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见利反水 商业互吹



作品:《兵临赤途

一条长满触手的粗大真足狠狠地砸在地上,溅起土石尸块无数!

王存兵往左、纳路特往右,堪堪避开了巨蜃猛力一击!

真足上附生的触手几乎就是擦着他俩的头皮掠过去,真是险过剃头!

王存兵绕着巨蜃边跑边吼:“他们走好久了,咱们也撤吧?!”

巨蜃那一头传来了纳路特的声音:“再坚持下大兵桑!给大家多争取些时间!”

奶奶的!要不是我这数字中枢系统是休眠状态,害的我发挥不出全部实力,老子早把这大嘎啦给烤了!你是没见我手撕萧奕兵时的威风!

但好汉不提当年勇,更不能吃眼前亏,所以还是先怂为上。

两个人在巨蜃的背部相遇,王存兵平伸机械臂,纳路特纵身一跃,脚在他手心一点,金色电光一闪,蜥蜴人就窜上了巨蜃张开的壳顶。

纳路特用尾巴捎抓住巨壳边缘,这里是巨蜃攻击的盲点,就像人类的后背总有一块区域够不到一样。

他双手紧握手中宝刀,浑身彩色粼光泛起,嘴里发出一声悠长地嘶嘶声,一刀刺穿了厚重的蜃壳!

壳下面其实是怪物丰富的神经系统,这下痛得巨蜃发了狂,但又够不着纳路特,只能追着王存兵狠砸狂喷!

这下整的王存兵叫苦不迭,只能撒开脚丫子没没命地围着中心的水潭绕圈子。

……

人迹罕至的沼泽地上,泥泞潮湿的地面上突然坍塌了一个圆形的空洞。

几十只白花花的鼠人挤做一团从里面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然后四肢着地爬向四面八方。

没有了鼠人女皇的统治,这些鼠人只需要很短的一点时间就会回归成野生的老鼠状态,就像王存兵他们没进泥沼镇之前烤着吃的那些同类一样。

随后从洞里爬出来的是会跳舞的兔脚、会玩弓的蜜朵和超想变强的栓头。

最后才是幸存的四个游侠。

几个人从洞口爬出来之后也顾不得地上满是泥泞,全部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灰白色的太阳照在身上,他们竟然在地下世界渡过了整整一天一夜。

雷欧克第一个挣扎起身。

他坐起来四下洒望,却惊喜地发现这里竟然是他们四个游侠团隐藏车辆和装备的地方!

雷欧克连滚带爬地跑到伪装网跟前,一把扯开伪装网,从补给车里掏出干粮和净水大口吃喝起来。

“老大……给我来点……”

长云艰难地爬起来,想让雷欧克给他点食物,但飞翼游侠团团长却给了他一颗子弹!

看着胸口逐渐被血洇红,长云不可置信地看着雷欧克扭曲的脸庞,仰面倒在了泥水里。

半河带着哭腔嚎道:“你疯了你!”

雷欧克理都不理他,甩手又是一枪!

这一抢却打中了正准备逃回地洞的阔山!

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剩下的四个人。

兔脚把蜜朵和栓头护在身后,冷冷地盯着雷欧克,早在他跟王存兵套话的时候,她应该就能预料到的。

“哈哈哈哈……”

雷欧克得意地看着无力反抗的四个人,又仰起头灌了一气清水。

“怪不得人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下换我发财了!”

兔脚冷哼一声:“就为了这几个游侠团的装备,值吗?”

雷欧克阴恻恻地笑了一声回答到:“你也太小看我了,这些破烂算个屁!大概齐你还不知道铁老虎已经放了暗花的事吧,”

兔脚心里咯噔一下。

按理说像他们这种中立地盘的游侠团是不会接混乱势力的暗线任务。

那么现在合理的解释只有两条:

要么这个飞翼游侠团是挂羊头卖狗肉,披着中立的皮实则是铁老虎的走狗;要么就是这任务的奖励太丰厚,足以让他放弃中立的身份去舔铁老虎的PY。

看来兔脚脸上的惊愕表情让雷欧克很满意,他接着说:

“知道你那个团员王存兵值什么价吗?三座盐池!今天真是天助我也!等我先用高爆炸药把那小子困在这里,再把这玩意一按,铁老虎的大军明天就会踏平这片沼泽!”

雷欧克从口袋里掏出个雪茄大小的发报器,大拇指已经按在了发射键上。

“不过在那之前,我想要来个简短的面试,毕竟你们四个人有些多了……”

枪口对准了兔脚的脑袋,雷欧克的大拇指扳动了保险枪机。

……

正在地下跟巨蜃酣斗的王存兵估计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现在已经变成了人见人爱的香饽饽。

在他和蜥蜴人纳路特的共同努力下,那巨蜃的上壳已经被砍得七零八落,两条巨大的真足也已经被硬生生斩断一根。

但他俩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

王存兵能控制的能量已经耗尽,现在那手臂又恢复了中指伸得笔直蜷在胸口的待机状态。

而纳路特更惨,上半身的软甲和身上的鳞片都被腐蚀的七七八八,泛着血丝的皮肉露在外面,连尾巴都断了一截。

不过这家伙也端地是条好汉,一声不吭地和王存兵藏身在一块大石头后面。

看看远处那发了疯一般横冲直撞的食人巨蜃,王存兵忍不住问道:

“兄弟,你这yi巴断了你心痛吗?”

要说王存兵也是大咧咧不会讲话,要是你自己的胳膊被砍了再有人问你心疼不,你是啥感想?

哦,忘了他的胳膊是自愿被砍的。

不料纳路特冲他咧嘴一笑低声说:

“谢谢您的关心大兵桑,不过在下的身体器官都是可以再生的。”

说完似乎生怕他不相信,竟主动演示起来。

只见他把刀往地下一插,双手一上一下如怀中抱玉,丹田处又出现了那绚丽的粼光。

粼光流过,他的断尾处肉芽蠕动,不一会竟真的有长出一条尾巴!

不仅尾巴能重生,连被腐蚀的鳞片也生长了出来,整个人焕然一新,就跟新出厂没什么两样!

王存兵翘起大拇指,由衷地赞叹道:“牛逼啊!兄嘚!”

“哪里哪里,大兵桑先人后己的高义才更令在下佩服!”

“兄嘚还是你牛逼!”

“大兵桑高义!”

“你牛逼!”

“您高义”

……

商业互吹正起劲的两个人却完全没有想到,刚才逃出去的人正在经历更大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