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十章溯源



作品:《妖精在现代卖东西

“异能局……”听到泽桐提及异能局,司风劲变得有些吞吞吐吐,他神色有些犹豫,有些话张嘴却不知道怎么说。

“怎么?”司风劲从来都是有话直说的人,这次却露出这样的神色,说没事也没人信,“司家和异能局结仇了?”想想司家行事也不是太过张扬,异能局上层的人也不是小气之人,与司家关系不能说的上好,也还不错。

“不是,是柳家,”提起柳家,泽桐也不知道怎么说了,柳家和司家本来在异能界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可谁知道这一代的掌门人柳意如的女儿柳千千喜欢上了司空的六儿子司风津,司风津是司空最喜欢的儿子,而柳千千与柳意如的侄子,也就是她的亲表哥,有一纸婚约,因此柳意如反对他们的结合,柳千千为了司风津不惜违抗母亲的命令,她偷跑着和司风津一起逃离异能界,可又怎么跑的出柳意如的掌控呢。

要知道柳家最擅长的就是追踪,柳千千又年少,又怎么比得过老辣的柳意如呢,柳意如派人以死命令带回柳千千,司家也派人接回了司风津,司空不忍看自己的儿子为情所伤,亲自上门拜访柳意如,可谁知道吃了个闭门羹,柳意如更是扬言不会让两个小辈在一起。

而不久,柳千千就被嫁给了她的表哥,柳意如还特意派人送了帖子给司家,司风津本就身体不好,这下折腾的他直接病倒在床上。

最后呢,柳千千在结婚后的第二天就自杀了,被发现的时候手里还紧紧握着司风津送给她的玉佩,即使司空竭力隐瞒这个消息,可丧女心痛的柳意如怎么可能让司风津好过,她刻意将消息传给了司风津,闻此噩耗,司风津直接放弃了吃药,心情郁郁寡欢,不久也离开人世。

司风津即使抱有疾病,可如果细心调养,也不会这么早离开人世,失去儿子的司空彻底的和柳家结上了梁子,也不能说是处处挤兑,但起码也不让柳家好过。

而泽桐呢,他知道这一切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司风津已经入土为安了,本来说试着救一下的,可他也知道,心病难医,人心都死了,怎么做也回天无术。

而按照泽桐想的呢,这柳意如就是好面子,为了自己酒后的一言,不惜葬送自己女儿的幸福,以至于最后女儿死了,他也不愿铺张丧事。

他要是柳意如,干脆就承认了司风津这个女婿呗,和司家结亲也无坏处,何以至于后来柳家的败坏。

“你是说柳家的那个小儿子?”想来想去,在异能局能说的上话的也就是柳家那个被在外流落的小儿子。

“不,据调查是柳家和异能局做了什么交易,具体的也不知道。”

“也是,柳意如也不会放过如此天赐良机,”泽桐点头,“对了,柳家现在当家的是谁?”

柳意如和比着司空还要小个几十岁,当初司空也是拉下老脸,这事不成后司空就对柳意如没什么好感,现在就更别提了。

“柳意如的儿子柳羽。”本来他们和柳家已经没交情了,泽桐提起来,司风劲也是稍微想了下。

“柳羽吗?”泽桐好久没接触这异能界的事了,现在很多都得让司家帮忙,如果司家没和柳家交恶,事实上找柳家是最好的选择。

““这样吧,你先回去休息,””泽桐表示信息量有点大,他需要好好消化一下,“顺便帮我整理一份这些年来资料。”

“是。”虽然想继续陪着泽桐呆着,但是他也是有事情要做的,不可能一直跟着泽桐。

而司风劲离开没一会儿,司风隽就走了过来,“老师。”

“嗯?你怎么叫我老师了?”之前不是叫桐叔的吗?

“还不是老师觉得年纪太大了吗?”说起来叫桐叔也是因为司空,当初见了面就让这兄弟几个叫泽桐桐叔,别说这兄弟几个,泽桐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自己看起来和高中生一样,让几个小孩子喊他叔叔,怎么想都觉得过分啊,这么说吧,司家几个兄弟就不知道泽桐的完整名字,他们从始至终都只知道叫他桐叔,也就是在司相他们面前没办法介绍泽桐的原因。

而司风隽他们也知道泽桐不喜欢这个称呼。虽然叫起来听得很舒服,不过在不认识的小辈面前还是有些不太好的。

“不管这个了,我刚刚和小七提到了异能局,”说到这个时看了看司风隽的表情。看起来很正常。“怎么也没听你来信说过啊。”

虽然一早离开了司家,不过他和司家一直是以书信的方式联系,这次没收到司家的信件,也放心不下旧友,泽桐才跑过来。

“之前是有信的,可后来司家分裂……”司家分裂之后就没有了,一方面是之前的信件都有去无回,另一方面是他们对泽桐的愧疚,如果听了泽桐的话说不定司家不会沦落如此。

“都说了天命如此,你也不必多提及此事。”自己从昏睡中醒来也没看见任何有关于司家的来信,估计都被那个家伙给收了吧,可他这么做干嘛,自己现在这身体想干什么也不是能干的啊。

“应该是我说抱歉才是,即使我现在出现在这里,我也不能为你们做什么。”他现在力量还没完全恢复,别说为司家出头了,就是想做什么也做不了。

“老师能再出现我们就很开心了。”

“对了,我的事别让其他人知道。”至于什么人,司风隽也清楚。

“是。”泽桐时隔那么多年再次出现,要是他们知道定是会争先恐后找到泽桐,毕竟当初泽桐在四大家族里的地位,想想也是够恐怖的。

“你的大限也快到了吧。”在刚才见到司风隽第一眼的时候泽桐就知道眼前的人已经是行将就木了,他也一直没有说,这么多人在面前,要说大长老活不久了,估计就翻天了。

“是。”泽桐能看出来司风隽一点也不意外,他这么多年来一直操持着司家的大小事,加上当年的事情让他一直没能走出来,心中的悔恨没有消减,他不能参透世间,自然也到了大限之际。

能够在他临终之前见到泽桐,向他完整的道歉,司风隽就已经知足了。

“说什么傻话呢。”泽桐安慰着他,“司家还得靠你这个大长老呢,你呀,还有很长的时间呢。”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