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黑藤红果 铁刺战刀



作品:《兵临赤途

冰冷的铁质地面没有一丝锈渍,空气也不算混浊。

最起码要比刚才那球囊里的味道好多了。

王存兵站起来,观察着这和他同时代的造物。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密闭圆形桶状空间,空间内部已经有不少藤蔓侵蚀进来,只能隐约地看见藤蔓后的墙壁上有着“申日”的模糊字样。

那些不知名的藤蔓从高处挂下来,正在往地面延伸。

看来这里在漫长的岁月中一直被封闭的很好,可能就是在不就之前才被那些大耗子给撅开了空隙,才逐渐被这些厌光植物给逐渐侵袭。

这些不知名的黑色藤蔓上却长满了暗红色的果子。

王存兵也是饿得紧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来就往嘴里塞。

纳路特则站在旁边一脸钦佩地看着他。

王存兵脸上满是红色的汁水,嘴里窝窝囊囊地说:“你不来点?味道还可以,就是有点腥。”

等到他把嘴里的果子咽完,纳路特才告诉他这些果子是藤蔓依靠吸收死在沼泽地里的生物残骸才能生长出来。

在蜥蜴人的文化里他们认为这些果子属于肉类,修行食素的纳路特自然是不吃的。

看着满手好似鲜血的果汁,王存兵强忍住反胃,跟纳路特说下次再有类似的情况可以先提醒他一下。

不料纳路特却一脸崇拜地说:

“大兵桑,这种果子被我的族人称为净化之果,我族人认为它亦可以净化灵魂,因为这种果子会导致相当严重的腹泻,但也会带走身体和灵魂的毒素,看来您也是一位追求高尚灵魂的人呢。”

尼玛,我追求你二大爷啊!

王存兵现在只想跳脚骂娘,但肚子里真的已经在翻江倒海。

“你特么……有纸吗?”

“纸是个什么东西?能吃吗?好吃吗?”

……

就在王存兵在地下释放腹腔压力的时候,地面上的兔脚游侠团已经陷入了苦战!

断了胳膊的栓头正在凭着一股狠劲跟萧奕兵玩命。一把开山刀抡得好似风车一般直朝那人形怪物身上招呼。

萧奕兵左右躲闪,不是他不想把栓头置于死地,而是他刚才对付头一个冲过来的蜜朵的时候耗费了不少纳米机器人,却只是让她昏了过去。

更操蛋的是原本能通过杀死对方神经控制肉体的杀手锏竟然对蜜朵无效!

现在那些纳米机器人就像被封印在昏倒的蜜朵体内一样,任他这个本体在怎么呼唤都无动于衷。

经这么一折腾,萧奕兵也不敢在贸然使用自己本来就不多的家底,万一这个愣头青一般的和族也有那种奇怪的能力怎么办?

毕竟自己身上的构装造物相比以前简直少到可怜。

一想到这一点他就恨得牙根痒痒。

辛苦几十年融合淬炼的构装物就这么被王存兵给开挂抢了个几乎一干二净,搞得自己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练个完整的身体都没有。

看着眼前瞪眼发疯的栓头,萧奕兵忍不住四下张望。

兔脚跑到哪里去了?

一声巨响!在空旷的沼泽地里竟然也激起阵阵回音!

萧奕兵左肩连同整条胳膊瞬间消失!

半空中飞溅的血液红黑粘稠,溅了他满头满脸。

“婊子!别以为你长着一张和林林一样的脸我就不敢杀你!”

萧奕兵咬牙切齿,面容扭曲如恶鬼,同时借着狙击弹的冲击力猛然后跃!

他身体碰撞到身后装甲车的同时颈后黑影析出,融进钢铁车体。

在黑影的作用下,钢铁结构重组,顷刻间变成了一根狰狞的机械臂取代了被摧毁的肉体。

这样做无疑会加速他肉体的崩溃,但现在萧奕兵可顾不了那么多。

长着铁刺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栓头的腰腹一侧,这一拳把栓头的身体打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虽然栓头跟王存兵混了这么久格斗技巧也称得上一流,刚才凭着一口莽气甚至还压制住了萧奕兵。

可一旦拥有几十年战斗经验的萧奕兵认真起来,他这初生牛犊的水平怎么着也不够看。

萧奕兵一拳打飞栓头,甩手挥出一道黑影!

藏在远处的兔脚正要扣动反器材狙击步枪的反击,突然瞄准镜里闪出一星黑芒!

慌乱之中她完全是凭借本能猛一偏头!

一道黑影击碎了狙击枪上的瞄准镜,碎片崩得她半张脸鲜血直流,双眼一片血红,已经不能视物,也不知道眼球有没有被伤到。

萧奕兵恨意未消,又一道黑影却是向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蜜朵射了过去!

躺在地上的栓头目眦欲裂,可他的腰椎已经严重变形站起来都难比登天。

就在蜜朵即将惨死在黑影之下的时候,只见刀光一闪!

那道黑影撞在一把开山刀上,发出一声脆响,翻着跟头飞上半空,紧接着噗嗤一声扎在泥泞中显出原形。

原来是一根两头收尖的黝黑铁棒。

“混蛋!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挡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从昏迷中苏醒的阔山喘着粗气,看着气急败坏的萧奕兵,呵呵一声说:

“你不就是铁老虎原来的大督军萧奕兵吗?你十五年前屠杀我们铁胆城的仇今天该算算了吧?”

萧奕兵看着阔山小腹上还在不停往外冒血的伤口阴阳怪气地说:

“我屠得城多了,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座。”

刀光映在阔山满是仇恨的脸上。

“等你下了地狱,去问那些向你索命的怨魂吧!”

话音刚落!刀光已经好似匹练般挥出!

……

王存兵捧着肚子,仰面倒在地上,感受着大肠和灵魂被双重净化后的空灵感。

唉!他瞄的脑阔疼!

而导致他“被净化”的罪魁祸首还在若无其事地瞎转悠,并且貌似有了新的发现。

“大兵桑!快来!这里有个奇怪的东西!”

王存兵两个膝盖紧紧并在一起,两条小腿迈着外八字步晃悠到纳路特身边。

蜥蜴人回头奇到:“大兵桑,您的步伐很精致,是最新领悟的战斗走位吗?”

王存兵翻翻白眼不吭气,心里已经把纳路特十八辈祖宗从卵到蛋问候了一遍。

老子也不想这么走啊!万一要是夹不住窜一裤你负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