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好复杂啊你们搞三角恋啊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对于楼上的八名玩家来讲, 虽然他们自知实力不济, 没有做多么困难危险的任务, 但他们现在所进行的也是足够大家担惊受怕的了。

通往天台的楼梯在走廊最西面,从下往上的走廊却也在最西面, 也就是说如果那群病人蹿上来了, 还会堵在他们和天台之间, 一个搞不好就会被一起抓住。

所以想要在这个时间段里多搜索证据的话, 就要先计划一波, 众人想了又想,都伸出了手指向一个人:“你去望风”

望风望风, 已经不知道望了多少次风的黄晓杰哭丧脸:“怎么又是我啊”

张成说:“因为你有经验。”

齐云说:“因为你人机灵。”

这两人把他夸得挺高兴, 都准备去了,苏西又加了一句:“因为你嗓门大。”

“”黄晓杰一脸懵逼。

苏西用看来你也不是很机灵的眼神看着他一本正经解释说:“如果嗓门不够大, 该提醒我们的时候,我们就听不见。”

他一本正经地说完, 却发现不管是黄晓杰还是其他队友脸上的表情都很是一言难尽,黄晓杰甚至拍了他两下,叹息说:“兄弟, 我发现你是真的不会说话,真的,你还不如不说。”

这次轮到苏西一脸懵逼:“”

现在是七名玩家,为了效率, 他们分成两组,除了左手第一件的储藏室是锁上的, 其他的房间都没有上锁,不知道是因为觉得精神病院里治安良好不需要,还是自信自己的统治毫无问题。他们首先检查第二间和第三间,也就是院长李约翰和医生金大卫的房间。

院长的卧室同办公室风格一样,还是以红色调为主,压抑得很,也不知道他在这样的地方是怎么睡得安稳。

齐云打开院长的抽屉,一边搜查一边报给同伴们听:“采购单据一张,陆青松采购吗啡,上面有院长李约翰的签字,时间是1918年,月份是三月日期看不清了。”

“有一把钥匙,看起来是储藏室的钥匙。”魏兰在院长床头柜里面找了一会,也有一些成果,她赶忙去打开了储藏室的门,里面整体并不脏乱,看起来还有人常常使用的样子,里面有一个档案柜,上面最显眼的就是圣约翰精神病疗养院员工的相册。

魏兰把相册翻开,发现上面的照片全是黑白的不说,还特别模糊,仅仅是能大概辨认出人的长相,照片都是黏上去的,第一页是全院人的大合照,这一张照片上有十个人,第二页上则是1917年,也就是发生过几次医疗意外之后的合照,这一张照片上居然有十一个人

魏兰眉头紧皱,按照凌绝的推断,院里原本还应该有一个药剂师就是卡特白,而他们也一直以为医护人员中现在只少了他一个,但现在看来,其实还有一个人不见了

因为到了第三张合照,也就是1919年的,就又只有九个人了

然而最坑的是,当魏兰想要仔细观察究竟多了谁的时候却发现,因为副本内这个时代的照相技术太落后,导致洗出来的照片很粗糙简陋,除了医生、院长还有两位女士的制服和其他人不同很容易就能区分出来以外,其他的工作人员全都穿了护工身上那样的制服,又是站在后排,五官看不分明。

不能浪费时间,她只好拿出照相机道具一顿照,先记下来再说。

后面的就是工作人员们各自的照片了,仍旧是院长先生的在最前面,随后是医生,护士长,其中魏兰注意到门卫陆轻松来到院里的时间可能短一些,或者是他的照片曾经丢失过的原因,其他人都是在1916年拍摄的,只有他是1917年。

这里倒是有十一张照片,但有大有小,比较小的那几张还不是很能看得清楚,魏兰于是只好继续拍照,准备回去之后慢慢看,结果拍到一半发觉相机内存不够了,咬着牙骂了一句“shift”。

她又找了一遍,没有找到其他的线索,只好去隔壁的院长室问孟珂:“你相机还能拍照么”

“苏西,你记一下,院长室的柜子里有死去的病人的遗物我的天真恶心,他居然还把人女病人的日记留在这里,”说是这样说,但孟珂还是翻看起李雪日记了,因为担心病人们上来,她也是快速翻阅着一边看一边拍,到魏兰来的时候,孟珂的照相机内存正好用完,摊摊手:“我也没了。”

魏兰:“早知道多兑换一个相机。”

当时她的积分不太够,照相机这种特别好用的道具能兑一个都要肉疼了,而且当时想着发现了线索可以直接拿走啊,干嘛还非得拍下来呢那是真没想到下一个副本就是怪物多流程还长的,拿走了线索被npc发现等同于开嘲讽聚怪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过也不用她后悔,身为内部人员的苏西幽幽说道:“这些道具是有限购的,每人只能兑换一个有积分也没用。”

他比魏兰他们可是幽怨多了,人家是穷所以买不起,他可没有这个限制啊然而谁让这并不是一个单人副本,就算怀揣了三四个照相机,苏西也不敢大模大样地用,就怕被人发现被当成外挂投诉了

他曾经和晋先生抱怨过,然而先生却告诉他,真正的高手都是不需要外物的,他需要照相机辅助记忆,且还嫩着呢。

苏西想到这里就噘嘴露出委屈状,却突然发觉面前两位女性都开始用莫名慈爱的眼神看自己了,简直不寒而栗:“咳咳,这个房间的线索基本上都搞定了,咱们去下一个房间吧。”

而此时在金大卫房间搜查的三人也走出来,张成手里也端着相机,看起来他也收获了不少,见到四人便打开了话匣子:“卧槽你们不知道,这金医生真的是个变态,他那不是异食癖是食人魔吧我看到了他的诊疗记录本下面都写的是某病人看起来很好吃,某病人的内脏美味,双胞胎姐妹最好吃,好想试试玛乔瑞的滋味等等,妈耶,这尼玛是汉尼拔啊”

同样是异食癖,但目前为止还并没有吃人念头的萧百里则是白着脸:“最后面几页上居然有咱们的名字,你们信吗他那几张纸上有水迹,张成怀疑是口水,我还看到他写新来的病人里也有异食癖,还从来没有吃过自己的同类,想趁着新鲜尝尝,呕”

新鲜众人交换了一个“恶心”的眼神,但又觉得这也是一个线索,帮助玩家确定现在精神病院里的npc是没有一个正常了的意思。

他们接下来又同样迅速地翻了护士王安娜和护士长白珍妮的房间,前者的卧室里只有一张床,衣柜里也只有两套换洗的衣物,连面镜子都没有,很快调查员们就出去了。

后者则是麻烦一些,护士白珍妮同志多愁善感,她也有一本日记,只是写得比李雪少很多,只有寥寥几页,也就不用占用宝贵的照相机内存,玩家们看一遍就都记住了。

1919年1月18日

我觉得院里的气氛和以前不一样了。

有时候夜里会看到扭曲的人形,但是和院长说的时候,他总是安慰我“也许是你的病情加重了,珍妮”。

但我知道不是,可是我和卡特说的时候,他也只会哄我说“一切都好好的。”

1919年2月5日

卡特最近的情况不太对。

我发现他对几位女性病人有点过分热心了,和去年一样,他甚至给她们吃据说“能够忘记感情对人伤害的魔药”,还说以前就给一名病人试验过,本来已经快要成功了,如果那名病人能够被医治好的话,是有机会出院的,。

但是护工先生和我说,世界上不存在有魔药,让我好好思考一下是不是卡特对我变心了。

1919年3月7日

卡特这段时间总是背着我做事情,我觉得我的抑郁是真的加重了。

金大卫医生认为抑郁症最好的疗法就是电疗,他坚信电流能够改变人类的思想,让大脑发挥原有的价值。

实际上,至今为止,我吃的都是卡特帮我调制的药剂。

他认为我会抑郁是因为这个地方不好,是被恶魔污染的。但以前我就问过他要不要离开这里,他不同意,说在这里有什么家族使命。

他只会调制加了蜂蜜的甜水给我喝。

但最近我觉得这种甜味的安慰剂失去效果了。

1919年3月13日

我请求护工先生帮我从外面带回来一些抗抑郁药物。

他声称自己已经过了到处玩乐的生活,并不爱到外面去,但却是院里和外面联系最多的,司机小孙也比不过他,我觉得他甚至比卡特还要可靠,所以忍不住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

1919年3月18日

新的抗抑郁药剂很好用。

但可能是不适应,有时候我会突然发脾气,又有时候会忘记一些事情。

护工先生让我不要再吃了,他说他会帮我问问制药厂家,如果药有问题的话,我们可以起诉他们。

但我不想把事情闹大。

1919年3月25日

有一天,护工先生说院长要找我,我过去了,院长用令我毛骨悚然的眼神看我,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忠诚吗白珍妮。你认为你的丈夫忠诚吗”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我也忘了当时的我是怎么回答的。

1919年3月27日

这两天院长先生还是总找我。

奇怪的是,每次我都会忘记我在院长办公室到底说了什么。

我的状态太差了,这让我不由得担心再这样下去会不会被解雇,好在护工先生总会陪伴我。

他说,院长对我寄予厚望,希望我们做好该做的事情。

我问他,院长也这样对你说吗

他说是的。

1919年3月28日

该做的事情

1919年3月29日

我杀死了卡特。

他早就变心了,我知道。

他对圣约翰精神病疗养院不再忠诚,我也知道。

1919年3月31日

我想去自首。

但是院长劝我不要去,他说我只是做了正确的事。

神会原谅我。

神艾修斯会指引我的道路。

护工先生也和我说,他也会一直在这里,看着我,看着我们,所以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愿意接受神的庇护。

之后就没有了。

苏西对着3月31号这个日期沉思了一会,他低声说:“咱们来到这个副本的时间是1920年4月1日到4月7日,所以这是一年前的事情。”

太巧了,加上白珍妮写的“卡特在这里有家族使命”“卡特认为她得了抑郁症就是因为这片土地曾经有恶魔出现”等话语,的确可确认之前的猜想是正确的了。

所以,白珍妮虽然是杀人者,但更像是个工具,真正的凶手想要杀死一百年前修道院院长的后代,并且召唤出恶魔,也就是最后出现的“神艾修斯”。

这个人是出现频率特别高的护工先生,还是精神病院的院长呢

苏西神情激动地站起身说:“绝对不会是护工先生的”

其他几个人就向他投来奇怪的眼神,张成说:“嫌疑人有两个呢,你那么厉害干嘛”

苏西这才发觉自己失态了,他讪讪地坐回去:“咱们现在还有几个房间没有搜索”

实际上是还有厨师,司机和清洁工安叔和门卫陆青松的房间,但是玩家们一致认为应该先搜查认识的人呢的,厨师和司机就没说过话,虽然司机在白珍妮的日记里露了一下脸,不过很显然不是个重要角色。

至于说清洁工和门卫,清洁工和他们有一面之缘,而且他的工作也让他有机会接触到很多“秘密”,有可能在他的房间里就有所体现。

而门卫陆青松,之前扫墓的时候见过一次面

玩家们这样想着就去了,结果安叔身为清洁工,卧室却脏得像是狗窝,让人没有落脚的地方,搜索小分队几乎是捏着鼻子又出来了。而陆青松那边则是整洁很多,他的衣柜里衣服放得整整齐齐,闻一闻甚至还喷了男士香水。

而他的书桌抽屉内的画风也格外与众不同些,孟珂一下子就看到了两张很老旧的虽然因为磨损看不清楚但能发现略微不同的电影海报,这两张黄色的海报边角都残破不堪了,上面的有人的图像,孟珂看了就说:“我们那个星球去年有一部警匪片超火,海报就这样的,简直一模一样,也分a版和b版你们看,最下面还有电影票的售价,上面写着120币唉,这就看不清了”

齐云也挺激动:“哦你是哪个星球的我阿尔法星的,我们那也流行这电影”

孟珂:“我贝塔星的”

星际星球千千万,虽然两人不是同一个星球,但阿尔法星和贝塔星也离的很近,算是老乡见老乡,顿时都有点激动。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其他玩家没看过这电影,但也啧啧称奇,感情逃生计划和人家影片还有联动呢

这算不算是彩蛋啊

收藏了两张海报的陆青松是个挺潮的家伙,这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他的第二个抽屉里还有注射器,苏西说:“他也许是个瘾君子。”

但林小鹿却迟疑道:“会不会是有糖尿病我有个同事就要给自己注射胰岛素。”

注射器是挺老旧的,里面曾经用来放过什么药物就不知道了。

最下面一层抽屉里则是一大堆玫瑰干花,还压着一本日记本。众人翻开,里面只有一句话:

“我是个懦弱的人,当我爱的人遇到困难时,我碍于他人眼光,不敢伸出保护的手。这就是我的罪孽,我必将留在这里,远远守护。”

“”众人都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他们想到了白珍妮的日记本,难道这人之前就是“护工先生”说起来,白珍妮的日记里也说了,护工先生年纪不轻了,却很了解外面的世界,常常出去一类的,所以他才比较潮啊

这样说来不会吧,这个副本里npc关系那么复杂戏那么多的,还带三角恋的啊

正当这时,门外黄晓杰的破锣嗓子嚎起来了:“他们来了啊啊啊啊”

“快跑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