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047章 悬剑高阁



作品:《御剑江山

楼内传出消息,说昨夜有人闯入浩然峰欲行不轨,不想被慕执令发现,重伤而逃。如今整个浩然峰都在寻找那闯入之人。

听到这个消息后的莫羽不由面露诧异。

作为事件的始作俑者,莫羽自然知晓事情始末,只是他没想到那黑衣人的实力如此了得,竟能在慕千秋的手下谋得生路。可想而知,那人的实力怕是已临近中玄位的境界。

还好自己使了一招驱虎吞狼之计,否则……

莫羽已经不敢再往下想了。

余下几日,莫羽依旧与沈枫切磋剑法,不仅令他对钱塘十景的掌握越加的纯熟,同时对墨子剑法也有了新的领悟。

到了第六日,沈枫出奇地没有提切磋一事,而是领着莫羽朝观云台走去。

“沈师兄,你今天是怎么了?”平常一见面便提出比试的沈枫今天竟一反常态,这让莫羽颇不习惯。

“你不知道吗?”沈枫看着莫羽,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今天是东剑道来我长歌楼拜山的日子。”

东剑道前来拜山?

莫羽心中一愣,他确实是听到过这个消息:“东剑道前来拜山,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楼主令山中弟子前往观云台相迎!”

东剑道与长歌楼同为十二楼之一,地位相当。加上来人乃东剑道未来之主,因此长歌楼便以掌门之礼相待。

当二人来到观云台时,发现平台上竟已站满了人。足有两三百人之众。

莫羽心中大奇,心道这观云台上怎会又如此多的人,难道是外派的弟子都被招回来了?

然而目光一扫,莫羽便明白了其中的缘故——他在人群中看到不少面熟之人,敢情是长歌楼为充场面,竟将外门弟子招来充数。

不过想想也是,如今内门中除去必要的守山护法外,只余下四五十名内门弟子,这些人多为大凡位修为。

实力不强也就算了,人数还如此稀少,作为十二楼中的六楼之首,若不找人充数,岂不是太寒酸了。

位于观云台北部有处平台,上面站立着四名中年男女,分别是楼主李凌烟、礼部执令慕千秋、乐部执令沈君仪以及射部执令夏穿云。至于另外三部执令,因有要事不在山中。

带到人群到期,便听山中传来三声钟响,不一会儿的功夫,便见一名守山护法领着一群来走上了观云台。

步入观云台的东剑道弟子只有十来人,年纪都早二十来岁上下,清一色地穿着淡黄色的长袍,每人的腰间都悬挂着一柄银鞘长剑,给人以英姿飒爽的感觉。

这十来人中有男有女,均是相貌俊美,男的英姿挺拔、女的妖娆艳丽,加上其奢华的衣着,令众多长歌弟子眼前一亮。

尤其是为首男子,更是俊朗不凡,其长袖随风而舞,恍若画中剑仙,一下子便吸引住众多长歌女弟子的目光。

为首男子吸引了大多长歌女弟子的目光,而位于这男子身后的少女则拴住了所有长歌男子的眼球。

这少女年纪不大,也就十五、六岁的模样,其长发如瀑,肌肤胜雪,一双美眸中更是露出动人之意,好奇地打量着周遭的环境。恍若坠入人间的精灵一般令人心生怜爱。

“想不到这红尘界的美女还真是多呐!”即便是莫羽在见到这少女后,也不禁有些慌神——来到这个世界不过月余,自己竟遇到了好几个绝色佳人。

无论是秋依水、无双城那个紫衣女子,还是瑕儿,都可堪称数一数二绝世美人,放眼自己那个世界,绝对是能引起轰动的存在,而眼前这女子的姿色,较之瑕儿更是不遑多让。

“冷贤侄远道而来,李某有失远迎!”李凌烟的声音传入众人耳边,这声音虽然不大,听在众多长歌弟子而中却雷灌耳,尽皆打了个寒颤,纷纷面露惊容。

看着台下面露愧色的众多弟子,位于李凌烟身旁的沈君仪却是摇头轻叹——不仅是外门弟子,连不少内门弟子都被美色所迷,看来这一辈的长歌弟子还是定力不行呐!

听到李凌烟开口后,为首那橙袍男子当即微微一笑,冲平台上的四人行礼道:“晚辈冷绝枫见过李楼主与诸位前辈。”

冷绝枫?

听到这个名字后的莫羽不由一怔,难怪他觉得这为首男子十分眼熟,如今听他自报姓名,方才反应过来——此人竟然是当初围攻唐玄的几名高手之一。

“冷贤侄客气了。”李凌烟道:“当年我与令尊曾有一面之缘,不想一晃眼已过去二十余年……”说到这,李凌烟复而看向冷绝枫道:“不知冷兄派贤侄来我长歌所为何事?”

“回李楼主话,晚辈此来,非受家父之命。而是为了心中一桩憾事!”

“憾事?不知是何憾事?”

冷绝枫淡淡一笑,对身后挥了挥手,旋即一名东剑道弟子托着一个长形木盒走到他的面前。

冷绝枫打开木盒,从中取出一柄长剑:“晚辈想将此剑悬于隐剑阁内!”

“这是——”见到冷绝枫手中的长剑,李凌烟眉头一皱,身旁的慕千秋却是脸色大变:“碎星剑!”

李凌烟看了眼冷绝枫,又看了看他手中的长剑,冷声道:“冷贤侄!此剑你是从何而来?”

“一位前辈临终前所托!”冷绝枫的嘴角不由扬起一抹苦涩。

“什么?”听到这话,平台上的四人脸色尽皆变了。

“你与他是何关系?”

“这位前辈对在下有指点之恩。算是晚辈的半个师父。”冷绝枫道:“在下知晓这位前辈生前最大的愿望是回归长歌,因此想将此剑悬于隐剑阁内!”

“妄想!”慕千秋道:“隐剑阁所悬解释侠义之士的佩剑,封淮雨这长歌叛徒,有何资格悬剑高阁?”

“晚辈知晓这有些强人所难,但这是前辈临终之愿,我……”

“你可知悬剑高阁需通过考验,唯有成功者,才有资格悬剑。”李凌烟看了眼冷绝枫,缓缓道。

“楼主,你——”慕千秋正欲发话,却见李凌烟摇头道:“故人已逝,慕师兄为什么还放不下心中的执念呢?”

“这……哼——”慕千秋先是一怔,旋即哼了一声,却未再多言。

李凌烟苦笑了一声,最后将目光落在冷绝枫的身上道:“冷贤侄,你考虑好了没有?”

“不用考虑了。晚辈愿接受试炼!”

“既如此,那贤侄一行可现在山中歇息,三日后,于隐剑阁外举行悬剑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