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就是物理拷问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众人赶忙跑出来, 就看到黄晓杰手上捏着一根绳子垂下去, 现在这根绳子正被往下拽, 楼下又传来了隐约嘶吼的声音,听不真切, 都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黄晓杰说:“我之前兑换了很多绷带, 这时候反正用不上, 就往绷带上涂了胶水放在三楼楼梯口上, 另一端我扯着, 这样有人踩到,我这边就有感觉, 你看这跟绷带被扯得跟抽风似的, 就知道下面的人已经脱出来了”

没想到他看着满脑子废料的还能有这巧思,系统出产的绷带是能够快速止血的, 材质为半透明,不注意的话真能一脚踩上去。

黄晓杰抖了两下手:“他们快要上来了, 咱上天台吧”

苏西点头,从一旁找到梯子爬上去打开了通往天台的铁窗,因为精神病院楼层并不高, 从下面也能看到楼顶大概是个平台的结构,果然等他们都爬上去了就发现视野真的很开阔,果然是个易守难攻的好地形。

一群人挨个上天台,这时候病人们也终于找了过来, 差点抓住最后一个上去的张成,好歹他把梯子也给带上去了, 用竹梯子对着病人一顿捅,效果很好。

等全员都到齐了,苏西又想了想,在已经关上的铁窗边上涂了一层也是在系统兑换的强力胶水,随后觉得铁窗本身也不够结实,就掏出一只抽奖抽到的吨味十足的约莫有两米长一米宽一米高的巨型砖头,啪地一声拍在铁窗上。

这铁窗是变长约莫有半米的正方形,这样一个砖头放下来,不会压坏窗子本身,而是把它整整地盖住了。

做完这一切,苏西抹了把汗:“好了,这个砖头有两吨重,就算那些病人是变异金刚也掀不开的,唯一的问题是每次拿出来放回去都有冷却时间,这下子得一个小时之后才能收回去了。”

但他说是这样说,却还是觉得这砖头很合用,甚至有点得意,觉得自己抽奖就抽到了这么棒的道具,运气真是太好了

这时候,黄晓杰却颤颤巍巍地举起手:“但是,苏西,你还记得绝哥之前说过等他搞定了下面的事,会来找我们的对吗”

苏西:“”

黄晓杰:“你把这都给堵上了你让绝哥怎么上来啊:3」”

而跑到天台边上往下看的林小鹿也发出一声惊呼:“天哪,他们要从外面爬上来啊”

原来,在他们面面相觑的这一会,难得机智的病人们已经回到三楼,打开了宿舍窗户,跟一群蜘蛛似的往上爬了。

刘素舒展着四肢,在窗户与窗户之间爬得飞快,他很快就摸到了窗外的管道处,这时候却看到自己的病友们还都慢悠悠地跟在后面,一点也不积极。

刘素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们在干吗”

他的病友们却没有他这么对天台上的新人们恨得深沉,说到底,之前他们挨揍也是刘素挑衅的结果。其实都过去三天时间了,众人早都隐约有了个感悟:只要别惹事,是不会挨揍的。

虽然上面人的命令是让他们缠住这群人,最好能抓到一两个让神艾修斯给签约了,还说什么神艾修斯好几天都没有吃到祭品,肚内空空,所以连沉睡补养身体的时间都比以前长等等,他们才知道之前那两个叫凌绝苏西的家伙都送到神艾修斯嘴边了,这位神居然没有吃到啊

说是连签约都没有签下来

所以这几天上头的人压力才会变大,交给他们的任务也就更难了,甚至为了让他们进行更难的任务,还请求神艾修斯对他们赐下祝福,让他们变得更加健壮硬朗。

就比如说之前被凌绝挨个打倒了,如果是以前,挨这一下子怎么都要在床上躺半天了,现在呢只是愣一会就好了。

不过挣脱那什么龟甲缚,那什么意大利吊灯还是花了很长时间鬼知道这群新人是从哪来的,怎么会知道这么刁钻的绑法

当时为了脱身,他们中的不少人还脱臼了,虽然现在得益于强悍的恢复能力已经痊愈,但还是酸疼得很。

因此,刘素再喊他们的时候,病人们就很不情愿了,他们只是神经病,虽然在这里一开始过得也很苦,水疗电疗的,但是因为湖那边的鬼老是显灵把医生给吓着了,而他们又都信奉了神艾修斯,可是已经很久没有真正吃苦了呢。

在这里呆的时间长了,早都忘了没有进精神病院之前,他们可还要上班赚钱呢

因此早都已经疲沓的众病人,在面对艰难的任务的时候,当然没有一个想出头的。

刘素恨得要命:“这凌绝又不在上面,我看得真真的刚才只有八个人,你们怕的什么向小成,给我滚上去”

向小成就是那个有恐惧症的基佬,他被刘素一喊就哆嗦起来了:“我我我我我害怕”

“你怕个屁给我滚上去”

而上面正在往下看的玩家们也是醉了,他们是真的想不到这群npc鬼怪在私底下这么活泼

但他们的反应速度也很快,一个个掏出了道具和武器准备迎接爬上来的病人们。不过因为进入游戏之前并不知道具体会遇到的事情,大多数人兑换的都是便于携带的刀具和各种医疗包,在这里就不好用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对付从下往上爬的敌人,还是使用长柄武器往下戳比较方便啊,”黄晓杰和张成拽着竹梯往下面伸,想要把爬上来的病人给打下去,但估计是因为他们的力气不够,打在那几个病人身上,人家不痛不痒:“还有没有其他东西啊这样下去不行”

这些病人的肢体和正常人是不一样的哪有人能像蜘蛛那样在墙壁上移动啊而且四肢还能跟橡胶似的一下子拉扯到那么长,三两下就爬到了天台边沿上

“绝哥不在,我们要想办法限制住他们的动作”苏西大声说道:“目前还弄不清楚捉迷藏游戏被鬼捉到的条件,是被手抓住就算是被捉到,事后挣脱也仍会被判定成功,还是必须被他们脱到游戏室才算是捉取成功”

“我的建议是我们不要去拿命试这个把刀子拿出来,扎他们啊啊啊”

一边说着,他就一边掏出美工刀来,狠狠地刺在第一个爬上来的那个名叫刘素的病人手臂上了

刘素吃痛,发出一声惨叫,但他却并没有因此就松手,反而是伸出另一只手,紧紧握住了苏西的美工刀刀刃

“神艾修斯果然是眷顾信徒的”刘素的五官都扭曲了,他凑近苏西来了个脸贴脸:“小伙子,看来你们离开了那个凌绝就不行啊”

苏西却从他的口中嗅到了一股腐朽的味道,虽然之前就知道这些病人在晚上会变成丧尸,早都不是人了,但他很清楚之前两天这些病人的身上的臭味并没有那么浓重,他们白天的时候还是更像活人,而不是现在这样,从他露出来的口腔看去,就发现里面原本应当是粉红色的粘膜已经成了死灰色。

所以说所谓的神艾修斯给他们赐下的祝福,很有可能其实是在发掘他们仅剩的最后一点“生命力”,让他们能够在短期内爆发出超强的恢复力,但同时也会加速“死亡”的速度。

这是否能说明这些病人现在还没死透

苏西最终得出了这样一个玩笑一样的结论,但是现在明白这一点又有什么用他只能手脚并用,狠狠推开刘素的同时再把他踹下去。

但刘素却不知道从哪里爆发出一股力量,居然牢牢地吊在天台边上了。

其他人那里的情况也不好,可能是他们觉得既然凌绝不在,他们趁这机会偷一波伤害,既不用担心被人暴揍,也不用担心被神艾修斯当成划水的给处置了,岂不是美滋滋啊

于是连最胆小的向小成都冲了上来,他已经抱住了林小鹿的一只腿,嘴里还在喊着:“让我抓一下吧大姐,不然我会死的呜呜呜,让我抓一下吧大姐”

林小鹿之前还曾经放出过要把病人都扔下天台的宣言,此时才知道不是凭借勇气就能做的,她崩溃大喊:“啊啊啊啊啊你一个基佬你去抓男人啊别抓我”

其他男士们:“”不这也太真实了吧林老师你这样卖队友的思想觉悟还能当小学老师吗

最终还是苏西决定力挽狂澜,拯救将要沦陷的天台高地,只见他从道具包里居然掏出了一颗炸弹

“不用担心,”他对众人说:“这是只会炸伤怪物并且使他们麻痹的炸弹,放心不会有危险,我现在就要使用了你们抱头趴地”

众人:

真的不会有危险吗不会有危险我们为什么也要抱头趴地啊

然而苏西面色凝重,这颗炸弹已经是他身上最贵重的道具了如果他是一名正经玩家的话,才刚刚通关了几个副本是无论如何都存不下买这颗炸弹的积分的苏西知道一旦掏出这枚大杀器,自己也等于是告诉他人“这名玩家有问题”,接下来可能会被论坛里的人扒得毛都不剩,而先生他们说不定也会很失望。

但他没有办法他不能让任何一个同伴被拖下去

这时候苏西并没有发现,他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如果是在刚刚进入这个副本的时候,他估计是连管都不想管其他玩家的吧,更别提为了他们使用这么宝贵的道具了

苏西的内心莫名涌起一股悲壮

所以他也就没听到同伴们的呼喊声,以及另一个从下传上来的非常熟悉又非常欠的声音:“喂那个小苏啊,我就离开你一会你就学会铺张浪费了啊有这么好的道具快点收起来”

苏西往下一看,就看到了同样跟蜘蛛侠一样趴在墙壁上,脸上还脏兮兮的但笑容怎么看怎么嚣张的凌绝。

他似乎是趁乱爬上来的,那些病人忙着抓人呢,都没注意到后面来了个真恶魔,现在才发现他,顿时腿都软了。

刚刚还凶的一笔的刘素哭丧着脸:“大、大爷,您来了啊”

凌绝笑呵呵:“对啊,看你们这热闹,来玩玩,呵呵。”

接着就跟完全不在意这些病人一样,他仰起头,大大方方地指挥上面的小伙伴们:“你们把那个梯子递给我对了,有胶水一类的东西吗帮我在梯子上涂好,留能拿着的地方就行。”

黄晓杰等人立刻照办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们把在他们手里几乎没什么用处的竹梯递下去,就见到凌绝像是轮大砍刀一般地抡起竹梯就往身边病人们身上砸。系统出产的胶水质量极好,堪比502,很快着梯子上就黏了好几个病人。

手上提留着这么一堆“重物”,就连凌绝也忍不住皱眉头,还好是在游戏副本里,如果是现实中的话,他现在的这具身体还真是玩不了那么艰难的操作。

但他现在却仍有余力拎着这一堆爬上天台。

萧百里看着这诡异的一幕,不知为何就舔了舔舌头:“尼玛,竹签子上穿着怪,看起来好像是串串。”

其他人都一脸惊悚地看着这个虽然是异食癖但从来没想过吃人的小伙伴:“你的异食癖不会是专门对怪物的吧”

妈耶,这些怪物内部都快腐烂了,是对着腐肉有食欲还是对着血肉有食欲,他们一时间居然分不出哪种更可怕

而凌绝却在此时出声了,他的语调平淡却有威严:“你们退下。”

“还没被粘上的,一分钟内爬上来,自己粘过去。”

“不然我就把你们的病友们扔下去再收拾你们,四楼足够摔瘫痪了,就算是被艾修斯强化了的身躯也要恢复个一天吧。我是不想这么做,都是你们逼我哒。”

这家伙说到最后居然还卖了个萌这难道就是强者的余裕吗。然而还剩下的几名病人却无力吐槽凌绝邪恶的道德绑架行为,他们深知这位大魔头来了,自己等人还是听话比较好

便只好委委屈屈地爬上来,自觉自愿黏在梯子上。

凌绝点点头:“很好,你们早听话不就得了。被神强化了之后不还是要挨虐,我问你们,那神在你们受虐的时候来保护你们了吗”

“”病人们不敢吱声。

凌绝一皱眉:“回答。”

和他一个宿舍,熟制他的脾气变幻无常,又没有刘素那样反抗精神的李强被吓得一个机灵:“没、没有。”

凌绝说:“你们看,我的队友,哦不对是病友在玩游戏的时候被你们欺负了,我立刻就来找回场子,保护他们,你们的神却只会笑看你们被凌虐,这样的神信了有什么用不如来信我啊。”

病人们:“”

这下子不只是病人瞠目结舌,就连凌绝身后的小伙伴们也是集体惊呆:卧槽,还带这么光明正大的策反的吗

然而他的这套逻辑居然是能行得通的因为那些病人明显就有点迟疑了

苏西听到凌绝小声说:“记一下,病人会因为我的话语迟疑,首先说明目前艾修斯还无法控制他们的思想,其次,在白天邪神的控制力减弱,恐怕并不能知道祭品和信徒们具体会做什么。”

当然,随着最终仪式的逼近,艾修斯对小怪的控制也会加强,可以想象再过两天,这些病人就已经完全成了它的爪牙,甚至是它的一部分,连人类的外表也无法保持,变成本体那样的血块肉团也说不定。

“所以,就要抓紧这几天,把人拉到我们这里来。”

苏西看着凌绝志在必得的神情,再一次感受到自己和对方的差距。如果说他之前还总是觉得他只是在单纯的战斗力上差了一截的话,现在就更加发觉对方头脑的强大。

他见过的人,就算是在组织内部,也只有晋先生是这样的全能型强者

所以,凌绝现在要运用什么样的话术,才能说服这群已经把灵魂交给了怪物的病人

凌绝大步流星,走到了病人串串梯前头,一脚踩住正在蠕动的病人们,然后掏出了他的小裁纸刀。

他蹲下身,用刀刃拍打为首刘素的脸:“你们愿意当我的信徒吗”

一边说着,刀尖却轻轻滑下去,很快就刻出一道一道的细细血痕:“愿意的话,我问什么你们就说什么。不愿意的话,我问什么你们也要说,不过因为你们不相信我,我也不太好直接信任你们,所以就得先酷刑审问一下,什么剥皮抽筋一类的,才好采纳你们的招供了。”

“聪明人的话要做好选择哦。”

刘素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此刻才暴露出真正危险的特质,如果说他之前殴打虐待病人的行为仅仅是让人害怕的话,现在他只是说了些威胁的话,就已经勾起了他们内心深处的恐惧。

好像他已经把他们从外到里看透了而自己这群人在人家眼里,已经不算是人,或者说连活物都算不上,就算被他说的那样剥皮抽筋,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做得出来这种事他做得出来等他现在把他们给分尸了,就算神艾修斯来救他们也是救不活的他打得就是这个主意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刘素只好带头怂了:“我我们愿意我们愿意”

其他病人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凌绝却笑着说:“真乖。”

然后他站起身来,对身后的小伙伴们说:“你们总结一下想要问的问题,不要急,还有两个小时,咱们慢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