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005章 虎狼战



作品:《御剑江山

怎么会这样?!

所有人的脸上都布满了不解与好奇,似乎不明白,威远镖局怎会运送这些一文不值的破砖废瓦?难道是中途被人掉包?

可观李玄虎等人的模样,似乎早就知道箱内存放的是这些无用废料?可他们先前又为什么要做出死守镖车的举动?

疑惑与不解充斥在每个人的心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李玄虎的身上,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嘿嘿……真是好深的算计!”白狼冷笑着瞥了眼面色惨白的李玄虎:“如果我看也不看便将这几车镖物带走,只怕不出半日,江湖上就会传出我抢夺金家二十万两月银之事了吧!”

金家?月银!

听到这话,不少人都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东海金家是东龙三大皇商之一,在东龙商界的地位仅次于江南左家。金家在各州县都有商铺,各地商铺每月都会将大半盈利汇总运往帝都总号,称之为月银。

北方的云河诸郡虽被北夷侵占,但金家商铺尚存,每月依旧会往帝都运送大量的月银。如此巨额的财富,自然会引来绿林中人虎视,作为北方最大的镖局,金家请威远镖局护送,自然也就成了情理中事。

只是让众人不解的是,为何数十万两的月银,如今却变成了分文不值的砖瓦,而白狼口中的算计又是怎么一回事?!

望着汗如雨下的李玄虎,白狼脸上的笑容更甚:“若让金家与林威远知晓你将二十万两月银私吞,你猜他们会怎么对付你?”

李玄虎闻言一震,望着面露冷笑的白狼,猛地咬了咬牙道:“你究竟想怎样?”

“你放心,我不是要你将那二十万两月银尽数吐出!我只是想要你手里的一件东西。”

“东西?什么东西?”

白狼瞥了李玄虎一眼,慢悠悠地说道:“你从北夷黑市得来的那件东西。”

“什么?”白狼的话刚说完,李玄虎的表情彻底变了,如果先前的他还只是惊愕的话,那现在这种惊愕已彻底变成了恐惧:“你……你怎会知道那件东西在我的手上!”

白狼并未直接回答,而是似笑非笑地望着他:“我是如何知晓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若将那东西交出。我不仅立刻放你离开,而且这二十万两月银之事,我也会背在身上……”

李玄虎的脸色阴晴不定,内心似在天人交战。不过还是有明眼人从二人的对话中听出了端倪——金家的月银确实遭人调换,只不过将其调包的不是别人,正是负责押送的李玄虎众人。

难怪先前这些镖师会如此高调炫耀,原来他们并不是不怕有人劫镖,而是巴不得有人来劫镖——如果这几辆镖车真的被人劫走,那他们侵吞镖银之事便可祸水东引,推卸到劫镖之人的头上。

至于先前的死守镖车,也是他们故作姿态。

果真是好算计!

只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仅仅是为了钱?

若是普通镖师,面对数十万两白银的诱惑或许会动心。但以李玄虎的身份与地位,断不可能为了二十万两镖银而监守自盗。

这其中定然有着不为人知的原因……

“你是故意等到了人多的地方才动手的!!”李玄虎愤愤地望着一脸得色的白狼,咬牙切齿地说道。

“不错!”白狼大笑:“有了这么多的人证,你祸水东引的计划算是彻底破局了。当然……你也可以将这酒肆中的人全都杀了,这样一来,除了我,天下间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你们的秘密了。”

此言一出,所有客商的脸色都变了——白狼这句话是在将他们往死路上逼啊!万一李玄虎真的破罐子破摔,那么今日在场的众人十有八、九会变成李玄虎掩盖罪行的牺牲品。

看着那些偷偷溜出酒肆的客商,李玄虎的脸色终于变了——今日之事若被传出,那他不仅无法在江湖中立足,更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看着面露焦急的李玄虎,白狼脸上的笑意却是更甚:“怎么样?考虑好了没有?你的时间可是不多了!”

“罢了!”只见李玄虎眼中闪过一丝坚决,快步走到镖车的旗杆前,手臂一抬,旗杆应声而断,随着一声金属落地的声响,只见一个黑色的细长铁盒从旗杆内掉落。这铁盒不大,只有一尺来长,两寸宽厚。随着铁盒的出现,白狼的眼中闪过一抹贪婪。很显然这个铁盒便是他所求之物。

就在余下众人暗暗揣测这铁盒中所藏之物究竟为何的时候,白狼竟看也不看便将铁盒收入怀中。看着他那兴奋的模样,仿佛获得了什么举世无双的珍宝一般。

“我可以走了吗?”李玄虎面如死灰,绝望地看着白狼。

“滚吧!”白狼兴奋地挥挥手,此时他已完全沉浸在无边的喜悦当中。可就在这时,惊变骤生,却见李玄虎倏地疾逼上前,猛地向白狼扑了过去。

白狼脸色一变,似未料到李玄虎竟会突然发难,身形急速后移,堪堪避过李玄虎的致命一击。

一击未中,李玄虎心中大慌,再次欺身而上。

白狼见李玄虎五指张开,手形似掌非掌,又隐隐夹带着锐利的劲风,竟与先前的攻势大相径庭,心中甚为骇异,袖刃一击快过一击地紧逼过去。

李玄虎头上汗珠直涌,为求快速灭敌,已是全力施为。

然而李玄虎虽占先手,无奈身形比白狼差得太多,数击不中便已尽落下风,白狼看准时机,反守为攻,袖刃挥如蛟龙,左手刃已刺入李玄虎的左肩。

谁知李玄虎不惊反喜,趁白狼得手而松懈之际,猛地欺身而上。

白狼未料到李玄虎受创之后竟然丝毫不受影响,见到他那受伤的肩膀耸动,反展其臂袭来,只觉劲风割面,一只叉开五指的手掌倏现眼前,已是避无可避……

惊愕一瞬,却见白狼右袖一甩,袖刃离袖而出,竟以一种十分诡异的角度绕过自己的后背,由其肩头反刺向李玄虎。

李玄虎想不到白狼竟能绝地反击,如果他一掌击下,虽可以击碎对方天灵,但对方的袖刃也会贯穿自己的咽喉。电光火石间,只得放弃难得的击杀机会,朝旁跨步滑开,堪堪避过那玉石俱焚的结局。

“想不到你的袖刃尾部竟是连着锁链!”望着袖刃背后连接的铁索,李玄虎一脸的苦涩。他没想到,自己暗藏后手,对方竟也留有杀招。

“真想不到,你的掌法竟也如此了得!”白狼轻舔着袖刃上的血迹,眼中闪过一道寒芒:“不知现在,你还有什么保命手段——”

话音落下,双袖齐飞,藏在袖中的利刃猛地朝李玄虎刺出,到了途中,却在锁链的牵引下变换了十数条毫无规律的弧度,只听“哧哧”乱响,声势极为惊人。

李玄虎的修为本就不如白狼,加上先机已失,已属绝对劣势,见对方这一招袭来,双刃飘忽不定,竟不知要刺向何处,神智兀地慌掉,手忙脚乱地左躲右避,蓦地胸口冰凉,一片利物已割进了肉里,大惊之下踉跄疾退,直到一跤坐倒,袖刃仍如附骨之蛆般地陷于他胸膛内。

一脸阴笑的白狼神闲气定地立于李玄虎面前,只要袖刃再往前送进一分,便能刺穿他的心脏。

“饶命……饶命呐!”李玄虎要害上插着利刃,袖刃离心脏不过毫厘之距,早已噤若寒蝉地浑身发抖,面上已无人色。

“就凭你也想拥有此物?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白狼取出先前的铁盒,一脸冷笑地望着李玄虎。

“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不要杀我!”

“废物!”白狼收回袖刃,一脸冷嘲地看着跪地求饶的李玄虎,阴笑道:“你放心吧!我是不会杀你的。因为活着的你会比死了更痛苦!!”

听到这话,李玄虎方才如释重负地瘫坐在地,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欣喜,有的只是无尽的茫然与绝望。

白狼说的不错,他活着确实比死了更加痛苦。因为私吞月银的他从今日起将遭到威远镖局与金家的逼杀。一者是东龙四大镖局之一,一者是东龙第一皇商,无论是哪一个,都远非李玄虎能够招惹的起。

“怎么?你们当中还有谁不服?”望着噤若寒蝉的众镖师,白狼得意洋洋地扫视着四周,忽然,他的脸上浮现一抹冷笑,随即迈开步子,阴恻恻朝莫羽这桌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