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006章 挑衅白狼



作品:《御剑江山

见到这一幕,场中不少人都对秋依水投去了一抹同情的目光。

白狼除了手段残忍之外,更是贪花好色之徒。据说被他看中的女子,无不饱受凌辱折磨而死,如果说男人对白狼是谈之色变,那么在女人的心中,白狼便是无边的梦魇。

见到白狼走来,同桌的严子聪等人纷纷握紧了手中的兵器,秋依水急忙低声制止,生怕他们惹怒了对方白白送了性命。反倒是一旁的莫羽,一开始便坐在那儿发呆,全然没有大敌来临的警觉。

这时白狼走到桌旁,瞥了几人一眼,阴测测地开口道:“你们是秋风楼的弟子?”

“是又如何?”严子聪性子最急,见白狼走近,猛地抽剑刺出。秋依水暗叫不好,可未等她开口喝止,其余几人也拔剑而出。无奈之下,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出手。

随即便听几声脆响,出手没几招的她们便被白狼击落了手中的兵器,而对方的一柄袖刃更是架在了严子聪的咽喉上。

秋依水见状大急,生怕严子聪遭逢意外,当即对白狼抱拳道:“还请前辈手下留情!”

“现在知道怕了?”白狼对着秋依水邪笑道:“要不是看在你那标致的脸蛋上,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刚才就已见阎王去了!”

秋依水知道对方说的是实情,当即陪笑道:“我们几个初出茅庐,不知天高地厚,冒犯了您老人家,请您看在我等少不更事的份上,放过我这莽撞的师弟好吗?”

听到秋依水的吹捧,白狼脸上顿时露出洋洋得意的表情:“你们秋风楼在江湖上虽有些名号,但除了楼主秋西风有些本事外,其余者皆不入流。就你们几个小辈竟也想捋狼爷虎须,真是找死!”说到这,他的语气一顿,对着秋依水奸笑道:“不若你拜我为师,我保你不日就名扬江湖,如何?”

秋依水心中自是不愿,但见严子聪的性命捏在对方手中,只得无奈允诺。

严子聪听到秋依水竟答应对方的要求,心中大急,急忙喊道:“师姐你万不可如此。”

“我意已决!”秋依水生怕严子聪的话惹怒白狼,急忙道:“师弟你们回去与父……与楼主说,就说我已拜了大名鼎鼎的血刃白狼为师,请他老人家不必挂怀。”

“这就对了!”白狼似乎对秋依水的回答很是满意,当即便放了严子聪,并对几人道:“你们几个可以滚了。”

严子聪虽知秋依水希望他们速回秋风楼搬请救兵,可心中却放心不下,踟蹰不肯离开。

“怎么?你们还不走?莫不是也想拜我为师不成?”见严子聪等人不愿离去,白狼的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谁知就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忽然打断了酒肆内剑拔弩张的气氛:“我倒是想拜入你的门下,不知尊驾是否肯收!”

此言一出,场中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数十道目光齐刷刷地望向声音的源头,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因为说出这句话的不是别人,竟是刚才那个差点挨了镖师痛打的硬气少年——莫羽。

此时的莫羽面色潮红,脸上满是酒意。秋依水见状大急,生怕这呆子因此断送了性命。

白狼没想到竟有人敢说出此话,眉头微锁同时,看着面色微红的莫羽,冷笑道:“刚才是你在说话吗?”

莫羽打了个酒嗝,环顾了一下四周,不解道:“除了我,刚才还有别人开口吗?”

“你……”白狼上下打量了莫羽一番,忽然纵声狂笑起来,好似听到了什么极其好笑的笑话。突然,他的笑声戛然而止,紧接着右手挥舞而出,藏在袖中的血刃已飞快往莫羽的咽喉直卷而去,却见莫羽一个踉跄,竟巧合地躲过了对方的致命杀招。

“嗯?”白狼眉头微皱,右臂一卷,袖刃在半空绕了一圈,竟是反刺向莫羽的背门。

“小心!”秋依水见莫羽身处危境,忍不住大声提示。

莫羽闻言一笑,身体微微后移,竟再次避开了袖刃的袭击。

这时候,白狼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猛地收回袖刃,对着莫羽大吼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对方竟然能接连两次避过自己的袖刃,这绝不是偶然。

秋依水等人也面露讶异地望着莫羽,眼中满是惊愕。

“嘿嘿……都说血刃白狼的袖刃了得,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嘛!”莫羽拿起桌上的一坛酒,仰面灌了一口,笑嘻嘻地说道。

“你到底是谁?”听到这话的白狼心中也泛起嘀咕。

“我的名讳,你还不配知道!”莫羽依旧一脸调笑。

这本是之前白狼对李玄虎说的话,却未料到莫羽竟原封不动地还给了他。

“阁下既然故弄玄虚,那我也只有得罪了!”白狼虽心存疑虑,但却未乱了方寸,因为在他看来,就算对方是隐世的高手,如此年纪,也不可能厉害到哪里去。

见白狼摆开架势,莫羽脸上的笑意更甚:“凭你也想与我交手?”

“哦?莫非阁下不敢出手?”听到对方不愿出手,白狼心中一动——对方难道只是故弄玄虚。

“不敢出手?”莫羽又喝了一口酒,脸上满是笑意:“我不是不敢出手,只怕一出手,不出十招便将你斩杀于剑下!”

“是吗?”白狼怒极反笑。越加确定眼前之人有假——江湖中能在十招之内败他的高手本就不多,年岁在二十以下的更是屈指可数,他不相信眼前这尚未弱冠的年轻人有这个本事。

不仅白狼不相信,一旁的秋依水也不相信——先前交手,她已隐隐感到白狼的实力在中灵位的巅峰,加上他那诡异莫测的袖刃剑,足可与一流高手匹敌,她真不明白,莫羽究竟哪来的自信。

正当她错愕之际,却见莫羽走了过来:“依水姑娘,可否借你的佩剑一用?”

“当然可以!”秋依水急忙将刚捡回的长剑递到莫羽手中,同时悄声问他:“你……你真的有把握吗?”

莫羽接过长剑,冲她苦笑道:“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

秋依水彻底愣住了——这个家伙疯了吗?连他自己都没有把握,也敢与白狼叫板。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莫羽持剑上前,对着白狼冷笑道:“出招吧!”

“好……我倒要看看,你要如何在十招之内将我斩杀!”话音落下,白狼的右手袖刃已破空急刺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