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我想你。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校内论坛已经吵翻了天, 但是斯华年对此一无所知, 安安稳稳睡到了大天亮。

第二天一整个上午都没有课, 她比平常起得晚一些。打着呵欠走出房间,斯晋正从鞋柜上拿起车钥匙准备出门。

“哥哥, 你今天走这么早啊。”

“嗯, 上午和其他股东开会。”

斯华年溜达着朝哥哥走过去, 他下意识抬了抬手臂, 然后才意识到她并没有准备让他抱。心头浮起一丝淡淡的失落, 他悄悄动了动手指,虚握成拳。

“年年, 早饭在桌上, 趁(rè)吃。”

斯华年停在他面前,仰着小脸, 上下打量几眼:“哥哥,我觉得你再加个领带吧。”

斯晋平常并不(ài)打领带, 但是斯华年这么说了,他就立刻点了头:“好。”

斯华年想了想,一路跟着他走回房间, 凑到抽屉边上:“这个深灰色的好看。”

斯晋没意见,伸手拿出来。斯华年抢过来,踮起脚往他脖子上绕:“哥哥你低一点。”

“年年,”斯晋一下子就慌了神, “哥哥自己来。”

“我来,”斯华年笑眯眯的很坚持, “哥哥你稍微弯一下腰。”

弯一下腰,离年年就又更近了一点。

斯晋怔怔地照做,脑子里冒出一点恍惚感。

年年那张漂亮的脸就在眼前,白皙精致得像个洋娃娃。她手上动作不是很熟练,带着一点磕磕绊绊,偶尔碰到他的脖子会微微有点痒。

斯晋的心脏也像是被一只小动物的爪子在挠。一下,两下又痒又麻。顶着斯华年专注的目光,他的喉头无意识上下滚动着,传来阵阵干渴。

“哎呀,系歪了。”

斯华年笨拙的解开领带结,又重新开始系。

斯晋用力闭了闭眼,说不清什么感觉。

他真想握住那双慢吞吞的小手,把年年扯进怀里,然后狠狠

可是他只能继续忍,

一直忍下去。

“好了,”斯华年终于欣喜地笑起来,“哥哥你快看看。”

斯晋微微低下头,略略看了眼那个还算整齐的领结,视线就落在小姑娘明亮的笑脸上。

年年真好看啊。

年年一直就是这样好看的小姑娘。上辈子他只能远远地望着,现在她竟也愿意像妻子一样给他打领带。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哥哥”

他回过神来,像平常那样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很轻很轻地摸了一下斯华年的脑袋:“哥哥上班去了。”

就这样,走了

斯华年望着他离开的背影,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哥哥没有夸我。

甚至并不显得怎么高兴。

她边出神边走到桌子旁边坐下,拿出手机给他发微信,带着一点委屈:

短信发出去,斯华年忽然意识到,自己重生以来,不知不觉,已经对哥哥这样依赖了。

其实上辈子刚死的那会儿,她是想早点去投胎的。作为一只阿飘,什么事也干不成就算了,还去不了别的地方,只能在斯晋周围几米远的地方打转,实在很是无聊。

虽然她死的时候他哭的那么惨,让她觉得有点心疼,但这也不代表她就愿意每天跟在他(shēn)边哪也不去。

然而这并不是斯华年能决定的。

她就只好一天天看着斯晋埋头工作,不眠不休,活成了一个机器人。

慢慢的她开始觉得有点心疼,

再后来,她居然很想抱一抱他。

她一遍遍对他念叨,

哥哥你休息一会吧,

你别这样难过了,

我还在这里呢。

可是斯晋从来都听不到。

他最后还是把自己的(shēn)体累垮了,

死在三十八岁那一年。

他死的时候是在办公室,夜已经很深了。如果是还活着的时候,斯华年一定如何也想象不到,高大又强壮的哥哥,会是这样的死法。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手里拿着她的照片,沙哑地喊了一声“年年”,平静地燃尽最后一丝生机。

这些事(qíng)已经过去很久了,

但是斯华年每次想起来还是想哭。

她伸手摸了摸眼睛,又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斯晋开车的时候本来是不会看手机的,但是居然已经回了她的微信。

斯华年毫不犹豫,

今天只有一门课,是设计课。这方面斯华年没什么基础,所以不得不听得格外认真一点。

该找个美术老师补补基本功了,

她在心里盘算。

过了大半节课,

斯华年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

为什么他们总是回头看我,还交头接耳

昨天储锋不是已经澄清了吗

直到台上的讲师开始解释这个学期的大作业,大家才专心了些,认真听。

“这是一个设计作品,两人一组,时间三个月,占期末成绩的百分之六十”

斯华年托着腮听,

心里咯噔一下。

分组作业呀,

这可怎么办。

“现在离下课还有一段时间,大家可以开始自行找队友了”

斯华年坐在原地,左右望望,现在倒是没人偷偷看她了,但是估计也没人想和她做队友。

放在桌上的手机微微震了一下,她拿起来打开,是储锋发来了一条消息,

斯华年没多想,

对面隔了几十秒钟没回,不知道干嘛去了。斯华年放下手机,旁边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siyah。”

“嗯”

乔书亚在她(shēn)边的位置坐下来,微微笑着,露出一点好奇:“斯氏的斯总是你哥哥吧。你们都姓斯。为什么不解释”

斯华年眉头一皱:“解释什么”

这个时候,储锋的微信回复来了,是一条网页链接。斯华年点开一看,哎呀轻呼出声。

这楼已经堆了快要一千层高,说起来并没有什么真正的猛料,只有一张平平常常的照片,是斯华年和斯晋并肩走在路上,楼主象征(xìng)地打了个薄马。看不清脸,但斯华年是这段(rì)子被讨论最多的人,很快就被猜了出来。

她屏住呼吸往下翻,在一百多层的位置看见一行字。

斯华年手指一顿,开始拼命往下翻。

诋毁的辩护的,说什么的都有。

斯华年气得呆住,

手指都轻轻发着抖。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第一次意识到,龙城跟冰雪城是不一样的,

真的太不一样了。

在冰雪城,人和人的界限是很遥远的。而在这里,虽然同学之间关系更加亲密,可是就连跟哥哥一起走在校园里都会被很多眼睛注意。也许不是所有人都有恶意,但就算是只想看(rè)闹,架势也能吓死人。

“你还好吧,”乔书亚拍拍她的肩,轻声安慰,“没事的,解释清楚了就好了。他们都不知道你姓什么。”

当然要解释。

怎么可能任由哥哥被他们臆想污蔑成那样。

斯华年咬着嘴唇,拼命把网页往下拖。还没找到输入框,目光忽然被某一层吸引。

332楼,昵称是一串纯数字。

这个层主语气很平和,莫名带着一种令人信服的力量。这一层的楼中楼回复也跟着平和起来,就连斯华年也冷静了那么一点。就算下面还有好几百层楼可能会说一些难听的话,她也没那么气了。

我的老同学可真好啊。

旁边的乔书亚视线无意落在她的手机屏幕上,声音带上一点欣慰的笑意:“你看,没事的。总有明白人的,解释清楚就好了。”

斯华年点点头:“嗯。谢谢你。”

乔书亚默了几秒,问:“设计作业,你要不要和我一组”

“你确定么,”斯华年垂眸闷闷道,“这个课我不会,可能会很坑的。”

“没事,”乔书亚随意地往椅背上靠了靠,“还有三个月时间。什么都能学会的。”

斯华年考虑一会儿,真诚地点点头:“谢谢你。”

乔书亚笑着嗯了声,转向另一边和其他人说话去了。旁边有个女生在问他有没有找到队友,斯华年认出了小白花的声音,但她没心(qíng)留意他们。

因为手机上刚刚跳出了一条新的微信,是斯晋发来的。

斯华年犹豫着,慢慢打字:

消息发出去,她觉得有点难受。

很小声很小声,喃喃着道:“哥哥是为了接我才提早下班的”

可她实在不喜欢一路上各处怪异的目光。

更不想让哥哥也忍受那些目光。

过了几秒,斯晋发来一个字。

后面跟着一句,

吧唧一声。

心脏又酸又胀。

哥哥,哥哥

哥哥他总是这样,

什么也不问就通通答应。

其实他会不会觉得委屈呢

她第一次想这个问题。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怎么甩也甩不掉了。斯华年垂眸盯着手机屏幕,眼睛有点酸酸的。

哥哥只是接我放学啊

我们明明没有做错什么。

她犹豫着,试了一下,撤回上一条消息。时间居然还没有到两分钟,成功了。

不知道为什么,斯华年又在一瞬间开心起来了。就连那些被误解的烦躁和委屈,好像一下子也不算什么了。

她动了动手指,一连打了三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