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十一章似是故人来



作品:《妖精在现代卖东西

“老师,您不是说……”不是说没有力量了吗,不是做不了什么了吗,司风隽也不想说出这种话,可泽桐当初能提前预知司家未来,那么他一定是付出了什么代价,以至于最后司家出事泽桐没有出现。

“我是说没有能力了,但不是说没有其他的方法啊,”泽桐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更何况为了他们,给阔别已久的司空当做礼物也不错。

“既然司家进入世人眼里,那么其他的家族也一定进了外界,”虽说不能指望柳家提供消息了,但也还是有其他途径的。“我打算回一趟泽家。”

“老师要回泽家?”闻言的司风隽站了起来,“不可以,老师难道忘了泽家是怎么对您的吗?要不是父亲出面救了您,您现在恐怕就被泽家给献祭了。”想到泽桐被父亲带回来时的一身伤痕,昏迷不醒,司风隽就有些后怕,在他印象里从未见过老师如此狼狈,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小隽,”泽桐尝试让司风隽坐下,“那不是献祭。”

“不是献祭是什么,泽家的人拿你做祭品,绑在祭坛上,这还不够证明吗?”要不是父亲提了当时的场面,司风隽怎么也不会相信泽家的人会下如此黑手。

“那是意图对泽家不利的人联合泽家叛徒,那个时候就是为了引出他们啊。”虽然当时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过好不容易抓到的时机不能错过,以身犯险也值得一试,不过他后来不也是得到了教训嘛,被那几个老头子联合教训一顿,也知道是为自己好,谁让他是活了几百年的泽家的老祖宗呢,一个个的看他跟什么一样。

“而且泽家是我本家。”泽桐轻描谈写一句话让司风隽变了脸,本家?

“老师,你姓泽?”

泽桐点头,“这叫啥我没有瞒着任何人,想知道的都知道我姓泽,不过他们也不会把我和泽家联系起来。”就算联想起来,泽家的后辈没有一个与他描述相符的,也不会猜到他是泽家的上层。

“所以说啊,泽家再怎么说也不会对我动手的,”泽桐让司风隽安心,“要知道泽家可是医术世家,虽然现在的小辈大多不修习医术了,不过不还是有那底子在的。”

“对了,司家现在收拢了不少对吧。”简单的讨论了几句关于司风隽的事后,泽桐转头问。

“是,外界发展的不错。”说起小辈,司风隽也点头,他们也很优秀,虽然今天的一出胖他们都不舒服,但只是个例。

“行这样子,你先去忙吧,吃饭的时候去司相房间叫我就行。”

“好。”

等到司风隽离开,泽桐正了正神色抬头对着某一处说,“看到现在有没有听到你想听的?”

目光相对,泽桐毫不避讳,甚至于直面的迎了上去,借助着石凳做踏板,脚步轻点,几个转瞬就出现在司相面前。

“真的大限将至了?”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司相没去问泽桐怎么发现他在看,也不问看了多久。

“你觉得呢,话说的很明白了。”泽桐不介意和司相说这个,毕竟他已经听了不少了,又不能对他做什么,怎么说也是他先看中的人。

“太爷爷还有救吗?”在司家,对他真正好的就只有司空,像几个长老,虽然对他不坏,可基本上也是不闻不问,就连吃饭,平常饭桌上都见不到他们,就像说好了一样避开他。

而司空闭关已久,谁也不知道他在里面怎么样了,以他的能力对于这些玄幻的东西也是无能为力。

“不管怎么说,我会尽力。”泽桐不能说完全有这个实力,不过还是可以去尽力一试,实在不行,只能使出那个方式了。

“你到底能做什么?”对于泽桐,司相是陌生的,但不是能说他不好奇,能让几个长老屈尊的,又怎么是凡人。

“你想见识一下?”泽桐表示这是你自己找的,不是我主动要求的。

“可以试试。”

等待着泽桐回应的司相等了良久不见回音,他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透着黑色的眸子,与之相对,眸子如同黑洞般带有强大的吸力,流转间闪过神秘的光泽。

泽桐的嘴唇轻启,嘴唇如同新鲜的花瓣般娇嫩,带有魔力的吐出几个字。

“怎么样,缓过来没有?”声音犹如一座警钟在他耳边响起,换回司相迷失的神智。

发生了什么?司相有些迷茫的眨了眨眼睛,他刚才经历了什么,在做什么了吗,泽桐也不说话就等着司相自己回过味来。

自己!司相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泽桐在那段时间说了什么,自己也回答了什么,不过他问了什么司相倒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你……”司相想知道泽桐问了什么,自己又说了什么,有些话是不能说出来的,说出来了他就不能说直接怎么了,只能说让他不好继续接下来的伪装。

“放心,”泽桐拍拍他的肩,“我没问什么致命的问题,毕竟谁都有秘密,我明白的。”嘴上这么说,可泽桐还是改不了本性,好奇心重嘛,再怎么说有这能力不好好利用下也对不起自己。

“有多少人和你一样。”司相知道泽桐不可能什么也没问,也不可能就这么告诉自己问了什么,自己和他不过是只知道名字的陌生人而已。

“这个你问我我也就不清楚了。”毕竟长时间未涉世,其他人对于后背的管理他也不清楚,有多少异能子弟也需要去接触看看的,不过不会有多少就是了,要知道现在外面的世界不适合异能者,能有异能者所需的东西不多,即使有,也是需要运气的。

“你别想多,你刚才听了我们的对话,我套了你的话,我们扯平了。”

即使泽桐这样说,司相还是不敢放下对于泽桐的戒备,有这样的能力,在何处都有用,让人神不知鬼不觉的上了套。

“好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休息会,等下应该就可以去吃饭了。”泽桐忙了一天了总算能休息会,他自然是要抓紧时间的了。

他也不管这是司相的房间了,他现在估计要考虑下自己的价值了,和自己打交道没点东西也是不行的。

司相果然没有阻拦泽桐,泽桐自来熟的摸到了司相的床,而司相则是在原地考虑着什么。

“为什么会这么眼熟呢?”司相的喃喃自语落在泽桐耳里,他只是微微勾嘴一笑,不做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