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十六章对与错



作品:《妖精在现代卖东西

“谁?”看爱丽儿如此自信的语气,司相问。

“泽家啊,”爱丽儿自顾自说着,“柳家消息最灵通了,我这次啊打探到了血清果消息,血清果再怎么说也是一味药,而泽家就是研究医术的,血清果具体什么样子恐怕只有泽家最清楚了吧。”

所以说绕来绕去终究是还得跑趟泽家,爱丽儿也好,泽家也罢,最终都是要去泽家。

“不过听说泽家当家的老头子性格古怪的很,”爱丽儿有些为难,“要是贸然前去怕是会有些难办。”

“你也说了人家活了许久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司相怎么会不知道爱丽儿的意思,不过他心里也明白,人家既然能当权,又怎么会没见过什么世面,“换个考虑吧。”

“可是没能力你也进不去泽家啊。”爱丽儿家族正是如此,没有能力凭什么进入别人的领地,就像她们家族,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都要通报的,就别说带个陌生人闯入了。

无凭无据,你说什么别人都不会信,况且她和泽家也没有交情,以她家族的能力与泽家是打不到交道的。

“这个就不用你管了,”司相将文件放置一旁,“你也累了,先休息一下吧。”

“哎,刚回来你又要出去啊。”以前一天见不到司相出入几次的爱丽儿只一会儿就看着司相出入两回,“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好了好了,我不问了,我不管了。”见司相一直不答她的话往外走,爱丽儿烦躁的挥挥手。

“谢谢。”声音还在空气中回荡,爱丽儿呆呆地站在那里,眨了眨眼,自己是听错了吗?

看向门口,门打开着,留给她的是司相的背影,瘦弱却挺拔。

这个家伙,爱丽儿笑出声来,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还以为他真这么没良心呢。

其实司相明白,柳家消息最灵通不假,但他们做生意也是一绝,不可能让自己吃亏,只要你有需要,那你就是弱者,爱丽儿付出的代价不会小,嘴上不说,司相也知道,他和爱丽儿平时吵架不和都很常见,按照爱丽儿说的,有吵有笑才是朋友啊。

“管家。”司相并不知道泽家住在何处,他只能去找了路易斯,泽桐住处都是他安排的,“泽桐住在哪里?”

“司相少爷找大人有事吗?”路易斯虽说是司家的管家,司相是司家的少爷,可他内心还是更加偏向泽桐,凡事也以泽桐为先。

“嗯,我想见他。”

“那不好意思,”路易斯一贯的笑容摆在脸上,“大人已经离开了。”

离开了?路易斯的话并没有让司相相信,不过他也没有明说,泽家现在不愿意见他,明明自己刚才没有接受泽桐的意见,结果转头就来找他。

“那好,您帮我给他带个话可以吗?”

“少爷请说。”

“他的话我有考虑,也接受。”

“好的。”

目送着司相离开,路易斯挂着的笑消失,“大人,”他转身推开一扇门,“人走了。”

“路易斯,你怎么看。”路易斯口中已经离开的泽桐躺在床上,扣弄着手指,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人不需要试探属下,路易斯是为了大人而留在这里的。”路易斯又怎么会不知道泽桐话里的意思,泽桐在试探他到底是为谁服务,“没有大人,路易斯早就已经死了。”

“可是是司空留着你的,要知道我四海为家,你跟着我反而没什么好处。”

“大人身上有路易斯一直追寻的东西,”至于是什么,路易斯不说泽桐也不问,“至死不渝。”

“好了,我又没说什么,你没必要如此,”明明就是泽桐话中意思,到了这时候也还就不承认了,“不过我一会就要走了,你等司空出来了就给我个信儿。”

“是。”

“对了,司相的话你怎么看。”说来说去还是提到了司相,也不知道是不是谁和他说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快就改变了主意,想着在花园里注意到的奇怪的事物,司家什么时候这么容易进来了,不过也是,花族的伪装术一向出色,虽然没落的早了,不过还有后人也很正常。

“老爷接过来的,我只知道司相少爷有些奇怪。”

“哪里奇怪了。”司家长老们和司相给了泽桐两个关于司相身世的解释,泽桐也不明白,但想着路易斯在这里呆着时间长,他应该知道些什么。

“司相少爷出现得很突兀,最起码我并不了解司家有这么个后辈。”路易斯实话实说,他在这里做管家做了这么长时间,司家几个长老底下的小辈他都有所了解,但司相这个突如其来冒出来的后代,他真的不知道,也旁敲侧击过司空,司空只是让他不要多问,只管照顾好司家就行。

“也就是说司相不一定属于司家喽,”泽桐眼神暗了暗,要是这次他没醒过来,没来到司家,司空是不是还要瞒着他,“司空有没有做出过什么反常的事。”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司空就给他找了个大麻烦。

“反常的事?”路易斯想了想,“之前有段时间,老爷不知因为什么原因闭关了一段时间,脸色苍白,好像是受了很重的伤,不过却看不到任何大的伤口。”

那就对了啊,泽桐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司空啊司空,你真的会给他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