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八人的供词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刘龙简单地讲述了一下自己的故事,他说自己已经忘了十年前的事情,接下来有人质疑他是真的忘了还是不想说,刘龙反问回去:“那你还记得吗?”

这些人便没有声音,看来这次的副本在这点上倒是很公平。(手机阅读请访问)

他又接着说了一些自己目前推测出来的东西:“刚刚我们都进屋子探索了一下,出来之后我发现一件事:咱们来的那条路现在已经看不到了,被灌木和树林覆盖,我想,这是如果我们完成不了副本,谁都别想出去的意思。此外,我还发现了一点,就是从上大巴车到现在,也得过了三四个小时了,我却丝毫没有饥饿或者疲惫,或者是其他生理上的需求。”

他说的这两点问题的确存在,但是是除他之外人人都已经发现的,这时候把话题往这里扯,未免有想要糊弄其他玩家,让他们以为他已经说了很多,态度也很诚恳的嫌疑,但他接下来又接着若无其事地把话题讲回来:“其实关于这个村子,我模糊的记忆中还有一件事。”

“咱们肯定都是认识的人,不说十年前,但至少大家一定在某段时刻同时都在村子里待过,我的潜意识这样告诉我。尽管如此,却还是有不认识的生面孔在这里,我想,如果过两天有人被发掘出真正的身份一类的,我不会太惊讶。”

他说的内容尖锐,但语气其实并不严厉,更像是在念着什么——他应该是把自己的游戏设定直接念出来了。

这人倒是挺有趣的。

就连不知道受了什么打击,一直抱着膝盖低头看蚂蚁的赵安遥都抬头看了这人一眼,但效果显然不好。被已经被普遍认为是变-态的赵学员一瞅,刘龙居然僵了一下。

赵安遥压低声音笑着,又重新低头回去看他的蚂蚁去了。

之前说好了是逆时针的顺序走,刘龙右边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是第二个开口对自己的过去进行陈述的。看不见他的脸,但从他粗糙黢黑的双手能猜测他应当也是中年,四十岁左右。他十分拘束,显然刘龙之前所说的“有不认识的生面孔在这里”刺激到了他,他想要摘下自己的面具,但手伸出来好几次,又还是缩回去了。

“我……我叫唐昆,我也是在秀水市生活的,我是个工地上的工头,平时就是带着工人们接活。我也没有十年前的记忆,但我的记忆告诉我……我在十年前失去了很重要的亲人,这件事就和神隐村有关系。”

“我想要找到亲人,所以轮回旅行社一发起这个活动,我就报名了,”他说到这里,搓了一会手:“我有预感,我的亲人也在这里。如果ta在我面前,我应该能认出来。”

此前一直没有说过话的,坐在凌绝的对面的一名三十来岁、穿着得体举止有度的女士提醒他:“如果要和亲人相认,最好是摘下面具。”

唐昆沉默了,他掀起来面具的一个小角,给众人看他被烧得几乎看不到任何一小块完整皮肤的下巴。

坐在凌绝左边的拾荒女快速地在这时候和唐昆对了一下眼神。两人生怕引起别人注意,很快又分开了。

短暂的安静之后,崔鹏是第三个讲述者,他就是之前大巴车上坐凌绝隔壁,后来又怼过刘龙的青年。他精神饱满,应当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而在他自己的陈述中,十一年前他服完兵役,那时候是二十一岁,之后就在给人当保安,保镖一类的,可以说他就靠自己的身体和素质吃饭,所以到现在都没有落下各种训练。他现在在给秀水市的一名干部当保镖,为了防止泄露**,具体的就不好说了,反正这和无人村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关系。

他同样是十年前来过无人村——这一点倒是挺出人意料的,因为他说他并不是本地人。

人家问他那为什么要来这穷乡僻壤小村落,而且还不是只住一段时间,在这待了有一年之久,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崔鹏就非常坦荡地说:“我不记得了。”

“但应该是有人雇用我保护他的吧?我一直是干这个的。虽然这是个小村子,但说不定还有一眼看不到的价值,要是曾经有大老板在这里开发什么的话,他们就会雇佣我这样的人。”

这倒是很有可能,他的神情不似作伪,众人也只好先了解到这一步。至于他口中的大老板究竟存不存在,又在不在八人之中,暂时也是不知道的。

接下来的几人也挨个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以及他们来到这里的原因。凌绝正对面的得体女士名叫汤芸芸,是一名幼儿园园长,这家幼儿园也在秀水市,也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冥冥中早已注定的结局:十年过去了,当时那场灾难的经历者们集体失忆,在高速发展的现代社会,他们十年间居然都没有离开这附近去往远方发展,而是一直留在这里……很难不让人想象到也许他们冥冥中也在等待着什么。

这和村子后面树林中隐藏着的贪婪深渊巨口有什么关系吗?

汤芸芸的话调不紧不慢,说出来的话却非常惊人:“我是这个村子里的原住民。记得一点十年前的事情,我记得在更早之前,这个村子是很愚昧而且很少和外界联系的,就连能出去打工的都很少,那么多年大学生也就那一个,都不知道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但是十年前这个节骨眼上,村子里来了几个外人,他们说这村子下面可能有什么遗迹一类的,要来进行发掘,如果能成的话,我们这些村民都能得到一大笔钱。不过还没有拿到钱,灾难就先发生了。”

她的话很快得到了证实,坐在赵安遥的右边,同时也是凌绝左边又左边的程筠说道:“是的,我就是考古学家。”

汤芸芸对他递过去一个感谢的表情,可能是指他没有在这时候拆台,不然她脸上会很难看。但是既然在这时候应声了,程筠在外人看来就有种和汤芸芸一唱一和的意思,他并不辩驳什么,而是保持冷漠的表情说道:“我的名字叫程筠,是一名考古学家。虽然如此,我对于当日的考古情况知之甚少,目前获得的信息只有以下两点:第一,我并非村子里的原住居民,崔鹏有可能是我请来保护自己的,据说这村子因为地处深山,偶尔会被野兽袭击。第二,我研究的主要是村子历史上一个叫做‘圣母庙’的地方,传说这村庄五百多年曾经有一名女神,与村长儿子相爱,后来诞下的子嗣在这里继续生息繁衍,现在的村民都是女神的后代,而女神也一直保护这里。这只是一个传说,但如果能证实当地人有过这种崇拜的话,会对我们研究女神崇拜这个课题有很大的帮助。”

他真的像是个不谙世事的学者,别人还没问,就说了一大堆东西,而他放出来的信息也足以震撼到其他人。都是玩逃生计划这个游戏有一段时间的玩家,对游戏的常规设定还是很了解的。虽然说是逃生,要逃的目标其实很复杂多样,有时候是天灾**,有时候是鬼怪邪神。这个村庄的灾难和核心难点他们原本都以为是拐卖儿童引起的,但如果程筠说的是真的的话,这村子里的女神很有可能是有问题的。

与人斗,没人会害怕,但是与神斗嘛……

就算知道这神估计只是个什么怪物,但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神秘之物还是让人心里一紧。

程筠之后,凌绝左边的身上同样有烧伤痕迹的拾荒女很快就整理好了思路,她叫李敏,和大家看的一样,她的确是拾荒者,她记得自己也是村子的原住民,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十年前离开村子,那之后一直浑浑噩噩,无法正常工作,只能捡垃圾为生。她有个孩子,因为她的头脑出了问题,所以连孩子是男是女都不记得了,孩子现在在哪更是不知道,只记得如果能活到现在的话,也该有十四五岁了。

说到这里众人便看向凌绝,李敏却陷入了恍惚之中似的,喃喃自语道:“我的一生都埋葬在这里了……”

这人还挺入戏,到现在就她感情最深入。

她说完就轮到凌绝,凌绝的叙述非常简短,他是被拐卖的,但大概记得自己的父母是这村子里的人。他问过养父母,他们原本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但后来有了亲生的孩子之后,对他这个养子的态度也就变得可有可无,他打听到自己的身世很有可能和这个杀人村有关系,就来寻找真相。

一共八个人,七个已经做完叙述,众人只觉得好像缺了什么,就听到最边角上的赵安遥幽幽说道:“你们还能想起来我呀……”

说得是你们,目光却若有若无地在绝哥身上扫了两下。

然而绝哥当年就是个能把学员放在操场上,并作出不跑完四十大圈不准去吃饭命令的魔鬼教官,赵安遥现在的幽怨对他来讲不仅不痛不痒,还有点想关他小黑屋。

赵安遥不知道绝哥的内心已经装满了小黑屋的一千种关法,不过他也没有多浪费时间,只是继续扮演他的变-态人设:“我是一名记者,十年前,因为这里说是要有考古方面的大新闻,所以我来这里跟踪报道,但没想到新闻还没出来,火灾先发生了。回去之后我靠那场火灾赚了不少钱,这次会来,也是想看看还有没有别的能报一下的事,嘻嘻。”

好的,到这里为止,两条链几乎已经齐全了。

诱拐儿童链——有一对可能是夫妻的工头男唐昆和拾荒女李敏来扮演可能存在的苦主,汤芸芸身为幼儿园园长,和这件事不知道有没有关系。青少年凌绝更是在其中担当绝对c位。

考古邪神链——考古学家,保镖,记者,完美铁三角。

那么还多出来的中学校长刘龙究竟是做什么的?

晋导游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找不到答案,但天色渐晚,晋导游从后面的小树林里走出来,却带来了一个非常不详的消息。

作者有话要说:写到最后,我突然感觉这次的副本的画风好像是“走近科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赵学员还是很闹,但他继续闹下去,就会遭受到无情的镇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