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不坚强。



作品:《我毕业好多年

下楼太急, 徐酒岁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 扶着楼梯的手一手灰, 她都顾不上擦,连滚带爬地从家里往店那边冲。

一路上光脑补自己店里的情况就把她吓得够呛, 心中像是悬着一块将落未落的大石头, 未知的恐惧最让人胆战心惊。

等匆忙到了店铺那边, 远远地她就看见一大堆警察, 姜宵蹲在路边抽烟, 姜泽站在一位警察身边皱着眉在说什么

徐酒岁转头去看她的店铺,然后咯噔一声, 心中那块悬着的大石头确实是落地了, 只是石头摔得粉碎

她的店被砸得比她想象中更加彻底。

徐酒岁回到奉市那么久,从无到有, 身家性命都只是这么一家店而已刚开始来的时候只有一张纹身椅,一把纹身枪, 墙上桌子上空空如也。

在今天之前,徐酒岁都没注意到这些年这家小小的店铺发生了什么变化

比如墙上挂满了她这些年的作品;工作台上摆着各种画草稿用的石膏像;摊开没关上的纹身素材参考书;摆在她画上一个花腿时要用的人物动作素材;甚至是茶几上放着她用了一半的纸巾和懒得洗的杯子

如今这些都不复存在了。

徐酒岁走进了看,冲天刺鼻的油漆味熏得她有些头晕, 她抬头看了眼,店面两边的墙壁上喷满了红色的油漆,“骗子”“以次充好”之类的词语歪歪斜斜

血红的大字刺得眼睛生疼。

她摇晃了下眼前真的瞬间有一片漆黑,连忙扶着路边的电线杆稳了下身形

那副面色苍白的模样, 看得蹲在路边的姜宵吓了一跳,原本男人还打电话提着嗓门, 当着警察的面,完全不觉得自己狗拿耗子地在激动谩骂手下的小弟管一条街的治安都管不好见了她这样子,又骂了声脏话挂了手机,靠过去,伸手要扶她。

徐酒岁拍了拍男人伸过来的大手,安静地说:“我没事。”

姜宵看她苍白的脸色和额头上的冷汗,额前短发凌乱地贴在额头上,心想你没事才有鬼了。

徐酒岁没理他,直接走向前,对还在拍照取证的警察表明店主身份,并询问自己能不能进去检查下私人财产。

获得批准后,她才从包里开始掏钥匙,低下头感觉眼前的地都在晃,掏钥匙的手也有点抖

站在她身后的姜宵看她抖得像筛子,站都站不住一阵风都能吹倒的样子,面色很不好地冲着站在她面前的姜泽使了个眼色。

姜泽会意上前,轻轻接过她手里的包,掏出钥匙给她打开了店门,推开门回头看着她。

“姐姐,里面大概点玻璃渣,小心点。”少年嗓音温和。

说实话,看着开启的大门,徐酒岁自己在旁边看着都觉得好笑,毕竟这会儿她店里的橱窗被人砸了个稀巴烂,一个黑漆漆的大洞,她直接走进去估计都不用弯腰

开门实在多此一举。

徐酒岁从打开的门进入,开了灯,灯光亮起的一瞬间,店里如同狂风过劲的毁坏程度又让她下意识地畏缩紧绷了下。

环视周围

作品墙上所有被装裱起来的作品都被扒下来摔了个粉碎,那些她亲手画的草稿全部被撕了;

那副她自己复刻的墨意山海之烛九阴,被从裱框里抽出来,撕倒是没撕烂,但是被人用油漆画了几把鲜红的叉;

茶几翻了,她的杯子摔得粉碎;

用了几年的纹身椅被人用小刀划得露出里面的黄色海绵,完全没法用了

徐酒岁踩在玻璃渣上发出“嘎吱”的声响,在最开始看见店门外的震惊后,看见里面的一片狼藉她反而整个人都麻木了。

“我从酒吧回家,路过你店的时候看见那些人从里面出来蒙着脸看不清,体型来看应该是上午那些人。”

姜泽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好的,知道了。”

低声应了声,她垂下眼,弯腰从一堆破碎的作品裱框木头渣碎片里将一张草稿抽出来,抖落上面的玻璃渣,是那张蜕佛。

轻轻拂去那刚完成定稿的设计稿上的烟灰和肮脏的脚印,徐酒岁站在店铺灯光下盯着画纸中,佛祖慈悲怜悯的眼看了很久

她回过身,看着依靠在橱窗边抽烟的姜宵,无力地勾勾唇,嗓音沙哑道:“麻烦姜哥跟你朋友说一声,可能这边要晚点才能开工了。”

姜宵看了她半隐在昏暗光线下的脸,没哭,但是那双杏状瞳眸却黑得深不见底,异常明亮像是蒙着一层水光。

她语气那么平淡,没哭没闹。

铁血壮汉却觉得心里一揪,实打实地心疼了。

直接在破破烂烂的玻璃橱窗上将烟头熄灭,他“嗯”了一声,嗓音低沉又阴郁:“这事我一定给你个交代。”

从他姜宵到这条街开始,这边就是他的地盘。

不收保护费,但是连街口挑担子卖茶叶蛋的阿婆都被他罩着没人敢赊账

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砸他暗恋对象的店,这他妈和当着他的面直接赏他大嘴巴丫子有鸡毛区别

姜宵觉得自己都没脸面对徐酒岁了,上蹿下跳的说要追她,结果人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了这种事

他的男性尊严在她写满了强行镇静的黑色瞳眸中,碎了一地。

徐酒岁从警察局做完笔录出来都半夜一点半了,她困得眼睛里都是血丝,也是辛苦人民警察同志。

她都诧异自己还能冷静地和民警握手,跟他们礼貌的道谢,平静得就好像今晚倾家荡产的主角并不是她本人。

警察局出来站在外面吹了一阵冷风,她哆嗦了下打了个寒颤拢了拢外套,转头看站在她身边一起做笔录的姜泽。

后者像是感觉到了她的目光,垂眼看着她。

徐酒岁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声音沙哑却柔软:“这事儿别跟阿年说,我怕他担心。”

“”面对她的请求,姜泽不置可否地嗤笑了声,觉得这女人的脑回路不是一般的清奇,“你找面镜子照照会发现现在自己看上去更需要人操心,你还有心思管别人”

阿年又不是“别人”。

“我没事。”她小声道,“那些人又不是剁了我的手,砸个店能怎么着”

“你说这话自己信么”

“”

“平时不是挺娇气的,看不出来真遇见事时你还真够坚强的。”少年淡淡道,“这样强行乐观,不怕憋出毛病来”

没得到满意的回答,徐酒岁抿了抿唇,嗓音带着微嗔鼻音:“怎么跟姐姐说话的,没大没小你还想不想拜师了”

姜泽看了她一眼,不说话了。

“你去店里把米开朗基罗先生抱回家对着画,两天一张,过几天我去酒吧找你拿作业。”徐酒岁又吩咐。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姜泽微微眯起眼:“现在你店里钥匙给我”

徐酒岁都觉得这小孩是不是在嘲讽她:“你觉得我店里现在还需要钥匙才进得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橱窗那么大个洞,四面通风。

姜泽:“”

徐酒岁安排完一切,自己打了个车回去了,姜泽要送她也被她婉拒。

到了家开门的时候,强撑的一口气整个都泄下了,一时间除了头疼,她觉得浑身都是酸软发热的,呼出的气又干又热,呼吸道像是着了火。

下意识地转头看了眼走廊对面,黑漆漆的,也不知道薄一昭是回来压根已经睡了还是根本没回来。

这时候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到了家关上门,她背上的冷汗都浸湿了里面的衬衫,脱了外套她洗了个热水澡将身上的汗洗掉,拖着软趴趴的身躯吹头发的时候,她看见镜子里的自己狼狈得像鬼

吹完头发她觉得自己解脱了也快去世了。

将吹风机一扔她凄凉地趴回床上,一边计算如果找不回今天那些人,那她自己重新装修店面要多少钱

装修完了那些人再来怎么办

徐酒岁越想越害怕,独自一个人在黑暗的屋子盖着被子,顶着快要着火的呼吸道,她思绪像是一团浆糊,忽然在一片混沌之间抽出一丝思绪

这事难道跟许绍洋有关系

这个猜测让她瞬间手冷脚冷,抱了抱被子。

明明困得要命,一下子又有点儿睡不着。

她索性拿起手机,发现手机屏幕上显示三个小时各有一个未接来电,一共三个电话来自同一个号码,在她的手机备注上是“老师”。

还有一通微信未接语音,是“小船”。

徐酒岁:“”

介于小船如果有事打她微信语音不通肯定会抠字留言给她,这会儿进了微信发现她们俩对话还停留在上一次,徐酒岁对这语音的真正发起者有了百分百的猜测。

指尖抖了抖,她仿佛想到了什么,直接拨通了语音通话,那边响了一会儿被接起来,男人的声音淡而薄凉:“舍得看手机了,今晚很忙”

徐酒岁听他这话,明显就是知道什么,心中的猜测被证实,心也跟着凉了一半,又不敢直接问,只好顾左右而言他:“你把船儿绑架了她微信就成你的了”

电话那边沉默了下,良久,男人淡淡道:“加班。”

徐酒岁:“”

千鸟堂和一般的纹身店不一样,有时候晚上聚在一起上课或者听训,或者连夜赶稿画图的时候也是有的。

一瞬间也想到了以前在千鸟堂通宵割练习皮的日子,徐酒岁有些紧绷,她不说话,电话那边就耐心等着。

过了一会儿,直到她觉得自己滚烫的眼皮子都快合上了,她这才听见那边的人忽然出声:“你病了声音怎么这样”

徐酒岁说:“没有。”

说完就打了个巨大的喷嚏。

电话那边:“”

徐酒岁:“”

她翻身手忙脚乱地坐起来找纸巾。

擤了鼻涕,她觉得自己脑子也跟着清醒了些,低下头看了看还亮着的手机屏幕,她咬咬下唇,轻声问:“许绍洋,你知道我这边今晚发生了什么吗”

像是早就等着她这句,电话那头男人淡淡“嗯”了声轻描淡写地居然就承认了,语气兜没怎么变:“早知道你病了的话,我会让过两天再动手别叫我名字,叫师父。”

徐酒岁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师父”她用荒谬的嗓音道,“你觉得你这样的行为像是师父会干的”

要不是嗓子痛到说话都难,这会儿她可能会冲他尖叫咆哮

“许绍洋,你不觉得自己行为特别荒谬我日子过得好好的你为什么非得来搅和当初我为什么离开千鸟堂你心里没点逼数是我对不起你”

说话太急,她吸入一股冷空气开始剧烈咳嗽,胸腔起伏,四肢冰冷,握着手机的手指开始发麻

她没有哭。

完全哭不出来。

只是顶尖的愤怒让她整个人抖得不像话,呼吸都变得不那么顺畅,脑袋里嗡嗡的,

愤怒和恐惧就像是怪物的手死死地握住她的心脏

心怦怦跳得乱。

冲突如其来的激烈情绪让她太阳穴突突跳动着

电话那边却安静地听她在这边发狂,等她咆哮完了,他才问:“吃药了没”

就好像今晚才对她进行过毁灭性打击的不是他。

这个疯子。

对方过于冷静到让她觉得自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徐酒岁唇角抽搐,握着手机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嗓音沉下来却显得无比干涩:“我努力了那么久,只有这一家店,你干什么不好非要毁了它”

“”电话那头沉默了下,“怎么,舍了九千岁的名号,舍了自己以前努力过换来的名声,要我提醒你以前你多风光吗,嗯千鸟堂小师姐像是孬种一样缩在阴暗角落里开着一家名字都没有的店苟且偷生好玩吗岁岁,你是报复师父,还是报复你自己呢”

徐酒岁唇瓣颤抖,指尖僵硬无力地在空气中抓了抓。

“如果这家店是你作为乌龟背着的壳,那我砸了它又怎么不对”他理所当然道,“你明知道我不会跟你道歉。”

徐酒岁已经怒不可恕,只知道咆哮:“我是不是孬种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权利替我决定我的人生”

她提不上气,说到一半猛然卡壳。

空气里只剩下她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她觉得眉心一阵发麻

只能放下手机,她浑身僵硬地坐起来,撑着床,觉得自己现在情况不太对,想到了过度呼吸综合征。

她手忙脚乱地下床在角落里想找纸袋捂住口鼻,光脚踩在地板上的一瞬间她膝盖一软整个人向前扑,结结实实摔倒在地上,膝盖火辣辣的疼痛

她挣扎着爬起来,听见身后手机里的人问她“怎么了”。

她明知道自己不该生气,却还是忍不住一把抓过沙发上的抱枕狠狠扔向手机:“滚你给我滚”

手机屏幕暗了下去。

看来是那边主动挂断了语音。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颤抖着手翻出个装面包的牛皮纸袋,捂在口鼻处吸了几口气,站在冰冷的房间里,憋了一晚上的眼泪终于无声地落了。

徐酒岁整个人如坠冰窖。

她都没办法冷静下来思考她应该拿许绍洋怎么办,事实上她很想劝对方要么去看下心理医生

控制欲这么强,真的是病。

浑身发冷,她感觉浑身僵硬的症状减轻了,才扔了牛皮纸袋,用还是微发麻的指尖掀了被窝,爬回乘床上时整个人可怜地蜷缩起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拖过棉被,她干脆把脑袋也钻进被窝里,团成一团躲在黑暗中,只有手机屏幕的光照亮她的脸。

挂了电话后,许绍洋只发来四个字

“记得吃药”。

徐酒岁冷笑一声,眼泪还在不要钱似的往外淌。

这时候她又发现微信添加好友界面有新的申请,点进去看了眼发现申请人叫“薄”,她在被子里拱了拱,飞快地点了通过申请。

添加好友后,两人的对话框一下子出现被顶置在第一个,徐酒岁盯着看了一会儿,脑子是空的,也不知道自己盯着发什么呆。

只是没一会儿,对面居然跳出一行字

徐酒岁今晚就是惊弓之鸟,被手机的震动吓了一跳,定了定神,她才在这哪怕是打字也透着一股薄凉劲儿的文字立,反应过来是“老师查岗”。

看了看手机左上角:凌晨2:03。

她打字都透着有气无力,也不知道她提出这个问题是不是有难度,对面过了一会儿才回她。

徐酒岁头疼地想,这个人真的难聊天。

要是换了平时她可能还能厚着脸皮问他是不是担心自己担心的睡不着,但是今天她实在没那个心情,说话里带着一股蔫蔫的老实。

一本正经。

徐酒岁盯着手机屏幕看了一会儿,忽然反应过来,薄一昭这时候还没睡,那如果他刚才在家不可能没听见她开门关门的声音

现在他明显是对她曾经半夜出门一无所知。

还好他不在。

不然这会儿可能隔着墙,都听见刚才她歇斯底里的咆哮。

徐酒岁眼珠子在眼眶里动了动,看着他对自己自主交代行踪,总觉得就比说情话感觉还暖心。

吸了吸鼻涕,徐酒岁在厚重的被子下重重翻了个身,本来因为感冒发烧浑身就疼被被子擦到皮肤痛的呲牙咧嘴有气无力地蹬了蹬被子

她原本没有多想的。

但是这一瞬间,她忽然觉得她好像真的有点像要和他的关系更进一步了

不为别的。

只是为了那一瞬间,她刚才浑身的紧绷因为他的几行字,三言两语忽然安定下来。

于是黑暗之中,她抱着被子,看着他语气平淡的文字,突然就觉得,有时候能够背靠大山也是不错的。

像是巨浪里摇摆不定的船只,忽然看见了灯塔的光,而彼岸近在咫尺。

她想钻进他的怀里,把眼泪和鼻涕都蹭在他整洁的衣领上,告诉他她的店被砸了,她受到了威胁,她受到了欺负,这些年她的所有心血都付之一炬,她觉得自己像是站在悬崖边上。

“”

将烧的通红的脸埋入躺了半天半天兜没捂热的被子,她迷迷糊糊都心想

姜泽其实说错了

她并不是特别坚强,她只是不知道应该向谁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