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59、59.



作品:《摘星

江尧前脚刚到公寓楼下, 停好车,准备上楼,许柚后脚就踏进了洗手间上厕所。

旋即, 她站在盥洗台前洗手,想着这个点江尧还没回来, 要不要做点早餐过去送给他?紧随而至的一个哈欠后,她瞄了眼时间, 心想还是算了, 又滚上了床。

实在是……太困了。

现在才八点半,再睡半个小时,九点决定应该……也不迟。

因此,江尧走出电梯,按指纹一进门看到的, 就是这样的场景——

洗手间里的灯是亮着的, 透着浅黄色的暖光, 里面传来细微的水龙头滴水的声音, 是盥洗台上的水槽没有关紧;

沙发凌乱地搭着一张毛毯和一个抱枕,地毯上有一只拖鞋, 另一只不翼而飞;

浅白色的大理石茶几上放着两包吃干净的薯片包装,还有一瓶仅喝剩下一口的橙汁……

而卧室里的某人正趴在床上昏昏欲睡。

江尧颇显无奈地摇了摇头,不难猜出她昨晚这一晚上都干了些什么。

看电视、吃零食、喝饮料……

夜生活蛮丰富嘛。

瞧着这九点钟都醒不来的劲头儿,起码熬到了两三点, 说是四五点也不足为怪。

江尧皱着眉头, 将东西整理了一下。

表面看上去很不省心,实则内心觉得还不错,至少没有夸张到吓他一跳,且有种任她为所欲为的感觉。

将所有垃圾收拾好, 他去洗了个手。

顺便进卧室找了套衣服,趁还有精神在,拧开花洒,洗了个淋浴,冲走一晚上的疲累,再折回卧室,掀开被子上床。

江尧瞧见她乱七八糟的睡姿,给她纠正了一下。

才拥着她开始补眠。

被子里突然多出来了一个人,而且还是手长腿长的男人。

平时一个人睡一张大床的许柚难免会有些不习惯,意识迷糊地皱了下眉,声音细如猫叫般地哼了几声,抬起脚要踹他下去。

然而根本踹不动,还被男人轻而易举地压制着双腿。

渐渐的,也就不动弹了,像一只被驯服的猫……开始趴在他身侧乖乖地睡觉。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许柚才悠悠转醒。

刚一侧身,看见尽在咫

尺的俊脸,被吓了不轻,顿觉自己被一身熟悉的男性气息包裹,瞬间有些无法呼吸,心跳也跟着开始加速,渐渐到了失控的地步。

——什么情况?

他们怎么会睡在一起?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回来多久了?换句话说,他们睡一起多久了?

许柚拧着眉,低头瞧了眼自己的衣着。

虽有些凌乱,衣摆因为睡姿不当的缘故往上挪移,露出一点点腰线,但扣子却完好无损地扣到了最顶上的那一颗。

也就是说,他们什么都没发生,什么也没做。

许柚松了口气的同时,拥着她的手忽然紧了紧,她感受到身侧的男人在一点一点地抱紧她,整个人仿佛被困住,毫无半丝动弹的机会。

“……江尧!”

许柚忍无可忍地喊了声,“我很不舒服。”

男人的手果然松开了点儿。

可她还是不怎么能动得了,甚至瞧见他刚刚一直没睁开眼,想必是很累又很疲惫。

许柚靠在他胸膛,小声问:“你昨晚……一直都没休息过吗?”

他嗯了一声,“别吵,让我睡一会儿。”

许柚哦了一声,真不说话了。

两分钟过后。

江尧追加了一句,“也别动,嗯?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就让我抱会儿。”

“可是……”许柚咬了咬唇,有些为难地说,“我想去洗手间。”

而且她已经忍很久了。

昨晚喝了太多水和饮料,早上睡意朦胧地去了一趟,才过两个小时,又有点忍不住。

时间仿佛凝滞了一般,周围弥漫着尴尬的气氛。

许久听不到他说话,许柚抬眸小心翼翼地瞅了一眼,瞧见他蹙了下眉,终于睁开眼,低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良久笑意浮现在他眼尾,叹了口气道,“你怎么这么能闹腾?”

许柚怔了一下,抿着唇解释说,“……还行吧?主要是,这个点我已经睡饱了。你让我待在你身边我又睡不着,醒着的话又控制不了自己不动,还不如我起来,让你一个人好好睡一觉。”

“昨晚几点睡的?”

“……”

这莫名的家长语气让她有些发怵,犹如平时被黎平君问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睡觉,有没有熬夜之类的

问题,撒谎不眨眼地说:“十二点。”

“是么?”江尧不怎么相信,“那……”

她趴在床上,半支起身,提着口气听他说完,“什么?”

江尧:“你还挺像猪啊!”

许柚:“……”

这说的是什么话!睡多几个小时就像猪了!?

许柚懒得搭理他,起床去洗漱,还贴心地帮他把窗帘拉紧一些,将卧室门关上,让他睡个好觉。

她刷完牙,优哉游哉地躺在沙发上刷外卖平台,想着今天中午吃什么。

对了。

江尧昨天不是说今天早上有门诊的吗?

那他熬了一个晚上的话,门诊是直接取消了,还是挪到了下午?

刚刚忘记问他,许柚有些懊悔地咬了咬唇。

就算要门诊,也不需要多长时间吧。

一般最迟六点也结束了。

今天是他生日。

昨天说好要为他做点什么的,于是,许柚思考了很久,到底要为他做什么呢?

做饭给他吃?不行,没新意。

而且,就她那蹩脚的厨艺。

还不如包饺子,用温水煮熟直接蘸着吃实在。

她眸光一亮,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提议,就这么决定了。

黎平君是“饺子狂魔”,尤其喜欢吃饺子,所以从小到大跟着她生活的许柚对包饺子特别在行。

她买了些食材回来准备了一下,全部搬出客厅,一盘一盘的馅放在江尧的大理石茶几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包……

假期过得好不自在。

男朋友在房间里睡觉,她在外面包饺子给他吃,真的没人比她更贤惠懂事了。

包着包着……

许柚渐渐开始无聊,挑了下眉,往其中三个馅里加了一小勺酱油,接着混进没有额外加酱油的饺子中。

全部倒进锅里煮的时候,她已经完全忘记到底哪三个饺子是特别咸的了。

下午两点。

江尧推门从卧室里出来,漆黑深眸往客厅一扫,没见她人影,倒是瞧见他睡觉前才收拾过的茶几变得又脏又乱。

上面居然还有白色的面粉!?

饶是平时好脾气的江尧,也抑不住眉心突突地跳,按捺着脾气,低声喊:“许柚。”

“……”没人搭腔。

听见厨房有动静,他沉默着走

进去看了眼,正好瞧见她将一个饺子塞进嘴里,眉毛差点儿皱成一个川字,欲吐未吐一般咽了下去。

江尧靠在门边,轻笑:“这么难吃?”

许柚对上他轻佻的视线,嗓音是特有的轻巧:“你醒啦?我做的饺子怎么可能难吃,刚刚那个是我专门放了很多酱油的,不小心被自己吃到了。”

“你放那么多做什么?”江尧走过去,拿汤勺帮她看了下火候。

许柚毫不避讳道:“坑你呗。”

江尧:“……”

见他皱起眉头,黑眸盯着她,她又转了口,低低地出声,“骗你的。今天不是你生日吗?我又没什么制造惊喜的艺术细胞,还不如实在一点,包饺子给你吃。里面有三个饺子是专门被我加了很多酱油的,如果你能吃到,那我就答应你一件事,帮你实现一个愿望,怎么样?”

江尧觉得她天真,饺子里若只是多加了酱油,没有其他硬物类似于硬币这样的东西来证明他真的吃到的话,那他演个戏岂不是也能瞒天过海。

况且,她还告诉了他数量。

三个减去她刚刚吃掉的那个。

那就剩下两个。

江尧问:“什么愿望都行?”

许柚:“当然,既然是给惊喜,那肯定要大大方方彻底地给出去啊。我像是那种畏手畏脚的人吗?”

江尧语气夹着一丝危险:“那你别后悔。”

许柚眯了眯眼,瞪他:“你不会说一些很刁钻的愿望吧?”

“不会,我有分寸。”

“前提是你得吃到。”

“那还不简单。”

“……”

许柚困惑地斜他一眼。

为什么每次她信誓旦旦地跟他对话,都有种不是他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中,就是被他耍的错觉。

江尧拿条抹布出去擦了擦桌子。

她将碗筷拿出去,每个人的碗里都盛了一些,大概一个碗就七八个。

江尧薄唇勾了勾:“喂猫啊。”

许柚:“啊?这样才公平,每个人吃差不多的分量,概率都是一样的,不然你狂吃怎么办?”

“我给你做完饭,歇都没歇一下就去医院做了一晚上手术,你确定不让我吃多点?是谁说的,既然是给惊喜,那就大方地给出去,嗯

?”

她说不过他,“那行吧行吧……你吃!快吃,撑死你!”

江尧每吃一个。

许柚就看他一眼,怪紧张的。

越看,江尧越觉得她好笑。

本来还打算装一下逗逗她的,竟真让他吃了一个出来,那简直不是一般的咸,而是根本忍受不了。

许柚一瞅他眉眼,就觉得不对劲儿,挑眉问:“吃到了吗?”

江尧:“你说呢?到底放了多少酱油?”

“不然怎么区分开来啊?”

“所以,我是可以有一个愿望了是么?”

许柚说,“但你别提我根本做不到的,可以提一些我努努力或许能做到的。”

“我怎么知道你能不能做到?”

“你说来听听。”

“我先想想。”

许柚随他想多久,“但今晚要想出来,因为是生日愿望。”

“行。”

吃完饺子,收拾干净厨房后,两人坐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

终于偷得了一段闲暇时间,总算有点放假的样子了。

许柚屈膝而坐,踢了踢他的大腿,“愿望……想好了吗?”

江尧捏着她的手,煞有其事地说:“我先提一个,看你能不能做到。”

“说。”

“一起去洗个澡?”

许柚猛地一下踹过去,喝了声:“江尧,你能不能正经一点?你现在对我真是……越来越不收敛了!”

“怎么不正经了?”江尧低笑着看她,捏了捏她的下颚,“行,刚刚逗你的,我的愿望是……我说了……”

“快说。”

他突然认真了起来,敛着眉,平静道,“要不要试着搬过来?”

许柚眼底掠过微微惊讶:“你是说……”

江尧:“我们一起住,也给个机会让我照顾你。”

作者有话要说:江尧:一起去洗个澡?

许柚:不行。

江尧委婉道:搬过来住?(以后都一起洗澡

傻白甜·柚子:诶……这个可以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