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戒指。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好, ”斯晋含笑应了声, 一只手伸过来覆上斯华年的手, “喂我的宝宝吃鱼。”

(ròu)麻,太(ròu)麻了。

斯华年摸了摸手臂上并不存在的鸡皮疙瘩, 唇边却忍不住露出一点点笑意。

两兄妹在超市里逛了半个多小时, 像一对寻常的小夫妻, 买了很多菜, 又补了点油盐酱醋。

回到家是接近六点, 斯晋直接进了厨房。

斯华年不(ài)闻生鱼的味道,就坐在客厅里玩手机。

打开微博看了看, 她的小帽子认证账号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登录过了, 塞满了各种点赞、未关注私信和催她发博的评论。消失这么久,(rè)度竟然还是(tǐng)高。

斯华年想了想, 切换到自己的微博号。上面关注者只有小几百个,都是老同学和狐朋狗友们。

她划了几下屏幕, 把自己和科瑞安的合照发出去。没有带标签,只写了一行字。

然后就没什么事(qíng)可做了。斯华年在外面探头探脑一会儿, 估摸着哥哥把鱼处理好、放进锅里,才走进厨房。

“哥哥。”

察觉到自己的腰被抱住,斯晋低下头,一只手扣住妹妹的手:“宝宝。”

斯华年把(shēn)体和脸蛋贴在他背上, 笑嘻嘻道:“辛苦你了,大宝宝。”

小姑娘柔软的(shēn)体传来暖暖的温度, 斯晋回过头亲亲她的嘴唇,斯华年就踮起脚尖让他亲。

斯晋原本只想亲一口,妹妹精致的脸上泛起红晕、像个水蜜桃,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啊颤,他心尖一烫,下意识不断加深这个吻。

“不要亲啦,”斯华年推推他,“土豆再不切就氧化了。”

“小没良心的,”斯晋只好回过头去切丝。

菜刀碰在砧板上的声音好听极了,咔嗒咔嗒很有节奏。斯华年从(shēn)后抱着哥哥,只觉得(rì)子要一直一直这样过下去才好。

“老公”

菜刀在半途顿了顿,又再落下。斯晋低低应了声:“老婆。”

斯华年用脸蛋蹭蹭他的背:“老公。”

斯晋的(shēn)体开始僵硬,声音有一点哑:“老婆。”

他切完一颗土豆,把土豆丝都放进玻璃碗里。一边打开蒸馏水冲洗,一边回过头问:“亲哥哥一下。”

斯华年很乖,嘟起嘴唇凑到他脸边,离几厘米的时候停住:“你再煮个西洋菜汤,我就亲你一下。”

这幅自以为狡猾、占了很大便宜的模样让斯晋想起小时候,年年手里拿着作业本,难得对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你帮我写完,我就让你摸一下我的脑袋。”

还是这么傻,一点也没变。

他从冰箱里拿出陈肾、猪骨、牛筋丸,开始洗西洋菜。斯华年啄了一下哥哥的脸,重新在(shēn)后抱住他。

“老公。”

斯晋终于忍无可忍,丢下手里的菜,转过(shēn)扣住妹妹的腰:“还想不想吃饭了”

他的声音沉沉的,透出一点愤怒。也就只有在被撩上火的时候,才会露出一点霸道总裁的模样。

斯华年笑嘻嘻道:“如果你能给我一个戒指,我就再亲你一下。”

清脆的“戒指”两个字,像是提醒了斯晋什么,让他眸光猛地一沉。

他竟会犯了这样的错,把戒指忘了,

甚至(bī)得年年主动开口要。

(shēn)体比意识行动得更快,他松开扣着妹妹的腰肢,转而牵住她的小手,然后单膝弯曲、跪了下去。

“年年,嫁给哥哥。”

虽然迟了一点,那些反复练习终于派上了用场。

斯晋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天鹅绒小盒子,熟练地单手打开,露出里面亮晶晶的钻石戒指。

另一只手把她的手拉到唇边亲了一口,“对不起。”

斯华年弯着眼睛笑,蹲下来扑进他怀里:“哥哥你求了三次婚。”

第一次在(chuáng)上,

第二次在球馆,

第三次在厨房。

听上去一点也不浪漫。

蒸锅冒出袅袅的白汽,丝丝缕缕上升,料理台上摆着各种各样的食材,忘记关上的水流哗哗流淌。斯华年的鼻子有点泛酸,搂住哥哥脖子、亲了上去。

太浪漫了。

没有比这更浪漫的事(qíng)了。

斯晋轻碾着她的嘴唇,手上动作熟练地把戒指(tào)上她手指,声音温柔得能滴出水:“年年,哥哥一辈子都对你好。”

斯华年把眼泪憋回去,哽咽着提醒他:“土、土豆该炒了。”

斯晋哑然失笑,听话地站起(shēn)炒菜。

往锅里倒进油,放几棵辣椒,打开电磁炉。

斯华年像刚才那样,从(shēn)后抱住哥哥的腰。用脸蛋蹭蹭他,声音软软的:“老公。”

又来了。

斯晋(shēn)体微僵,

心里泛起一点无奈的欢喜。

22岁,还有两年,

可真是折磨人啊。

第二天仍然是一个不错的天气,斯华年和斯晋去市政厅进行了第二次登记,从此成为冰雪城法律认可的、真正的夫妻。

傍晚,坐上回龙城的飞机。

下飞机的时候,是本地时间次(rì)的中午,两兄妹从机场开车回家。

斯晋把妹妹哄睡了午觉,自己简单打扫一下家里这些天攒下的灰尘。

斯华年醒的时候是傍晚,从窗帘里透进金黄色的光。她躺在(chuáng)上抬起手,仔细看戒指。

肯定是足了一克拉,但不是那种大到吓人的形状。清亮澄澈,品质显然是顶尖的。

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戒指是哥哥送的。

斯华年美滋滋地看来看去,

心里咕噜噜冒着蜜糖泡泡。

视线忽然被一个细微的地方吸引住。

这颗钻石有58个台面,重复的几个基本单位里,4号面比2、3号面稍微小了一点点。很小很细微的差别,她一下子也不敢确定,又来来回回看了好久。

真是这样的。

要不是专业相关、加上她眼尖,一定发现不了。

“怎么回事,”斯华年嘟囔了句,“我们家的切割师是最专业的啊”

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她声音带着难以置信、一点点低下去。

斯华年又在(chuáng)上赖了几分钟,斯晋走进来、在(chuáng)边坐下。

“年年,起来吃水果。”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哥哥,”斯华年抬眸,把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这个钻你割了多久呀。”

“”

没有料到她会忽然这样问,斯晋怔在原地。

于是斯华年知道自己猜对了。

“说呀,”她爬起来往哥哥(shēn)上一扑,冷不防把他压到了(chuáng)上,“什么时候开始割的。”

斯晋不知道她是怎么看出来的,但是没有办法,只能老实回答:“出狱之后。”

那么早

斯华年啊呜一口,惩罚地咬在他嘴上:“为什么不告诉我。”

怎么敢。那时候的斯晋,还在小心翼翼隐藏着自己的肖想,生怕被年年看出些什么,像上辈子一样被厌恶。

可是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又总也克制不住内心那一点奢念。

万一呢,

万一真有那一天呢

他别的事(qíng)还算擅长,但这种精细的手工活,是真的做不来。从分割原石、转锯、打磨,要练的东西太多。

割废了无数颗钻石,才终于有了这一颗。

“割的不好是吗,”斯晋抬手搭上妹妹的腰,低声道,“那哥哥重新”

斯华年埋头堵住他的嘴唇,眼睛红红的像只小兔子:“哥哥我(ài)死你了。”

又是一段长长的拥吻。

斯华年伸出小手,悄悄开始扒他的衣服。

“年年,”他哑着声音,握住她的手不让动,“不行,你明天还要上学。”

“”

斯华年气得不行,低头又咬了一口。

到底是舍不得真咬,力气很轻,像是没长齐牙齿的小狗在撒(jiāo)。斯晋摸摸她的脑袋:“乖了,这几天好好上学。”

斯华年知道接下来就是那个游轮宴会了。虽然主要是谈生意,但是能跟哥哥出去玩,她总是很期待的。

忽然想到个事(qíng)。

“哥哥。”

“嗯”

斯华年凑在他耳边,小声问道:“到时候在外人面前,我们是兄妹还是夫妻呀”

斯家这对兄妹结成了夫妻,可想而知会引起多么大的震惊。

斯晋早已考虑过这个问题,所以并不犹豫:“兄妹。”

这个答案让斯华年有点意外,她原本以为哥哥会急着把(shēn)份昭告天下。但也只是个名分而已,她并不怎么在意,就点点头:“好。”

“再等一等,”斯晋抱住妹妹,“还有些事(qíng)要准备。”

做梦都想让全世界知道,年年是他的妻子。然而他也很清楚,如果现在公布,年年要承受多么巨大的非议。

他不愿意这样。

斯华年笑嘻嘻的,并不追问原因,在哥哥(shēn)上撒(jiāo)打滚:“我就是霸道总裁的隐婚小(jiāo)妻”

去上学之前,斯华年找了一条黑色的细绳子,把戒指挂在脖子上,倒也好看极了。

珠宝设计课上,见到被自己抛下很久的队友乔书亚,她感到很是抱歉。

“可算是回来了,”乔书亚含笑道,“我们有很多进度要追。”

斯华年趴在桌子上,抬起头:“我想好做什么了。我们做一个戒指吧。”

“戒指”

“嗯,男款的戒指。”

“怎么会想到做这个送给你哥哥吗”

送戒指给哥哥,听上去太奇怪了。哥哥是老公又不能说,斯华年只好含糊道:“送给男朋友。”

乔书亚嗯了声,并不多问。总归他也没有别的主意,对于这个戒指没有意见。

他只是有些微微有些疑惑。

斯华年离开之前,满怀期待、信誓旦旦的,要把作品送给哥哥。再回来,就变了样。

想来这样的豪门家庭里,注定是不会有什么稳固不变的亲(qíng)。

然而别人家的事(qíng),与他有什么关系呢。

乔书亚把飘远的思绪拉回来,重新放到设计作品上:“男戒的设计其实比女戒更加复杂、难度更高。女戒的重点是那个钻,男戒则要在戒托上多花很多功夫。形状,颜色,质地不同的设计能够吐出戒指主人的气质。年龄大一些的,宝石可以选用翡翠;用作定(qíng)信物,还是钻石更合适些”

形状有圆形、六角形,多边形,

材质有金、银、钢、钛,

宝石有玉石、钻石、翡翠。

斯华年歪着脑袋,抓了抓自己的小辫子。

设计图可以慢一点画,原材料要怎么解决

“书亚你知不知道,哪里可以买到好的原材料然后送去哪里加工”

乔书亚讶异地望了她一眼。

斯华年明白他的意思。

她自己家里什么都有,但是

“我不想让哥哥知道呀。”

这话里透出两条信息。一是她在斯氏毫无实权,就连买个材料都无法避开哥哥;二是兄妹俩确实闹矛盾了,也许是为了那个“男朋友”。

乔书亚沉吟片刻,说道:“可以去原材料市场碰碰运气,有时候会有些品质极好的原石。加工的话,找一些小型的珠宝公司,一般技术都是过关的。”

茅塞顿开。

斯华年托着腮,笑眯眯道:“去,我们今天就去。”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个龙城出名的原材料市场,还真的是个市场。没有场馆,都在室外摆起简单的小摊,昂贵的月石像白菜一样堆在地上。

还没经过加工和抛光的宝石都是土土的、灰扑扑的,一点也不赏心悦目。

有些原石的品质还算可以,但是斯华年看不上眼。斯家有许许多多专门的矿石场口,最好的一批都会留下自家用,剩下的经过筛选,才会流到这些小商贩手里。

偶尔会有一些极品被捡漏,但是这个概率一点也不大。

没有什么东西引起斯华年的兴趣,逛了一会儿,走到一个赌石小摊前。

离得远远的,就听见切割机转动的声音,很多人围在那里。斯华年和乔书亚走过去,看见一块半米宽的原石正在被架上切割机。表皮开了一个小窗,透出浓浓的绿。

周围人交头接耳,脸上表(qíng)多有赞赏、艳羡的意思,还有些人走到原石主人(shēn)边,提前商量价钱。

“书亚,你说这一块要多少钱呀。”

乔书亚仔细看了眼,斟酌道:“看小窗的成色,这块原石至少二十万。如果切出来里面有玉石,价值大涨。”

无论是爸爸妈妈还是哥哥,都没有带斯华年接触过赌石,她现在很是好奇:“里面会有玉石吗”

“不一定,”乔书亚把视线投向切割机,“卖赌石的人都是有些本事的,有可能是这个小窗开得特别好。但是赌涨的概率不小,肯定值得一赌。”

斯华年摸着下巴,直觉道:“我觉得里面什么也没有。”

“我们看看。”

一刀下去,露出灰白斑驳的石头。

原石体积一下子小了一半。

原石主人急急比划着道:“这里这里,第二刀顺着这个裂纹切。”

刺耳的切割声响起,仍然没有看见(ròu)质,只有星星点点零散的淡绿。

一刀一刀切下去,这么大的一块原石,里面竟然真的什么也没有。

唯一的一点玉,就是在开小窗的那个位置。

围观群众一片哗然,脸上不约而同浮起惋惜。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亏大了。这么大的一块原石,一般来说,怎么也能有个一小块好玉,稍微回点本。

这是个罕见的废石,小窗开得真神了。

原石主人抱着脑袋蹲在地上,有人好心地过去安慰。

乔书亚淡淡望了眼,收回目光,低头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

斯华年有点愣愣的,眨巴几下眼睛,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知道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