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大喊绝哥NB!!!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时间过了五分钟之后, 小木屋的灯光才亮了起来。

出生点落在恐怖蜡像馆顶层的“远古生物区”的白龙浮空、超超超人和魏什么三人在这五分钟里也没有闲着。虽然他们在发现自己出生点是恐怖蜡像馆里面, 而对面则出生在小木屋就觉得这一局是稳了, 所以心情也非常放松,忍不住吐槽了一下对面凌绝的游戏id“绝哥”。

超超超人:“你们说他咋还有脸说自己是哥呢”

魏什么:“等会得让他知道能叫哥的就只有咱白哥, 哈哈哈”

超超超人:“对对对白哥这一场待咱们飞啊”

他们两人来回舔得不亦乐乎, 倒不是因为白栖也就是游戏中的白龙浮空掏了多少钱, 而是因为这人的实力真的挺强的。如果说凌绝是圈内纨绔子弟中最没用也最被人看不起的那个的话, 白栖就是和他相反, 是虽然很纨绔但同时也很“别人家的孩子”的那种人。这家伙的父母偏偏也和凌绝的老爹一样是白手起家,甚至比凌爹还要晚一些成名, 但他身上却并没有暴发户的痕迹, 举手投足有一股气派,中二青年们看了都心生敬佩。

不仅如此, 在他们的家长还在为他们能去好学校混文凭疯狂给那些名校捐赠运动场、图书馆的时候,白栖却是靠硬成绩妥妥考上了整个卡拉星都很有名的一所综合学院;人家还不是书呆子, 学习之余有时间玩游戏,新出来的几款难度挺高的单机游戏都已经通关了。

而像是逃生计划这种对人的心理和身体双重素质要求都极高的游戏,如果不是有白栖带着, 他们俩还不太敢玩呢。

这样一想,就更加觉得胜券在握了。

那个凌绝是谁啊,那就是个胆小如鼠的货,听说是因为小时候有过被关在小黑屋里的经历, 所以怕黑怕鬼还怕虫子,本来毛病那么多, 怂着也就行了吧,结果还脾气大

他们一起跟着凌绝一起玩的时候,可是没少受气

这两个人现在是只记得凌绝让他们跑腿,不记得人家每次都给了钱,光记得凌绝说话不太好听,忘了自己其实也就那样了。

两人只是觉得,还好白栖和凌绝关系差,圈子里人尽皆知,所以他们才能在凌绝失势之后立刻投奔过来

白栖是三个人里最冷静的:“除了凌绝之外,深时见鹿和科学嘉,你们知道这两位是谁吗”

两人摇头:“光看id看不出来,而且在包间里用的也不一定是真正的id,可能是临时取的。”

白栖的目光停留在“深时见鹿”上,林深时见鹿,这一句他是知道的,而林这个姓氏值得说的可就多了。

凌绝的父亲最近不就是和林家折腾在一起的只是不知道是真爱还是政治联姻。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林家的那一位还会带个儿子过来,据说是个品学兼优没有任何不良爱好的,有他这么个好儿子,凌绝在家里想要起来就真的难了。

只是不知道对方对这个后爹带来的便宜哥哥怎么看

如果这个深时见鹿真是姓林的话,那么对待凌绝的态度白栖估摸着还得稍微调整一下才好。

不过那样的话,身边这两个蠢材就派不上用场了。

白栖看到那小木屋的窗口站这个人,可能是对方派出一个人守在那里的。他没太在意,第一次玩这个游戏的人容易有一个这副本其实是看谁占领的地方多谁就算赢的误区,而对方出生在空地上,能占领的当然也就那间小木屋。他淡淡吩咐:“走吧,先去战争区寻找武器。”

这个副本初始给玩家提供的武器只有一人一把匕首和手电筒以及对讲机,但却不是说他们就真的没有远程治敌手段。蜡像馆里有好几个分区,他们现在在的是古生物区,还有历史人文区,休息区,以及艺术仿品展览区,还有一个就是他们接下来要去的战争区。

战争区顾名思义是展示古代到现代常见兵种和武器的,其中远程冷兵器比如说、标枪,比如说枪炮也都有,不知道为什么,其中有些枪武器是能用的。他们以前都有过全息射击游戏的经验,上手不难,之前也是靠这一手收获了第一把胜利。

只是每一次重进游戏,地图都会重置一遍,上一次武器区是在三楼的,这次却不一定。

这对他们就没那么有利了为了保证游戏平衡,他们手上没有地图,但小木屋里却会有蜡像馆右半区几层楼的地图。

超超超人:“怕什么我看了凌绝他们仨的游戏记录,这个副本他们都没有进过,有地图可能都不会用”

白栖没理他,只是说:“快点。”

这一次刷新四楼是休息区,三楼是历史人文区,白栖越往下走脸色越沉,战争区位置越低,武器越可能被对方率先拿走。好在到了二楼可算看到了穿着盔甲的将军影子,就留下了李超看守楼梯也是蜡像馆内部唯一的通道,安全通道的门被锁上,钥匙找不到也就没办法使用他和魏杰去取武器。

说到这里的武器,其实也有说头。自带红外线瞄准的图卡革命是最好用的,次一等的还有克式能量枪伤害大但后坐力太强,也容易瞄不准。他们几乎不会考虑。而最难用的则是两把大烟枪,制作是挺精美的,但可能是年代太久远,扣动扳机之后,子弹打到敌人的时候少,炸到自己的时候多。

所以论坛里有不少帖子提醒过,玩恐怖蜡像馆的时候千万别捡,不然没有被敌人淘汰,反而自己把自己给淘汰了那不是亏死。

然而今天,却不用他们刻意规避,原本应当放在仿造品橱窗里的两支大烟枪,居然都不见了。

对方一定是先行来到这里了

意识到这一点,白栖浑身的血都热起来,他感到一阵兴奋:“魏杰,去把枪带给李超,对方很有可能还在这里”

然而他话音刚落,楼梯口就传来了一声熟悉的惨叫

两人连忙跑回去,然而已经晚了,他们只看到了倒在血泊之中的,已经惨遭淘汰没了声息的李超。他的伤口在背后,两人把死去的队友翻过来,想看看他究竟是怎么死的。

就在此时,两人又听到了楼下传来一声枪响,这也说明对方已经拿到了枪下楼了,至于说为什么那几杆好用的枪还在,估计是因为对面三个人根本不懂枪于是对视一眼便打定主意,匆忙往楼下跑去。在一楼楼梯口踩到了不少有淡淡酒味的液体,不过都没在意。

而在他们离开之后,原本战争区展示橱窗旁边的黑暗角落的士兵模型后面,林珺才慢慢爬了出来,长吁一口气,对对讲机那边轻声说:“好了,我已经安全了,绝哥你知道什么枪好吗我看看能不能带几把下去”

凌绝对林珺说回复一句:“不必,你不用动,找地方躲好,等我让你出来再来。”就和徐嘉开始带着后头的两位开始兜圈,对方手里有远程武器,而他们俩手中却是空空如也,劣势非常明显。然而徐嘉看着凌绝半隐没在黑暗中的坚毅神色,居然有种说不出的安心,好像这个和他一起长大的小伙伴突然之间脱胎换骨,变成了可以罩着他走的强者。

这么寻思着,就听到后头有人开了一枪,好在只是把他身边的一个蜡人像给打倒了,引起连锁反应弄翻了两个柜子,倒没有伤到他。

但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他刚想开口问凌绝该怎么办,就被人一把推进旁边的窄小过道里。

霎时间,徐嘉被无数张脸包围了。

虽然蜡像馆里没有光源,他们为了安全也没有打开手电筒,但因为场馆的窗户都是落地式的,月光透过布满灰尘的玻璃就能挥洒进来,时间长了也就慢慢习惯了,因此,徐嘉才惊恐地发现这细细的通道左右两边居然是一排一排面具构成的

每一张面具都有细微的不同,有动物的,有人的,也有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它们甚至还有表情,有的狰狞愤怒,有的平静麻木,有的则是嘴角流露出诡异笑意;还有些有眼睛的,不管是圆是细都带着一股子恶毒的劲儿,有的没眼珠子,黑洞洞的则更叫人害怕。

徐嘉自认为胆子不小,结果在这么个鬼地方没看一会腿就软了,哆哆嗦嗦地扯着凌绝的袖子:“小绝,阿不,绝绝绝哥你你你可别扔下我qaq”

吓得他连对童年小伙伴的称呼都变了,但凌绝却并不因此惊讶,他拿起一只只有上半张脸的面具,戴在头上回身问徐嘉:“你看我这样像不像这一层第二排的那个蒙住上半张脸的杀人狂蜡像”

蜡像馆蜡像馆,面具淡然也是蜡做的,油滑细腻,近似于人的皮肤,但还是能看出其中僵硬,人本身对这种像人但又不是人的东西就有本能的恐惧,凌绝又故意笑得古怪,徐嘉一看,差点就翻白眼了:“绝哥,你你你别吓我”

好的,这反应就对了。

凌绝侧耳聆听,对面那两个还在因为刚刚放错了枪,打翻了两个柜子的原因过不来,根本没有注意到他这边,他就悄悄站在过道内侧边上,装做自己就是杀人狂蜡像的模样,又让徐嘉躲到柜台下面去,不要出声。

徐嘉连忙滚进去,凌绝看他闭着眼睛跟等着判刑似的,不由得好笑。而这时候对面的“魏什么”终于摸过来了:“白哥,我刚刚看到凌绝和他的那个队友就是钻进这里了,我先来探探”

他走进来,也被两边的面具吓得不轻,手都端起枪来了,但发现都是面具之后又放松下来:“什么鬼啊,怎么杀人狂蜡人放在面具墙这边了,这次的地形也太随机了吧”

一句吐槽都没说完,他身后却突然被什么东西给抵住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魏杰心中升起一股难以言说的恐惧,他想要转过头,嘴却也被从后面伸出来的一只温良干燥,明显是活人的手捂住。

然后,一阵锐器刺破肌肤的剧痛自他的后心处传遍全身,他甚至来不及挣扎,心脏就被刺破了。

在被淘汰的最后一秒,魏杰的脑海中出现了两个念头,第一个是,卧槽,没想到恐怖蜡像馆的传说是真的啊,杀人狂蜡像是真的能变成人啊

第二个则是,可算知道李超是怎么死的了,玛德,是谁说从背后捅刀子是透心凉心飞扬啊

明明是又热又辣,就跟在伤口里塞了一把辣椒似的疼死了

凌绝在短短的三分钟之内连续干掉淘汰了两名敌人,这个速度不可谓不快,然而让徐嘉震惊的是,他接下来还要去干掉第三个

不,不是说应该放水,只是他实在想不通,自家小伙伴啥时候就这么杀伐果断了

呜呜呜,好帅,可恶,他也想这么帅啊

然而凌绝并没有注意到小伙伴心情已经从震撼转变为了崇拜,他把魏杰的尸体驱到走廊上,拎起他的能量枪,看看上面的能量还是很充足的,就往外面放了一发。

白栖此时原本准备从另一边包过来,结果队友莫名其妙又死了一个,武器还落到对面手里,让他原本冷静的心情也不由得慌张起来,但他心理素质到底不是魏杰和李超两个菜鸡能比的,还是端着枪摸过去

然后就又被射了一发。

这次对方似乎更加习惯能量枪的后坐力,手更稳了,能量弹擦着白栖的裤脚没入地板,只留下一道焦黑的痕迹,白栖连忙后退。

对方却并不准备放过他,一个人影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他戴着每一个玩过恐怖蜡像馆这个副本的玩家都很熟悉的面具,嘴里发出沙哑的怪小声,舔着嘴唇,朝白栖的方向逼近。

白栖射出一发子弹,被对方躲开。

他的弹药并不充足,之前在二楼也没有来得及拿弹夹,而自带瞄准的红外线枪居然还能失手,也大大打击了他的自信心,心说对面这人怕是开挂了吧这时候偏偏系统又在他耳边叫,什么一类的。

白栖的注意力全都在对面身上,系统的警告直接被他当成了噪音,他直觉自己打不过对方,但就这样被3:0地淘汰掉,心里也很不爽。这种pvp副本又有失败方在自己的队友全灭之后,淘汰胜利方的人员就能积分翻倍的规定,他心里立刻有了决定。

一个翻滚,白栖到达窗边,看到小木屋里的光亮还在,小木屋窗户边站着的守卫也还在,立刻做出一个决定他至少要把这家伙淘汰掉

不然在这里一打二,没有赢面

白栖再不回头,直直地奔出大门往小木屋去,时间紧急,对方没办法给做守卫的这个队友送枪支,所以他是占优势的,一道一道的能量弹打在他身后,都被他躲过了,这一刻他心中居然有种战地豪情,好像自己就是以一己之力冲出敌人防线的英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没有从窗户前面走,而是绕了个圈,小木屋的门在窗户后面,是开着的,白栖下意识地就开枪了,但好像有什么地方很违和他却没有注意到。对方似乎已经中弹,却毫无反应,还是站着。白栖心头一跳,这才发觉事情好像不是他想的这样。

但他已经到这里了,回头也是死。咬紧牙关,他迈步走进小木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然而,小腿踢到了一根透明鱼线,他身后的门被自动关上,他想出去,但耳边却传来了刺耳的尖叫声,摧毁了他已经很紧张的脆弱精神。白栖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以为的“人”,居然是用拖把、大衣和帽子伪装成的

怪不得怪不得刚刚他就觉得哪里不对他开枪的时候,红外线瞄准镜上并没有搜索到人形热源啊

但一切都太晚了,透明鱼线挂着门把,前面又绕着蜡烛,而小木屋的地面居然是被一层稻草覆盖的白栖站立不稳,重重倒下去,倾倒的蜡烛也点燃了稻草,而此时他才看到,彻底摧毁他心理防线的那声尖叫,居然还是那根鱼线绑着的一个气球发出来的。

在他绊住这根线的同时,它所绑定的三个地方都给出了反应,所以门关上了,蜡烛倒了,而气球被扯得很长,漏气的声音尖锐难听,如同濒死之人的哀嚎。

对方居然能算到这一步。白栖再不犹豫,苦笑着选择了“认输”。

然后他醒过来,面前是两张惊慌的脸,和弥漫的烟尘以及灼热的空气同难闻的味道,有人在包间外面不知道什么的地方大喊大叫,说已经打了消防电话,不要慌乱,马上就安全了等等。

白栖:“这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