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狂喜。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斯华年趴在(chuáng)上闷着脑袋, 不敢去看手机。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

过了两个小时, 被电话铃声闹醒。看一眼来电显示, 是哥哥。

他会是来问她微博上的事(qíng)吗

斯华年有点紧张地(tiǎn)了(tiǎn)嘴唇,按下通话键。

“哥哥。”

“年年, ”电话那边传来哥哥低沉又温柔的声音, “哥哥在谈事(qíng), 来不及陪你吃饭了。你自己吃, 别饿着。”

他顿了顿, 补充道:“不要下楼,哥哥不放心。叫到房间吃。”

原来哥哥一直在谈事(qíng),

根本还没有看微博。

原本等着看他反应的斯华年有一点蔫, 乖乖嗯了声。

斯晋轻声说了再见,等着妹妹挂了电话、再关上手机。

对面的青年一(shēn)西装革履, 见状笑道:“你妹妹成年了吧,怎么还”

还像个小孩子似的。斯晋这模样, 倒不像是照顾妹妹,像是养了个女儿。

说起自己的妹妹,斯晋嗯了声, 唇角不自觉的含上一点笑意:“那孩子迷糊得很。”

“啧,我也想要个妹妹了,”青年摸着下巴若有所思,“你妹妹玩手游吗玩的话我给她来一(tào)限量皮肤。”

斯晋抿唇谢绝道:“伤眼睛, 我想让她少玩点。”

“行吧,”青年耸耸肩, 你说咱俩也勉强算朋友了吧,要不再考虑考虑加一款我的战神白起你知道吧,也是个人气很高的角色,首饰设计出来你亏不了。”

斯晋沉吟稍许,正要开口说什么,手机响了。

“抱歉。”

他看一眼来电显示,走出门接起来:“喂。”

话筒里传出林竣的声音,难得听上去有些震动之意:“斯总,斯小姐在微博上把你们不是亲生兄妹的事(qíng)公开了。”

斯晋瞳孔微缩:“什么。”

“您打开微博看一下吧,斯小姐回复了一位网友评论。现在公司门口挤了很多记者,电话也一直占线,我先通知暂不回应了。”

“嗯,”斯晋喉头滚了滚,沉沉的声音稍显干涩,“先这样。”

挂上电话,打开微博客户端。(rè)搜第一和第三明晃晃挂着他的名字,

斯家兄妹非亲生

保护斯总行动计划书

动了动手指点进去,满屏都是反反复复几行字。

斯总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最帅的男人最帅谁骂斯总我就骂他

斯晋无意识地划动着屏幕,渐渐地好像不认识这些字了一样。思维变得有些模糊,耳边逐渐听不到任何声音。

这些东西是年年发的

僵立了一会儿,他忽然转(shēn)推门进了会议厅。

里面的人诧异道:“哟,你这是怎么了。眼睛红成这样。出事了”

“没有,”斯晋从椅子上捞起西装外(tào),头也不回地出了门,“你想加几款就加,回头我让秘书联系你。”

滚烫的激流在心脏里来回碰撞,撞得他大脑一片空白,满脑子只剩下一个念头。

年年,年年

下一秒就想见到年年。

一路上迈着长腿健步如飞,拿出房卡打开房间门、走进卧室,斯华年正趴在桌子上吃饭,一只手里拿着手机,笑眯眯的像是正在和谁聊天。

听见动静,小姑娘站起(shēn)扑过来:“哥哥,我快无聊死了。你终于来和我偷(qíng)啦。”

现在和哥哥处于将要公开而未公开这个微妙的阶段,外面流言霏霏、他们躲在家里偷偷摸摸,真是太刺激了。

怀着一腔(ài)意赶来的斯晋像是被迎头砸了一锤,脸色一下子变青:“什么偷(qíng),别乱说。”

“就是偷(qíng),”斯华年的小脑袋不知道把自己代入了什么角色,语气很执拗,一个劲儿的瞎喊,“哥哥姐夫姨父姑父”

“你这孩子”

斯晋托着妹妹的(pì)股把人抱起来,额角的青筋蹭蹭往外冒。他(xiōng)膛剧烈地上下起伏着,一时间有些语塞。来时满腔澎湃的(ài)意和眷恋,被小姑娘这么一折腾,都变成了一股无名暗火,分不清是怒火还是别的什么。

斯华年笑嘻嘻的,伸手摸摸哥哥的脸。他脸色有些青黑,脸颊和耳根又泛着潮红,看上去憋屈极了。

“不闹了,”她满意地用刚吃完饭、油乎乎的嘴唇亲亲他,“哥哥你看到微博没有,我觉得我应该没有给你惹麻烦唔唔唔”

斯晋大步走到(chuáng)边把妹妹一扔,俯(shēn)压上去,哑着声音道:“偷完(qíng)再说。”

行吧行吧,

斯华年乐得不行。

滚烫的亲吻一下下落在她的脸蛋、额头、鼻尖,斯晋两只爪子摁着妹妹,一个劲儿的像是要往死里亲。

他好像一只发了疯的大狗。斯华年脑子里迷糊地想着,抱紧(shēn)上这个(rè)(qíng)如火的男人。

斯晋野蛮地磕碰着她的唇齿:“年年”

“我在呢,”斯华年脸蛋红扑扑的,颤颤地伸出小手去解他最上面的衬衫扣子,“大宝宝。”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忽然僵住不动了。

斯华年半睁开眸子看哥哥,就见他脸上青红交加,眸光凶狠又不甘、猩红得像是要吃人。

“嗯”

斯晋喉头滚了滚,艰难出声道:“没、没有(tào)。”

一时间斯华年有点哭笑不得:“那怎么办呢”

斯晋紧咬着牙,随意整理一下衣领,起(shēn)冲出门去。

“”

十几秒后,他又重重推门进来,从地毯上捡起自己的钱包。

妈耶。

斯华年抱着被子,笑得在(chuáng)上打滚。

地上零零散落着小小的彩色方形包装袋,房间终于安静下来。

斯华年柔软的皮肤被汗水湿透,躺在哥哥怀里、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

斯晋移开搂着妹妹的手臂,亲亲她额头:“哥哥去拧湿毛巾给你擦。”

“等等,”斯华年费力地拉住他,翻过(shēn)艰难地往上爬了爬,捧住他的脸,“哥哥,你看微博了没有。”

“看了,”斯晋重新把妹妹抱进怀里。

他沉默了很久,久到斯华年开始感到有些奇怪,他才犹豫着、艰涩地出声:“年年。”

“嗯”

“你为什么对哥哥这么好”

像是被年年放在心尖上宠(ài)。她在全世界面前、展开自己(jiāo)嫩的小翅膀,直白而又骄傲地表达着对哥哥的维护和(ài)。这样多的好,让他有些承受不过来。

心脏被填满、满得要炸开,好像被轻飘飘地托上了云端,又紧张随时坠落下来。

斯华年似乎极少见到哥哥露出这样迷茫的神色,透出一丝小心翼翼。语气带着难以置信和不安,让她有点心疼。

“对哥哥好是应该的呀,”她把脸颊贴在哥哥的(xiōng)膛,听到他“怦怦怦”有力而不规律的心跳,“哥哥,我们早些公开吧。”

年年说公开。

轰隆一声,斯晋听到烟花在耳边炸开的声音,炸得他一下子红了眼眶:“年年”

斯华年伸手摸摸他的眼角,明知故问地轻声道:“哥哥你不想吗”

斯晋痴痴地望着妹妹,喉头滚了又滚:“做梦都想。”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斯华年低头轻触他的嘴唇,试着哄他说一点真心话,“嗯”

斯晋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挣扎很久,才低低开口道:“哥哥觉得有些配不上你。”

斯华年没想到是这个答案,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一下子愣住了:“哥哥”

“年年,你还这么年轻,”斯晋下意识把妹妹抱紧了些,“漂亮,可(ài)这么优秀。”

“你也不老啊,”斯华年有点哭笑不得,絮絮叨叨地念道,“男人三十一枝花,哥哥你还是个花骨朵呢。而且长得帅,还、还有肌(ròu),是大家都想嫁的霸道总裁”

看见斯晋拧着眉、似乎想要反驳什么,斯华年赶紧亲亲他:“哥哥,我们公开好不好”

说着说着,她不由有点委屈:“你是我老公,不想让她们喊老公了。”

斯晋红着眼睛回吻妹妹,喉咙梗住、说不出话。

“但是要再等一等,”斯华年缩进他怀里,软软地嘟囔着,“现在大家还没有完全接受你不是我哥哥我不想让他们说你难听的话。”

说他图谋斯家财产、甚至说他变态,这些都会有。斯晋并不介意,可是斯华年不想这样。

“哥哥,再等一等好不好。很快的,就一下下。”

斯晋从喉咙里低低地“嗯”了声,翻(shēn)压到妹妹(shēn)上。

他用力憋回眼泪,满心一泻而出的(ài)意、混着语言无法形容的狂喜,铺天盖地把他淹没。

“年年”

“嗯。”

“再来一次好不好,”他讨好又疼惜地(tiǎn)(tiǎn)她的唇瓣,“哥哥轻轻的,不让你累。”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斯华年困得不行,但还是说了好。斯晋说到做到,真的很轻很轻。温柔又疼惜,轻轻摆动精壮的腰肢。小姑娘舒服得哼哼唧唧,时不时呜咽了一两声,他就再把动作放轻些许,倒是把自己憋得满头是汗。

结束的时候,斯华年已经睡着了。脸上沾着汗水,脸蛋红扑扑的,嘴角带着一点笑。

再醒来的时候,斯晋已经不见了。

斯华年皱皱眉头,撑着晕乎乎的脑袋坐起来。房间里很安静,他似乎也没有在洗手间。

看看表,才凌晨四点多。斯华年打开灯,在房间里转悠了一圈,在桌上显眼的位置发现一张字条。

大晚上不睡觉,

什么毛病。

斯华年拿着字条犹豫一会儿,还是忍不住换好衣服出了门。

“把哥哥找回来陪我睡觉。”

这个点大家都在睡觉,外面一个人也没有。斯华年上到四楼,走出电梯就是健(shēn)房。

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里面灯光明亮,只有斯晋一个人,正赤着上(shēn)、吊在双杠上做引体向上。

小麦色的肌(ròu)一块块鼓起,沾了亮晶晶的汗水。

斯华年津津有味地看了一会儿,他的动作始终保持着同一个节奏,丝毫也没有减慢。

过了好几分钟,斯晋从双杠上下来,落到地面上。随意地往地上一坐,两条长腿随(xìng)地搭在地面上,手臂撑在(shēn)侧。

哥哥终于累了,

把他叫回去洗澡睡觉。

斯华年把手搭在门把手上,正要推门进去,就见哥哥抬起一只拳头捶了下(xiōng)膛,仰起脸长啸了一声。

“”

宛如一只有力气没处使的哈士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