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九章四大家族



作品:《妖精在现代卖东西

“是,”司风隽恭敬的低头回应。

等着过了一会,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远,司风隽抬起头,脸上不见和泽桐说话时的温柔,“老三,司薇儿是你的孙女,你说说看。”毕竟和司风决挂钩,他也需要考虑司风决的感受。

“依据家法处理。”司风决的话击碎了司薇儿的最后一丝幻想,司风决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如今希望破灭,司薇儿心如死灰。

“二哥,该怎么来就怎么来吧。”司风决扭过头不去看司薇儿,他再怎么说司薇儿也是他的孙女,他也是心疼的,可司薇儿做了如此的事,他没办法去替她说话。

“司薇儿,”得到了允许的司风桔走到司薇儿面前,“你大逆不道,诅咒长辈,罔顾尊卑,不知礼仪,”一条条陈述她的错,“念你年轻,从今天开始,没有特别允许不准再踏入司家本家,面壁思过一周。”

司薇儿瘫坐在地,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惩罚,如果不能来本家,那么她做的这一切不就都白费了吗,那她在父母面前怎么还有话语权,不,不可以。

司薇儿慌乱的想要抓住司风桔,“不。二爷爷,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有什么话你等到太爷爷出来的时候再说吧。”司风桔的话无疑是拒绝司薇儿,之前顶撞泽桐,对泽桐无礼,泽桐不与计较,但不代表他不追究,借着这个机会,正好也让老三家下面的人消停点。

“小七,”泽桐坐在亭子内,跟前是倒茶的司风劲,“你说我是不是有点小气,一件小事揪着不放。”

“老师说什么呢,这件事本来就是小辈无礼在先,老师只是在维护司家的规则。”作为司家的人,首先要学会懂规矩,知礼法,但因为司家的分裂劲,实力大大衰弱,不得不出现在外人眼中,融入外界,也正是如此,导致在外的后人对司家礼法不像以往那般尊重。

“不过老师,”司风劲提出疑问,“老师和司相不认识,又为何会偏袒……”如果说他们认识录音螺,却不了解,那么司风劲是明白的,录音螺他也有,是泽桐送给他的礼物,据说是他和司空特别研制的,也是这时,司风劲才知道录音螺是可以为人所改造的。

而今天看司薇儿的神情有些话并不是假的,但说到某些时还是摇头,司风桔实际上不相信录音螺里是司薇儿的全部话,尤其是知道可以造假后。

“你是想说我偏袒他吗?”泽桐又怎么会不知道司风劲的意思,对于司风劲,他知道是瞒不了的,他当初可是亲手做了一个送给司风劲,司风劲要是稍微对他有些念想,就会发现这颗与送他的是一样的。

“是,”司风劲有些欲言又止,不知道是不是该说出来,有些话与泽桐不好说,但也不知道泽桐对司相到底有怎么样的想法。

“想知道吗?”泽桐故作玄虚。

“嗯。”

“想知道就自己去找答案,”泽桐笑笑,所以到底是因为什么呢,或许是欣慰,或许是失望吧,“对了,那司薇儿看起来和你们很熟络的样子,怎么下面的小辈都这么和你们亲近的吗?”想到了司相,他和这几个长老看起来很陌生,看到司相,长老们并没有对司薇儿的熟悉,更别提其他的了,而司相也是,并没有司薇儿的那种对长老的谄媚。

“哦,司薇儿是三哥的大女儿生的,他大女儿在外面为三哥筹备生日礼物的时候出了车祸,没抢救过来,因此她的孩子也就格外得到照顾。”说起司风决,司风劲也是有些惋惜,司风决就只有一对儿女,女儿有谋略,人也聪明,司风决对她也是当继承人一样栽培,可谁知道这么早就去世了,只留下唯一的女儿司薇儿,司风决对她也就是格外的宠爱了。

如果他的小儿子争点气,司风决也不会这么伤心了,他这个小儿子年轻的时候吃喝嫖赌抽,在外面不知道惹了多少风流债,也不知怎么的,中年期间变得稳重,也稍稍让司风决省了点心。

“司相是老爷子从外面捡回来的,”司风劲摇摇头,“可惜了,他不是司家的血脉,虽然有才能,可因为身患有怪病,一直在调养着。”

“没有和木家联系吗?”想到司相的苍白的脸,不见血色的薄唇,硬梆梆的骨头,泽桐就皱了皱眉,以司家的实力治病不是什么难事,可司相还是这副样子,不知道是治不好还是什么。

“没有。”司风劲提到这个有些气愤,当初司家分裂,与司家并肩的其余几个家族没有一个出手援助,之后就断了联系,这些年来也一直没有说是不想联系,只是老爷子不允许。

“和当初分裂有关系?”想来想去也只有这种可能了,泽桐微皱眉,这样就不好办了呀,自己不可能说特意对谁好,可他们这么做,自己又该怎么处理。

“是,自从那之后父亲就下令司家剩余人离开故土,到了这里安身立命,不得已与外界接触,不过我们这些老家伙不会无缘故出现在外面,小辈们没有允许也是不可以回来的。”司家沦落至今他们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而能做的就是培育好下一代,可现在看来,这一点也没做好。

“司空呀就是太认死理,”和以前一样,性子太倔了,还说自己不改脾气,他不也是一样。“事后是不是你父亲不肯与他们联系的。”

“是。”不然怎么说泽桐能和司空成为朋友呢,两个人都是一个路子的。

“不过司家退出的话,是不是哪里有些不对劲呢。”按理说异能世家缺一不可,不可能司家平白无故的消失,而异能局不去管。

“异能局呢?他们不是负责这方面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