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徐酒岁手里拿的大概是个脆皮鸭文学剧本…



作品:《我毕业好多年

徐酒岁认为, 许绍洋可能就是上天派来折磨她的克星, 二话不说找人砸了她的店不说, 晚上也要入梦来吓唬她。

但是这一次徐酒岁梦见的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噩梦,而是三年前真实发生的事, 走马灯一样的重现在她的梦境里。

三年前。

徐酒岁大学毕业, 徐井年刚上初三, 还住在舅舅和舅妈家里。

艺术生向来就是花钱如流水, 虽然徐酒岁偶尔上网帮人画点插画赚外快, 但是也就勉强地能攒个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一直以来, 徐井年的吃住和生活费都是舅舅家里提供的。

偏偏那小鬼到了中二期, 虽然学习不算差,但是总是和一堆不三不四的小混混混在一起徐酒岁警告了他几次, 他都当做耳旁风,偏偏徐酒岁远在首都近海市读书也管不到他, 远水救不了近火,只能干着急。

大四毕业,徐酒岁不得不从学生宿舍搬出去, 简历投出去等待工作机会的时候她自己勉强和人合租一个三环外的套间,一个月就要四千五,压三个月租金,一下子把她的积蓄全部空

就在这个时候, 老家奉市来了电话,舅妈在电话里焦心得要命地跟她说什么徐井年在外面跟人打架, 把人家的手都打折了,对方家长闹起事非要赔一万块,否则就要把事情捅学校去,让学校给徐井年记过处分。

父母留下的遗产全部在银行存了理财,没到时间拿不出来,舅舅和舅妈做得小本生意,还有两个表弟也正读幼儿园要钱,徐酒岁也没那么厚的脸皮伸手管他们借钱

打电话给徐井年把他臭骂一顿,并扬言自己可能要去卖血卖肾替他填坑,十五岁的少年信以为真并被吓了个够呛,直接给姐姐开了视频,远程跪搓衣板发誓自己以后再也不胡来。

凑钱,徐酒岁得就是出去打工,那种日结的工作,能赚一笔是一笔除此之外,再把手上在画的商稿画完赶紧给杂志社,东拼西凑短时间内应该也可以凑够那么多钱。

徐酒岁以前也有打一些零工,所以加了个招临时工的微信群,里面经常有商户招人,从发传单到找车模,应有尽有

徐酒岁的微信头像就是她自己,大学时期的她还留着一头黑色的长卷发,十分富有艺术少女气息群里一吆喝,就有车展找模特也会跑来加她好友私聊她。

对方报价钱也多,从早上八点站到下午五点,包午餐,一天七百,徐酒岁心花怒放。

然而当一切愉快地谈到身高,人家一听她的身高,那真是十厘米高跟鞋都追不上,总不能往车旁边一站还没车高吧,气氛瞬间萎靡。

五分钟后

徐酒岁一筹莫展。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个叫“蓝风车酒吧1017日招人日结”的人加她,问她愿不愿意国庆去兼职,每天三百块,日结,酒水有提成。

一开始看到酒吧徐酒岁还下意识地皱眉,有些怕是不三不四的兼职。

无意中和合租室友提起,这个合租的室友就是日后徐酒岁看见她微信亮起就觉得头疼的小船。

此时的小船还拥有一颗未被驯服的放浪不羁的灵魂,她放假的时候就喜欢去夜店放松,听了徐酒岁小心翼翼的询问,放浪不羁少女的眉眼里全是轻松,一边对着镜子涂睫毛膏一边说:“蓝风车酒吧你都不知道啊,二环最大的酒吧,开门做正规生意的嗳背后老板很有背景,是正经生意人,这次临时招人应该是酒吧老板三十大寿,外加国庆小长假,别想太多,可以去的。”

见徐酒岁还有犹豫,她回头似笑非笑地扫了她一眼:“怕什么啦你,2016年了姐姐,皇城脚下,法治社会。”

徐酒岁被说动了。

虽然后来的她只想感慨,法治社会,老娘信了你的邪。

十月一日那天,徐酒岁将自己在画的商稿顺利交稿拿了八百块给徐井年转过去后,晚上六点半,准时报道蓝风车酒吧。

身边还有个闲着无聊来陪跑加壮胆的小船。

酒吧晚上八点开门,这时候里面还没有人,换上很正经的女服务生衣服,她们跟着值班经理熟悉酒吧环境,一楼是正常的夜店舞池,二楼是包厢,霸道总裁爱上我里面最喜欢滋生豪门带球跑虐恋情深奸情的地方

谈恋爱吗,生个儿子值十亿那种。

可惜徐酒岁她们的活动范围是一楼。

晚上九点以后酒吧人就多了起来,刚开始徐酒岁还不习惯这种拥挤又吵闹的环境,几个小时后她的耳朵都麻木了,脸上挂着快要僵硬的笑容穿梭在人群里。

不常穿高跟鞋的小腿在打颤,早知道这样她宁愿回去坐在电脑前面跟挑剔的甲方死磕到底画商稿,也不来找这种体力活的罪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十一点半的时候,徐酒岁抓着机会靠在吧台角落里偷偷休息。

一边捶打快要抽筋的小腿,长发少女的一双水润黑色杏眸漫无目的地满酒吧乱看目光从舞池里扭动着的男男女女中飞快略过,在这种疯魔动态画面里,静态画面会显得特别显眼。

她注意到同样是吧台角落,大概在她三米开外的地方独自坐着一个男人,手里夹着一根烟安静地闪烁着星火之光,他低头,面无表情地在翻看手里的ipad。

这男人大概二十六七岁上下,样貌偏向阴柔俊美,下颚尖细且在ipad的灯光下照着显得有些苍白

和周围舞池那些打扮新潮的少年和年轻男人不一样,他身上穿着改良修士服,下身黑色扎口裤,随意系带的粗布修士服,将他瘦高的身材完全显露出来。

这是一个相当安静的男人,徐酒岁注意到这段时间,不断有年轻姑娘想要上前搭讪,却在她们走近他之前,他似乎都有所察觉一般微微蹙眉抬起头,用淡漠的目光扫向她们。

那些看上去是会常年混迹夜店的年轻姑娘,在看清男人的脸的瞬间面色微变,留下一个仓促的微笑,然后直接转身离开。

徐酒岁悄咪咪看了这男人很久。

最后的目光落在了他手里的ipad上

可能是职业病,她注意到男人在看一张黑白线稿的素描作品,并且不断地在放大,缩小素描作品的某个细节。

好像是对那个细节不太满意。

徐酒岁很快把他定位为又一个挑剔的甲方。

在许绍洋第十二次放大那张素描图的右上角时,他身后忽然响起了软糯的女声:“这条龙的透视错了,这个角度的龙爪子应该是翻过来的,这样”

一只白嫩小巧的手,透过吧台的光出现在男人眼皮子底下,那手原本是像握鸡蛋一样勾起来,在他的视线扫过时,手掌心翻了翻,换了个侧面的角度。

他微微挑眉,回过头去,对视上一双带着笑意的黑色瞳眸。

“龙身也错了,不应该那么长的,正常情况只有龙头和龙爪。”

带着淡淡甜香的气息从后侵入许绍洋的鼻息,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已经凑了上来,指了指ipad右上角那一条龙的身子

“喏,这里擦掉就对了。”

许绍洋看向盖住他手里ipad的两根手指,一蹙眉,正想问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手指是不是不想要了,定眼一看却发现,她这么一盖,好像整副图之前看着不顺眼的地方还真就没毛病了。

吞回了已经到了唇边的话,他终于抬起眼正眼扫了眼面前的小姑娘,指尖的烟草放至唇边咬了下,他开口时嗓音懒散带着一丝丝沙哑:“专业的”

话语一落,就见她眼眸一亮。

“我是美院毕业生。”徐酒岁完全不受他冷气息影响,“先生,请问这是您在别的画师那约的图吗,恕我直言,出来做稿连透视都搞不清楚,您约的画师有些太不敬业了。”

原谅她是个心机婊,正常透视错一点点也没什么,这图其实也不是做得很离谱

但是抢单嘛,可不是使劲儿埋汰竞争对手。

“”

许绍洋盯着眼前这张认真的漂亮脸蛋,心想这是什么搭讪他的新套路

介于她的建议确实是有贡献度的,男人没跟她计较这么多,懒散地“嗯”了声,用眼神示意徐酒岁身后脸色难看,想要上来把她拎走的值班经理走开些而后似笑非笑地挑眼看着她,仿佛在等待她还有什么高见。

此时的徐酒岁还是个不那么会读空气的单纯少女,见眼前的潜在甲方爸爸不置可否地看着自己,心里有些急躁,颠了颠脚,眨眨眼:“冒昧问一句,这图约来多少钱啊”

毕竟来这酒吧的看上都很有钱,搞不好是个冤大头。

许绍洋扫了她一眼,唇角一勾:“不记得了,大概五万到八万吧,看情况。”

徐酒岁:“”

徐酒岁:“多少”

徐酒岁:“货币单位是人民币吗”

许绍洋轻笑了声,神情散漫,居高临下垂眼看着她。

“先生如果以后还有约稿需求,可以找我的。不要再被骗子骗了,毕竟这年头,钱难赚,屎难吃。”

徐酒岁认真地点点头,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掏出笔,拽过吧台的纸巾,在上面飞快留下自己的qq

“商稿一千,纯黑白八百,三天出草稿,免费修改三次。”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纸巾递给男人

男人垂眼,淡淡看着自己鼻子底下那张纸巾:6102年了,有人跟人搭讪是交换qq的吗

手中的烟草在吧台熄灭,男人没有接过纸巾,薄唇轻启:“我没有这种东西。”

遇见了个老古董,难怪被骗钱。

徐酒岁一脸尴尬地缩回了手,琢磨要不要给他留邮箱

这人总不会连邮箱都没有的山顶洞人吧

好歹还会划拉ipad啊

许绍洋看着她表情丰富多变,十分有趣的样子,不知道怎么的,忽然想要看她表情变换的巅峰,所以他盯着她的脸,懒洋洋道:“这幅画是我画的。”

徐酒岁:“”

她的脸上放空了三秒。

第四秒,她脸上忽然出现个甜滋滋的笑容,声音又软又萌:“打扰了,告辞。”

没等许绍洋说话,她抓过放在吧台上的托盘,一个弯腰,瞬间消失在了人群里。

装逼不成反被艹,原本这只是徐酒岁发展客户不成的万千案例之一,并不值得一提。

但是老天爷显然不准备就这么放过她。

当天晚上一点,她靠在角落里昏昏欲睡,忽然来了个人塞给她一瓶酒,让她送到楼上走廊尽头那个包厢。

徐酒岁端着酒上去的时候,小船还凑过来笑话她已经迈出了豪门总裁:十亿妈咪带球跑的第一步,徐酒岁撇撇嘴:“十亿清明节烧给我那种么”

说着端着酒上楼了。

到了包厢外面,她正想要推门,刚推开一条缝,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男人压抑的闷哼,她手一僵,心想:卧槽尼玛

那只手悬在半空要推不推的,站在门缝后面,她整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而门后,屋子里的人似乎已经注意到她的到来,缓慢且慵懒的嗓音响起:“不进来就滚远点。”

声音还他娘有点耳熟。

徐酒岁头昏眼花,心想横竖都是死,咬了咬牙一把推开门,然后就看清楚了房间里的场景

那是一个空旷的房间,房间正中央摆了一把躺椅。

此时此刻,一个浑身光溜溜的三十岁上下男人正趴在躺椅上,背朝上,英俊的脸上是压抑着的痛苦。

在他身后,身着改良修士服的男人还是之前那副懒散的冷漠模样,灯光之下,他带着手套的一只手扶在趴在那的裸男的屁股上,掰开,正用纸巾,擦拭他屁股上那团不透明的乳白色粘稠糊状物。

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妈的,洋哥,轻一点啊”裸男骂。

“怎么轻,你教我”冷漠男面无表情地反问。

裸男崩溃:“屁股叫你扎烂了。”

冷漠男冷笑一声:“孬种。”

站在门外的徐酒岁:“”

徐酒岁觉得自己的头发都竖了起来。

人生就是这样无常,霸道总裁文的女主推开室的大门,后面会有一个英俊又被下好了药的霸道总裁在等着她。

而徐酒岁手里拿的大概是个脆皮鸭文学剧本,所以她看见的是

呃,霸道总裁在日另一个霸道总裁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