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公开的第一步。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哎, 妹妹, 不用这样嘛。玩一下而已, 大家一起开开心心多好。”

斯华年半个(shēn)子躲在哥哥(shēn)后,看着这位虞总, 觉得像极了港城剧里那种看似诙谐、实则(jiān)商的笑面老狐狸。

“哥哥, ”她悄悄问斯晋, “一个点有多少钱啊。”

“想玩就去玩, ”斯晋温声道, “没多少。”

听他这么说,斯华年就知道钱少不了。她眼珠转了转, 小声道:“要玩也不是不可以。每人四块筹码, 一块筹码一个点,随时可以退出。”

这话一出, 旁人就知道这个小姑娘不是不懂规则的。德州扑克最大特点就是,玩家可以根据手上牌的好坏判断形势, 自由决定是否退出。这样把筹码分散开来,确实可以把风险降到最低。

原本两个点的赌注被加到四个点,虞家人大喜, 自然不会多加细想,满口答应下来。

于是斯华年带着一点不(qíng)愿的表(qíng),慢吞吞地上了赌桌。

虞家准儿媳于玲看上去成熟又美艳,像是港城剧里风华绝代的赌场女郎, 衬得对面的斯华年像个傻傻来送钱的小孩。

德扑是公认的技巧大于运气的游戏,看上去这场赌局并没有什么悬念, 唯一令人有点惋惜的是斯晋这位花血本宠妹的兄长。

荷官给双方各自发了两张底牌,斯华年轻轻掀开看了眼,顿时笑弯了眼睛:“我有两只a。”

对a是任何一方有可能拿到的最大底牌,许多人喜欢这样放狠话,事实上起不到任何迷惑的作用。于玲轻轻笑了笑,并不在意。

“一码小盲注。”

斯华年随手扔出一块筹码:“跟啦。”

荷官发出三张公共牌。

两只a,一只7。

于玲笑着瞥了眼斯华年,像是在嘲笑她的滑稽。一共只有一副牌,斯华年手上两只a,公共牌里面两只a,哪有这样巧的事(qíng)。

她手上底牌是两张7,跟公共牌组合起来,至少也是三条的牌型。

“加一码。”

斯华年把剩下的三块筹码往前一推:“我梭哈a 了。”

荷官发下第四张公共牌,询问地看向于玲。

一张10,于她无益。现在手上的牌型也足够把斯华年四块筹码中的三块赢过来,她摆摆手,示意不加了。

于是荷官发下最后一张公共牌,替两人把底牌翻开。

哗。

两相对比,让人倒吸一口冷气。

“四条”

“还是四条a”

“这手气,傻子也知道梭哈。”

“厉害厉害。”

斯华年歪着脑袋看了看对面脸色难看的于玲,伸手把她的两块筹码笼到自己面前来。

“还玩吗”

“玩。”

原本是只打算玩两个点的,现在一局就输掉了。但是如果退出,这巨额的赌注就白白放弃了。别无选择,她只能咬着牙继续。

两个a,这逆天的运气。

不可能永远这么好,不可能的。

涉及到这样重的筹码,于玲变得谨慎起来。

第二局,底牌是两张8,她选择了盖牌。不下任何筹码,放弃这一局。

等到底牌最好的时候再下注,才是最稳妥的做法。

第三局,盖牌。

第四局,盖牌。

斯华年微微皱起眉头,

似是有点不耐烦了。

第六局,斯华年看了眼底牌,豪气地把筹码一推:“我梭哈了。”

不看公共牌就梭哈

围观的人面面相觑。

要知道最后评比的牌型,是从两张底牌和五张公共牌之中,挑出任意五张比较大小。无论抽到多么好的底牌,公共牌的变数更大。

唯一勉强说得通的解释就是,这个小姑娘今晚是神抽,她又摸了一对a。

于玲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脸色苍白些许,额头渗出丝丝冷汗来。

她摸了对k,第二大的底牌。

凭什么对方运气能那么好好到了荒谬的程度。

整室的目光都集中在她(shēn)上,于玲咬着唇推出一块筹码。

对k的底牌,弃牌太可惜了。万一公共牌里面有k呢那么至少也能组成三条的牌型。

荷官发下第一张公共牌。

a。

“a”

“要恭喜斯小姐了。”

“恭喜斯总吧。

“斯小姐才是真正的福星啊”

听着众人议论纷纷,于玲只觉一阵头晕目眩。

老天也帮斯华年。这样狼狈地输掉公司的钱,她不敢想象要如何交待。好不容易取得的一点进展,也许就这样白费了。

真是从一开始就不该答应什么代表公司上赌桌。

“我弃牌。”

比起输掉四块筹码,这样至少还能留下一块。

一方,一方弃牌,下注的过程结束。荷官发完剩下的公共牌,翻开斯华年的底牌。

一个2,一个5。

斯华年背着手站在桌边,一幅乖乖巧巧的模样,露出一个忍俊不(jìn)的笑。

2,5,加上五张零散的公共牌,没有对子、没有顺子、没有三条,就是一幅普通的高牌。而于玲放弃的那副牌,里面有一只三带二的葫芦。

一片哗然。

斯华年蹦蹦跳跳地跑到哥哥(shēn)边,仰起脸摇摇他的手臂:“不玩了,我们回去吧。”

斯晋含笑摸摸她的脑袋,她就乖巧地在他手心蹭蹭。

旁人回过神来,发现原本眼里的小兔子,变成了一只小狐狸。等她跑到自家哥哥面前,又变成了一只摇尾巴的小狗。

赢得盆满钵满、却并不赶尽杀绝,他们这时候才明白,这个小姑娘从来都没有赌昏头。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斯家这个小妹妹,

也不是个简单的人啊。

两兄妹跟众人道了别,并肩离开赌场、下楼回房间。

二楼的走廊空空(dàng)(dàng),斯华年左右望望,跳到斯晋的背上让他背着:“哥哥,我厉害吗”

斯晋含笑道:“年年真棒。”

“我跟你讲啊,”斯华年得意洋洋道,“我虽然别的事(qíng)做不好,吃喝(piáo)赌我可是”

“嗯”

斯华年嘿嘿笑了声,改口道:“吃喝玩乐,吃喝玩乐。”

斯晋掏出房卡开门,斯华年趴在他背上,继续絮絮叨叨道:“不过呢赌博还是不好,以后我们不要赌了,自己捐钱给小鲸鱼”

真是个宝贝。斯晋心都化成了水,偏头亲亲她的脸:“好。”

斯晋把斯华年送回房间,索(xìng)就一直留着没再出去过。但是妹妹白天才刚所以他很老实,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安静地抱着她入睡。

夜里偶然一个风浪,斯华年被晃醒。(shēn)边的斯晋睡得很熟,她轻轻推开他,去了洗手间。

重新躺回(chuáng)上,斯晋似乎在梦里察觉到怀抱空(dàng)(dàng),不知何时拧起了眉。

也许是海上的摇晃有催眠的作用,他没有醒来。

斯华年趴到他(shēn)边,很轻很轻地伸出手,揉了揉哥哥的眉心。

“年年”

斯晋呓语了句。

“哎,哥哥,”斯华年亲亲他的嘴唇,侧(shēn)躺到他怀里去。

“年年不是重生的”

夜里的海风很大,拍在窗玻璃上震了震。斯华年的心脏重重一跳,脑子跟着开始嗡嗡响。

哥哥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他为什么不问我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过了好几分钟,勉强镇定下来。斯华年微微抖着嘴唇,捧住哥哥的脸,轻声(yòu)哄他:“大宝宝,我没有重生。别怕了,嗯”

斯晋眉头松快些许,在梦里声音轻不可闻,低低的让人心疼:“年年,不想公开就不公开哥哥等你”

斯华年鼻子一酸,

眼泪就这么出来了。

她凑上去亲亲他的嘴唇,想哄着他再说点什么。可他一共就只说了这么两句,感知到妹妹重新回到怀里,又安心地沉入了睡眠。

斯华年抱着哥哥躺在(chuáng)上,

没有了一点睡意。

哥哥心里埋着很多的痛苦和恐惧,可他清醒的时候,从来不会开口对她说。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夜里斯华年一直醒着,觉得似乎下了点雨,到了第二天早上,又是很好的太阳。

斯晋一睁开眼,就看见守在(shēn)边的妹妹。一幅元气满满的模样,扑过来亲亲他:“哥哥,我们今天去买包包”

眼睛被乍然的阳光晃得有点疼,斯晋半阖上眸,本能地搂住妹妹:“好,买包包。”

昨晚睡得很好。像是做了一个噩梦,到了后来又像是好梦,他自己也记不清了。

吃过早饭,斯晋和斯华年就上了七楼商场。

轮船上有很多奢侈品牌的免税店,从珠宝到衣服,价格很好。有些带着妻子或者女儿来,逛的人不算少。

斯华年似乎心(qíng)很好,一间间店铺溜达,一小会儿的时间就买了好几个包。大部分价格五位数,偶尔一两个六位数。

斯晋手上提的满满当当。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又莫名觉得年年好像并不是非常喜欢这些东西。

也许小姑娘只是喜欢买。

他不再多想,把斯华年送回房间。

斯华年翻脸无(qíng),开始赶人:“哥哥你不是约了手游大佬谈联名款吗,快去吧快去吧。”

“小没良心的。”

斯华年看着他走出去,转(shēn)把刚才买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堆在一起,拍了张照片。

然后跟刚才抓拍的哥哥的背影一起传上微博。

倒到(chuáng)上躺好,

开始刷新评论区。

斯华年盯着评论看了一会儿,开始认真编辑一条新的微博。

cp保护斯总行动计划书:

1 斯总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

2 斯总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3 谁骂斯总,我就骂他

转发本条微博参与抽奖,奖品为图上包包任选一个,送完即止。转发即表示您认同作者所有观点。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只要你转发,不要998,萌萌的包包带回家

如同斯华年想象的那样,微博上一下子很(rè)闹、很(rè)闹。

斯华年的心(qíng)却并不怎么(rè)闹。

她知道自己一向不聪明,昨天想了很久才想出这么个傻傻的、有点浮夸的办法。

顺理成章地给粉丝送礼物求推广,顺理成章地上(rè)搜,然后她就可以在这样的(rè)度里

斯华年认真刷新着话题和评论,几十分钟过去,她看到了一条这样的。

斯华年来回看了这条评论一会儿,鼻子有一点点酸,慢慢打字道:

咻。

发出去了发出去了。

斯华年把手机丢掉,把脸埋在枕头里,紧张得不行。

这下子所有人都知道了。

媒体肯定也会跟着报道。

他们会说什么呢

哥哥知道我就这样说出去了会不会生气

真的是好紧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