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凌绝你们再说一遍,谁捉谁?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不过虽然这个副本的队友们和上一个副本的一样听话, 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但他们如果不知道这样做的原因, 也就很难能把握任务的精髓,所以还是要解释清楚才好。

“凌绝绝哥目前让我们执行的任务其实有三个, 第一, 是先去收集好一些易燃物, 树枝啊废纸啊都可以。邪神既然可能有怕火的弱点, 那么接下来的几天它有可能会控制这片区域的天气, 引起降雨一类的,那时候再找柴火就困难了。”

苏西在凌绝的示意下, 担任了“解释”这一重要任务, 他心里虽然还有点别扭,但又觉得这也是对方承认自己的聪明才智的证明, 毕竟他才说了那么几句话,要是个笨蛋能t到其中真意吗所以示好地跟着其他人一起喊了声绝哥并继续道:“我之前兑换了三只专门的道具袋, 可以把副本内玩家获得的道具暂时存放进去,外人搜身也搜不到,现在就分一下, 除了我以外,绝哥和魏兰姐一人一只。”

魏兰是女玩家中最能稳得住的,其他两个妹子也很信任她,自然接受这个分配。

苏西又说:“第二件事则是查清卡特白具体死亡的时间。因为卡特白有可能是白院长的后代, 而白院长大概率是经历了一百年前的恶魔也就是邪神召唤事件的,这样卡特白则有可能知道如何召唤邪神, 甚至于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守护和制约,好让别人不能再次召唤。”

“而且卡特白是1919年也就是去年死的,去年也是1819年往后的整整一百年,所以为什么就不能是有人觊觎卡特白手中的秘密,所以害死他,好能再次召唤艾修斯呢当然,这不是说卡特白的死亡没有白珍妮参与,只是白珍妮有可能是被有心人唆使的。”

这个可能性虽然很小,但不能说就绝对没有啊。

这就很值得查一下了。

至于第三个任务凌绝说这个任务危险,那也是真的危险,只是不管怎么看,都是执行探查祭坛的他自己比较需要注意吧

苏西虽然明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道理,也还是觉得凌绝有点托大,如果是他的话,恐怕不敢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就这样做,也太容易翻车。

但是想一下就知道了,凡事都要准备,但这要怎么准备

所以这一条倒不用他来说了,凌绝终于张开他尊贵的嘴巴:“放心,不会出事的,我多去几趟就熟了。”

众人:还多去几趟

所以说绝哥不愧是绝哥,他面不改色道:“今天下午的游戏是捉迷藏,我们把病人们制住就可以行动了。白天相对安全,鬼不会出来,游戏时间医护人员也不会出来,你们该干嘛干嘛,我去找祭坛。主要是晚上要小心一些,之前听人隐约讲过,说晚上医护人员不巡逻的时候,其实都在地下,这样算来祭坛极有可能也在地下。巡逻时间去的话不能摸准他们的位置容易被撞到,十二点钟后就该睡着了,所以只有九点到十点那一个小时是相对安全的。”

他郑重地说道:“我希望你们在那时候,帮我拖住丧尸病人。”

“是这个道理个鬼啊”张成差点被他带跑了:“那一个小时咱们不也不知道医生护士都在哪么,万一人家就在楼下,你下去还不是让逮个正着”

凌绝却用教育的口吻说道:“怎么会呢,你们这就是缺少经验了吧。从现在的布局来看,精神病疗养院里并没有什么电疗室水疗室,所以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这些房间都在地下一楼啊,只不过是死人多了就不再用来治疗而已。之前我就观察到诊疗室院长室都有通风口和管道,那样负一楼的房间也得有才对,顺着爬就行了。”

他看众人还是迟疑,便淡定地扔给他们一个更加重磅的炸弹:“放心,不会只是我一个人去的,等过两天你们人人可能都得爬一趟。”

“不然到了第七天,人家把你们往祭坛一领,你们却完全不了解地形,跑都跑不掉,那多有趣,呵呵。”

苏西以外的众人面面相觑:“”

好像是这个道理不假,但是你用有趣的口吻,说得却是可怕的话,这不是显得更诡异了吗

然而苏西想的却是之前凌绝说“听人隐约说过晚上医护人员都在地下”那一段,他心想不就是听我说的吗哼但他还并不能在这里就说出来,因为他没法解释自己又是从哪听出来的是目前扮演护工的晋先生说的呀

但是晋先生现在已经不再是他的晋先生,想到这里,苏西不禁更加气鼓鼓,凌绝看他有趣,往他肚子上一戳,这傻孩子被戳到笑筋,漏气了。

一上午因为搜身风云,就这样快乐地度过了。

中午他们吃了一顿没啥味道的饭菜,不得不说随着进入副本的时间变长,各种环境也是越来越不友好了。前几天还有的奶油浓汤变成了奶油淡汤,尝着像是刷锅水,说不定再过两天就会变成隔夜汤,面包也越来越硬了,而且也不知道厨师做面包的时候在干什么,黄晓杰在里面吃到了一只小苍蝇。

他差点叫出声,结果医护人员那一个长桌上的金大卫医生起身走来,叉起苍蝇丢到自己嘴里,露出陶醉的神情,还训斥黄晓杰:“不要浪费美味的食物”

黄晓杰好不容易等他走了才作鬼脸状:“呕”

经过这么一件事,众人的情绪都有点不太好,他们敏锐地发现,好像精神病院里的人病得越来越厉害了要知道第一天的时候,金大卫医生看着还挺像个正常人的呢。

下午还是护士王安娜送他们到了游戏室,她这一次离开,却并没有关上游戏室的门。

但其他病人们却把玩家给隐隐包围在中间了。

和金医生一样,他们也比昨天更加“不像人”,这一点甚至普通玩家都能感觉到,因为昨天这些病人都是很害怕绝哥的,今天却明显地不怎么怕了。

他们的脸跟打了蜡似的僵硬,五官贴在上面,麻木又奇怪。

搜身之后,究竟又发生了什么

而这一次起头的也并不是白异,而是和凌绝张成一个宿舍,面对凌绝的时候每次都是点头哈腰一口一个绝哥,但是玩家们观察到当他和其他病人独处的时候,却会偶尔露出嚣张嘴脸的刘素。他似乎原本在病人中稍微有点权威,其他的病人都躲着他走。

尤其是那个叫向小成的基佬病人,他除了第一次用歌谣来介绍自己的时候嘿嘿嘿怪笑过几声,后来就恢复了懦弱本质,他和白异是跟黄晓杰、苏西一个办公室的,之前因为凌绝说让每个宿舍选舍长和副舍长,为了分化他们这些npc,几乎每一个宿舍都是选择一名玩家舍长,和一名相对弱势的病人作为副舍长,这样性格强的地位低,性格弱的地位高,更容易闹矛盾。

因此黄晓杰苏西宿舍就选了向小成作为副舍长,而至今为止,他还是那么唯唯诺诺,好像很久以前就被吓破了胆子。

向小成也是所有病人之中最害怕刘素的,而现在,尽管他和众人都是一副受到邪神精神控制的样子,刘素一开口,他还是打颤。

刘素的目光一顿一顿扫过所有玩家,他说:“今天的游戏是:捉迷藏。”

“本来的游戏规则是我们双方各出一名捉人的鬼,互相捉对方的人,先捉完的一方算是胜利。但是因为今天发生了偷窃时间,李院长怀疑小偷就在你们这些新来的玩家之中,所以临时换一个玩法。”

“你们所有人都是被捉的对象,而我们所有人都是鬼,”刘素说到这里,怪笑两声,凌绝看到向小成更怂了:“我数一二三就开始,五分钟内我们不会离开这间游戏屋,会给你留足躲藏的时间,五分钟后,我们会去捉你们。”

“被捉到的人就算是输了。”

众玩家一听,发觉这规则和原来的比起来要凶险多了。如果说一开始的属于群体作战,只要鬼先抓住对方全体,就算自己这边有人被抓住了也不算输。那么现在就是单兵作战了,大家都要顾着自己。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而这里的“输”是什么意思呢

难道是直接淘汰不会吧,大概就是也要去见一趟邪神吧

但是他们又不是凌绝这样的牛人,又没有像苏西那样有钱买很多道具苏西自己说的,落到邪神手里,可不还是会凉。

黄晓杰喃喃自语:“邪神也不知道是走克苏鲁风还是什么的,说不定见一次掉一次san值,多看两眼就疯了”

齐云则是注意到了另一点:“而且他没有说每次的游戏时间,每天游戏是从一点到四五点,好几个小时,但精神病院就那么大,咱们不管躲在哪,都有可能会被发现。”

当下他就问刘素:“游戏时间是多久”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刘素怪模怪样地说:“当然是能玩多久玩多久。”

这也太不要脸了鬼抓人是一对一的抓,时间还那么长,这游戏平衡性太差了扑街啊策划但他们却并不能说出来,好气

“嘿嘿嘿,你们最好赶紧讨论完,我马上就要开始倒数了,”刘素这时候却诶嘿嘿道。其他病人都是死气沉沉,他倒是和人家都不一样,恶毒的小眼睛里满是得意:“你们可以在这里就想好,如果自己不想被抓到,要找谁垫背了”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呢

这时候,凌绝站起身来。刘素顿时一阵紧张,不过他还记得他现在比之前强大了,因为他信仰的神已经加强了他的身体就在今天上午

于是就赶紧喊到:“我已经比以前强了,你不可能再战胜我坐下游戏要开始了”

凌绝掰掰手腕:“放心,不打搅你游戏,但是在开始之前,我作为玩家提出点异议总是可以的吧”

刘素:“你、你要提什么”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凌绝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不确认你们做鬼的话实力够不够啊,万一你们一个人都抓不到,不是丢人吗”

刘素兀自强撑:“不需要你操心我被强化了我们都被强化了”

他说着还往其他病人那看,想要表达“你们被强化了,快上”的含义,但是在凌绝眼里,怎么都是“你们被强化了,快送”。

而凌绝却一步步逼近了,不仅如此,他那些伙伴刚刚明显还慌乱的,现在却也都跟在他身后,有几个甚至还在狞笑

就连最腼腆也最害羞的林小鹿,都特别懂地去拆窗帘了,她一边拆一边嘴里还念叨:“这窗帘质量很好的,绝哥,我们来叫刘素前辈他们绑人吧,不然身为鬼,这都不会怎么行呢”

“就是就是,小鹿姐我这也来帮你,”虽然年轻,但在某些不可描述的领域就是懂得挺多的黄晓杰也挽起袖子:“我可会绑人了我还会龟甲缚你们满意吗我也会意大利吊灯”

五分钟后,自称自己被加强了的刘素同其他病人,被凌绝一拳头一个全都撂倒,而他们口鼻出血倒在地上的时候,那比恶魔还要恶魔的凌绝还笑着说:“看来你们身体素质的确变强了,居然都没有被打晕过去。”

“行了,确认了这一点,我就满意了,来把他们给捆上,咱们好好地玩捉迷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