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军史小说 > 铁血残明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暂借

第二百九十七章 暂借

闷热的南京下了一场中雨,炎热略有缓解,城西街道上的雨水汇入御河,绕着辉煌的皇城缓缓流动。御河旁的柏川桥头(注:今南京龙蟠中路半边桥),就是南京内守备厅,原本太监和宦官都应在皇城内居住,但因为内守备是南京实际的掌权者,皇城有固定的开关城门

时间,为了办事方便,内守厅便搬出了皇城,在柏川桥的转字铺开设衙署。

这个位置距皇城的西华门不远,周围有灵璧候宅院、户部司宅院、兵部司宅、工部大使司宅等,基本相当于南京各衙门的家属院,但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

因为都是官员居住,所以平日也有五城兵马司的士兵值守,但今日多了数倍的人手。守备厅内的大堂上站满了官员,庞雨和另一官员刚站起身来。“下官右参议苏松道冯元飚受应天巡抚张都爷之命,回复南兵部咨火急勤王事,同报内守备厅梁老公、张老公知道。应抚部院本拟提调辖江南兵马一千五百人,乃因各处开拔费时,张都爷心忧神京安危,恰有安庆守备营游击庞雨公忠体国,自告奋勇提本部人马勤王,该部乃都爷麾下劲旅,历次出阵战绩彪炳,已在安庆枕戈以待,实乃勇气可嘉人心可用,张都爷遂改调安庆守备营水陆官兵二千七百员名,抽调吴淞总镇许自强驻安庆马步官兵六百员名,当于七日内抵达江浦,另抽调标营张若来、陈于王所部

健丁三百名,六合新募兵精锐四百员名,合共水陆精锐四千,以游击庞雨领兵,十日内北上勤王。”旁边的庞雨跪在地上,现在冯元飚在汇报的,就是两日之间由庞雨和阮大铖串联出来的结果,张国维凑了四千的兵数,以确保超过朱大典,与梁洪泰条件也已经协商完毕

,此时的会议只是呈现协商的结果,这一切都在两天内完成,对于掮客行业来说是十分高效的。

上首左侧坐的便是南京内守备、南司礼监掌印太监梁洪泰,虽然他的名声远不及早期的南京守备太监郑和,但在南京权力结构中似乎更加显赫。此时他穿戴十分整齐,但这场雨并未带来持续的降温,雨停之时水气蒸发,反而越发的闷热,梁洪泰已经发体,脸上汗珠成串的掉,下意识的拉了拉衣领散热,里面红色

的贴里露出一角。此时冯元飚刚好说完,大家都在等梁洪泰问话,梁洪泰整理下衣领,咳嗽一声后用有点尖锐的声音道,“勤王乃星火急务,然则兵马调动非等闲事,安庆守备营本守上游,

此番乍然调兵,是否七日内确可到南京?”

冯元飚微微抬头,正要准备回话,梁洪泰又淡淡说道,“庞将军你来回咱家的话。”庞雨声音洪亮的道,“回梁老公话,下官上任之始,便按照张都爷‘镇守安庆应援大江’的方略操练兵马,年正之时方能救援江南。此后全营将士常备不懈,下官在赴浦口之前已有预备,捡选守备营精锐两千七百人,此中半数亲历桐城、北峡关、浦子口、滁州之战,皆百战余生的雄壮之士,新募兵将也乃新锐,将士听闻奴犯神京天子被困,

人人义愤填膺,恨不得顷刻之间便到了北方痛击建奴。目前应援之军齐集怀宁,只要军令一下,七日必可到浦口。”

梁洪泰嗯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十分认可,从他点名庞雨回话的行为,在座的官员大多判明了梁洪泰的态度,这位坐堂官希望促成今日的事情。

问过第一句话后,梁洪泰转向旁边另一太监,“勤王事关皇上,张老公有没有嘱咐的?”

被问到的正是另一内守备太监张应乾,虽然梁洪泰是掌印太监,但张应乾同样是协同内守备,官面文章是一定要做到的。

张应乾对梁洪泰施礼后却转向对冯元飚发问,“应抚既在浦六便有驻军,为何不调集该处兵马,却舍近求远,让安庆守备营千里赴援?”“回张老公,今流贼出没巢凤之间,窥维扬膏腴之地,六合江浦乃金扬之咽喉,江浦及浦口驻军一千九百,只可勉力守城,不可抽调过甚。六合有濠无城,年正之时流贼不犯,乃因新募两千步卒之功,然其操练乃沿濠据守,于勤王之浪战似不堪用,拟调四百精锐已是极致。而安庆新旧陆营兵马五千,其中守备营乃张都爷麾下最善战精锐,

以之勤王最切张都爷对皇上的赤忱之心。”虽然冯元飚搬出了皇帝,但张应乾不为所动的追问道,“那安庆亦是要害之地,所谓无安庆则无江南,流贼既在巢凤之间,亦可顺江而上,英霍山中隐伏之贼不可胜计,安

庆广袤非江浦六合可比,庞将军这精锐一走,史可法可当贼否?万一勤王未至,反令安庆涂炭,岂非与皇上本意南辕北辙。”张应乾同样搬出了皇上,庞雨心头略有些紧张,此前的交易都在桌面下,是瞒着这位张应乾的,原想这位太监也不懂什么军旅,上了会议措手不及之下,应当也不会有何

有力的理由来反对,岂知张应乾几句话颇为凌厉,冯元飚果然卡壳,庞雨心知此时万万退不得,在这种重要会议中,一旦被对手夺了气势,下面的步骤都难以进行。

当下对张应乾躬身道,“冯道台先前在外忙于提调苏松各地兵马,张老公所问之事,都爷曾与下官说及。”

梁洪泰不动声色道,“那庞将军便替冯道台说说。”

两个内守备言语隐约交锋,堂中高座的南兵部尚书、外守备、协同守备、操江提督果然都装作不知,更没人愿意发言。庞雨从容不迫的道,“张都爷说勤王要紧,御寇也同样要紧,都是要紧事,却有缓急之分。眼下勤王乃是急务,流贼之势却缓。流贼惯常肆掠于秋冬,而蛰伏于春夏,其大出之际当在十月之后。张都爷提调安庆守备营北上之后,将在两月内抽调芜湖新募兵、永生营、常州标营、金山营、镇江陆营、福山营等处共计两千一百名增援安庆,待

流贼大出之时,援军已齐聚安庆,自然当贼无虞。如此既可即刻调兵勤王,又不损于安庆防贼,此乃以缓应急之法。”

“嗯,以急替缓,以缓应急,咱家说这是个好法子。”

庞雨一番话假托张国维来说,颇为有理有据,他不敢说守备营实际兵力更多,但张国维确实有调集五营增援安庆的计划,加了一个以缓应急的包装后听起来颇有可行性。

梁洪泰拍掌大笑两声后转向张应乾,“张老公对出兵援救皇上,可还有要督促的?”

此时梁洪泰已经换了说法,张应乾听出了其中的味道,若是继续发问就是阻挠救皇帝,罪名十分不小,今天与会者众多,要是谁编造一番传到京师去,就极为不妙。其实他至今没弄清楚今日会议背后的道道,什么百顺堂对他来说只是小事,甚至根本没听过,但因梁洪泰过于积极,与庞雨的互动目的性很强,张应乾下意识的感觉其中

有猫腻,也隐约感到可能是要在皇上那里争一个显眼的机会,他哪能想到是起因于一个赌坊。对于朝廷任命两个内守备协同,无论梁洪泰还是张应乾都明白其中的道理,就是让他们互相制衡,所以该斗的时候得斗一斗,程度控制得好不好,就看他们为官的悟性,

现在梁洪泰态度颇为坚决,张应乾犯不着为不明确的事与掌印太监对抗,当下笑着道,“若既能守住安庆,又能调兵勤王,咱家鼎力赞同。”他话中留了个尾巴,梁洪泰却不打算装作不知,他嘿嘿一笑道,“天下没有万全之事,安庆是张都爷辖区,本是南京守备之外的,张都爷既然敢调兵,自然是有知道轻重的

。”这次张应乾没有继续接话,梁洪泰的话说得也十分在理,南京守备可以对事关南京的军务进行询问,但要说直接插手应天巡抚的指挥,又远远超过了他的权限,今日是应

天巡抚回复南兵部部咨,不是向南京守备请命,并不需要张应乾首肯。

张应乾退却之后,梁洪泰向另一边问道,“范司马觉得呢?”这次问南兵部尚书范景文,他同时也是守备制度里面的参赞机务,对于南京本身或是相关的防务,内外守备都可以发文询问应天巡抚,勤王则属于北方的军事行动,内守备没有这个职权,但南京兵部是可以的,因为它名义上也是兵部,所以此番是由南兵部向张国维发部咨,然后冯元飚过江作回复,如此让各方顺利见面,以顺理成章的完

成交易。“确是好法子。”范景文不紧不慢的道,“但这缓急也有度,增兵防皖是缓,但也不可缓过了头,误了上游陆防。勤王调兵是急,就应当立见实效,所谓兵贵神速,能早一日

到京师,略解吾皇之忧也是好的。”他一番话面面俱到,又什么都没说,后面的外守备和协同守备是勋戚,早就看清楚了形势,也跟范景文一般的打太极,各守备一致支持应天巡抚的勤王方案,其他参与会

议的操江提督、兵部和户部侍郎之类则没有发言的机会。

会议定好调子之后,接下来便顺理成章,梁洪泰对庞雨温和的问道,“勤王之事,尚有何未备妥的?”“回梁老公话,大军出动首要开拔银。幸有在南京的安庆义商刘若谷认捐五千两,已解燃眉之急,守备营将士可即刻出征,只是四千大军在途,钱粮甲仗船只无一不缺,张

都爷命十府无论新旧饷一律解送浦口,只是仓促之际凑集费时……”张国维与梁洪泰达成的合作条件。勤王之事很难与梁洪泰扯上关系,阮大铖的法子就是由南京暂借粮饷,让勤王军及时北上,梁洪泰便与勤王产生关联,张国维的题本中必须写明此点,梁洪泰也会自己上奏本,但显然张国维的题本更有说服力。在建奴入寇之际,梁洪泰不必亲自冒险,便博得了一个赢取皇帝信赖的良机,胜过其他太监特

别是张应乾一筹,方才张应乾在会上说过的话,也可以做一番文章,大大减少他对掌印之位的竞争力。张国维也同样如此,只是他的对手是朱大典,庞雨专门提到刘若谷,则是已确定要将刘若谷写入张国维上奏的题本,在会议上说出来,就是告诉南京这些权贵,此人已经

有政治资本,作为庞雨资产的表面持有人,以后南京有人动这些资产脑筋时,就需要顾虑到这一层。会议只是表面文章,今天的会议之前,已经绕了一个大圈子,围绕着勤王出兵,要让各方都达成了利益,庞雨在其中自然收入颇丰,但由于他是交易各方中地位最低的,

所以付出也最多,毕竟要由他带领的四千兵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