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老公。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看着妹妹傻呆呆的样子, 斯晋的手心开始渗出细细的汗。

“年年, 嫁给哥哥。”

哥哥单膝跪在地上, 紧张而专注地等着她的回答。斯华年看着这一幕,心脏迟钝的开始砰砰乱跳, 像是有几百只小熊在牵着手跳舞。

他在求婚

原本以为没有了的求婚

斯华年欢呼一声, 扑进哥哥怀里, 准确地朝他的嘴唇亲了上去。

吧唧。

“哥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吧唧。

“大宝宝”

吧唧。

“我好(ài)你哦”

周围的球迷们爆发出山崩海啸的欢笑和祝福声, 科瑞安也回过头来朝斯华年竖了个大拇指。

斯华年本来脸皮厚的很, 这会儿又有点害羞了。掩耳盗铃地把自己埋进哥哥怀里,留着他独自去面对一道道炽(rè)的目光。

斯晋微红着眼, 唇边勾起一个笑。他向周围人点头道了谢, 然后把妹妹紧紧抱住。

他在椅子上坐好,摸摸她的脑袋:“比赛要开始了。”

斯华年小小的一只, 在他怀里缩成一团。精致的耳尖红通通,轻轻发着抖。听到这话, 害羞得愈发往他怀里钻了钻。

真是心都化了。

斯晋低低喟叹一声,把下巴搁在她发顶。

“老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么可(ài)的年年,

怎么就成了他的妻子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真是做梦都不敢相信,

他也能有今天。

这一声唤得眷恋又深(qíng),斯华年犹豫了一会儿,抬头亲亲他的下巴:“老公。”

“怎么这么乖,”斯晋的眼尾又有些泛红, 顾忌着这时候大庭广众,克制地亲了亲她的额头, “这么可(ài)。”

听到第三节比赛开始的哨音,斯华年才慢吞吞爬了出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哥哥”她低头看自己的手。

斯晋不语,握紧了些、不肯放开。

斯华年抿着嘴唇悄悄笑了笑,反握住哥哥的大手,然后把视线投向球场。

第三节一上来,场上双方都攻得很凶、防得很紧。或许是因为节间休息的时候发生了一段求婚的小插曲,球迷(qíng)绪格外高昂。

加上场面打得有来有回、很是胶着,氛围居然比开场的时候更加(rè)烈了。

比赛时间还有一分钟,比分是55。

斯华年目不转睛看着,喊得嗓子都哑了。斯晋察觉到妹妹的手心冒出一点汗,安抚地揉了揉。

斯华年紧张得气都快要喘不过来了,却回过头来说道:“哥哥不要怕,我们霸王龙会赢的13秒的时候,科瑞安会打中绝杀哦。”

小姑娘拍着(xiōng)脯,语气信心满满。骄傲得像只小孔雀,一幅与有荣焉的模样。斯晋微不可察地拧了下眉。倒不是为了妹妹对科瑞安的信心而吃醋,而是这语气微微有些怪异。

至于哪里不对劲,他很快被场上形势分去了心神,一时间顾不上细想。

计时器走到十三秒。

霸王龙的主教练在场边用力挥舞双手,高声喊着什么战术。

六名球员执行的冷静而精准,科瑞安敏锐地窥见一个转瞬即逝的错位,不需要片刻的思考,一个压步转弯冲了过去,成功摆脱防守人。

行进间手起杆落,弹(shè)出球。

球杆挥下的一瞬间,斯华年已经激动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蹦跳着提前庆祝。

就是这个球

教科书式的绝杀

上一世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整个冰雪城都在对科瑞安的这一球津津乐道。斯华年没有看直播、事后看了比赛集锦,也对这球印象很深。

咣。

硬塑胶小球磕到门框上,反弹而出。

球馆静默了一瞬。

很快又重新(rè)闹起来,充斥着加油鼓劲的声音。

绝杀失败么,太正常不过的事了。

斯华年愣住了。

是蝴蝶效应吗我和哥哥的重生改变了最后一球的结果。可是这只蝴蝶,又到底是怎么个挥动翅膀法

斯华年的习惯一向是,想不明白的事(qíng)就不再费力去想。加时比赛的哨音响起,她开始慌了。

五分钟的时间里,场上局势瞬息万变。一个不小心或者运气不好,也许就会葬送整场比赛。

运动员的体力逐渐到了瓶颈,整整四分钟,场上没有人得分。如果保持平局到加时结束,就会进入五球制的点球大战。

30秒,55。

15秒,仍然是55。

斯华年着急地看向场边的主教练,试图看出他会布置一个什么样的战术,但他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

13秒,科瑞安控球靠近中线。

两名防守队员迎上来严防死守。

砰。

沉重的(shēn)体和护具相撞发生闷响。

斯华年看得心惊胆颤,但是裁判并不会为此而响哨,因为这是比赛规则(yǔn)许的合理冲撞。防守队员可以用肩膀和(xiōng)膛撞击控球的进攻球员,激烈的对抗也正是冰球的魅力之一。

科瑞安被撞得向后划出几米,冰刀拖出一道刺眼的痕迹。他微弯着腰,又一次冲了上去。

砰。

像是一只决斗的野狼,不死不休。

(shēn)穿17号的高大球星眸光发狠,再一次迎着一堵墙似的防守,后撤步,小腿发力

砰,人仰马翻。

失去重心前,冰杆挥起又落下。

几万人屏住呼吸,看着球高高跃起,

飞进球门。

56。

“哇哦”

斯华年一蹦三尺高。

“哥哥,赢了,”她一把抱住坐在(shēn)边的斯晋,欣喜地跳啊跳,“我们赢啦”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常规时间13秒的绝杀失败了,但是结局还是和上一世一样的。

科瑞安在疯狂的呐喊声中高举手臂,掀起一波更高的声浪。

他是这座球馆的王。

科瑞安面对面走回座位,斯华年朝他竖起大拇指,夸张地比划着告诉他,太厉害啦

穿着球衣的小姑娘活泼又灵动,让人一看就不由心(qíng)很好。科瑞安朝她点头,微微笑了下。

离场前,斯华年大着胆子问他要了一张自拍合照,后者也好脾气地配合了。

斯晋安静地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并不出言阻挠。

科瑞安确实是一名优秀的偶像,当得起年年的崇拜。

球员和教练组最先离场回了更衣室,然后是持有场边票的观众。

斯华年牵着哥哥的手,蹦蹦跳跳往外走,脚步像是踩在了云朵里。

今天发生好多好多开心的事(qíng)。

斯晋的心(qíng)同样好到极点。长臂一捞,把妹妹托起来,抱着往外走。

斯华年甜甜笑着,搂住他脖子:“大宝宝,我们去哪里呀”

“带你去一个地方,”走到车子旁边,拉开车门,斯晋把她放在副驾驶上,“吃好吃的。”

电视塔那边的求婚,他准备了很久。提前向年年求婚是意料之外,但他仍然想给她一场完美的、像电影一样浪漫的、会让所有女孩子都羡慕的求婚。

斯华年眉头一皱,双手双腿重新扒到他(shēn)上:“不要去。我要吃哥哥做的菜。”

并不想去什么餐厅。人多得要命,妨碍她和哥哥亲亲抱抱。

斯晋抿了抿唇,显然是在犹豫。

斯华年啄了一下他的下巴:“老公”

他眸光猛地变暗下来。在妹妹嘴唇上亲了一口,转(shēn)从另一边上了车,坐上驾驶座。

开出一段路,斯华年朝窗外望了望。并不是回家的路,有点委屈:“我们去哪里呀。”

“去超市,”斯晋顿了顿,“老公给你做好吃的。”

斯华年一下子心满意足,笑弯了眼睛。正准备说几句好听的夸夸他,斯晋的手机响了。

没有铃声,只是短促地振动了一下。

“年年,帮哥哥看短信。”

其实斯晋并不是这么着急知道一条短信的内容。

但是他和年年现在是夫妻了。

把手机让年年看,是一种主动坦诚的表达。

斯晋这样想。

斯华年乖乖划开一看,目光凝住。

体育彩票是这样的。赔率最低的押输赢,赔率是两倍左右。回报更高的玩法是押分差,赔率在812倍之间。而斯华年投的是精确比分的滚盘。

从比赛开始,赔率根据场上形势不停变化,吸引更多资金的流入。斯华年属于最早下注的,回报就最高。

投入1000块,赚回80000。

斯晋问道:“什么短信”

斯华年(tiǎn)了(tiǎn)嘴唇,小声道:“我买了体育彩票,中了。”

“嗯,”斯晋握着方向盘,随口说了句,“年年猜得真准。”

他话里并没有什么别的内涵,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斯华年的脑子里忽然警铃大作。

不行

不能让哥哥知道

哥哥是也重生的,她不能让他知道,她投的是准确比分。他那样聪明的人,一定会有所怀疑。

肠子都要悔青了。

斯华年暗恨自己懒、下注不用自己的卡,又责怪自己为什么要贪这点小钱,但是这已经无济于事了。

斯晋没有过问数额,

但她始终觉得心里毛毛的。

“赚了80000,”斯华年垂着头,故意透出一点欢快的语气,“投、投的比较多。我早就知道霸王龙会赢的”

她不能骗哥哥,所以只好把信息都模糊掉,误导他以为自己投的是赔率最低的输赢盘。

心虚和慌乱像涓涓的小泉,细细地往外冒。斯华年手指微微发着抖,把短信删掉。

哥哥的银行卡设置是消费十万以下没有短信提醒。

他不会去查的。

哥哥他不会去查我到底投了多少钱。

这样想着,斯华年终于放心了一点。

远远望见超市的霓虹灯标志,她很快就惦记上了别的事:“哥哥我想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