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摘星 > 第6章 06.

第6章 06.

实不相瞒。

我“作弊”了,为了跟他坐在一起,我记住了他的字迹,赌了一把。我知道……这有点不厚道,也害怕这样的心思被发现,可我就是忍不住。

——摘自《柚子日记》

成绩出来没多久,就开始选座位了。

张悦真的很会,她吩咐班长用两张纸,纸上打印班级的座位分布图,每个位置用一个小方框表示。

一张纸依次给选位的人在心仪的位置上打钩,表示“我要了这个位置”,另一张由班长将名字抄上去。

写上名字的那一张在选位完毕前不会公开让大家看见,他们只能通过打钩的那一张,知道哪个位置已经被人选择,再从剩下的位置里斟酌。

所以,当那张纸由班长递到许柚这儿来时,她并不能完全确定,已经被选的十个座位里到底哪一个是江尧的。

许柚单手托着脸,笔在手中轻转,细细地思考与研究了一下那十个由不同人打上的“√”。

最后,选了个中间靠后的位置。

班长看了一眼,有些惊讶。

似是很诧异她会选择那里。许柚不明白她这表情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不小心选中了她看上的位置?

但没办法,规则摆在那儿。

许柚一选完。

林冉就转过头,隔得老远故作小声地喊她:“许柚,许柚……你坐哪儿?”

这会儿正是自习课,许柚不敢大声说话,悄悄地用手指示意了两个数字——

四和六。

林冉拇指和食指并拢,摆了个ok的手势。

过了一会儿,许柚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她只是说了四和六,林冉怎么知道她是第四列第六排,还是第四排第六列?

幸好,某人并不蠢,没有剑走偏锋,而是惯性地去理解许柚的意思。

第二天座位表公开时,林冉果然在她前面。两人成功做了一回前后桌姐妹,以后下课聊天,一起上洗手间什么的更方便了。

然而,更让许柚惊讶的是,她的右边竟然是江尧!?

她没看错!真的是江尧!!

这是……这是同桌了吧?

是吧?

虽然隔了一条窄窄的过道,四舍五入一下也是同桌了!!

什么运气!?

她居然真的猜对了!!!

许柚缓慢平复着情绪,稍微敛了敛一直上扬的嘴角,回想起昨天选座位的时候——

她磨磨蹭蹭地转着笔,在十个“√”里反复徘徊,到底哪个是江尧的。

其实也不算难猜。

江尧曾经教过她几次数学题,每次都会在草稿纸上演算给她看。他的字迹,她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几乎已经刻在了脑子里。

通过排除法,基本可以排除七八个“√”,只剩下两个一直在纠结……

最后,许柚盲选了其中一个。

居然!!真的!被她!猜对了!!!

许柚舔了舔唇。

安安静静地藏着自己的心思,在心里欢呼属于自己的喜悦。

林冉走过来问:“你怎么喜欢坐那么后啊?还以为你会喜欢前一点的位置呢?”

“嗯?”许柚睫毛微颤,想了想,“不算后啊,感觉刚刚好……我不习惯坐太前,太前的话,上课的时候总感觉老师要跟我对视一样。你知道的,我最怕数学老师了。”

“坐后面老师就不看你了?”许柚觉得她真是歪理,“你这是心理作用。”

“可能吧。”许柚没反驳,“对了,刚刚老师说什么时候搬桌子换座位来着?”

“下午自习课前的那个课间。”

“……哦。”

-

时间一晃而过,从早上到下午仿佛就是一眨眼的事儿。

下午第三节课的下课铃打响,三班响彻了各种桌椅拖动的“呲呲”声。

从第一列到第四列,饶了将近半个教室,许柚总算在自习课上课前搬过来了。

江尧比她搬得快一些,已经在整理抽屉,从里面拿了个笔记本,再抽出一支笔,就起身离开了教室。

看样子,又是上竞赛班去了。

可惜,她是个数学渣渣,不然也能体验一下数学尖子生的生活。

许柚有些没劲儿地在椅子上坐下,往周围扫了眼,发现都是些熟面孔。江尧前面是梁子豪,她前面是林冉。

这俩死对头居然坐在了一块儿。

许柚完全可以预料到以后的耳朵应该都会没个消停。

果然,还没安静几分钟,梁子豪就转过头来,看她和林冉一眼,感叹道:“缘分呐!都是缘分!你俩这一前一后,商量好的吧?”

“缘你个屁,给我闭嘴。”林冉一边做作业一边怼他,“你这么后的名次,是怎么选到这里来的?”

“我哪后了?”梁子豪不服,“我好歹也有二十四好吧?在班里也算是个中上游的尖子生ok?”

“哦。”林冉斜他,“二十四名的尖子生,名次,我的两倍。”

“就个小月测,你还骄傲上了?”

“就傲了不给啊!”

“……”

许柚无奈地叹了口气。

她抽出月测的数学试卷,打算将错题再做一遍,刚拿起笔和草稿纸,还没动手。江尧就从竞赛班回来了。

梁子豪转身看他一眼,有些惊讶:“怎么这么快?今天不用上课?”

“老师请假了。”

“哦。”梁子豪悠闲地抛了抛笔,又接住,“对你来说,是好事啊。假期又少做一份竞赛作业,开不开心?”

“还行。”不咸不淡的态度。

“……”

江尧瞥他一眼,扫了眼周围,沉默几秒,然后说:“你怎么坐这儿啊?这你的位子?”

“……”

“噗。”

几乎同一个意思的问话,让林冉发笑,一个眼神瞟过去:看吧,不止我一个人质疑你。

许柚也有些忍俊不禁,江尧这一本正经说出来比林冉那开玩笑的语气更伤人。

但看起来,他俩关系似乎不错。

梁子豪“靠”了声,拿笔扔他:“我怎么就不能坐这儿了?你这什么语气?”

正常来说,教室里的第三、四、五列都是位于教室中间的座位,成绩好的学生一般都喜欢在这附近扎堆,更别说第五列第五排了。

梁子豪二十四名能选到这确实是挺出乎意料的。

许柚没忍住用余光扫了眼江尧。

他扯了扯唇角,低低道:“单纯疑问。”

梁子豪:“单纯疑问?伤人的疑问,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

随后,张悦过来巡堂检查自习。大家都不闲聊了,开始认真地做作业。

两人离得近,身边人的翻书声都能听见。她随意瞥一眼,甚至都能知道他现在在做哪张卷子或者哪本练习册。

这种感觉很奇妙,是许柚从来没有过的。

一瞬间,觉得在学校度过的时间又飞快了许多,好像……也没做什么,下课铃就打响了。

这次放假时间比较长,七天的国庆假期,各科作业布置下来,加起来就有好几套卷子。

许柚估摸着起码得在家连做三天才能做完,撇了撇嘴,认真检查作业是不是都带齐了,才拿起书包准备离开。

她刚起身,林冉就说:“啊!我好像少了一张,怎么回事啊?物理老师说做两张卷子,我只有一张啊。”

许柚正要开口。

坐在一旁等江尧的梁子豪抢先道:“周三的时候,老师就发下来了,你看看是不是夹在什么书里?”

林冉半信半疑地斜他一眼。

梁子豪切了下:“连我这二十四名都知道好吧?你好学生连作业什么时候发都能忘。喂,是不是有水分啊?”

“……”

两人又呛上了。

林冉自知理亏,没理他,弯腰找卷子。

梁子豪觉得没劲儿,话题转向了江尧:“国庆一起出去玩不?”

江尧摇了摇头。

许柚侧头看他一眼。

梁子豪:“你家又要出去啊?”

“嗯。”

“国庆还旅游,是看人还是看景啊?这次去哪儿?”

“不清楚。”江尧收拾好东西,站起身,“走了。”

“连去哪儿都不清楚,真有你的!”梁子豪跟出去,勾他肩膀,“哎,今晚放假人多,让你家司机捎我一程,反正我们住那么近?”

江尧伸了伸手。

梁子豪操了声:“干嘛?给钱?你缺钱吗?连我这穷学生的钱都要赚,要给也是给司机,你想得美。”

江尧不知道说了句什么。

两人就消失在门口。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许柚捕捉到一些关键的信息——

国庆,江尧一家会出去旅游,但不知道去哪个城市。

他每天上下学都有司机接送。

家里应该还挺富裕的。

林冉终于找到了卷子,松了口气,跟许柚说:“走了。”

许柚挎上书包,边走边侧头问她:“国庆你有什么计划吗?”

“能有什么计划?在家看电视,躺几天,然后做几天作业就没了。你要出来跟我玩么?”

许柚笑了笑,“也行啊,看哪天出来吧。”

“到时候再约。”

“嗯。”

……

许柚回到家,吃完饭,发现黎平君洗完澡后又换上了工作时常穿的制服。

难免有些许困惑,没忍住问:“妈,你今晚还要去上班啊?国庆怎么不放假?”

以前没离婚的时候,黎平君在那边的工作单位是会放国庆假的,虽然不是每年都有七天,但至少也有三天保底。

所以,也不怪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