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十七章脑海中的人



作品:《妖精在现代卖东西

不过也不能一棒子把人打死,况且泽桐没有找到司空骗他的理由,作为多年的好友,泽桐还是愿意相信司空。

“就这样吧,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泽桐挥手,略有烦躁的样子,“我不管了,有什么事日后再说吧。”

“是。”

第二天一早,司家几个长老就坐在客厅里等待着泽桐出来吃饭,司相坐在下面垂眼不说话。

路易斯等仆人上完最后的一道菜之后走过来,对着众人鞠躬,“可以开始用餐了。”

“老师呢?”看了看空空的上座,好不容易抢到泽桐旁边位子的司风劲懵了,“不用叫他的吗?”

“大人已于昨天离开。”

“走了?”司风隽一惊,虽然泽桐说不会在司家呆太久,可也没想过一天不到就离开了,还这么悄无声息的,不得不感叹老师的能力,什么时候离开他们竟没有一丝察觉。

也不能这么说吧,他们对于泽桐的出现本身就是惊喜的,司家守卫对于泽桐也是熟悉的,加上还有个路易斯,泽桐走的也很放心。

“是,大人说了随时保持联系。”泽桐临走时吩咐了路易斯一堆事情,不过反复强调的只有一句:有什么事情要来信告知,不要轻举妄动。

不得不说,大人还是挂念着司家的吧,即使当初司家对他如此的不信任,在这个时候听闻了司家的不幸,还是选择了原谅,还能这么一心的帮助司家。

“对了,老五在外面怎么样,有来信吗?”泽桐既然离开,他们的讨论中心也就回到了之前。

“有,”司风桔点头,“早上刚送过来的,”说着将准备好的信递给司风隽,“老五说一切安好。”

“要不让司相出去走走吧,”泽桐的话让他们对司相多了份认识,司风决说完看了眼等待吃饭的司相,“老五的医院技术也不错,司相也能出去看看。”

“也好,”司风隽没有看老五送回来的信,直接看向司相,“当然,这事也不是我们说了算的,还是要司相你自己决定。”

“如果可以,我也愿意试一试。”司相难得的被他们如此统一的注视,去不去外面与他们乐不乐意对他没有一丝关系,不过有了他们许可出去之后也能顺利的进入司家医院,对他并不是难事,无非是费些功夫。

“吱——”嘴巴咬住吸管轻轻吮吸的声音,一双眼睛睁的老大默默看着这场闹剧,双手捧着奶茶乖巧的坐在椅子上。

精致的面容配上他可萌的表情让周边的服务员桃心泛滥,“好可爱啊。”服务员一手作捧心状,眼里冒着星星。

“小雅,你收敛点啊,这里可是公共场合。”身边的伙伴有些无语,一只手堪堪遮住自己的脸,表示自己不认识她。

“可是真的很可爱啊,”小雅没看到好友的表情,“这么小一只,大人怎么敢让他一个人出来的呀。”

李雅先是一副犯花痴的表情后来提到大人时又变成了气愤,“要是我的话,就把他拴在身边,这么可爱的孩子,怎么忍心一个人丢在这里的啊。”

“小雅,你什么都不了解怎么知道啊,说不定人家就是在等家长啊。”

“而且那边不是比小朋友更有趣吗?”李雅的同伴指了指处于角落不容易被人发现的那桌客人。

经得朋友的视线而去,李雅也注意到了那边的动静,要知道那个地方过于偏僻,要不是特别关注也不会去发现那边的情况。

桌子上是一男一女,男人背对着他们,不知道是不是说了什么,面朝她们的女人情绪一下子激动,原本平静的神色也变得四下起伏。

“泽暖哥哥,你真的对我这么无情的吗?”女人说话时表情变得楚楚可怜,还不忘用手去抹抹眼角。

“司语小姐,”沉默良久的男人终是开口,“我相信我的助理已经在我来之前和你说的很清楚了,我对你没有兴趣。”

“可是泽暖哥哥,感情也不是一朝一夕出来的,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合适呢。”司语不愿放弃,她仍然不死心,“泽暖哥哥,我们两家长辈都很支持的啊。”

司语不愿意这么轻易放过这块肥肉,要知道泽家在A市的地位屈指可数,泽家的长辈们年纪太大,小辈们又太小,没什么能力,而泽暖是泽家家主的最小的儿子,和小辈们年纪也差不了多少,却留学海外,最近这段时间才回国,司语怎么可能不抓住这次机会,这么个金龟婿谁会不想钓。

“你应该知道我和你姐姐是情侣关系,”泽暖全然不顾司语的话,“你这么做就不怕你姐姐会伤心吗?”

“你和我姐姐都是过去式了,”司语听到泽暖提起自己的姐姐,她神情明显的一怔,接着说,“姐姐她虽然离开了,但还有我啊,我愿意代替我姐姐照顾你。”

嘴上说着,可心里却是对死去的姐姐满满的怨怼,有这么好的资源不介绍给自己,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要不是她因为病住在了医院,自己过去替父母看看她,也不会偶然见到了泽暖,她也不会知道泽暖和那个贱人之间的关系。

“你真的这么觉得?”见泽暖态度有所松动,司语趁势,“对啊,我哪里比姐姐差了,她会的我都会,她不会的我也可以去学。”

“可是,”泽暖顿了顿,身子懒懒的靠在椅背上,“你真的知道你姐姐和我的关系吗?”

“什么?”司语不明白泽暖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是吗?看他和姐姐这么亲密的样子,姐姐笑得那么开心,“不是吗?”

泽暖闭上眼,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温暖的笑,软软糯糯的声音,小小一只在那里。

“司语小姐不要就凭着自己的一点了解就对人下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