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鬼哭狼嚎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傍晚时分,自从来到村子,就一直处于失踪状态的晋导游带回来一个很不祥的消息。(看啦又看手机版)

当时除了绝哥以外的七名玩家正在讨论晚上如何分房的问题。虽然这些房子看起来也没有多舒服,而且一个村庄其他东西都被烧光了,就还剩下孤零零五间房,这意味简直不要太明显,但玩家们思来想去,仍旧不想露天过夜。

凌绝无法参与讨论,他也不想参与,不过还是被之前坐在他左边的据说十年前丢了孩子的李敏喊住询问几句。李敏似乎对他被迫要和“npc”住在一起的遭遇很是同情,和凌绝说,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去找她,她以前当过护士,知道怎么照顾人,这个地方太危险诡异了,他们要互相帮助云云。

绝哥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好,快死了的话一定会去找你。”

李敏强撑着的笑容有点挂不住了。

她组好的室友是那位脸因为被烧伤所以戴着面具的唐工头,两人身上同样有烧伤痕迹,不难让人想到会不会是有什么关系,看来他们自己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第一天就抱团——当然也有可能是为了厮杀起来更加方便。

这个副本中男女组队不是普通组队,是要一起过夜,虽然在游戏中谁都知道不可能发生什么,但还是有人会觉得膈应的慌。不过李敏唐昆倒不是这里的唯一一对,无独有偶,自称自己是幼儿园园长的汤芸芸也和中学校长刘龙成功看对眼。

这两人的段数比李敏唐昆就高得多,文化人之间的较量绵里藏针,不明真相的外人来看,还以为他们已经在这么短短一下午的时间里已经成了好朋友呢。

程筠则是和崔鹏走的比较近,在这之前,程筠在说出自己是考古学家,并且十年前进入村庄的时候带了一名保镖的时候,崔鹏就示意他有事私下谈。和其他两组人比起来,这两人都是理智型的角色,至少看起来是理智型的。

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和另外两组也截然不同,更像是供求关系非常明确的合作者,互相不干涉,只在有需要的时候才会合作。这种看似冷淡的模式,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之中反而是最正常的。

凌绝冷眼旁观,赵安遥从他和晋炀选定的房间后面一点一点蹭过来,动作好似被主人训斥多了就不敢靠近过去的哈士奇,居然有种莫名的可怜,引起直播间大片大片的“突然觉得小赵同志好可爱”“哇我家的笨狗子在偷吃了香肠之后就是这蠢样233333突然对他讨厌不起来了肿么办哈哈哈哈!”。

嘴上说的话也格外乖巧:“绝哥……哎呦!”

凌绝示意他不要作妖好好说话,这孩子夸张地龇牙咧嘴,好一会才恢复正常:“它说我超出游戏了……这系统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

绝哥看赵学员蠢成这样,略略思考得出一个简单的结论:“因为你在刚刚进入游戏的时候喊了我小朋友。”

“系统记住了你对我的称呼,所以在你称我为哥的时候,就认为你超出游戏角色了?”绝哥继续说道,他靠着墙,明明因为年龄缩小只有一米六的身高,现在却出现了两米八的气场:“呵呵,真是有趣。”

赵安遥眨巴着眼睛,现在他看起来真的很像是可怜的哈士奇:“qaq那这怎么办啊!我那都是为了角色扮演……你要相信我呀qaq!”

绝哥维持大佬风度:“呵呵,你就继续叫小朋友呗。”

“——然后等一起出副本,你就死了。”

赵士奇:“!!!”

他们两人在角落中交谈,外面三组人就没有往这边看,人人的注意力都在新“室友”身上。晋导游也是在这时候蝙蝠一样出现在现场。

他微不可见地冲在场几名队友点点头,随机用他和之前一样不知道从哪学来的恐怖片boss的口吻说:“太阳下山了。”

刚刚还兀自交谈的人群突然安静。

晋导游一板一眼:“六点钟,太阳下山了,夜晚降临了。神想念新鲜的人类,她想要见到我们每一个人。”

“我们要以何等身份去见神?”

“——我是引路人。你们是新信徒。”

“我们要以何等方式去见神?”

“——我将牵着神赐于我的绳索,信徒们一前一后握住它,蠕蠕而行。”

“我们要去哪里敲打神的门窗?”

“——我们穿过树林,到达一处古老的祠堂,神在哪里等候。她等候神隐村最后的子民。”

他自己一问一答,就这样给所有的疑问都找到了答案。但随之引发的却是更加深刻的惶恐,人群爆发出窃窃私语,没有人说去,也没有人说不去,过了一会,居然是一直很拘束的唐昆开口问道:“这个神……是谁啊?”

晋导游没有回答。

意料之中的没有回答。他只是盯着唐昆看。

但看唐昆已经是长吁一口气的态度,看来他是做好了问完这大逆不道的问题之后,立刻被晋导游或者不知道从哪来的什么东西一下戳死的最坏准备。

接下来就没有人说话了。晋炀拿出一根麻绳,这麻绳是浸湿的,上面的**的液体不像是水,但也不像血,没有血液那么浓重,在月光下只是淡淡的红色。不过却散发着一股不太正常味道,臭烘烘的。

凌绝抽动鼻头,他一闻就知道这是鲜血圣母的羊水味。

这玩意儿和普通女性不同,说是圣母,其实并不会正常生子,从生理上来讲甚至很难说清楚它到底是女性还是男性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因为它“生育”的过程需要在月圆之夜先食用一个孩童,然后用这股能量生出一个肉球状的“生物”,这生物长相狰狞,没有皮肤,和其他恶魔一样有很强的腐蚀能力。鲜血圣母需要再吃人,为它输送能量,它则会在之后的每个月圆之夜长出手和脚,成为一个能够行动的小怪物。

小怪物也有自己的名字,叫做鲜血圣婴,和鲜血圣母的名字相对应。它被鲜血圣母控制,会去附近有人的地方攻击人类,反哺圣母。而鲜血圣母本身却不能移动,因此它们的隐藏力和忍耐力一般都比较强。

但这个副本里的鲜血圣母按照设定已经饿了十年,还能不能保持这些特性就不知道了。

八个人无言地一个接着一个拉起绳子往村子后面的树林走去。此时月亮已经将近圆满,按照游戏的尿性,副本结束的那个晚上应当就是月圆之夜。

原本凌绝还有点担忧,副本内的设定是恶魔被饿了十年,但是钻进来的恶魔不太可能真的被饿了十年,如果让它意识到这个世界不是现实世界,跑了可就坏了——那意味着他们要提前杀死它,这倒不是很难,只是风险更大——毕竟这次副本的玩家不只是他们,而提前击杀恶魔也意味着他们将浪费掉一个研究素材。

如果真的到那一步,就只能把其他玩家提前也全杀了。

绝哥盯着走在他前面的赵学员,心里想着到时候要不要放过他一马呢?赵学员不明觉厉,打了个重重的喷嚏。他和凌绝正好走在倒数第二和倒数第一,两人拉长绳子,能和前面的人扯出很长的距离,赵安遥嘴唇几乎没有张开,用微弱的气音说:“我刚刚……其实是有事情想告诉你……”

绝哥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嗯?”

赵安遥被这鼻音不知道是震到了还是萌到了,他顿了一下继续道:“我和……温君雅其实有过约定,如果在副本里遇到对方,为了防止一些副本会改人的身份,我们就会采用别人看不到的一种信息素道具互相通知对方自己的存在。为了绝对的安全,这种信息素无色无味,属于绝对的炼金产物,不是自然能够产生的。就算我和温君雅远隔百里,但如果我们中间有一人使用这种道具,另一个人在最多几小时后就会察觉到。只不过距离远了的话就无法确认具体位置。”

“这个副本里……虽然很遥远,非常遥远,但是我能察觉到温君雅发出的信息素。我想这应该没错,因为目前除了我们之外,也没有其他人收集到足够的恶魔狼人□□制作这个东西,所以我想……”

凌绝说:“但他们是去了另一个副本。”

赵安遥:“是的,但是我想,也许这次的两个副本是相连的……绞首镇和杀人村,这两个副本从名字上看就有相似之处。等会我们只要问一下秀水市的那两位,附近有没有名叫绞首镇的镇子就知道了。”

凌绝想了想,驳回他的意见:“没有必要把信息告知非合作关系的其他玩家。”

“你们会用这种信息素交流吗?有没有只有你们自己知道的暗语?”

赵安遥略微犹豫,就算是他,也觉得这件事很难说出口:“可以,不过这实在太远了,如果要用的话,就只能大量使用信息素,但是我们本身不是狼人,大量使用的话……”

“会被鲜血圣母发觉?”绝哥皱起眉头,如果是这样的话就麻烦了。

“这倒不会……”赵学员可怜巴巴地说:“就是我可能会受到这种信息素影响,做出狼人的行为,非常不雅qaq”

他以前非常会惺惺作态,但因为情景并不适宜,所以让人觉得虚假无比。这次则是真的尴尬,如果他此时嘤嘤嘤了,观众会认为他嘤嘤嘤都嘤得格外真诚。

“哦豁,”绝哥却只是冷酷又恶趣味地催促:“那你快点,正好我们离前面的人很远,就算叫了他们也听不出来是你。”

“只要你口技够好。开始吧,不要扭扭捏捏的,狼人先生就要有狼人先生的样子。”

赵安遥视死如归,掏出道具。随后,狼叫声传遍整个山区。

……很好,狼人先生的口技很棒棒,惊动了他的同伴们。

前面的几名玩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甚至没搞清楚这叫声是从哪开始的。于是纷纷也跟着惊叫起来:“什么情况!”“居然还有狼!!!”“他-妈-的什么鬼地方……”

只有虽然不知道过程,但能肯定是最后面两个人在搞事的晋先生依旧无言。

——赵学员从这次副本出去,估计要死两次。

作者有话要说:突然觉得这三人有点像是一个沉稳的大哥,一个搞事的儿哥,和一个腻歪人的熊弟弟。

绝哥:不,赵学员不是熊弟弟。

赵安遥:!!!

绝哥:他是臭弟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晋先生:很好,就是这样,那么让他去关禁闭。

赵安遥:????????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阿墨10瓶;素素的小莲冠5瓶;悠眠猫2瓶;小月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