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摘星 > 第4章 04.

第4章 04.

他的眼睛很漂亮,也很难读懂,像一道我一直无法解开的数学题。

但,有答案给我抄抄吗?

——摘自《柚子日记》

卫生负责表很快被粘贴出去,并且落实到位。

大家没什么意见,表格里每个人的分工都挺明确的,除了男生干的活儿比女生重之外,负责的内容基本大同小异。

只要认真完成,十分钟之内搞定完全没问题。

周五是许柚值日的日子。

下午放学,林冉敲了敲她的桌面说:“今晚我们一起回去吧。我在外面的奶茶店等你,你要喝什么?”

许柚没去附近的奶茶店买过什么饮料,自然也没看过菜单,从教室的角落拿过扫把,想了想说:“你喝什么我就喝什么,但我不要太甜的。”

“行,那我先下去啦。”

林冉一走,许柚便开始认真打扫,整个教室的地面都是她在负责。

打扫到一半时,教室里的人几乎都走光了,只剩下几个值日的同学在一边闲聊一边干活儿。

还算安静的教室里,突然出现了“呲呲”声。

自习课不在的江尧不知道从哪儿回来了,开始从第一列第一排摆桌椅,将行行列列都对整齐。

他劲儿大,干起活儿来很轻松,摆的速度也特别快。

椅子腿难免会跟地面发生摩擦,产生刺耳的声响,但这会儿没什么人在教室,倒也无关紧要。

许柚扫地的速度不及江尧一半,不一会,就被他赶上,摆到她的附近来。

她低垂下的眉眼,总是瞧见他的长腿在她身侧晃来晃去,一下子就被扰了心神,渐渐有些心不在焉。

待江尧摆到她刚打扫完的那一桌时,许柚抬起眸,小声提议:“要不……你先摆过去吧,你摆完我再扫?”

江尧动作一顿,和她对上视线,良久才道:“没事。”

然后便没了动作。

嗯?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可以等她。

许柚不知道该说什么,唇瓣动了动,些许笑意漾在脸上,心里是有点高兴的。可过了一会,才意识到江尧除了摆桌椅以外,还需要倒垃圾。

也就是说,如果她没打扫完教室,他也不能干最后的活儿。

同样是要等她。

许柚似是瞬间就明白了过来,无声地点了点头:“行吧,我尽量快点。”

她打扫完,就去擦黑板。

江尧拎着垃圾桶从后门走出去倒垃圾。

许柚干完手上的活儿,四处看了眼,发现讲台上擦黑板的抹布都挺脏的,全是粉笔的粉尘。

便将它们全部揉在一起都拿去洗手间清洗了一下,洗完拧干,叠好,顺着走廊回来。

好巧不巧,她走出洗手间的那一刻,碰到江尧从楼梯上来。

就这样,两人顺理成章地并肩走在了一起。

一个楼层有五个班,这儿是二楼,从这边走去三班需要经过五班和四班,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他们就这么沉默无声地走着,好像有点奇怪,具体哪儿怪,说不上来,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来打破尴尬。

许柚是一个特别怂的人,当她发现对一个人稍加注意,并且有了某种苗头之后,就不太敢跟他说话了。

原本在熟人面前还算活泼的性子,突然变得像个闷葫芦,每说一句话都要字斟句酌。

最终,还是江尧先开了口。

他不太确定她的名字,试探地说:“许……柚?”

“嗯?”他主动跟她说话,许柚还有点儿没反应过来。她刚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被他吓了一跳,幸好没做什么奇怪的反应,“怎…怎么了?”

江尧低眸看她,远处的夕阳衬得他的眉眼格外好看,也很温和,“没事。就是想问问你,从开学到现在,快一周了,上课学习这方面,还习惯吗?”

“……”许柚不明白这突然的关心是怎么回事,这样的问题连林冉和老师都没有问过她。

江尧的眼神特别淡,也很随和,没有听到她的回答,并不觉得尴尬,只是说:“别紧张,因为你刚来没多久,怕你不适应,老师让我关注一下你。要是上课有什么听不懂或者不会的,都可以来问我。”

他顿了顿,话还没说完,“还有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人跟你提过,一中有个传统,上了高二每个月都会有一次月测,怕你不知道,提醒一下。”

所有话听下来,许柚听出了些许含义。

现在她有点庆幸三班的学习委员是他,可以让她拥有一次与他单独说话和被关注的机会。

许柚掀起唇角,点头说:“现在我知道了,我会提前准备的,谢谢。”

江尧没再吭声,将垃圾桶放进班里,又去洗手间洗了下手,便拿起书包离开。

许柚去校门附近的奶茶店找林冉。

林冉将手上的香芋奶茶递给她:“喏,怎么这么久?我们怎么回去啊?”

许柚看了眼对面的校门。

今天周五,公交车站塞满了学生,还有各种牌子的私家车停在校门口,混乱得不行。

许柚踢了踢脚下的石子,提议说:“走回去吧。”

林冉没听清,又问了一遍:“什么?”

“我说,我们走回去。”周围太吵了,许柚干脆加大音量,“反正也没多远,挤来挤去热死了,那里那么多人,现在过去,说不定我们根本就挤不上。”

林冉无比赞同:“正有此意。”

……

半个小时不到,许柚就到了家。

黎平君在家做好了饭,吃饭时,照例问了句:“在学校还习惯吗?”

这似曾相识的问句,让许柚微微发怔,似是想到了什么,咽下一口饭说:“还行。”

“什么还行?别敷衍妈妈!”

黎平君虽然平时对她管控很严,但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在关心她。

不像许海城。

许柚笑了笑:“就……真的还行啊,老师和同学都还不错,挑不出什么毛病。”

“现在还是高中,学习肯定是第一位的,但是同学相处好了,也能帮你很多。要是有什么不适应,听不懂的,可以问问身边的同学,大家应该都挺友善的吧?”

“是的。”

在一中和在七中最大区别就是纪律性很好,顶撞老师的人几乎没有。

虽然上课还是会有人窃窃私语和玩闹,但大家都把握在一个度之内,不会太过肆无忌惮,也不会影响他人。

饭毕。

许柚回房间看了会儿书,边听音乐边做一些简单的抄写作业。

写着写着,她竟然走了神,盯着干净无暇的练习册,想起江尧放学后跟她说的那些话。

他说,有什么不会的都可以去问他。

其实,许柚对问问题一直没什么想法,从小到大她都不是一个喜欢麻烦别人的人,很多不会的问题都藏在心里,自己尝试一股脑钻研出来。

哪怕解题的方式笨拙了些,但会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

可现在,她的目的好像不仅仅是解题这么简单……

许柚细想了一下,如果她一直这么被动,一直等待被发现,别人会记得她,喜欢她吗?

很显然,不会。

虽然很多人都夸过她样子不错,长得乖巧水灵,但她很清楚自己不是那种站在人群中就惊艳四方的人。

安静低调的个性,常常会让她被人忽视。

初二那年的暑假,黎平君去外地出差,许海城工作忙,不想总是三天两头往家里跑给她做饭,就狠心扔了一笔钱让她去参加一个夏令营。

夏令营里大概有二三十个人,里面有一个男生是她同班同学。许柚早就发现他了,却没想到他隔了两三天看见她时,特别惊讶地“哇”一声,“原来你也在这啊!”

许柚一听这句话,不知道该回什么,气氛一尬到底。

她也开始了自我怀疑。

思及此……

她深吸了口气,圆珠笔的笔帽戳着下巴,静静地思考了一会儿。

随后,她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在安静的室内不断放大,一下响过一下……

似乎在逼着她向前。

-

班里的数学老师特别严格。

自开学以来就三番五次强调,高一高二是打基础的时候,不要一昧想着高三会系统复习现在就随便敷衍。事实就是到了高三卷子一套接着一套地做,你会发现不会的东西越来越多。

因此,才上了两周课,就要进行一次随堂小测,还要统计班级内排名,就为了抓出那些打算混日子的人。

许柚有点发怵,认认真真地在小测的前一晚将老师讲过的题型复习了一遍,可最后考出来的成绩还是不理想。

成绩单被粘贴在教室后面,许柚去打水的时候瞄了一眼。

满分100分的小测,江尧100分列居榜首,紧接着便是十几个九十分以上。

许柚这一次大题做得还行,选择题错了好几道,七十七分竟然排到了班上的三十五名以外。

第一次感受到七中与一中如此不同的许柚,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慌乱。

老师说,这次小测涵盖的题型不是很广,全班没有一个不及格,试卷上的题目平时也有讲过类似的,只是稍微有一两道拓展了一下。

所以,不占用上课时间进行专门的评讲,顶多利用下课前几分钟给大家点明一下那两道拓展题。

许柚一整天都纠结在那张卷子上。

林冉这次考得不错,九十三分挤进了前十,她本来就不是偏科的人。

下课跟许柚说了一下自己的解题思路,还安慰她:“别紧张啊,这只是小测,小测而已,就是让你查漏补缺的。你现在知道自己什么地方薄弱,去攻克它就行了。再说了,你语文英语那么好,理综也不算差,怕什么?”

即便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