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店被砸了。



作品:《我毕业好多年

跟许绍洋打完电话, 徐酒岁做了一晚上噩梦,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 她整个人被汗湿得就像是从水里捞起来的,床都浸湿了。

外面下着雨, 天灰蒙蒙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把汗水弄脏的床单拽下来换的时候, 徐酒岁为自己的恐惧感到懊恼

她已经离开近海市很久了, 久到她以为自己的生活已经回归了正轨且风平浪静, 但是这种所谓的“风平浪静”, 现在却轻易被一通电话打翻。

她害怕许绍洋,那人于她来说, 有教导之恩, 亦是毒蛇。

他的冷笑和慵懒的说话腔调是她噩梦里的主旋律,然而这他妈都什么年代了, 法治社会

她却还是如同怕一个魔鬼似的害怕着一个人。

徐酒岁浑浑噩噩地洗了个热水澡,裹着浴巾在卧室里又坐了一个多小时, 直到头发都快自然半干了,她忽然感觉到浑身一阵寒冷

生理上的那种,她抬起手摸了摸裸露在外的肩膀, 手心触碰到一片冰凉,她应景地打了个喷嚏,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

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将近上午十点。

她这才慢吞吞地穿了衣服, 拿了钥匙出门准备到店里去。

徐酒岁开门的时候,走廊对面的门也开了, 男人今天难得穿的好像很休闲,看上去好像是要出门做一点私事。

徐酒岁目光飞快地在他脖子上扫了一圈,在发现那里的疹子都下去了恢复了正常的肤色后,她松了口气,又打了个喷嚏,昏昏沉沉地叫了声“老师好”。

“感冒了”薄一昭问,又低头看了眼徐酒岁穿着的薄黑色裤袜,长卫衣还有小皮鞋,微微蹙眉,“夏秋交替季节容易感冒,多穿点,小姑娘别要风度不要温度,走大街上谁看你。”

徐酒岁觉得要是找了薄一昭当男朋友,除了享受爱情,搞不好还可以享受父爱或者母爱

这个男人大概是冬天要把刀架在人脖子上要求人把秋裤穿上的类型。

她蔫蔫地,沙哑着嗓子敷衍了声“知道了”。

下一秒,就感觉到额头上贴上了一个温热的触感,她愣了愣,过了挺久才反应过来是薄一昭的手。

只是那手只是单纯地贴过来探了温,就收回去了。

“有点发热,你最好还是去用体温计测一下。”薄一昭问,“身体不舒服还出门,去哪”

养家糊口。

徐酒岁低着头:“蹦迪。”

薄一昭:“”

现在是上午十点半,哪家夜店这么孜孜不倦大清早还提供社会摇晨练服务

这人大概脑子先一步被烧坏了。

看她这样子估计是去上班也不知道她是做什么的,想到这薄一昭才觉得自己对她了解的其实并不多。

而这边徐酒岁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脑子不太好使,生怕再跟他继续说话不知道又要说出什么可怕的话来,于是摆摆手就要往楼下走。

头重脚轻地,走两步就有想要栽跟头下去的趋势。

好在男人一直跟在她身后,一把拎住了她的衣领,徐酒岁站稳了回头看他,因为发热眼角红彤彤的,脸色苍白,像只沉默的兔子。

“不舒服就在家待着,”薄一昭想了想问,“手机给我。”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徐酒岁一脸懵逼地掏出手机递给男人,看他接过手机明显是被重量惊了下,有了个掂量的手势,然后抬起头看了徐酒岁一眼

徐酒岁想到昨天这手机结结实实砸到人家子孙根上,瞬间涨红了脸。

“手机解锁密码”男人淡淡道,“我又没被你砸坏,脸红什么。”

被他一语道破,徐酒岁脸更红了,结结巴巴道出六位解锁密码,变扭的六位数字号,也不像是谁的生日。

“有什么特殊含义么”男人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挪动。

“没有,”徐酒岁盯着他修长的指尖,平静地说,“我家都用这个密码,包括所有银行卡。”

话语一落,楼梯间里陷入诡异的沉默。

徐酒岁心想这下好了,今天又多了要跑三家银行改密码的行程

她可真会给自己没事找事。

正琢磨着,她听见一阵手机铃声响起,一阵头晕目眩说实在的,她不想承认自己这低烧可能压根就是被某通电话给吓出来的,现在她对手机铃声过敏。

好在那铃声很快就断了,男人伸手将自己手机拿出来挂掉了电话,她的手机还给她:“刚才拨出去的是我的手机,实在不舒服给我打电话。”

徐酒岁一脸懵逼的接过手机

一下子都没能从自己终于搞到了男人的手机号里回过神来。

苍天啊,她上蹿下跳了两个多月,终于搞到了薄一昭的手机号

她曾经以为他们俩的儿子上幼儿园了她也不一定会拥有的东西

看看啊,这个世界有得必有失,遇见任何的困难和苦难都要咬牙坚强地活下去,谁知道接下来命运的女神会不会就这样毫无征兆的降临忽然鸡汤

徐酒岁握着手机,微微睁大眼巴巴地薄一昭,唇瓣抖了抖:“顺便再加个微信行不行”

要是长了尾巴可能已经摇出了重影。

站在稍高的台阶上,居高临下俯视她的男人露出了慈爱的笑容:“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

徐酒岁点点头:她就是这种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爱心就泛滥的人。

然而。

“不行。”

“为什么啊”

男人擦着她的肩膀下楼,徐酒岁一愣之后,连忙抬脚真的像兔子似的跟在长腿叔叔身后连蹦带跳追赶。

“我怕你骚扰我。”

“被我这么可爱的小姑娘骚扰下怎么了”

“上一个上图微信骚扰我的可爱的小姑娘被我拉黑然后跳楼了。”薄一昭伸手点了下她的眉间,“你亲眼看见的”。”

这句话信息量可就大了。

“李倩她哪里可爱她为什么有你微信李倩都比我提前拥有你的微信为什么凭什么这不公平”

徐酒岁一路追薄一昭到了停车场,直到男人上了车,一脚油门扬长而去,她还在纠结“老子心心念念的东西路人却早已拥有”这种破事

走出停车场时,大喜大悲之间,她觉得自己病得更重了。

徐酒岁到了纹身店,开门没一会儿姜泽就到了。

走进店里发现徐酒岁窝在沙发上,一张脸惨白惨白的,当时就微微拧眉上前,伸手碰了碰她的额头,然后那眉皱的可以夹死苍蝇。

“薄老师昨天拼了老命要带你走就是为了把你弄成这样”

“”

这话里几乎每一个字都是槽点,要不是姜泽面色阴沉实在不像开玩笑,徐酒岁几乎觉得他是不是在开黄腔。

她张嘴准备反驳,话到了嘴边被一个喷嚏打断。

她捂着嘴拧开脑袋,白皙圆润的指尖指了指工作台,那上面摆着一个“米开朗基罗”石膏头像,用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说:“今天画那个,什么时候画的比我好了,就收你当徒弟。”

姜泽看了眼那个石膏像,目光一沉,随即嗤笑了声:“怎么,玩我啊”

语气里带着一丝丝淡淡嘲讽,还有少年的叛逆。

和他以前和徐酒岁说话的语气并不太一样

昨天徐酒岁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轻而易举被薄一昭带走,这事儿他并不是完全脾气的。

今天做了半天思想斗争送上门,这女人又给他安排这种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欺负高中生没人权啊

换了十八中的学生,听到姜泽用这种语气说话的时候可能已经自动弹飞十米远徐酒岁听出他话语里的不满,有些诧异,因为她也察觉了,姜泽以前不会这么跟她说话。

但是表面上没有显露什么,她只是肃着脸坐起来看他:“不愿意门在那边。”

她心情不太好。

看向他的目光没有不耐烦,就是淡淡的。

姜泽回望她了一会儿,一只手撑在沙发边的扶手上付下身,投下的阴影将她笼罩起来,缓缓道:“姐姐,你挂在素描教室里那张米开朗基罗七年了也没有本校艺术生能超越,我只是个半路出家的半吊子而已”

徐酒岁眨眨眼,有些惊讶他居然知道。

想了想,抬起手,轻轻拍了拍少年的脸:“早就告诉你了我不随便收徒。”

老娘是谁

许绍洋的徒弟,兼前女友。

千鸟堂的大师姐。

纹身届的九千岁。

好汉不提当年勇而已

介于昨天被狠狠地提醒了下这一大堆头衔的真实存在性,徐酒岁今儿的腰杆比前两天的自己挺直许多。

姜泽自然不知道这其中小九九,只是垂下眼,盯着她,看着有些不太高兴。

“奉市不会有比我技术更好的纹身师了,”徐酒岁说着,又偏头打了个喷嚏,小巧鼻尖一遍通红,她垂着眼懒洋洋地说,“你要想找别人就去,准备个几千块总有人愿意收你当徒弟。”

在专业领域,她总是自带一种叫人恼火的傲慢。

“我没钱。”姜泽冷冷地说。

“想白嫖就去画石膏像。”徐酒岁指了指不远处她的石膏像,“别人连画石膏像的机会都没有。”

“可以肉偿的。”

“我对小我七岁的小孩不感兴趣。”

“年轻气盛,很好用的,不试试你都不知道”

“再开黄腔你现在就给我滚出”

狠话又被响亮的喷嚏打断。

姜泽直起身,盯着徐酒岁,长臂一伸捞过放在茶几上的抽纸塞进她怀里,而后站起来长腿跨过茶几,稳稳地在工作台前坐下,找了个画板,调整坐姿,开始琢磨画那个该死的石膏像。

徐酒岁看着伸长了长腿,背靠桌椅,握着画板上方垂着眼开始琢磨下笔的少年,满意地收回目光。

打开微信,跟材料供应商进了一堆练习皮。

对方也是业内人士,听见她要练习皮都惊了,问她是不是收徒弟了,还问这事儿许绍洋知不知道

徐酒岁都不耐烦了

又是许绍洋,她收不收徒弟关他什么事啊

她是不是定个棺材都得通知许绍洋一声啊

怎么哪哪都是许绍洋啊

啊啊啊

狠狠扣下手机,徐酒岁一抬头发现有几个路人长相的人正站在她点门外探头探脑,站在橱窗前,指着她那副墨意山海之烛九阴指指点点。

她微微蹙眉,站了起来,走出店门问那几个人:“您好,有事”

那几个人里有个瘦子抬起头:“这画是你自己的设计稿么”

没有客人会上来就问这么没有礼貌的问题的,徐酒岁一听这问题,就知道他来找茬的,于是一挑眉:“不是我画的,难不成是你画的”

“不是,你一个做纹身的不懂行规么,偷人家成了系列的纹身手稿说是自己的,就有点没意思了吧”另外一个稍微高壮一些的人说,“我是之前听说你这口碑不错想要来做个花腿,但是看见你这样的行为我就对你的技术有些迟疑了”

“没意思我一个字没说呢你一个人叭叭叭的就有意思了”徐酒岁微微蹙眉,本来就头脑昏沉,这会儿说话更不客气,“我偷谁的手稿了”

“我之前查资料的时候,无意间查到过,这幅设计稿的手稿原稿是千鸟堂的,这会儿还挂在千鸟堂的作品墙上”

那人提高了声音

“你不会真的以为外行人什么都不懂就在这狐假虎威的”

又是千鸟堂。

徐酒岁意识到这人大概真得不是潜在客户,甚至可能是之前那个新手村看到了帖子的同城刺青师

摆了摆手懒得跟他废话转身要走。

那人见她一脸不耐烦要走,反而更来劲了。一把捉住她的手臂:“把话说清楚啊,别不是说不过就想走了吧,不说话就是心虚默认了啊”

徐酒岁没来得及说话,这时候在她面前纹身店的门又被推开了,姜泽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从门后探出半个身子

他蹙眉,低头看着这几个比徐酒岁高不了多少的歪瓜裂枣,脸一沉:“爪子不想要了是不是从她身上挪开”

那人显然没想到店里还有个人,看上去年纪不大还凶神恶煞的眉眼之间都是狠厉,愣了愣,真的放开了徐酒岁。

姜泽见状,直接将她拎起来往自己身后一放:“草你妈,没长眼碰瓷碰到老子眼皮子底下了是吧”

徐酒岁缩在姜泽屁股后面,瞪着他都惊了

仿佛看见姜泽被他哥姜宵附体,流氓头子气势惊人呐

那些人叨逼叨不成,看着姜泽的狂妄好像也不是虚张声势,最后只得随便顶了两句,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徐酒岁站在门口抱着手臂,若有所思地看着那几个人的背影。

“同行找茬还是你得罪人了”姜泽低头看着她,淡淡地问,“还是我哥之前的那个帖子真给你找麻烦了”

“没有,不是。”徐酒岁皱眉摇摇头。

“最近小心点,”姜泽不放心地说,想了想道,“算了,最近我都来,你别赶我走真出什么事,让我哥那个惹祸精来给你磕头认错。”

徐酒岁没说什么。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也隐约觉得是要出点什么事儿。

只是没想到那出事出得那么快,当天晚上就有了动静

因为身体实在提不起劲,徐酒岁晚上九点半就关店回家了,洗了澡刚吃了感冒药,睡意正浓地爬上床,刚掀开被子,手机响了。

她拿过电话看了眼,是姜泽,想也没想就接起来,然后就听见电话那边姜宵暴怒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姜泽低沉的少年嗓音响起:“睡了么,你回店里一趟,你店被别人砸了。”

徐酒岁握着手机,一脸茫然

什么

她的店

被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