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自报家门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杀人村目前现存的五间破旧房子从外面看基本上都是同样大小和款式,进去到里面之后,却能发现各自的不同之处:因为已经废弃了很久,每间房屋内的设施都是很不完全的,凌绝进去的那间房里只有一个嘎吱嘎吱的铁板床,上面铺的稻草已经发霉,他一把掀开,下面居然跑出来几只老鼠。(看啦又看小说网)

弹幕发出一阵尖叫,有人说宁愿露天也不要睡这种地方。但立刻就有人反驳说恐怕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发生过灾难的村落,仅剩的五间房屋,如果游戏策划没有什么“必须要在房间里过夜,不然会死于鬼怪手中”的设定的话,那就说不过去了。

此言一出,受到更多人的反对:【我去!那我也不住!】

【我宁愿被鬼吃了,也不要和老鼠住在一起啊啊啊!好恶心啊啊啊!】

【这个的确有点过分了吧_(:3∠)_星际这些年一直致力于提升文明等级,扶助落后地区脱贫,现在还能见到这种大家鼠的地方……应该很少了吧?】

他们讨论起来,话题逐渐转向究竟是老鼠更可怕还是蟑螂更恶心。而这时候凌绝只是淡定地检查了屋里的其他设施:一处土堆砌的灶台,一个不知道还能不能用的铁皮水壶,还有一个可能是被烧化了一半的塑料水瓢。从满是灰尘和蜘蛛网的后窗(这窗户没有玻璃,只是个窗洞)往外看,能看到后面的小院子里有个半人高的……这是厕所?

从位置和外型上讲,绝哥只能这样判断,但是这样的厕所……

年仅十四岁的绝哥完全没有忍耐的意思,他夸张嫌弃地撇嘴,对刚刚从外面走进来的人吐槽道:“你们排副本的ai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来人一时间没有说话,凌绝回头,看到他正背对着自己冲门外挥手,然后门外面一个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人立刻跟见了鬼一样缩回去了。

导游晋先生这才转过身来:“如果你在副本里说ai坏话的话……”

绝哥迅速接过来:“就会被ai听到,然后它会立刻做出改正并且悔过。”

“……”发现自己的“恐吓”理所当然并没有任何效果的晋先生“无奈”地笑了,而他的笑容在场外观众慢看来简直要闪瞎单身狗们的狗眼:“好吧,这样说也可以,我也相信我们的系统会是这么理智并且知错就改的。”

【咕咕一时爽:??????】

【一直咕咕一直爽:??????】

【那不勒斯最甜的海:??????(指上面两位的id)】

【不含任何化学物质:???我怎么突然有点迷惑?我是不是少看了几集?绝哥的确是最近才加入这个什么白星战队的没错叭?但是我怎么觉得他们好像已经认识有一百年了?人和人的交往是可以这么快的吗?本直男表示疑惑_(:3∠)_】

【金鱼妹妹:上面的你没错,本腐女现在也有些疑惑了……虽然老是开晋凌玩笑,但是众所周知我们这些外貌委员会的姐妹们拉cp从来只看脸的(喂!),我们真的不知道他们私底下居然也这么钙?晋队长刚刚那个宠溺的眼神噫!我惊了!】

【他们说我敲键盘的样子好像dj:其实这个我们男生是可以解释一下的,这个男生之间的接触呢,其实并不像妹子们想的那么大大咧咧一点都不细腻的啊,其实我们男生也是非常能体贴到同伴的小情绪的。当我们发觉同伴心情微妙的时候,我们自然而然的也会照顾同伴,用更加细腻的神态去应对。更不用说晋队长和绝哥现在都是队友了……】

游戏中,晋队长走到绝哥的身边,一眼就看到他眼前的一言难尽的古风……厕所,不禁失笑:“放心,只是一个摆设,不会让你真的去用的。如果你担心被别人看到的话,我也可以帮你盯……着。”

但是看他的目光,盯谁就不知道了。

晋先生平生难得能开这么一个和不雅场所有关系的玩笑,却是在现在这场合之中,绝哥想翻白眼但忍住了,他伸出一只脚偷偷地踩晋炀的鞋子,口中却开始说正事:“所以呢?你刚刚在外面浪费了一些时间,是在做什么?”

“你猜猜?”晋先生躲开绝哥的脚,两人玩得欢,从外面看却只能看到僵硬站立的上半身:“好吧,我说,别踩我了。我听他们说接下来最好能找个机会聚在一起讨论一下情况,所以在你们讨论的时候,我想我可以离开一下去后面查看,不然有我在场你们也放不开。我还教训了我们的队友赵安遥同志一顿,并且让他不要来骚扰你,以免发生意外,提前被淘汰出副本。”

“所以,现在我是你的室友,凌绝小朋友。”躲过了一次踩踏,晋炀略带笑意地说。

绝哥这次是真真切切地翻了个白眼:“知道吗?你现在被打死,已经不能算是英年早逝了。”

晋先生从善如流改变话题:“我想,这个副本内可能不止含有一个层次的主题故事,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要查探出来副本内‘罪恶’的源头。”

凌绝知道他这样说是为了顾及直播间的观众,实际上,事情发展成现在这样子,他的直播“事业”已经对身为守护者的生活有点影响了。

但晋炀却没有对此叫停。

这就说明……他绝对是又有什么新的盘算了。他每次有什么盘算,都会有人倒霉。他是那种能够把别人觉得无关紧要的事情都思来想去利用一番的家伙。

绝哥对于别的这样的人充满恶感,但是对晋先生,他更喜欢维护对方在他看来还有点可爱的小心思,此时便歪着头,露出了猫一般的傲慢又随意的神情:“不要说如果可以这么不确定的话。”

“——你以为我是谁啊~”

晋炀愣住,随即便恢复正常:“啊,我相信你。”

【咕咕一时爽:………………】

【一直咕咕一直爽:………………】

【他们说我敲键盘的样子好像dj:……你们不要这样,我们男生有时候真是这样的,我们有时候就会这么默契,也会这么假装正经但私底下却在玩踩jiojio的小游戏……我们还会这样互相之间做出很撩的样子因为看对方被撩到就觉得好有趣……好了我说不下去了,我觉得我现在受到了精神方面的影响,对不起大家我要出去冷静一下_(:3∠)_】

……

五分钟后,其他旅客看着已经确定了接下来几天的室友的阴沉小朋友凌绝从最中间的房屋出来,不约而同露出了介于同情和庆幸的神色。想也知道,他们现在脑子里除了“这小孩真倒霉,先被神经病盯上,又让npc缠上”和“但是还好这倒霉蛋不是我”之外,定然是空空如也。

凌绝都没有和赵安遥、程筠对一下眼神,他保持阴沉状坐在众人为他留下的位置上,旁边坐着的就是之前被司机吓得叫出声的拾荒者打扮的中年妇女,和看起来挺有文化,就是手臂上有一道烧伤痕迹的的中年男人,前者没有说话,后者则是轻咳一声:“现在大家都到了,晋导游又不在,我们趁这个时候,正好能讨论一下现在的事情。”

他像个领导者似的分析道:“虽然这是一个……咳咳,需要我们互相竞争的副本,但是它同时需要我们互相保护,在这里,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爱的人,也有一个恨的人,所以我的想法是,大家不妨把知道的都说出来,之后各凭本事。”

话音刚落,之前在大巴车上的时候坐在凌绝旁边的青年就不客气地开口质疑:“是吗?既然之后还是要各凭本事,那么谁能确保之前大家都会说实话?”

似乎当惯了领导的中年男人:“……所以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如果我们全都互相隐瞒,那么谁都不可能知道事情的真相,也就理不清楚人际关系,反而被淘汰的可能性更高,所以我们不如……”

这个逻辑怎么看怎么有问题,但事实的确如此。实际上,按照之前的游戏介绍,每名玩家之后的每一天都会接收到新的信息,他们心中对爱人和敌人的猜测也会逐渐完善,到那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才会真正出现。

现在虽然都知道事情不妙,但因为还有缓冲,互相之间的敌意没有那么明显。中年男人的建议是可行的。

领导男环视一周,发现没有人再反驳他,便说道:“既然如此,就从我开始吧,我们顺时针说出自己目前知道的信息,到这位小朋友结束,”他自顾自地定下,也没有等人反对就继续说:“我叫刘龙,是这个村子所在的山下面的秀水市私立群英中学的校长。我想我和你们一样,就是对十年前的记忆都很模糊。每次我思考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我都会莫名其妙地想到这个原本叫做神隐村的小村庄,所以这次有机会我就报旅行团想要来这里看一看……”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更新的有点晚,非常抱歉,到家第一天有点调整不过来。明天争取晚上六点准时更新!!!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何其有辜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晏归、夷陵撩祖、若能重拾你的微笑、连川10瓶;素素的小莲冠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