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水流入地 血满喉间



作品:《兵临赤途

王存兵冲纳路特打个手势,后者心领神会,开始往亮光的地方游过去。

两人越往前游通道越宽阔,虽然在囊球里模模糊糊看不太清,但王存兵已经百分百断定这肯定是人工建造的某个基地。

可能是因为地震或者类似的缘故才被掩埋在沼泽底下。

难不成真的是那传说中的秘密基地?

不过王存兵可没有成就宏图霸业的想法,他现在只是一名无主的士兵。

光源越来越近,王存兵更加笃定心中的想法,因为他已经在重重水下植物中看见了隐约的汉字。

一人一球已经来到灯光跟前。

王存兵模糊地记得这种灯他在接受改造的集结地仿佛见过同款的玩意。

那时候基地的设计师还特臭屁地说基地的设备都是当代最先进的,就算无人维护的状态下运行个一千年都不成问题。

看来那个败顶的设计师说得没错,这盏最少一千岁的灯寿星还在忠实地履行自己的职责,照亮身边的方寸之地。

物还在,人已非。

王存兵突然感觉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情愫,只恨不得高声大叫才好。

就在这时,纳路特似乎抓住了立在灯光傍边的一个扳手,用力一掰。

齿轮转动的声音从水中传来,一扇铁门挣开了土石和藤蔓的束缚,缓缓地敞开了大门。

水流裹挟这来不及反应的王存兵和纳路特,一股脑地朝那铁门里涌了进去……

……

雷欧克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用力之大已经捏破了喉头的软骨,连颈骨也被这股力量掰断。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是这个死法。

被自己的双手活活掐死!

血沫顺着他的嘴角往外流,他的大脑早就在缺氧的痛苦中死去,不过令人惊奇的是他的身体还稳稳地站在那里。

原因就是已经有人接管了他身体的控制权。

另一个人的脑袋出现在这副躯体的后颈上,咧嘴冲兔脚一笑:“好久不见,林妹妹的妹妹。”

那个脑袋有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据说小孩听见这个名字都会吓得不敢啼哭。

这个名字叫萧奕兵。

不过他现在不再是那个煞名震八方的“止啼者”,他现在充其量是长在尸体上的一颗活肿瘤。

萧奕兵自脖颈以下的构装体就像一棵植物那般扎根在雷欧克的后颈上,纳米机器人用自身替代了他的神经系统,彻底接管了这副身体的控制权。

“我这个样子出现,实在太失礼了。”

萧奕兵扔下被他活活吓晕过去的半河冲兔脚笑着说。

“这副身体过不了多少时间就不能用了,我长话短说,王存兵在哪?”

兔脚哂笑一声:“你还敢见他,不怕他把你最后这点骨头渣子都活吞了。”

“明人就不要说暗话了,我那个体量的构造物他全部融合到一条胳膊上数字中枢系统根本负荷不了。现在不出我意料他应该用不了构装臂了吧。”

兔脚还没说话,蜜朵和栓头脸上惊讶的表情已经印证了萧奕兵的猜想。

兔脚目光冷冽,把两个和族人拉到身后对着名叫萧奕兵的怪物冷声说:“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我怎么会杀了你呢?”萧奕兵也笑,不知怎么地他这副样子反而让人觉得他更像个人,不再是以前那种断七情绝六欲的感觉。

他往旁边走了两步,脖子上的耷拉着的死脑袋跟着步伐晃动,活脱一个限制级恐怖片大反派。

“就是不看你姐姐的面子,我和你好歹也一起为铁老虎卖了几年命,也算同袍了吧?我对你还是有感情的。”

不过接下来他却话锋一转说:

“但你要是不顾及这份感情的话,我就控制你让你亲手杀了那两个和族小鬼!你是了解我的,我足有一万种方法让人不那么痛快的去死!考虑一下?”

看来现在这个状态的萧奕兵不仅有了七情六欲,而且变得更加残忍。

他的一只手掌抬起,黑色的幽影在掌心活了过来,就像一个软体的恶魔在等待着兔脚的回答。

……

一股温热的液体洒在了王存兵的脸上,他迷迷糊糊地用手一抹,立马一个机灵清醒了过来!

是血!

他一骨碌翻起身来,却发现纳路特盘腿坐在他身边,旁边血泊里还躺着两只丑了吧唧的变异生物,看来跟那些鼠人有几分血缘关系。

纳路特翻开两层眼睑,大眼依旧很萌。

“大兵桑,你刚才是不是在做噩梦,一直不停地再说某种奇特的语言。”

蜥蜴人胸口闪烁着粼光,不过已经变得很微弱,他胸前的伤口就没能立刻恢复。

王存兵老脸一红,他刚才是做“饿”梦来着,他梦见自己正在山东老家和初中同学吃臭豆腐炖肥肠吹牛逼,那奇特的语言就是山东济宁方言。

看现在这情况很明显是人家纳路特把他从水里救出来再凭一己之力砍翻了两只变异野兽,还挂了彩。

而王存兵不仅一点忙都没帮上还在做梦吃大肠……

看着纳路特胸口外翻的皮肉,他心中很是过意不去,可现在也没有啥可以包扎的药品,只能讪讪地说:“你的伤不要紧吧?”

纳路特轻吐一口浊气,咧嘴笑着说:

“不碍事,这些浣鼠的爪子虽然有毒素但我们蜥蜴人牙齿上的毒更厉害,它们那点小毒根本不足挂齿,我学艺不精让您见笑了。”

跟变异怪兽大战了几十个回合,推着王存兵深潜至少五公里,出水大气不带喘再砍死两只巨耗子,这实力怎一个强字了得?!

关键人家还这么谦虚。

看着纳路特身上的粼光消失不见,王存兵不禁又好奇的问道:“兄弟你这能力好强啊,是你们蜥蜴人的特异功能吗?”

“不。”

纳路特立马纠正:

“这是气,是我追随藏酒老师通过修行得来的武者之气,我这不算什么,我的老师甚至已经能把气当做武器来使用。”

王存兵若不是亲眼看见纳路特种种神奇的表现,打死也不会相信这套说法,这不就是武侠小说里的内功吗?那位藏酒别不是个剑仙吧?

更多书籍正在添加中....烟云小说更新速度快,无广告
本站域名 : www.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