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刃拔铁毒 鼠撅生途



作品:《兵临赤途

眼看那名叫纳路特的蜥蜴人一刀刺中兔脚,所有人都被吓得大惊失色!

这个纳路特到底是敌是友?!

难不成他屠了半个盾熊游侠团还不解恨,连这几个人都不放过?

拜托!俺们真的没伤害过蜥蜴族,这就死在你刀下也太冤了吧!

栓头心中满是绝望。

他见识过纳路特的刀法,别说现在没枪没弹,就是给他一捆盒子炮,估计在他拉开枪栓之前就会被一刀削了脑袋。

好在兔脚出声化解了大家的惊恐。

“我没事,大家不用担心……”

这纳路特的刀法果然高绝,一刀顺着兔脚的内甲缝隙刺了进去,刀尖刺入皮肤一分之后便稳稳地停在了那里。

然后只见蜥蜴人深吸一口气,全神贯注地盯着手中的兵刃,一股股肉眼可见的磷光从他小腹升起,沿着两臂灌注进刀身。

受这神奇力量影响刀身开始轻微地颤动起来。

一抹浓重的黑色从兔脚的体内聚集到刀锋之上,原本闪亮的刀身被镀上了一层黝黑。

也就是那么不到半分钟的功夫,纳路特抽刀回身,双眼中竟闪过一丝疲倦,好似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斗一般。

蜥蜴人用刀尖从地上挑起一块布片卷住刀身把那黑色抹去,甩手把布片扔远才又咧开大嘴说:

“兔脚小姐体内的‘铁毒’已经拔除,萧奕兵那魔头再也不能控制您了。”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兔脚行为怪异,原来是这什么“铁毒”在作怪。

看来这铁毒就是大兵哥提过的能控制人神经的纳米机器人了。

一想起那种身不由己的体验,蜜朵不禁打了个寒颤。

“妈的,本体都被大兵哥融合了,还出来作妖……”栓头也在低声咒骂着。

虽然他说话声音小,但还是被雷欧克听了个清楚。

雷欧克心里嘀咕:早就听说藏酒曾经跟萧奕兵大战好几天不分胜负,但是如果王存兵有打败萧奕兵的实力还用这么大费周章地救人?一路碾压过去就是了,还有那个融合是什么意思呢?

这是却忽然听见纳路特又问:“我师父托我来问个话,打败萧奕兵那魔头的勇士到底是哪一位?”

话音刚落只见黑暗中一道金色流星冲起!

蜜朵兴奋地对纳路特嚷嚷道:“看见没,这就是我大兵哥,萧奕兵就是他打败的!”

就在大家都认为王存兵会用一个帅气至极的姿势登场的时候,那颗流星“呯”地撞上了洞顶,发出“哎呦”一声痛呼!

然后只见一个人影从半空落下,好死不死正好砸在鼠人女皇的头顶!

强大的冲击力直接把女皇的脑袋给闷进了腔子里……

用脸着陆的王存兵好不容易把脑袋从女皇脖子顶上的窟窿里薅出来,用手一摸鼠人女皇的遗体:

“我擦,这么大一块肉灵芝?!”

白痴!

几个人都在心里暗骂,同时再次加重了对原祖人的偏见。

不过王存兵接下来的话更让人绝望:

“别愣着啊,赶紧想法跑路!那大嘎喇精变身了!”

游侠们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个意思,就听见身后的黑暗中传来鼠人族凄惨的叫声。

一道粗如水桶的水柱横着喷了过来!

还好游侠们反应迅速,躲得躲闪得闪,没有被水柱正面击中。

而鼠人女皇和她那些没了首脑只能到处乱窜的子民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那水柱里竟含有像盐粒一般的结晶,并带有很强的腐蚀性,别说普通鼠人,就是被王存兵一头怼死的女皇被这水柱一喷也化成了一滩血……油水!

“太暴力了!太血腥了!”

王存兵甩掉外套,那上面溅着的几颗盐粒正在滋滋作响。

黑暗中一道道的腐蚀水柱不停地喷出,食人巨蜃也在众人面前展现了它狰狞的真容。

巨大的蜃壳已经掀开,两条长满黑绿触手的真足足有十几米长,两条真足交替攀住地面爬行,速度可比刚才快了不少。

真足的根部从一团不停蠕动的大肉块里生长出来,肉块正中一个不知道是进食器官还是排泄器官的里面正在往外喷着腐蚀盐。

大家的眼光齐刷刷地看着纳路特,和鼠人同属地下种族他肯定有办法对付这变异怪物。

不出大家所料,蜥蜴人知道怎么对付巨蜃,但听完他的话却更加地绝望。

“诸位,这里唯一能控制这怪物的只有鼠人女皇,但她已经被大兵桑给活活怼死,所以已经没人可以控制这怪物了。”

王存兵还一脸无辜:“谁?我刚才杀了谁?”

“不过也不是没有机会。”蜥蜴人刀客抽出腰间宝刀,紧紧盯着不断接近的狂躁怪物,刀柄末端的龙雀金环熠熠生辉。

“失去女皇的鼠群虽然已经是一般散沙,但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它们会挖洞往地面钻,一会诸君跟在鼠群后面就能逃出去!”

似乎为了印证纳路特的话,已经有不少鼠人攒成堆在洞穴的边缘疯狂撅土。但不停滋水的食人巨蜃可是越来越近了。

“不过在那之前,还需要有人拖延一下这只怪物!”

刀客摆动着手中的宝刀,眼中闪烁着坚定的目光。

“大兵桑!和在下一起与这怪物决一死战吧!即使死亡也是我们的荣耀。”

王存兵:“???”

不是哥们怕死,刚才您几位在这闲唠嗑的时候我已经跟这玩意怼了半天了好吧?

要不大家一起上?

但回头看看缺枪少弹、精疲力竭的队伍,有难同当这句话可怎么也说不出口。

“好!咱俩上!”

王存兵机械臂一挥,金色电光闪过,形容伟岸语气即豪且迈!

蜜朵和栓头有心帮忙却知道没有武器留下也是添乱。

四个游侠虽然觉得这人办事二逼乎乎,但也是个有担当的汉子,心底对王存兵也心生敬佩。

兔脚深深看了一眼王存兵的背影,自从无名小村与萧奕兵一战之后,他的改变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感觉到。

暗影中的巨怪已经近在眼前,一股咸腥刺鼻的臭味扑到鼻端。

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力量打败这种怪物啊!

站在王存兵背影里的栓头心里好像染起了一团活火,那是渴望更强力量的火苗。

大兵哥你一定会赢的!

蜜朵在朝着心中的一道光虔诚祈祷,那是代表这信仰的光束。

“这里交给我俩,你们快走!”

在王存兵又一次的催促下,兔脚带着剩下的几个人朝鼠人群撅出的通道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