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048章 诗绝传人



作品:《御剑江山

随后便是一阵寒暄,不久后,李凌烟与三部执令便领着冷绝枫朝一行人游览山中建筑。

带到主事者离开,观云台上的众弟子也如鸟兽散,各自忙活各自的事去了。毕竟众人今天来此,也仅仅是走个流程,冲个场面。

“沈师兄,什么是悬剑之试?”与沈枫回返茗谷的路上,莫羽不由向沈枫询问起悬剑之试的情况。

“所谓悬剑之试,乃我长歌楼创派以来便存在的试炼。”说到这,沈枫的脸色满是怅然:“毕竟人在江湖,难免恩怨颤声。祖师设下悬剑之试,便是为了让天下用剑之人,获得安稳的隐世生活。”

“此话何解?”

“只要通过悬剑之试的人,便可将所用佩剑悬于隐剑阁内,也就等同向天下之人宣布其隐世之心。一旦悬剑高阁,便等同于抽身江湖,江湖中的恩怨便与其无关。”

“这样行得通吗?”莫羽对此报以怀疑:“毕竟江湖中的恩怨,又其实这般轻易便能割舍的?”

“确实如此!”沈枫笑了笑道:“悬剑之试的实意本就不是为了了断恩怨,而是转移恩怨。”

“转移恩怨?”莫羽愣了愣,似是想到了什么:“你的意思是?”

“只要退隐之人悬剑高阁,那他在江湖中的恩怨便由我长歌楼承担!”

“什么?”莫羽诧异:“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能悬剑高阁。”沈枫笑了笑道:“只有平行端正的仁义侠士,才有资格参与悬剑之试。而只有通过测试的人,才有机会将剑悬于隐剑阁内。祖师这么做,便为了让那些仁义侠士得以安然退隐……”

“若有人私下对隐世之人出手呢?”

“那便会遭到整个长歌楼的报复。”

“原来如此!”

“随着时间的推移,悬剑之试成为了许多用剑之人展现实力的平台。在长歌楼最巅峰的时期,江湖中用剑之人皆以能悬剑高阁为荣,在他们看来,能够将自己的佩剑悬于隐剑阁内,是莫大的荣耀。只可惜,最近数十年,长歌楼风光不再,便鲜有人来悬剑了……”说到这,沈枫不禁面露唏嘘。

“那冷绝枫为何要来悬剑?”莫羽再次询问道:“还有那柄碎星剑,它的主人又与我长歌楼有何关系?为何楼主与几位执令在见到那柄剑后,会露出如此气愤的表情。”

听到这话,沈枫不由一怔,他看着莫羽,忽然开口道:“莫师弟入门也有五年了,难道没听过封淮雨的名字?”

“封淮雨?好熟悉的名字!”莫羽故作沉思,毕竟身为穿越者的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多来自大数据系统的资讯,可他又不能事事咨,他见沈枫似是知道内情的样子,便问道:“他很有名吗?”

“不会吧!”沈枫露出了一副被你打败的表情:“你不会真不知道封淮雨是谁吧?”

“怎么?他很有名吗?”莫羽反问了一句。

“何止是有名,他在长歌楼内门弟子中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额,那个……沈师兄,我成为内门弟子也就才几天。”他不想在此事上多做纠缠,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这封淮雨究竟是谁?”

“这封淮雨本是长歌弟子,与慕执令同为诗的传人,在为与剑法造诣更是同辈翘楚,据说不到三十岁便已晋升小玄位,而他的行令剑围更是有‘诗’八成的火候。甚至有人说,若非他叛出师门,只怕如今的楼主之位,便会落在他的头上。”

“竟有此事?”莫羽闻言诧异:“既然如此,那他为何要叛出师门?”

“这其中缘由,便不得而知了。”沈枫摇头叹息道:“只是没想到,封淮雨竟与东剑道少主拥有这样一层关系。”

莫羽点了点头:“冷绝枫欲悬剑高阁,只怕是想让封淮雨落叶归根。”说实话,经过上次几大高手围攻唐玄的情况来看,这冷绝枫也算是一个坦荡之人,唐玄对其也很推崇,故而莫羽对他颇有好感。

“如此一来,三日后的悬剑之试便是一个难题了。”沈枫苦笑道:“毕竟山中有实力的弟子也就几个。纵然加上守山护法,只怕也不是冷绝枫的对手,真是头痛呐。”

莫羽闻言一笑,反正以他大灵位的实力,楼主也不可能派他参与悬剑之试。故而也就没有这方面的烦恼。

“看来我这两日得勤加修炼了。莫师弟,我两再去切磋一番!”

莫羽:“……”

※※※※※※※※※※※※※※※※※※※※※※※※※※※

傍晚时分,莫羽借口前往谪仙镇采办物品,方才摆脱了沈枫的纠缠。

武痴真的太可怕了。

一想到这,莫羽便不禁一阵后怕。自他们回道茗园后,沈枫便拖着他去谷内空地切磋剑法,而这一切磋便是数个时辰……

自己要不要现在谪仙镇内夺上几天呢?

反正任长老闭关,慕封禅住在浩然峰,而林如山由又守山之责,故而成为内门弟子后的莫羽很是清闲,当然,如果没有沈枫逼自己切磋,怕是会更好。

腹中饥肠辘辘,莫羽想起自己竟一天没吃东西,当即朝谪仙镇内唯一的一家酒店走去。

谁知尚未走进。便听见里面传来一个夸张地声音。

“各位长歌楼的兄弟,小弟这柄乾坤子母剑可是我东剑道的珍宝之一。你们可以打听打听,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从一位中灵位的师兄手中换来的,可宝贝的很,你们中若有人买走,必须答应我,切不可在我东剑道弟子的面前使用,否则我可就惨了!”

“真的假的?”人群中有人喊道:“我听说过乾坤子母剑,这可是件宝贝。怎会在你的手上,该不会是你偷来的吧?”

“哪的话!我邵伟是那样的人吗?况且就算我有这心,也没这胆呐!这位兄弟可以不买,可别坏我的名声——”

谪仙镇内居住的多为内门及挂名弟子,故而镇中这唯一的一家酒店常常人满为患,但却从来没有如此热闹过。

莫羽走进酒店,一眼便看到一个油头粉面的胖子,此时的他正拿着一柄淡黄色的长剑,冲众多长歌弟子吆喝道。

这人身上也穿着淡黄色的服饰,很显然便是此次随冷绝枫前来拜山的东剑道弟子。

起初莫羽见上山之人多为俊男美女,以为东剑道是看脸招人,如今一见,东剑道内也有长得不怎么样的弟子嘛。

不过这个家伙也是奇葩,其余的东剑道弟子多在山中与内门弟子结识想交,而他却跑到谪仙镇做起生意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