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最喜欢。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该死的林竣,说好的不告诉哥哥呢

他们连借口都编好了,就准备告诉哥哥,减刑是因为法证局对法庭样本进行了抽样重验,得到了与当时不同的结果。甚至连打官司的律师都安排得明明白白,答应了不会告诉斯晋一句多余的话。

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她辛苦准备了这么久,就被林竣这个猪队友坑了

斯华年惊得睁圆了一双漂亮的杏眼,还没想明白这事,忽然(shēn)子一倒,失去平衡是斯晋一把将她扯到了自己怀里,(jìn)锢在腿上坐好。

然后斯华年听到他咬着牙,声音微微颤抖,一字一顿:“你觉得能瞒得住我吗,嗯”

她为什么要瞒着他,还不是怕他知道了伤心自责

斯华年又气又委屈,“不是,我”

争辩的话还没说完,忽然感觉有什么(rè)(rè)的液体流在她颈窝里。

斯华年一愣。

哭哭哭了

回头一看,哥哥紧紧咬着牙,默默流泪。她赶紧转过(shēn)面对他坐着,伸手摸摸他的脑袋,开始安慰:“哥哥别哭呀,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斯晋的发型是那种很短的板寸头,摸上去有点扎手。斯华年改为抱着他,很小声地说:“哥哥你别哭了,我们现在多好呀。”

他们两兄妹开心地生活在一起,

当真是没有比这更好的事(qíng)了。

然而斯晋显然并不听劝,紧紧抱着妹妹,无声无息地流泪。

斯华年没办法,只好等他哭完。

许久之后,他开口,声音哑得可怕,

“为什么”

为什么要为了救一个陌生人,让自己陷入那样的危险他竟现在才知道,他(ài)若生命的妹妹,曾经在鬼门关前走了这么一遭。

为了救你呀哥哥,

为了你我才拼命。

但斯华年显然不能这么说。她只好随口胡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七级那什么,宝塔呀。”

她忽然有点庆幸。

幸好哥哥不知道她是重生的。现在他都哭成这样,要是让他知道她是为了救他,岂不是要跳楼

呸呸呸,跳什么楼,斯华年你有病吧。

她一边在心里骂自己,一边在斯晋怀里缩成一团。

我这辈子要让哥哥开开心心的,

让他活很久很久呢。

斯晋并没有哭很久,后来他只是抱着斯华年一动不动,也不说话,但是她能感觉到他全(shēn)都在微微颤抖。

“别怕,哥哥别怕”

年年在这里,哥哥别怕。

她轻轻拍着哥哥精壮的脊背,一声声哄着。

小姑娘的声音软糯好听,却并不能让他安心几分。上辈子年年躺在停尸台上的景象,和视频里支离破碎的车祸现场,来来回回地在斯晋脑子里交替出现,变成比地狱更可怕的画面。

“年年,”他的声音哑得可怕,“你知不知道”

哥哥已经承受不了第二次失去你。

如果这一次我会毫不犹豫跟你一起离开。

“嗯”

怀里的小姑娘,还在紧张地等着他的反应,盼着他别再难过。斯晋伸手摸摸她的脑袋。

跟随年年离开的念头一冒出来,他反而安心了下来。

“年年乖一点,知道吗别再让哥哥担心。”

斯华年听出这话里有点要翻篇的意思,赶紧用力点头:“乖,我一定乖。”

“好了,”斯晋低低叹了口气,犹豫一下,伸手碰碰她的肚子,“饿不饿”

“饿”

斯华年看着再次在厨房里忙活的斯晋,这时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过上被养猪的(rì)子。她只是美滋滋地想着,哥哥的(qíng)绪好像平静了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斯晋做的晚饭比午饭好吃一点。

他洗完碗,斯华年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什么东西,朝他招手:“哥哥快来看”

斯晋走过去一看,是一封相框和一面锦旗。

相框里的照片上,斯华年挽着个绿色眼睛的褐发男人,迎着镜头笑得很开心。照片右下角有个马克笔签上的花体字,p开头。

“这是我最尊敬的人啦,”斯华年兴致勃勃地展示给哥哥看。

菲利普教授替她完善了救人的计划,虽说最终没能派上用场,她也始终感激。后来拿到血液样本,她连夜飞回冰雪城,把样本交给他。他用学术名誉作为担保,替她出具了一份能上法庭的化验书。

但是这些事(qíng),斯华年不想再提起来惹哥哥伤心了。她只好说:“这是菲利普教授,他多给了一分让我及格。”

斯晋笑了,“替哥哥谢谢他。”

他伸手摸摸那面锦旗,“这个呢,是什么”

说起这面锦旗,斯华年就很得意了。她把锦旗展开,给哥哥看上面金灿灿的字。

模范市民。

“这个是我现在最喜欢的东西啦,”斯华年摸着下巴,美滋滋道,“我给法证局捐了十(tào)最好最好的化验设备,他们就给了我这个。以后不会有人像我们这样被冤枉了。”

她放下锦旗,一把扑到斯晋怀里撒(jiāo):“设备可贵可贵了,我的零花钱都没有了,哥哥你给报销吗”

斯晋红着眼眶,却又被小姑娘软萌的模样逗得失笑,微微哽咽着道:“报,报。”

斯华年欢呼一声,开心得搂住他的脖子:“哥哥是我最喜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