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王妃重生后成了戏精 > 第98章 忙起来了

第98章 忙起来了

第99章忙起来了

在很远的一个川上,有一位大汉,这个汉子生的浓眉虎眼,在当地非常有名,只是他的名气来自于他的恶名。http://www.mankewenxue.com/497/497853/

据说他好意打家劫舍,为生来回的伤客,但凡走到山川的地方,听到他的名字都会抖三抖,更不要说在见到他之后,而他的名气另一半则是来自于他的善名,因为他打劫的那些人都是为非作歹,注重利益,不顾其他的一些奸商,而他打进来的钱都会资助一些穷苦的百姓,所以百姓们称他为山神。

这没人知道这个山神其实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他本是一名留饭,这名留饭在押往流放之地的时候偷偷地逃跑,虽然到处都在抓捕他,但他却有这一套极为缜密的心思,还有对山川的了解,所以已经来回之后,便隐藏在了这川上的地方。

更没人知道,其实这个人之前也是一个有名的人物,他曾经在柳州做过守州将,后来更是被人陷害,所以才成了一个罪犯,只是这名罪犯却有着非同一般的故事,这些事情也都是前世白依在无意当中听到谢俞说的,当时谢俞说起这个人的时候,还摇头叹气,眉眼间全部都是可惜之色。

“可惜这人不为我所用,若是为我们所用,这人一定会出人头地,而且有一个美好的前程。”

从他的话语中可以了解到这个人的本事。

那再后来白依更是在机缘巧合中听说,这个山神在成武将的时候有一个未婚妻,两个人虽然说是未婚夫妻,但感情却非常好,因为两人是青梅竹马,期待着能够成亲的那天,可惜变故就在成亲之前发生,所以两个人一直都是没有继续前缘,这是后来在街头巷尾传说那一届餐馆杀人案时,在说起那个老板娘时才无意当中得知到的。

种种在他脑海中串联呈现,所以他知道有些人不应该在这一条路上继续下去,有些人该需要救赎,偏偏这个春娘子还是一个非常有用的人。

事业街头巷尾还是无比安静,这是这样的安静中有一道又一道黑影不停闪出,而在这条街道刚才发生的火灾也被很快的按了下去,当时在这里喊叫的人也都莫名其妙的安静了下来,甚至就连死在火灾中的那些人也都被轻巧的抹去了,就像是从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

“京城中竟然有这么好玩的地方,为何朕不知道?”看着手中这张单子,看着上面写的东西,老皇帝眯着眼睛唇角带着笑,可莫名其妙的房间里却是一片冷意。

海公公低着头,额头上不停的往外冒着冷汗,此时此刻他有种被压迫的窒息感。

剩下的都在那里瑟瑟发抖。

“……”老皇帝抬眼,看了一眼海公公眼神意味深长,“要不是今天这动静弄的有些大了,或许朕都不知道,有人竟然在朕的头上悬了一把刀,这背后的人胆子也很大,当然作为大内总管这些事情你竟然一概不知,一会儿下去去领20个板子吧。”

“谢陛下。”海公公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然后扑通跪在地上,他脸上带着感激涕零。

这次的事情确实很冒险,如果不是那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完毕,以他大内总管的这个名声恐怕都保不下去了,陛下想把它换掉,不过是挥挥手的事情。

海公公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京城皇帝的眼皮子底下,竟然还有人敢找死,而且还做的如此之大,偏偏他那边的眼线是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可见这些人是多么的狡猾。

海公公感激涕零的退下去了,而坐在书桌的后面皇帝却是抬起眼睛,深深的看了一眼,外面的夜深人静。

他的手指不停的敲击着桌面,眼睛越眯越狠。

“白家的小丫头,有意思。”

此时皇帝忍不住为自己的决定而感觉到庆幸,如果不是这个小丫头,他怎么可能拽出京城后面隐藏的这一片呢?看来这所谓的风平浪静不过是假象,有些期待,这小丫头在接下来中还会给他带来怎样的惊喜?

夜色渐渐过去的第2天早晨的时候,有明眼人就发现在这条巷子里,原来存在的那个何家餐馆缺在一夜之间消失了穷二代之是,一个空空荡荡的场地,隐隐约约空气中还残留着一种烧焦的味道,只是不知道这味道到底来自于何处,看着这空空荡荡的地方,有人是无比懊恼,早知今日会是如此,昨日说什么也要多买点儿酱牛肉吃,以后想要吃到春娘子的手艺,怕是难了。

而这一天早晨天色刚刚变亮的时候,长公主府邸就忙碌了起来,另外的一个消息也跟着散了出来,说即将要被封为郡主殿下的长公主之女,要去桃花山赏桃花了,这个季节桃花都要败了,赏桃花不过是个借口,聪明的一下子就想到了其中的缘由。

与此同时,京城中有好几户人家也跟着忙碌起来,于是太阳刚刚爬上一丈高,当长公主府邸的门打开,当那辆马车缓缓走出来时,那几户人家也跟着走出了一辆又一辆的马车,当然车里面坐着的并不是胡家千金,而是这一位一位的少爷。

京城,似乎也因为这几辆马车而变得热闹起来。

“真是,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谁家要娶亲了呢,若是想到是咱们这位白小姐,恐怕有不少人都要瞠目结舌了吧,这排场简直让人觉得有些不适应。”骑在马背上孙富安看着眼前的场面,连连摇头,啧啧称奇,对于他来说这一切就像是一场笑话,而在他看起来那个白家小姐本身就是一个笑话。

谢玉的脸色不太好看,同样骑着马,他却要跟在孙山的后面,看着眼前几辆马车缓缓而过,在听着人群中谈论的话语,他觉得他的脸上有些火辣辣的疼,当然这火辣辣的疼,还因为强行盖住的小小伤痕。

想到这个小小的伤痕,谢俞的脸更难看了,忍不住的抬手又轻轻的拍了拍,他眼神中带着满满的阴沉,而这个伤痕正是他那个外室绣娘给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