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王妃重生后成了戏精 > 第97章 妥协

第97章 妥协

    第98章妥协

    看着那块银子在桌子上滚了好几圈之后,春娘子的眼神终于收了回来,对这银子,他就像是看不见一样,因为他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上面。http://m.sanguwu.com/88997/

    两行清泪从眼中缓缓流了出来,看着这样娇媚的一张脸庞,有两行清泪,落下时让人心中不忍,而春娘子跪在地上,紧紧的抓着白衣的衣角,眉眼间全是苦楚之意,“姑娘,你就当日行一善——”

    “那是佛祖该干的事情,与我这凡人何干!”

    铿锵有力的话语出自白依的口中。

    语气是干脆决断。

    春娘子一听,愣了一下,下一刻一摊,直接坐在了地上,他两眼无神直直的看着正前方,所有的一切都跟着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最终本能的喃喃自语,“可是我不能说呀,我不能说呀,我要是说了就是死路一条,就算是我找到了他两个人阴阳两隔,那有什么意思呢?”

    “谁告诉你会阴阳两隔的?”白依放下了手帕唇角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而这一抹笑容,让他脸上的英气消失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了娇媚之气。

    那双眼睛本来就璀璨有光如同漆黑的黑曜石一般,此时更是抹上了几分光亮,绚烂如同天地间最闪耀的晶石。

    “我虽不是佛祖,虽不会日行一善,但我也知道做事要有钱要有忠,我既然找到了你,我既然能够把话说的明白,我就能够负责你和他相见之后的安全,若是连这点也做不到,你觉得我凭什么过来找你?只是为了自己的一己之欲吗?”白依说的理所当然,他没眼睛猛然带上了高贵,此时他坐在那里就像是天地间最有能耐的那个神仙一样。

    而他自信,他确定有这样的本事,毕竟他的身份摆在那里,除非除非有人特意动手,可是这件事情和某个人现在根本就扯不上利害关系,这是查出来到最后所有牵扯的人也都会跟着消失的无影无踪,但这是以后的事情,中间的这个时间段,可以让人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春娘子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白依说的是什么意思,他们的又来了,精神直接跪坐在了地上,直直的看着白依,语气中带着铿锵有力,带着浓浓的坚定,“若是姑娘真有这段本事,能够保佑我们两个安安稳稳,那我就是做牛,做马也一定会效忠于姑娘,只要姑娘能够让我找到她,我一定让姑娘达成所愿。”

    这才是满意的答案,白依点了点头。

    “即使如此,你这餐馆就没有开的必要了,你跟着我走吧。”白依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

    “走?去哪儿?我我怎么走啊?”春娘子眼神中全部是茫然,他垂下眼看了看自己此时身上穿的衣服,又听着外面人声鼎沸一片,眼中是一瞬间的呆愣,呆愣过后就是一片的无奈。

    他的唇角动了动,想要说什么,可是所有的话,都被站在面前的这个一身男装的女子给拦住了,“当然不会,就这么走。”

    白依唇角笑容忽然带上了阴冷。

    坐在对面战武猛的打了一个寒战,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他这个妹妹露出这种笑容的时候,绝对会有大事情要发生,而他的感觉应验了。

    两炷香之后,有几个身影从巷子的另一端慢慢走出,她们走的不急不虚,夜风缓缓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刚才那浓郁的香味,只是身后确实没有,刚才的那种热闹非凡,取而代之的是人生嘈杂,甚至还有呼救声,大喊声。

    “快跑啊,这里着火了快跑啊,出人命了!”火光冲天中有人似乎发现了,不知为何倒在地上的人,在看见那双永远闭不上的眼睛时,这才明白过来,这一次的火恐怕目的不单纯。

    白依抬起眼看了一眼战武,他眼神中带上了几分可怜兮兮之色。

    “干,干什么?”刚才白依的一番操作,让战武看,在眼中战武现在还觉得浑身有些发冷。

    此时他莫名其妙的有些紧张,以前在战场上他们都是玩明的很少玩虚的,就算是是冰系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绝对不像现在伸手就已经沾上鲜血,而且这其中看起来没有根本的利益可言。

    他是个妹妹,在他心中形象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所以此时在听到白依的话的时候,他本能的觉得有几分紧张,这样的紧张来自于一种莫名的惧怕。

    “哥,刚才的那顿饭吃的还可以吧,要是没吃饱回去我再请你,不过现在我却有事要找你帮忙。”白依就当没有看见战武眼中的神色,有些话他现在不想解释,因为他知道解释多了没有用,以后都会看到真相。

    “什么事?”别管妹妹变成什么样子,还是他的妹妹,战武这一点看得清楚,所以下一刻他一下子来了精神,脸上也带上了认真。

    “你去告诉某个人,这里发生了火灾,是我不小心玩过了头,他知道该如何处理。”他说的理所当然,说着的时候,往京城的某个方向看了一眼,起初战武还觉得有些迷糊,不知道这某个人是谁,当顺着他的目光朝那个地方看过去的时候,唇角忽然抿了一下。

    “知道了。”虽然有些不情不愿,但战武还是得很听话,抬脚就走了。

    留在原地只剩下了白依,阿青,还有身后已经乔装打扮过的一个小厮。

    “阿青,你带她去吧,告诉阿流,跑一趟长路,地址,我已经在之前给过他的东西里面留下了,他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白依风轻云淡的说着,阿青脸上同样带上了茫然。

    地址?什么地址?为什么他不知道?还有,什么时候给那个小子的,怎么他也不知道呢?

    可是不管他知不知道,小姐都已经命令下来了,他只能点点头,乖乖的领着身后的人,朝着巷子的另一头走去,很快两个人就消失在了一片黑暗中,站在原地白依的眼神跟着眯了眯眼中,忽然划过了深深的笑意,笑容很快就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