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游戏外还要救_(:з」∠)_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危机解除, 一楼大门口集合。”没过多久, 躲在二楼的林珺和一楼柜子里的徐嘉就听到他们绝哥在对讲机里略带笑意的提示了。

林珺从二楼楼梯口下来, 看到了李超还没凉透的尸体,在黑暗的环境里更显得吓人, 他跑到一楼的时候又听到了徐嘉短促的惊叫:“我去小绝绝哥你这一手玩得狠啊这人死不瞑目啊”

原来他看到的是魏杰躺在面具柜子前面的死状, 还真是死不瞑目, 估计这倒霉家伙到现在都没弄明白自己身后的蜡像怎么就变成了人。

这两人很明显都是被有经验的杀人者一击毙命的, 然而不管是徐嘉还是林珺, 都不是拎不清的会胡乱同情他人的人。他们俩不约而同想到的事情是:如果不是凌绝足够强大,能以一己之力保住他们这两个既没有经验也没有战斗力的小伙伴, 估计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他们了。

当然, 这只是在游戏里死亡,甚至于这游戏还不会让他们完整感受一遍死亡, 他们会很快失去意识,再次醒来就在现实中了。然而如果能不死, 谁会想自虐去死一死呢

两人看凌绝的目光就不禁带着一丝他们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敬佩了。这时候凌绝正站在一楼的窗户边,看着小木屋里火光冲天:“行了,我们也可以功成身退啦。”

他说话的尾音轻飘飘的, 竟然有些孩子气,配着烧红了半面天的窗外背景,使人凛然生畏。

徐嘉大大咧咧的,并没有多想, 听他这样讲就立刻选择“退出游戏”。林珺反而是略有点不好意思:“不是我们功成身退这明明都是你一个人”

明明三个敌人都是他搞定的,怎么说的却好像三人分功呢

如果再细说的话, 徐嘉虽然没有立功,但好歹无过,他却因为一时兴起拿了两把显眼的大烟枪,好险被敌人发现,如果不是绝哥快速干掉对方一个人,又在楼下用香槟来模仿枪声引走敌人,说不定他才是最先被淘汰的那个。

凌绝却拍拍他的脑袋:“你做的很好了,成功吸引敌人注意力之后还隐藏好自己,如果当时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话,敌人最后也不会认定这里只有两个人,还有一个人留守,于是成功地被引到小木屋去。”

“不要对自己太过苛责,很多事情重要的是结果,而不是在做之前想得有多好。”

林珺呆呆地抬起头,看着这个瘦削、苍白、胸前还沾着血迹的漫不经心在安慰自己的男人,他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也就二十出头吧。于是这名善于多思的少年不由得想到,当他以前听到外人关于母亲给自己找的继父家里的这位哥哥的窃窃私语时,他心里除了烦躁,对于背后说别人坏话的烦躁,恐怕还有一丝窃喜吧

十几岁的少年人对差劲成年人的优越感和窃喜。

“嗯,我明白了,”在离开游戏之前,林珺低头说:“对不起,我以前有过一些愚蠢并且不礼貌的想法,我为此感到非常抱歉,请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

凌绝:“”

你脑补了什么啊你要弥补什么啊星际时代的小孩都那么自说自话的嘛

这两人都退出副本,他又看了两眼林珺拿下来的那两杆大烟枪,做工的确精良,不像仿品却像是真品,上面留下的一些痕迹也不是故意做旧的,而是很久之前就留下来的。

这样一个东西,在这个全都是仿制品的蜡像馆里,可以说是非常突兀了。

不过能隐藏到现在不被人发现,还是因为它被放在了战争区。战争区里的武器都是“真货”,很容易就能让人想到这都是游戏系统为了帮助玩家们对抗,所以故意在这里放了这么多武器。

但是,恐怕只有那些高科技是系统添加的,而这两把极不好用,弄不好就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大烟枪则是副本内原本就有的吧。

这和管理员特里晚上看到的活过来的蜡像又有什么关系

然而他却并不准备深究,毕竟进入这个副本都是被人邀请进来的,现在敌人已经被尽数淘汰,自己这边的两个误入的小孩也被他送出去,副本故事究竟是怎样,他也不是很好奇。

凌绝唤出系统,选择“退出副本”。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结果距离林珺退出还不到半分钟时间,他却没能成功离开,而是在面前多了个窗口:

这堆混杂着乱码的文字消失之后,凌绝很快又看到下一个窗口:

很快,第二个窗口也消失了,而他的手上同时也多了一张纸,上面是问题,下面是填空,在“蜡像馆隐瞒的罪恶”后面有两个横线,很显然答案还是两个词。此外还有一根笔,05签字笔,上面印着“考试专huaiguirgo用”。

凌绝:

绝哥深吸一口气,尽管在接到徐嘉邀请之后,他就做好了可能会遇到各种麻烦事的准备,但那时候想过的最多的也只不过是徐嘉被人绑架了,别人假冒他给自己发信息。还真是想不到自己会有被困在游戏里一天。

不过好在这个题目并不难,他已经有些想法了。

在林珺说这里有看起来是真品的古董枪时,他就想过管理员特里晚上看到的,并且导致他死亡的根本原因会不会就是这两把枪因为林珺在对讲机里说过,这两杆枪下面是有标牌的,上面写的是仿制德拉贡赫尔斯公爵爱枪。

当然,这也可能是审查人员眼光不好导致的错误。

但凌绝还是觉得,一切的恶都是有迹可循的。

而这一次,他能跟随的就是特里死亡的轨迹。

凌绝再一次回到蜡像之间,这里有那么多蜡像,但其中姿态造型大都千奇百怪,人类无法模仿,如果说有那么一个蜡像,是人类装扮而成的,直到管理员特里不小心撞破他,才变成人被杀害的话,那么就只有

他刚刚假扮的位于一楼展厅入口处的那个杀人狂蜡像了。

凌绝摘下了它的面具。

这个副本内并没有鬼怪,因此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面具内部有微微不平,他想了想,打开打火机燎烧面具,里面掉落出一个普普通通的钥匙。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尝试用钥匙去打开隐藏在展厅后面的安全通道,很快就打开了。藏在厚重的金属门后面的,是腐朽的沉闷的让人一嗅到就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的味道。

一具已经只剩白骨的尸体合着衣物躺在许久无人问津的安全通道里,凌绝大概地判断了一下时间,距离现在应该已经有三年了。

一扇三年都没有打开,更没有维护的门,用钥匙能那么轻易拧开吗

这期间一定有人来过,给锁眼上过油。

他一边注意四周的动静,一边在死者的衣物里翻到了两张纸。

第一张上只有两句话,第一句颜色是红色的:“你什么时候来取货”

第二句则是蓝色,上面写了模糊的年月日,具体看不清,不过应该就是管理员特里死掉的那天。因为第二张纸上的第一句话是:“说,有个愚蠢的管理员坚持每夜巡逻,他让他不要那么认真,但他却说要对得起他付给的钱,你来的时候小心一些。”

下面一句则是戾气得很:“没事,要是被发现了就杀了他,反正那位先生不会介意这里这里死个把人的哈哈哈哈”

看来是一个犯罪团伙里的两个人或者说是两伙人把蜡像馆当成了一个中转站,他们将“货”这两杆大烟枪一类的文物寄存在这里,另一伙同伴再来取走,至于中间出现的第三个人,也就是“那位先生”,则可能是蜡像馆的拥有者一类的。

这个副本肯定会有后续,但和现在的凌绝没关系,他只是把纸拿出来,然后用那杆看起来非常愚蠢的“考试专用”笔在上面的横线上分别写下“文物走私销赃”和“黑吃黑”。

其实这两个答案都是非常宽泛的,但短时期凌绝也找不到更多的证据来还原真相,好在在他写完之后,眼前就弹出了的字样。

然而绝哥对于这种弱智一样的pvp副本中的推理剧情半点不感兴趣,他冷漠地离开游戏,就发现原本舒适安逸的包间被热浪包围,门外有人大喊什么“消防队员两分钟就到不要着急”

按照游戏的时间线,比他早早离开了副本但在现实中却仅仅是快了不到半分钟的林珺和徐嘉傻呆呆地坐着。看到凌绝出来,两人才跟傻子一样地往外指:“他们说隔壁着火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安全系统和游戏系统全都坏了,甚至还把咱们包间的安全系统给波及了,所以暂时别强行出去以免事情彻底脱离控制”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怪不得刚刚无法退出游戏原来是现实中的因素导致的凌绝烦躁地“啧”一声,他走到门口观察了一下可能是为了体现高贵的复古感,这里的包间门并没有使用电子锁。

“去柜子里找金属薄片来。”他冷静地命令着,而徐嘉和林珺虽然没有来过这家会所,但各种柜子上面都有小小的标签,他们打开了餐柜,找到一把薄薄的小餐刀。

绝哥夸了一句:“不错”,拿着小刀在应当是锁舌的地方来回掰了几下,门开了。

他把林珺和徐嘉推出来,问外面焦急等待的服务生和经理消防员什么时候到,得知还要有两分钟,而隔壁门内几个人的呼吸声清晰地透过噪音传到他的耳朵里,越来越弱。他们似乎在哭喊,却又什么都做不了。经理指挥服务生去开门救人,但门锁都被烧红了,服务生才不愿意去。经理只能咒骂,自己绝对不会上阵。实际上他现在已经想要跑走了反正其他客人都离开了,而龙鹰会所就算因为这次事故倒闭,也和他没有多大关系啊。

凌绝沉着脸,两步走上门前,他又用薄薄的小刀敲开了刚才向他发起挑战的、还欠了他二十万赌金的傻缺们的包间门。

然后扔给再次傻掉的徐嘉和林珺一句:“你们去楼下安全地方,不要呆在这里。让人拿软垫在窗外等着,等会落地的时候要用。”便冲进浓烟之中。

这时候反而是年纪最小的林珺最理智,他拉着徐嘉往下跑,经理和服务员也跟着下去:“那是什么意思啊软垫是要干嘛啊”

林珺简直想翻白眼,但还是忍住了:“快点多准备几床被子放在那个包间窗户下面绝哥会带人从那出来”

“徐嘉哥,你带手机了吗我的手机可能刚刚落在屋里了我得赶紧给凌叔叔打打个电话,不然时事新闻估计很快就会发布,他看到要急死了”

徐嘉:“啊啊那绝哥会不会生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