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新闻发布会。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上楼到宴会厅, 几千平方英尺的大厅里已经被布置得很好。两侧分别摆放了两张长桌, 上面放着精美的器具和食物美酒, 中间留出大片大片花纹华丽的大理石地面用来跳舞。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各个方向环绕的音响播放着舒缓的肖邦钢琴曲,斯华年挽着自家哥哥走进去, 与遇见的人一一打招呼。比起第一次宴会的时候, 要稍微少一些。

斯晋作为宴会主人, 走到大厅前方简单说了几句开场的致辞, 就走下来坐到斯华年(shēn)边, 陪着她吃东西。音乐被换成了适合华尔兹的圆舞曲,宾客三三两两地滑入舞池。

斯华年咬着个可颂面包, 问了句:“哥哥, 你想跳舞吗”

斯晋眸光暗了暗,似是有些难以启齿道:“哥哥不会跳舞。”

“咦, ”斯华年愣了一下,抿唇笑起来, “这样啊。”

各种宴会上要跳舞的场合不少,斯晋总是独自坐在一边。一是不喜欢学,而是不愿意和其他异(xìng)接触。虽然略有些煞风景, 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斯华年上辈子飘在他(shēn)边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习惯,只以为他是不想跳,没想到压根就不会。

吃了几口茶点和两只迷你三明治, 斯华年就已经饱了。安静地坐在斯晋(shēn)边,偶尔闲聊一两句, 笑眯眯地看其他人跳舞。

“哥哥回去就学。”

“不想学就不学,有什么关系。”

“斯小姐。”

斯华年转过(shēn)一看,面前站了一位穿着燕尾服的英俊青年。

“能否请你跳一支舞”

舞会上通常不应该拒绝陌生人的邀舞,除非有很好的借口。斯华年只好抱歉地表示:“不好意思,我肚子饿。”

这个借口听上去别致的可(ài),对方忍俊不(jìn)地笑了笑,颔首表示理解,然后转(shēn)离开。

斯华年转头看了看斯晋,后者脸上还留着一点来不及褪去的紧张神(qíng)。

“吃醋啦,”她笑着碰碰他。

斯晋低低嗯了声,抬手给她整理一下头上的小辫子。

他的年年这样好看,

谁见到都想靠近。

一支舞曲结束,斯华年又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siyah。”

斯华年回过头,笑着打招呼道:“书亚。”

乔书亚朝她伸出一只手,含笑问道:“跳舞吗”

一瞬间斯晋脑子里警铃大作,可是他没有办法阻止。

乔书亚是年年的朋友,

年年没有理由拒绝

下一刻,他察觉到妹妹抱住了他的手臂,笑眯眯说道:“我跟哥哥约好了下一支舞哦,是吧哥哥。”

斯晋只能毫不犹豫点头。

乔书亚微微诧异了一瞬,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离开了。

斯华年站起来,拉着哥哥走进舞池,抬头看着他笑:“你个醋精。”

斯晋耳根泛着红,并不否认,抬手搭上斯华年(jiāo)嫩的肩膀:“是这样吗。”

“嗯,”斯华年伸手牵住哥哥的大掌,另一只手轻轻搭在他肩上结实的三角肌,“哥哥你听我说哦,进左退右,第一拍你先往左”

斯晋低头看着两个人的鞋尖,小心翼翼迈出一步。生怕踩到妹妹,等他做完动作,好几拍都过去了。

斯华年乐呵呵的,继续道:“然后你的右脚擦过左脚,向左前方走一步”

斯晋笨拙地站在原地踌躇几秒,索(xìng)不敢动了。

“年年,对不起,哥哥”

“没事没事,”斯华年仰起脸朝他微微笑,“这样好不好,就当作是在走路,我往后一点,哥哥你就往前一点

“放松一点,跟着音乐轻轻摇晃,不要怕踩到我。”

小姑娘声音轻轻软软,跟舞曲一起飘进斯晋的耳朵。他像是被迷住了心神,不由自主跟着她照做。

“年年”

“嗯,哥哥真棒,”斯华年朝他怀里靠了靠,“就是这样。”

微微垂下视线,斯晋的视线落在妹妹鼓鼓的(xiōng)脯。他脸颊有些发烫,躲避地移开目光,就对上她亮晶晶、温柔的眼波。

“哥哥,”斯华年轻声道,“放松点唔,怎么越来越僵硬呢。”

小姑娘仰着脸看他,一双杏眼又大又圆,映出的满满都是他痴迷不能自控的模样。

“年年”

“嗯”

斯晋喉头滚了滚:“别这样看着哥哥。”

“怎么啦”

“听话。”

斯华年茫然地眨巴几下眼睛,隔着手下的衬衫料子,察觉到哥哥的肌(ròu)愈发紧绷滚烫,才噌的一下明白过来。

“流氓”

斯晋弯腰在她耳边,低低的哑声道:“哥哥不是流氓。哥哥只是(ài)你。”

“”

斯华年转开目光不看他,就这样红着脸晃完了一支曲子。

两兄妹挽着手走下舞池,擦肩而过的人纷纷善意地调侃。

“斯总并非没有舞蹈天赋啊。”

“原来斯总是只愿意跟妹妹跳舞。”

“贵兄妹郎才女貌,令人羡慕啊。”

斯华年红着脸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斯晋从桌上拿了一块可颂面包,掰开喂到她嘴边:“饿了没有,吃一口。”

有时候他喂乌龟也是这个语气,斯华年瞪他一眼,拿出手机刷微博。

屏幕跳到主页,斯华年顺手点进自己和哥哥的(rè)搜。

看清(rè)门前几的其中一条微博,她吓一跳,惊讶地睁圆了眼。

原来评论被点赞的那个人是会收到提示的。斯华年有点哭笑不得。

先前她没有仔细注意,点开配图一看,才看清被点赞的评论是。

心里忽然就很甜。小溪一样的蜜糖在心里流淌,忍也忍不住唇边的笑。

她动了动手指,给这条微博点了个赞。这样子大家就都能看到,应该也没什么不好。

关于“斯总宠妹”的传闻在微博上疯狂流传,斯华年把手机给他看,咯咯笑道:“暗搓搓观察评论区,还点赞被发现。斯总你的高冷形象没有了哦。”

斯晋接过来看了一会儿,低着头迟迟没有出声。

“怎么了,”斯华年伸手戳戳他,“你不开心啦。”

斯晋抬眸,漆黑的眼底泛起星星点点奇异的暗光:“年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嗯”

斯华年询问地歪了歪脑袋,忽然被他一把抱进怀里,“哎,哥哥这里好多人呢。”

极度的兴奋和莫名窜起的执拗顺着血管冲上大脑,斯晋声音微哑,难得露出一点失控的模样:“我们开新闻发布会吧。回去就开。”

这样似藏非藏、似露非露的感觉,在斯华年看来是刺激有趣,对他来说却太过焦灼。无论是网上的言论,还是(shēn)边认识的人,每个人都知道他和年年是多么亲密,却又什么也不知道。

每一句调侃的话,都像是在撩拨他的神经。只差那么一点点,就一点点,就可以让所有人知道年年属于他。

“什、什么”

“答应哥哥好不好,”他在妹妹耳边急切道,“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