晰。

名次:11

林冉在她之后,是12名。

第1名,毫无疑问是江尧。

许柚怀疑,连年级第一也是他,因为他总分真的很高。

前面看完成绩的男生叹了口气,挠着头蔫儿吧唧地走开,正好给许柚空了个好位置。

她趁机凑上前,再认真地扫了一遍,盯着相隔9个名次的名字,无声笑了笑。

林冉并不清楚她笑成这样是怎么回事,将她扯出来,让位置给还没来得及看的同学,捏捏她肩膀:“我就说嘛,你不用那么紧张。虽然你数学提升得慢,但也不是真的不行啊。全科一起考,不就上来了吗?以后你数学也会上来的,相信自己。”

“你也是啊。”许柚附和道,“其实是因为这次数学不是很难啦,让我捡到了机会,跟你们的差距缩小了。以后就没那么幸运了。”

“谁说?”这话林冉就不爱听了,“你明明就很厉害啊!喂?你这么说,对得起给你课后辅导的小林老师吗?”

“噗,什么小林老师?”许柚被她对自己的称呼笑到,像那些男生称呼小电影里的女主角一样,也是小x老师地叫。

林冉并没有联想到那方面,误以为许柚在笑她什么,顿时炸了:“怎么?就开个玩笑嘛,我就不能是老师了?只能江尧是老师啊?哦……我是没他厉害,但我好歹也是付出了劳动力的,你别重色轻友,忘恩负义啊。”

“说什么呢你?”许柚听出了她话中的醋味,以为她发现了什么,耳根子瞬间冒红,想堵住她的嘴,“我不是那个意思,跟江尧有什么关系啊?我的意思是……”不知为何,她有点说不出来,“就是……有些男生不是老看那种电影吗?就是那种——电影啊,然后称呼里面的女主角是小什么老师,我总不能喊他小江老师吧?”

“惹。”林冉嫌弃地看着她,“你一天到晚在想什么啊?”

“……”好吧。

许柚承认,她确实有点被七中那些没个正行的男生给带歪了。

她弯了弯眼:“哎呀,像你说的,就开个——”

她的话还没说完。

身后倏地传来一道声音——

“江尧。”

“嗯?”回应的人漫不经心又懒怠。

“下下周体育课,也就是国庆后,我们跟七班一起上,他们班的人找我们打比赛,打不?”

过了几秒,“看情况吧。”

“别啊,上一年校运会篮球赛他们输给我们,一直不服气呢,牛气吧啦的,还说我们运气好,正好这次可以虐虐他们。要是体育课没什么事就去吧?”

声源太近,许柚整个人僵在原地。

抿唇,试探地往后看一眼,果然看见江尧站在门口,被梁子豪搭着肩膀闲聊。他眉头挑了挑,看向她的眼神有些微妙。

许柚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睛。

多少有些尴尬,也不知道他在这儿站了多久,有没有听见她喊他“小江老师”。

但愿什么都没听见。

可看这表情,估计是没可能了,好尴尬啊啊啊啊!

林冉没忍住咳了声。

许柚在心里抓狂,可还是淡定地让开位置,让江尧进来。他瞥了她一眼,没说什么,笑着回那男生,“行啊。”

“就这么说定了。好家伙!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让他们看看我们班的实力,暴扣死他。”梁子豪惯性地举手摆了个投篮的姿势,看着一动不动的林冉,又看看许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欠欠地说,“怎么?你俩动都不带动一下的,站这儿当人形雕塑呢?看成绩看傻了?”

“你才傻了。”林冉回过神来,嘴上不理亏地怼过去,“再怎么样也比你好。”

“我还没看呢,怎么知道你一定比我好?还是你关心我,把我的也看了?”梁子豪不信邪地凑过去看了眼,“我操!我英语怎么才这么点儿分?操操操!才24名,无语,这我怎么选座位啊?还想下次换位背靠江大神呢,让我looklook江大神多少分。我去,江尧你他妈是人吗?又考第一!”

江尧也没看,走过去瞄了眼。

许柚偷偷观察他的表情,毫无疑问,他下意识去看的一定是第一排,那似乎成了他的专属位置。随后,横着扫单科成绩,不知道看到哪科不满意了,眉头轻蹙了下。

原来他也有对成绩不满意的时候。

暖黄的光线从门口倾泻而入,在他的侧脸晕染出浅浅的光泽,轮廓清晰又明了。

许柚看入了迷,意外地发现他视线往下稍稍移了点儿,大概到中间的位置,不知道在看谁的,而后收回目光,往座位而去。

嗯?

刚刚那表情好像有点奇怪。

所以,他到底在看谁的成绩?

谁呀?

这个问题困扰了许柚很久。

暗恋的人在对待自己喜欢的人上,堪比福尔摩斯,一点点的蛛丝马迹都很有可能成为促成或瓦解这段单向感情的重要线索。

如果他只是想大概地了解一下班里其他人的情况,那么在看完自己的成绩后,应该是慢慢地往下扫,几乎扫到底才对。

只有带有目的地去看某个人,才会在中途停下来,瞄一眼那个人,然后满意地收回视线离开。

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多了,现在许柚有点怀疑,在江尧这般清心寡欲的好学生外表下,是否也会藏着一个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但很喜欢很喜欢的人。

这可能性极大,谁读书的时候没喜欢或欣赏过某个人呢?

班上暗戳戳早恋的也有好几对。

许柚盯着他背影,越想越郁闷,可还是捻下了心绪,快速回到座位上,等待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