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香槟和气球的正确用法~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白栖很快就开了一个单机的“竞技房”。在全息游戏火了之后, 很多游戏都会开放这种游戏模式, 逃生计划也不例外。里面的副本和游戏内的副本分属于两个系统, 目前一共有一百多个,是游戏官方专门制作出来的。玩家们可以到一些电竞馆、电竞会所开房联机, 选择相应的副本来玩。

因为这种副本不会限制玩家的进入次数, 所以同一个玩家可以玩多次玩同一个副本。只是为了尽量地维持平衡性原则, pve也就是玩家对战游戏的副本, 如果有两队玩家同时攻打, 而其中一队的玩家有过副本记录,不管通没通关, 只要进入过这个副本的话, 那么他们就不能设定赌金以及其他一切的筹码。

不过pvp倒是没有这方面的问题,虽然如果一方进入过, 甚至是多次进入过同一个pvp副本的话,也会有少许不平衡, 但由于这个游戏无法背板,重进之后地图也会调整,所以问题不大。

而玩家不管是玩这个系统的pve或者是pvp副本, 他们都不能上英雄榜,也不能有什么成就,甚至论坛上不准有这类副本的攻略流通,在论坛以外的地方如果发现有人剧透或者是发放攻略的话, 也会被其他玩家举报,而一经举报成功就会被封号处理, 甚至还有可能会被“逃生计划”官方起诉,这是很严重的。

虽然就算是这样严防死守,也还是会有漏网之鱼,但这已经是官方能做到的最好的应对了。

和“逃生计划”比起来,其他的游戏真是做不到这一步。对于他们来讲,反正和这些电竞馆、电竞吧签约玩,钱已经赚到了,后续的维护怎么做,那也就不是他们该考虑的事情。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但其实从长远来看,这是非常没有眼界的。

白栖等三人选择的当然也是pvp副本。这个副本他们五天前玩过,名字叫,是一个有中立怪,对对战双方的要求都很高的副本。

李超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家白哥这招很高。傻绝那家伙毛病不算多,最要命的两个就是要面子和怕鬼。所以等一会,要是凌绝不敢应战,他就去嘲讽对方胆子小,要是凌绝敢应战嘿嘿嘿,那他就该祈祷自己别被吓死啦。

然而白哥却比他想的还多,他说:“我记得凌绝这段时间因为他爹要给他找后妈的原因离家出走了,呵呵,一个连大学上不了的智障,出去了也找不到工作,怕是很缺钱吧。”

他的手指在桌面上敲击几下,在“筹码”这一栏上添加了十万通行币。

李超和又喊了几声“高”,然后很狗腿地和昵称魏二狗大名魏杰的白栖的另一个小弟又一人添了五万。

他们的家境没有白栖那么好,能力也不如白栖,但大哥拿了十万,他们要是不表示一下,好像面子就没有了。

但两个真不学无术的零花钱并不很多,要不也就不会以前蹭凌绝,现在蹭白栖了,因此两人都有点肉疼。

凌绝被徐嘉推进包间,里面已经有一个人,年纪比他和徐嘉都小几岁,估计还在上高中,凌绝看他有点眼熟,虽然在原主的记忆中没有见过这名少年,但能瞧得出来和原主的继母林静眉眼间有点相像。

身份上这基本就能确定了,只是来意还不好说。

他从上到下把少年打量一遍,目光厉得跟刀子似的,林珺只觉得自己一瞬间被对方的气场压倒,腿都有点发抖,好不容易打个招呼:“凌凌哥好”

凌绝收回目光,变回人畜无害的模样:“喊我绝哥吧,要玩点什么这家会所的游戏比较杂,全年龄向的成年向的都有,你年纪还小,玩安全的就行。”

林珺:“”

少年人感觉有点懵逼了,他记得在这边上流社会圈子里,凌绝的形象一直都是很差的。他和他那一拨人时常沦为众人口中的笑柄,不少人在背后都说,凌绝能这么浪,多亏他有个好爹,要是他爹没有钱,怕是明天就得饿死街头。

林珺虽然年纪小,但心里有自己的想法,他认为这个凌绝可能不好,但背后说人坏话的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每次他跟着母亲去参加一些聚会时,都是坐在一旁谁都不理的。

这也让他有点清高,所以在母亲和凌绝的父亲圈子里特别有名,白手起家但也打出了一片天的凌岳叔叔相爱,并且决定结婚的时候,他心里是有些烦躁的。

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他接下来不得不和那个风评很差的“凌哥”接触,虽然他是在重点高中住校,平时不用回家,但还是不爽。

结果让他想不到的是,对方比他还不爽,居然气到离家出走这些天凌叔叔嘴里说的是儿子不孝,不如没有这个儿子,但每个月都暗搓搓地往对方卡里打钱,不过这个钱,对方好像从来没有用过,甚至连卡都没有使用迹象。

这种情况下母亲在家里很难做,毕竟是继母,一过来就把丈夫头婚生的孩子给逼走了,不管谁对谁错,她的压力都会很大。再加上时间长了,夫妻俩难免会为这件事出矛盾。

林珺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偷偷和这个凌哥见一面,他想表现出诚意,但却和对方一点都不熟悉,没人牵线的话也见不到。

正巧,这时候徐嘉来家里找凌绝了。

两人一个是为了母亲,一个为了朋友,共同的目标都是把凌绝哄回去,于是一拍即合。

林珺甚至在来的路上都想好了,他要如何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如果不行的话,他也打听到这位凌哥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脾气,那就用一下激将法。不过现在见到对方之后,他却突然觉得他能想到的手段,在对方身上恐怕都不会管用。

这是一个目光极锐利、明白的人,而且他也不像那些人背后说得那么不成熟、幼稚胡闹,甚至于,他才刚刚进来,仅仅是和自己打一个招呼的空就确定了在这个包间的地位,还摆出了长辈的架子,好像自己玩什么游戏都要听他的一样

林珺当然没有想过要玩凌绝口中的什么成人向游戏,他很快想到了不好的地方去,脸颊都红了。但对方这么说了,他反而有种想要挑战一下的感觉:“绝哥你喜欢玩什么样的游戏”

凌绝寻思着自己喜欢玩的游戏恐怕都不适合小孩玩,但这小孩跃跃欲试,徐嘉则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倒让他不忍心打击对方。

三人戴上包间里提供的全息头盔,然后输入房间号,进入了一个看起来有点像是私人电影院一样的房间,但首先看到的却并不是游戏选择的界面,而是一个游戏邀请。

“这是什么意思”林珺不明觉厉,他是个好好学生,以前没有来过这些会所,并不知道在这里是可以赌博的。而徐嘉虽然听原主说过,但他没有真正来过这种地方,所以现在看到了,居然是好奇多过惊讶。

但可能是对方看他们久久没有动作,居然还发了一条挑衅地信息。

“凌哥儿,兄弟们好久不见了,不知道你精神脆弱的毛病治好了没有啊要是好了的话,咱们开局游戏玩玩呗。放心,要是还没好,兄弟也等得住你,不欺负你,你就在这说一声,兄弟截图为证,下次再找你玩,呵呵。”

这话说得,就算不了解他们之间恩怨的另外两个人,也不由得生气起来了。

徐嘉:“我去,这什么东西啊是不是就是刚刚走廊上遇到的那个神经病搞得小绝你别理他们,我来骂他”

凌绝却按下他的手:“算了,不用理这种人。”

他歪着头,懒洋洋的似乎对于这种挑衅完全不以为意,林珺却有些诧异,他之前可是听人说了不少凌绝的坏话,在他们口中,他简直是个不知道进退的傻子了。

果然听片面之言是不对的,林珺在心里暗暗自责,可能是出于对曾经相信他人背后言论的愧疚,他也想要为凌绝做点什么:“咱们应战吧,我和徐嘉哥尽量不拖后腿,让他们好好看看谁精神脆弱”

他一不小心差点说成了“尽量带你赢比赛”,还好最后还是改回来了。

不然那就不是帮忙,是来结仇了。

凌绝却伸手揉揉他的脑袋,说:“不用”

结果一句话还没说完,眼前画面突变,一个新的窗口浮上来:

凌绝:“”

原身的记忆不靠谱,一方邀战另一方一分钟内没有点拒绝也没有退出全息的话就算应战,这么重要的规矩,他居然完全没有记在心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三人很快被传送到一个阴森昏暗的场馆内,四周远远地有高墙包着,看不见外面的天色,看来这个副本的活动场地是被限制在围墙内部的。

而在他们的面前伫立着一幢有点像是城堡的建筑物,这应该就是这个副本的名字恐怖蜡像馆的来源了。

游戏介绍:位于克克城郊区的恐怖蜡像馆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蜡像博物馆,每天游客络绎不绝,直到有一天,蜡像馆管理员特里先生在晚上巡逻的时候,发现其中有些蜡像动了起来。

管理员特里先生立刻按响警报,并且用对讲机讲出自己的发现,然而他的声音却在一阵杂音之中戛然而止。

第二天,人们在蜡像馆的门口看到了胸口贯穿木刺的特里先生的尸体,他双目恐惧地睁大,死前应当是看到了极为恐怖的画面;他的手无力地向外伸出,就差一步,他就可以逃出去了但他最终还是没能离开这个恐怖之地。

你们是一群对野外战斗有兴趣的实战玩家,在听说了恐怖蜡像馆的传说之后,便决定来到这已经废弃的场馆,进行一场刺激的战斗冒险。

游戏人数:1vs15vs5

本场人数:3vs3

这背景故事不看还好,看了才真是鬼故事开篇的氛围。徐嘉和林珺对视一眼,从对方眼镜中看到了无法掩饰的紧张和恐慌,最终两人都看向凌绝:“小绝绝哥,你说咱们怎怎怎么办啊:3」”

凌绝说:“进入游戏之后没有看到对面的人,他们应当是被投放在另一个出生点,咱们的出生点位视野极佳,能看到除了这栋建筑物以外,围墙旁边还有一间小木屋,小木屋目前毫无动静,对方应当是出生在蜡像馆里了。所以我们现在”

徐嘉鼓起勇气:“我们应当去蜡像馆里面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凌绝摇头:“不,我查看了一下背包,发现里面并没有可以远程使用的道具,因此我们先去小木屋。”

小木屋距离蜡像馆仅有二十米,和他们现在的出生点位呈一个正三角形,三个人一路快跑过去,进到里面翻找,果然发现有一些物资。

凌绝:“每个人翻一个地方,速度要快,心要细,动作别太大,翻找完之后挨个报出来。我先来,储物柜里有红色的火漆,打火机,一张只有一半的恐怖蜡像馆地图,一根细鱼线。”

徐嘉:“好的,我搜的地方是衣柜,里面有一件老旧的军大衣,一顶帽子,一套蜡烛。”

他说完了,过了一会林珺才很犹豫地说:“我搜查的地方是床铺我不明白这下面藏着一瓶酒,上面写的是香槟然后还有一个气球,为什么这里会有气球”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少年人觉得就自己找到的道具没用,不禁沮丧,凌绝却想了想,告诉他:“不,恐怕你找到的这两样,才是最有价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