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一名被冤死的基佬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一共八名玩家雄赳赳气昂昂地离开了游戏室。

他们以苏西这个曾经夜探过整个精神病院大楼的人为首, 一边走着一边讨论现在该躲到哪里去。虽然他们已经把敌人捆结实了, 黄晓杰甚至愿意发誓说不可能有人挣脱束缚, 但这些精神病人还算是人吗谁知道他们的神究竟在什么地方强化了他们

苏西一边带他们走一边回想:“一楼不行,一楼多是大厅, 没有正经门, 容易被攻破, 二楼诊疗室太邪门了, 而且那就在游戏屋旁边, 也不行。三楼咱们宿舍的安保系统我估摸着不会多好的。不然咱们去四楼吧”

那些个院长啊医生啊护士啊的,可都是住在四楼的啊

这家精神病院虽然现在已经被邪神统治了, 但是没有邪神之前, 这边估计也挺官僚主义的,病人就是被虐待的对象, 普通医护人员则属于统治阶级,院长更是个有生杀大权的偏执症, 这样的人,要不把自己的房间给装修好,那才是怪了呢

所以四楼的防御效果应该是最强的, 不仅如此,还应该是最有价值的

他们可以一边和病人玩捉迷藏,一边搜集各种线索

苏西是这么考虑的,但他现在被凌绝给打击得谦虚了, 此时也知道集思广益,于是其他的小伙伴就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张成老道地说:“防御好, 不代表里面就是安全的。医护人员的房间里可能有邪神放置的东西,咱们进去不一定有好果子吃。”

萧百里则是提出另一个藏匿地点:“丧尸厌恶鬼,病人可能对于小树林的墓地也没有好感,咱们要不然坐小船到湖那一边,等到时间过去再说”

这倒也是个办法,然而又被魏兰给驳回了,她说:“病人白天的时候未必怕鬼,之前扫墓他们不也去了,小树林里没有掩体,如果他们从旁边爬过去,咱们可很难回来了。”

萧百里想说那不如他们都坐在船上,然后划到湖中央就不动。但是再一想这些病人虽然不正常,但未必会是旱鸭子呢

算啦,还是按照苏西的方法吧。

“其实大家不用怕,”苏西下意识地学了凌绝的说话口吻:“就算这次不去,以后也总是深入到敌人老巢找寻线索的,这只是在第三天,就算出事也不会多么厉害,如果今天都不敢去,我们迟早是要gg的。”

他想了想又加一句:“如果四楼都锁门了也没事,我之前就发从四楼是可以上天台的,天台属于高地,易守难攻,真不行咱们就上去。咱们虽然帮不上绝哥什么忙,但也不要给他添麻烦。”

最后一句话,他是咬着牙说出来的,因为实际上,比起在这里带队逃脱,他更想做的是和凌绝一样探索祭坛禁地。

但他偷偷给晋先生发的请求却遭到了驳回先生居然不让他去

不过他用凌绝做理由的话,大家就都赞同了。林小鹿林老师甚至温和地说道:“咱们身上都有武器可以自保吧,到了天台上,如果有病人爬上来,就把他们扔下去就行了。”

她看黄晓杰一脸诧异地瞅着自己,还特别有女人味地拢了拢头发:“没事,才四楼,他们不是说自己被强化了么,呵呵。”

“”黄晓杰惊恐了,心想妈蛋现在的小学老师都是这么凶残的嘛他突然觉得小时候不写作业被老师打手板已经很轻了多谢老师的不扔之恩啊

另一边,凌绝从一楼的厨房通风管道爬入,厨房本身就有一股莫名的腥味,让人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不想思考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散发出的味道,以及他们之前几天究竟吃了什么。但是进入通风管道之后,他发现腥味更重了

明明是无机物建造的病院,其内部却给他一种“活物”的恶心感。好像他现在是在生物的体内攀爬一样。这不得不说着实令人厌恶,只是凌绝的触感却又清楚地告诉他:这通风管道内并没有什么活物,他手下的只是微微有一点潮湿的管道壁而已。

这应该是邪神艾修斯先生在这种常年见不到光的阴暗处留下的气息,凌绝冷静地想,之前在梦里见到那个肉球触手生物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了,对方具有很强的吞噬融合能力虽然现在还并不成熟,胡乱地吞噬对他本体也会有很不好的影响,比如说吞了刀片,虽然能消化掉,但并不代表就不会被划伤。所以它也不敢乱吞,而是使用了诱惑人类在它的信函上签字,把人类发展成它的信徒,之后由人类带来更多的祭品的方法。

然而一头巨兽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总会留下很多痕迹,尤其是对于这种身体的大部分都是由能量组成,而且还并没有成型的怪物而言。

他顺着气味爬到了最西面的一处地方,大概估算出这里是精神病院大楼正门的休息大厅一旁的杂物室处。外面没有人,凌绝爬出去,发现这里其实是一座可能已经废弃了的电梯

不过侧边的确是垃圾通道,他想了想,决定还是从垃圾通道往地下去。

垃圾通道的气味就比通风管道更浓了,可以想象得到,这里平时根本不是用来运送什么生活垃圾的。

凌绝终于来到地下一层,也就是现在已经不再对外开放的禁忌区域。

在那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回到了蓝星,正在执行一个什么末日实验室的任务。

天花板、墙壁和地板都潮得很,地上有碎肉质感的垃圾,看起来像是咀嚼后漏出来的残渣。和上面几层一样,南边是走廊,北面则是安排得房间。房间门都是铁质的,现在已经锈了,暗红色如同血迹。

走廊的另一边墙壁上却有挺多个人影一样的阴影,也是暗红色的,不过因为地下一楼的灯比楼上都要少,光线又是冷色调,灯泡在没有风的情况下摇摇晃晃,偶尔还有不知道从哪里发出来的电流滋滋啦啦的声音,这一切都会混淆人类的感知,让他们以为这些人影就是血影,是有人死了之后被剥了皮印在上面的。

但其实并不是,只是真相也未必能教人好受多少,凌绝辨认出这是一种“契约”。邪神的信徒将祭品的奉上,就会被邪神印在着墙壁上也就是祭坛旁边,以宣告祭品已经是有主人的物品。

他像一只幽灵,静静往最深处走,光看架势还以为他在走t台,那叫一个悠闲。到了尽头的时候却听到前面有个房间有两个人在说话,其中一个是院长李约翰,另一个则是门卫陆青松。

李约翰:“可以先把新来的病人抓起来”

陆青松:“这一次的病人中可能有调查员,不能打草惊蛇”

两人说着说着还往外走,凌绝想了想,拧开背后的门,无声无息地钻了进去。

然后,他就在从前的精神病院太平间,现在的邪神祭坛内,和仿佛失去了灵魂的章鱼邪神艾修斯先生眼对眼了。

简陋的祭坛和凌绝之前在梦里看到的大厅只有格局大概是一样的,大小却小了很多,祭坛本身是个棺材的模样,四边点燃着蜡烛,艾修斯的身体就在那上面,它的触角垂下来。肉球一般的躯干一颤一颤,好像在熟睡。只有头上最小的一根肉触角在慢慢摇动,这触角类似于蜗牛的触角,有可以代替“眼睛”的感官。

凌绝现在是可以确认了,他在蓝星上的时候,绝对是见到过这种“生物”的,只不过那时候它不叫邪神,也不叫艾修斯,那时候人们就特别亲切的喊它血怪章鱼。

没想到到了星际时代,就连这玩意儿都洋气起来了。

凌绝啧啧称奇,那根触角已经探索到了他这个方向,但他却并不畏惧,也不慌张,这种怪物在最终仪式结束之前每天都需要很多时间去休息,他们熟睡的时候,防御力特别强,就算是凌绝手里拿着专门对付怪物的符文银剑也要多砍两刀才能有效果而他现在没有符文银剑,只有普通的美工刀和小裁纸刀。

但是同样的,在这时候,它也是没有什么意识的,只要算好距离,保持安静,那根蜗牛触角一般的小肉条基本上什么都探测不到。

凌绝抬起手礼貌打招呼,也不管对方是人是鬼,能不能看懂他的意思,他笑眯眯地用口型说:“你好呀。”

然后又确认了一下这地方也非常专业地设计了通风口,上面的通风管道用来藏一个人完全足够,他就特别淡定地在祭坛旁边的“太平间档案柜”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从柜子上抽出档案,跟自己在图书馆似的悠闲看起来了。

艾修斯血怪章鱼邪神先生:zzzzzzzzz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地下祭坛的线索还真不少。凌绝挨个翻看,居然从最开始的圣约翰精神病疗养院建造许可书都有。而在之后招收的所有病人的详细病情和具体死因也有记录,上面除了之前说是水疗和电疗致死的两名病人,其他几个死人都挺值得注意的。

一个是病患玛丽和病患玛乔瑞的,这是一对孪生姐妹,都是精神分裂症,关系很好,两人特别喜欢互相扮演,甚至可以以假乱真。

玛丽喜欢金大卫医生,而玛乔瑞则只想离开这里,非常叛逆。后来玛乔瑞被送上手术台,因意外致死,玛丽也开始不正常,时常说“妹妹的魂魄还在不会离开”“有人要对她的死亡负责”之类的话。本来院里也准备给她安排手术,但是因为发生了几起灵异事件,就开了一次回忆,把手术和各种治疗都改成了温和的谈话诊疗。

还有一个是乔哲斯,也就是墓地里唯一没有尸体的那位死去的病患。之前的故事只是说他是被殴打致死的,言语中对他多有轻蔑,但在病历上,他的形象却要正面很多。

他是为了保护另一位病人才被打死的,殴打他的赵三、尤许和门卫才是施暴者。

这里对乔哲斯的描写含有一种脉脉温情,称他是做了他认为正确的事情,只不过其他人,包括被他帮助的人,都不是这样认为的。凌绝还发现写乔哲斯的这几张纸是后添进去的,所以颜色也有些微不同。

这几张纸上还有淡淡的红色水迹,凌绝把鼻子凑过去轻嗅,虽然已经很久远了,但是有淡淡的血的味道。

可惜他到底不是猎犬,闻不出这是谁的血。

后面又写了李雪,也就是被赵三和尤许的杀死的那个姑娘,关于她的描述就要少多了,只是称她是一名胆小的女士,发现了一些秘密。

这旁边还被人打了一个勾。

罗老凯,和院长关系一开始还挺不错,有人以为他是关系户,听说在外头犯了事,为了躲避牢狱之灾就来了精神病院,结果没想到院长他翻脸不认人,罗老凯进了禁闭室就没能活着出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卡特白,药剂师,一直信奉所有的精神病都能用药剂治好。本地人,和其妻子一起在这里工作,他没有药剂师资格证,但因为雇佣费用很低,所以李院长还是破格让他进来了。在他死亡之前的一段时间,他就发疯得挺厉害了,似乎他不仅仅给病人下药,还自己乱吃药。而白珍妮就是在他的一次发疯中失手杀了他,虽然很多人都认为她是故意的,因为卡特白和病人有一腿,但也很同情她,不愿举报云云。

他迅速地把这些文件全都扫一遍,这时候听到门外又有点动静了,凌绝想了想,把文件放回去,然后关上柜门,像蜘蛛一样从墙壁悄无声息地攀爬到了通风口处,从里面离开了。

而随后进入太平间也就是祭坛室的是一个没有皮肤的“人”,他先是查看了一下艾修斯的“生长情况”,满意地露出微笑,但很快又发现柜子里的文件摆放似乎和之前不同。

这“人”神经质地踱步,一会痛苦抓挠自己没有皮肤的面孔,一会又忍不住用嘶哑的嗓子笑:“果然有人混进来但是你们阻止不了阻止不了没有人能够阻止我”

他发了好一会神经才恢复平静,喃喃道:“我可以先告诉她一声。”

“她已经被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