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二百九十六章 神采



作品:《铁血残明

“庞小友你看这园景点睛之处,便是那几块太湖石。”

庞雨顺着阮大铖手指方向看去,一脸羡慕的神色,阮大铖的石巢园由一楼两厢和一园构成,有小桥流水清池,池内有假山,池畔点缀太湖石,辅以院中随处可见的风景草树,别有一番金陵风味,特别是那几块奇形怪状太湖石,都是从远地运来,价格十分昂贵,阮大铖无不炫耀的意思。

因为受过前世的信息轰炸,对此时大部分的景观都不再惊讶,庞雨脸上的神色多半还是夸张出来的,但处于此时的南京城内,能有这样一处景观园林,确实能让他羡慕。

阮大铖到南京一年多,保养得白白胖胖,配上一把大胡子,就像一个还俗的弥勒佛,他很享受庞雨的惊讶,只是七月底的南京气候,在园中树荫下也异常闷热,发胖的阮大铖哪里受得了,胡子眉毛上都挂起汗珠,当下又招呼庞雨入了书房,一个丫鬟端入两块冰来,另两名丫鬟则分别摇扇,关上窗户之后略有改善。

庞雨在书房四处看了看,跟阮大铖在桐城的书房差不多,但屋中光线更好,几扇窗叶上一片晶莹,外边的阳光透射进来时,更显示出隐约的五彩色。

这是江南大户人家所用的蠡壳窗,蠡壳就是月贝壳,用人力磨薄之后一片片拼在木头窗框上,透光性和隔热性方面,比牛皮纸和白棉纸都更佳,但成本也高很多,因为极耗人力,所以价格高昂,只有江南的大户人家用得起。

为了官兵一体的人设,庞雨的守备府里还是用的纸窗,他甚至没去问过贝壳窗的价格。

阮大铖用绵帕抹过脸,见庞雨在看蠡壳窗,又笑着说道,“老夫在白门(南京)尚未见过用玻璃为窗的,这次庞小友送来的方正又宽大,小友有心了。”

明末江南已经有大批制造玻璃的工匠,出产各类的透镜、眼镜、灯笼壳、三棱镜等产品,但玻璃窗还从未见过,庞雨叫薄钰试着做了一批,幅面和透光性远不如后世,但也比阮大铖用的贝壳要好,一片能遮住四个贝壳的面积,已经被阮大铖说成宽大,更是胜在新奇。

大江银庄的一楼将全部用玻璃,庞雨这次挪用了一批,算给阮大铖尝尝鲜。

“小小心意不足挂齿,但先生若是用在卧室,最好在里面加一道窗帘。”

阮大铖细细问过窗帘做法,又跟庞雨道谢。

庞雨客气的道,“自从大江银庄开业,先生便多次关照,又介绍亲友存银,在下原本早该拜访先生道谢,怎奈军务繁忙,每次到南京也是来去匆匆,石巢园落成时未能当面祝贺,还请先生见谅。”

阮大铖知道庞雨是躲着自己,但此时自然不会揭穿,摇摇头说道,“这石巢园虽称园,实则一处栖身之处罢了,库司坊中寸土寸金,既无野景也造不出大气园景,勉强算得小家碧玉,老夫原本也没有大肆庆贺,不过请些庞小友一般的知交来同乐罢了。

尤其一入夏更热得像个炉子,待牛首山别业竣工,老夫在这时节便去那处渡夏,哪里像这金陵城中,扇来的风都是热的。”

他说罢挥手把两个摇扇的丫鬟赶出去,才压低声音道,“老夫与庞小友是忘年之交,也不绕圈子了,前些时日听闻这南京城中有人动起坏心思,老夫便时常为小友担忧,是以又到银庄跟刘若谷留话,虽不觉得那些恶人能得手,却怕小友为此分心,误了皇上灭贼的大计。”

“先生说的没错,确有些小人动心思,在下此番来南京停留,这也是一因。”

“前些时日有人跟老夫说,刘若谷在跟各处掮客接触,老夫便愈发担心。

庞小友新入官场,与疆场毕竟是有些不同的。”

阮大铖停顿一下道,“其实老夫已新结一诗社,名为群社,里面都是官场故旧,庞小友若是常与他们往来,实可学到常人难及之事,他们也常跟老夫问起你。”

庞雨听明白了阮大铖的意思,就是要庞雨入他的群社,才会给他帮忙。

“先生的诗社,在下自然是心向往之,但皇上最不喜有人结党,在下一介武人,若是入了群社,有心人在皇上跟前一说,反连累先生得个私交武官的恶名。”

阮大铖随意的挥挥手,“庞小友说得有理,但谈兵论剑无妨,老夫久历官场,这点还是拿得稳的。”

庞雨知道阮大铖必须要有点回报,还是打的以边才复起的主意。

从目前看来,无论张国维还是复社,对于银庄在江南的发展都至关重要,但对于南京的影响力却很有限,而且现在复社还很可能倒台,他迫切需要在南京有新的靠山,如果阮大铖能帮助结交上掌印内守备,又只是参与群社活动而不入社,便不会太过得罪张国维和复社,应该值得一试。

“先生抬举,晚生自当依从。

且晚生可承诺,若先生有封疆之时,在下一定派遣得力手下辅助将军操练兵马,必是守备营一般精锐。

。”

一听到封疆二字,阮大铖顿时激动的站起身来,在原地急走了几步,似乎现在就已经重回官场,片刻后他愤然道,“将军浴血江北,却有人在江南暗算功臣,老夫岂能坐视。”

阮大铖神态又沉稳下来,“这城中掮客无数,但能在守备面前说上话的少之又少,银子交进去容易,想退出来千难万难。”

庞雨在心中赞同,他一直没有去找掮客的原因也在于此,掮客只是为钱,而南京政治势力复杂,一旦开了这个头,各路人马就会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若是都要花钱解决,百顺堂的收入还不够打点的。

当下坐直身体恭敬的道,“在下于官场若新丁,在官场之中能信得过的只有先生而已,还请先生不吝指点。”

“小友是身在局中罢了,市井中常将官场说得如同菜市,以为就凭银钱争高低,那是贩夫走卒之见。

为官最要紧是借势用力,庞将军是军中新秀,触手就能借到的势,怎不比那些掮客强百倍。”

阮大铖背着手在屋中慢慢踱步,油亮的脸上满是自信,“衙门办事,只找那要紧的一人,切忌兵分多路,南京城中说了算的,就是内守备梁洪泰,在这南京都是别人看他脸色,要找就找他。

不瞒小友说,老夫与他也说得上话,该花的银子要花,但若是进衙门只懂花银子,便落了俗套,最后还未必落好,你得投他的所好。”

庞雨听到这里,差点要拿笔记本出来做记录,当下认真的听着。

“内监任免皇上一言而决,外官一句话说不上,便是首辅也于他无用,梁洪泰最在意的是什么?”

阮大铖眼睛发亮,连汗水顺着胡子往下滴也不知道,“是皇上,梁洪烈要讨好的只有皇上一人而已,皇上要紧的就是他要紧的,眼下这节骨眼上,皇上最要紧的是何事?”

“流贼……”庞雨突然眼睛一亮,“是建奴入寇。”

阮大铖抚摸着胡子笑眯眯的点点庞雨,“再告诉庞将军一事,漕督部院已调副总兵刘良佐北上,准备去京师勤王,同样是南直隶的巡抚,小友你觉着张国维心中急不急?”

庞雨吃惊的道,“三日前我在江浦,怎地未曾听张都爷提起刘良佐之事。

若是如此,张都爷恐怕是急的。”

“这是前日的消息。”

阮大铖得意洋洋,为自己的消息灵通十分自得,“张国维在江北辖区有安庆、江浦和六合,两头远隔千里,兵马互相呼应不得,如今流贼出没巢凤之间,他调哪里的兵都不便,朱都爷那边因有中都凤阳在此,除本地募兵之外,尚有浙兵三千,更有牟文绶、刘良佐的兵马专应调遣,调出一个刘良佐无妨大局。

张国维自然急,正准备让右参议冯元彪领兵一千余去勤王,兵马出于各处营头,也有庞小友你营数百,不但调集费时,钱粮更无出处,你说他是不是更急?”

(注1)“阮先生明鉴,从江南调兵去京师耗日良久,到得北地之时建奴恐怕早已出关,空耗粮饷又抵得何用?”

“庞将军不必理会抵得何用,带兵北上本身就是用处,体现的是臣子的心意,即便朱大典没去勤王,你也应当去。

冯元飚兵马来自五个营头,不过拼凑之乌合,岂能比庞将军百战之兵,拼凑一千之数与刘良佐的奇兵营比起来,仍是的落了下乘,要说为官灵敏,张国维比朱大典还是差了分毫。”

庞雨在心中略微盘算,当日张国维的意思是等勤王令到达再说,也预备了调动庞雨,没想到朱大典不讲武德,没有军令也要去勤王。

事发突然之下,庞雨已经离开江浦,张国维想找自己一时也找不到,但更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张国维仍在担心安庆的流氛,安庆周边流贼频繁出没,勤王调动半年很可能出问题,守备营在江南损失颇重,张国维不清楚守备营实际兵员,在优先确保安庆的前提下,也无法超过朱大典的人数,张国维局势两难。

而庞雨研究了历年朝廷邸报,从活动规律来看,流贼在夏季炎热气候中很少大规模行动,秋收之前常选择各处山区蛰伏渡夏,至少九月之前,守备营应有部分兵力可以用于机动,至于九月之后,庞雨可以继续扩军,大不了多花些银子,保住几个城池是有把握的。

“在下可以对先生实言相告,守备营可以调兵,不妨安庆防务。”

“那便甚好,只要庞将军能让梁洪泰在此事中露个名字,比一百个掮客有用,届时谁敢动你的产业。”

庞雨顿觉局势豁然开朗,从到南京以来他一直在局中,想的都是如何找到门路,却没想到门路就在跟前,只要此事成行,自然而然就与梁洪泰拉上了关系。

而此事不仅对梁洪泰有利,对张国维也同样有利。

朱大典虽然是无令北上,但在勤王的大义之下,没有人敢质疑,张国维顿时被比了下去,目前江浦六合的驻军大多为新募,特别是六合两千步兵不说空额,在营的也全是新兵,根本没有远程机动的能力,冯元飚所领拼凑兵马确实太过寒碜,若安庆守备营出动,就全然不同了。

这样一次勤王的动作,能同时让庞雨、张国维和梁洪泰得利,阮大铖更不用说了,他信息灵通,又敏锐的发现了其中的机会,也有沟通往来的资源,不但能收庞雨的银子,还能得庞雨和梁洪泰的人情,没准他也想露个名字。

“在下明白了,报过张都爷那里,便马上派人回安庆抽调兵马。”

“庞将军能即刻调动多少人?”

“八百人……”庞雨脱口而出,这是他能最快调动的部队,主要是陆战队和调回安庆城的铁甲兵,他们能马上登船,其他部队虽然都在营区集结,但抽调会影响安庆的防务。

“刘良佐是副总兵,有两千数的兵马,可称精锐者不过数百而已。

无论庞将军如何凑,一定要上千数,最好还能更多些。”

阮大铖眨眨眼,“那运兵漕船上的人,皆是些水兵,这也是兵,路上再招募一些,张国维的奏本上才好看,老夫这里计较,江浦六合总能选出几百可用者,只要庞将军兵到便可北进,而不必等那些江南拼凑之兵。”

庞雨知道阮大铖所说路上招募,就是拉丁充数,虽然他不打算那么做,但仍心神领会道,“明白了,在下调两千五百水陆兵马,钱粮也能想法自筹。”

阮大铖一拍手,“应天巡抚麾下三千余水陆精锐精忠勤王。”

“可这也只是解了张都爷的急,又如何能把梁洪泰算在其中?”

“这就包在老夫身上了,有人打百顺堂的主意?

梁洪泰不但不收你银子,说不得还要在内守备府亲自见你,只要这见上一见,以后南京城里就没人敢动你的心思。”

庞雨看着笑眯眯的阮大铖,往时的阮大铖多少带着些落寞失意,但今日完全是自信满满神采飞扬,似乎这才是那个官场老鸟的真身,真正的掮客原该是这番模样。

……注1:见张国维《抚吴疏草》崇祯九年《再报援兵疏》:“再简壮士标丁两百名,共一千七百员名……当此披发撄冠之时欲从措处,苦于帑藏如洗,臣万不得已,檄行十府不拘旧辽各项,星速解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