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她愿意。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斯晋的脚步微不可察地停顿了一下。

他摸了摸斯华年的脑袋, 按照早先想好的那样说:“宝宝。你是哥哥的宝贝妹妹。”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垂涎三尺的犬。小心翼翼把年年养在窝里, 却不能朝她伸爪。他能做的只有像现在这样, 卑劣地想方设法隔开敌人窥伺,让年年在自己的窝里多留一天。

斯华年不知道为什么, 觉得脸蛋有点(rè), 低着头小声嘟囔:“真(ròu)麻呀。”

小姑娘声音又软又糯, 听不出丝毫怒意。斯晋心头微松, 低声道:“年年不喜欢哥哥这样叫, 哥哥就不叫。”

斯华年“嗯”了声,过了好一会儿, 微红着耳尖别扭道:“没有不喜欢。叫什么都可以。”

虽然(ròu)麻是(ròu)麻了点, 可是好喜欢这样的感觉。

我是哥哥捧在手心里的宝贝

斯晋轻轻勾唇,眼中露出几分笑意。

傻年年。

真好骗。

“年年, 累不累”

斯华年犹豫了一下,“不累。”

斯晋抬手把她的双肩包背到(shēn)前, 蹲下(shēn)去:“上来。”

哥哥的背看上去宽阔又安全。

斯华年站在那里,微微歪着脑袋看他,有点为难。

好想爬上去试一试什么感觉。

这样想着, 她还是忍不住这样做了。斯晋搂着斯华年的腿弯把她背起来,她就自觉地搂住他的脖子。

“哥哥,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呀。”

因为哥哥(ài)你。

斯晋微微垂眸,把这句话藏进心里最深的角落。

“我是你哥哥。”

穿着白衬衫的高大青年微微转过头与背上的女孩说话, 画面看上去温馨又美好,冒着粉红泡泡。

路上经过的学生们忍不住回头看, 斯晋就在周围传来的目光里,背着妹妹一步步稳稳向前走。

这天晚上,斯华年躺在(chuáng)上,

很晚了还没有睡着。

她想起今天哥哥那一句“宝宝”。

那时候在教室门口,他低头看她,目光温柔又深沉,就像就像

斯华年说不清像什么,但她知道那一定不是哥哥看妹妹的眼神。

朦朦胧胧的月光透过窗帘照进来,斯华年睁眼望着天花板,怔怔地自言自语:“哥哥还是喜欢我的吧”

她早就知道哥哥多么喜欢自己。

这个喜欢很久远,还要从两人小时候说起。

七岁那年,爸爸妈妈带回来一个名叫大山的男孩,给他改名叫斯晋。

从那时候开始,斯晋似乎就很喜欢这个洋娃娃一样可(ài)的妹妹。不管她走到哪里,他总是默默跟在后面。

斯华年摔倒了,他把她扶起来。她的风筝不见了,他会跑很远去捡。

但是斯华年并不领(qíng),

她觉得他烦死了。

爸爸妈妈说,她应该管斯晋叫哥哥。斯华年不愿意这么叫。这个土包子跟她想象中的哥哥一点也不一样。

小小的斯华年冥思苦想好几天,发明出一个自认为非常机智的称呼。

大山哥哥。

既有别于哥哥,又可以顺便嘲笑一下他的名字。

大山,啧,又傻又土气。

后来斯华年长大了一点,也懂事了一点。她开始接受斯晋,开始叫他哥哥。

她仍然不怎么喜欢他,但是“大山哥哥”这个带着一点恶意的称呼,就慢慢被她遗忘了。

直到斯华年死的那一天。

她从尸体里飘出来,

变成了一只阿飘。

看着自己被人打捞上来,然后斯晋匆匆赶来,抱着她肿胀丑陋的尸体,哭着说“大山哥哥(ài)你”。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斯华年看着这一幕,觉得有点想哭。但她已经变成了一只阿飘,阿飘是没有眼泪的。

说起来她重生也有大半年了,斯晋似乎从没提过喜欢她这回事,也真是奇怪得很。

如果不是他今天的举动,斯华年都快要把这事给忘了。

她抱住被子,喃喃着道:“哥哥肯定还喜欢我。他上辈子那么喜欢我,这辈子应该也是吧。”

这样想着,她忍不住翻了个(shēn):“要是哥哥对我表白该怎么办要不要答应他”

“当然要答应那是哥哥啊”

虽然她对他似乎没有那种喜欢,

但那是哥哥啊。

说好要让他一直开开心心的,

这点小事怎么能做不到。

反正她也没有喜欢过什么别的人,

跟哥哥在一起,应该也没什么不好。

另一边,书房里深夜还亮着灯。

斯晋一遍遍刷新着校内论坛里与斯华年有关的那个帖子,把回复一条条看过去。

又刷了十几层楼,终于看见一条没那么水的回复。

看见屏幕上一句句“辛先生”、“辛小姐”,斯晋终于忍不住勾起唇角。他已经不是青(chūn)期的少年了,但这些存在于旁观者想象中的美好字眼还是让他觉得甜蜜。听见自己的名字和喜欢的人联系在一起时的那种甜蜜。

他刷新的动作愈发勤快,但没过多久,刷出了不愉快的内容。

斯晋的手指顿了顿。

学生们对这位c先生似乎很是忌惮。

这样一个背景复杂的人,

为什么会和年年扯上关系

暂时无法得出结论,他又按了一下刷新键。

最新的一层楼中楼,刷出一张照片。

照片是从后面拍的,距离有些远,但是还算清晰。背影纤瘦的女孩趴在高大青年的背上,两人似乎正说着什么,视线亲密交缠,唇和唇只有几个呼吸的距离。

斯晋默默按下保存。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斯晋低笑一声,

心里止也止不住的欣喜。

他关了论坛,洗漱完躺在(chuáng)上,

难以入眠。

他想起今天下午背着年年走的那一段路。

年年柔软的(shēn)体贴在他背上,说话时温(rè)的呼吸轻轻呼在他耳边。年年修长的腿搭在他(shēn)体两边,手臂搂着他的脖子。

熟悉的燥(rè)和异动又在(shēn)体里蔓延开来,斯晋一手掩面,低低叹了口气。

等一下又要做那种梦。

激烈又滚烫的梦。

“年年宝宝”

他渴望了她两辈子。

几十年的旖念积攒在一起,就快要把他烧起来了。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斯晋告诉斯华年,今天还会去接她放学。

斯华年昨天没有关注论坛,所以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下也就笑眯眯点头应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下午到了最后一节课的时候,斯华年连着收到两条微信。

第一条是斯晋发来的。

斯华年想了想,回道,

第二条是储锋发来的。

斯华年警惕道,

斯华年犹豫一下,把地址发给他。

最近两天,她不管走到哪都回头率超高,实在是愁死了。

趴在桌上等啊等,终于等到下课。讲师一声“下课”的“课”字刚说完,教室门就被人推开了。

斯华年抬头看了眼,那里站着个短头发的高挑姑娘。

不认识。

她又低下头收拾书包。

没料到下一秒就听见对方喊她的名字。

“siyah。”

这姑娘声音带着一点微微的乌鸦嗓,听上去冷冷淡淡,但是意外地很好听。斯华年收拾好东西走到门口,刚准备问问对方有什么事,忽然被她一把搂住肩膀往外走。

“哎”

“我叫肖玉。”

出了教室门,肖玉放开斯华年,颔首道:“不好意思。”

斯华年忽然明白了什么:“是储锋让你”

“嗯。”

两人转过一个楼梯口,就看见储锋倚着栏杆站在那里,旁边跟着个稍微矮些的少年。

肖玉拉着斯华年走过去。

到了面前,储锋朝斯华年点点头:“斯同学,给你添麻烦了。这是我弟,储砺。刚去接你的是我邻居家妹妹,肖玉。”

“小帽子”储砺看上去很兴奋,“你真的是小帽子”

斯华年点点头:“是我。你好储砺同学。”

储锋拧着眉,伸手扣住弟弟的肩膀,将他推远了些:“少废话。先下楼。”

四个人一起顺着楼梯往下走,斯华年忽然有点明白储锋的想法了。让肖玉去教室接她,同学对她的印象可能会从“跟储锋关系暧昧的转学生”变成“储锋顺带照顾的妹妹肖玉的闺蜜”。

这样一想,她还是觉得有点感激的:“谢谢你储锋。”

“谢啥,不用谢,”储砺挤到她(shēn)边来,“小帽子你能给我签个名不。”

“啊”

“你救了阿铮,我们都感激你,”储砺抬手摸了摸脑门,“我跟我哥还照着录像拼了两辆车,结果一点也不像,400米比你的两倍时间还慢。”

斯华年抿了抿唇,露出一点笑意:“最近好多人问,我准备在微博公布配置了。可以提前一点告诉你。”

说话间,很快就走到了楼下。斯华年指了指不远处的花坛,说:“你们先走吧,我在这等我哥来接我。”

最后一个字刚说完,她就看见了斯晋的(shēn)影。

匆匆跟三个人道了别,朝哥哥跑过去。

她跑得太快,到了面前一下子没停住,直接撞到斯晋怀里。他吓一跳,赶紧张开手臂接住她。

储砺站在原地看懵了:“哥,这人也是你安排的这(cāo)作6啊,澄清得真干净。”

“”

这天晚上,斯晋和斯华年都没有关注校内论坛。

所以他们都不知道,灌水区有个帖子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