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60、60.



作品:《摘星

在提出要帮他实现一个愿望之前, 许柚有预想过他具体会提什么样的要求,其中就包括了同居。

因此,在听到他说“搬过来”时, 她也仅仅只是稍微地惊了一下,而后下巴搭在膝盖上, 眸子低低垂着,似乎真的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江尧见她这么严肃, 试探着问:“这个……努努力也做不到么?”

“……”

许柚还没说话。

他就说, “那我再想一个。”

她正要点头答应。

好巧不巧,在她答应的前一秒,他转了口:“要不这几天就别走了,等上班再回去,怎么样?”

许柚:“嗯?”

“嗯什么?”江尧不打算退让了, “连这都做不到?还是说, 你怕我对你做什么?”

瞧见男人的脸忽然朝她逼近了距离, 许柚烦躁地推开他, “没有,我有说不答应吗?我说了, 能做到的我都会答应你。”

“那就这么决定了。”江尧很好说话,“这几天留在这,哪都别去。”他看上去心情不错,竟还低笑着感叹了一声, “这生日过得还不错啊。”

许柚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无语!

她刚刚差一丁点儿就要答应他同居的事了, 居然改口说什么只留在这几天,她方才的表情看上去有这么不情愿吗!?

她只不过在思考如果被黎平君知道怎么交代而已,然后……迟了一秒钟……事情就变成了这样……

如今事已成定局,许柚也不好说什么其实我可以一直不走的类似于这样的话, 这不符合她的风格,也有点说不出口。

无奈了半天,她突然发现只有她一个人在郁闷,关键是她在郁闷什么!!搞得好像不同居很失望一样,失望的人应该是他才对!!!!

许柚挥去脑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拿起茶几上的一个桔子,剥开扔一瓣进嘴里,另一只手抱着他的手臂问:“你很希望我跟你住在一起吗?为什么啊?你看我待在你家,原本干净得跟样板间似的,才一天,现在都成什么样了?”

她手中的一瓣桔子,被他抓着手腕,抬起手,最后咬进嘴里。

许柚愣了愣,听见他说,“应该没有男人会不希望跟自己的女人住在一起吧。”

“哪怕她很爱捣乱?”

“其他人我不清楚,但我不介意。”

许柚勾唇笑了笑。

门铃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她做饺子之前订的生日蛋糕到了,原计划是一个小时前就送达的,足足延迟了一个多小时。

如今饺子吃光了,看样子也没什么胃口。

但仪式感不能丢。

许柚关了灯,给蛋糕插上蜡烛,点燃……再让江尧吹灭……每一个步骤都不能缺的做好。

蜡烛一灭,屋内一片黑暗,隐隐约约能瞧见人的暗影。

她不着急将灯打开,而是让江尧闭上眼不许看。

快速地跑去行李箱那儿,翻翻找找一通,才折返回来,握住他干净有力的手腕,在上面套了一个像金属一样的东西。

江尧轻笑了一下,嗓音淡淡道:“不会是要铐着我吧?”

许柚蹙起秀眉:“你想要啊?”

江尧不吱声了。

也不知道想到什么,莫名尴尬地低咳了两声。

给他戴好,许柚就着月光独自欣赏了几眼,满意地点点头,“好了,我去开灯,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江尧早就猜到是什么了。

戴在手腕上的,不是手链,就是手表。

许柚应该不会给他送什么手链,而且他也从来不戴那种玩意儿,冰冰凉凉的,触感有点像金属,那无疑是手表。

灯光亮起的一刹那。

江尧睁开眼,看见腕上一只极具考究的银色腕表,看着挺简约漂亮的,但叫不出是什么牌子。

不过,他也不在意。

许柚身后还藏着一只,露出来给他看,“我也有。”

江尧问:“这就是生日礼物?”

许柚:“对啊,不满意吗?”

她将另外一只玫瑰金色表盘小一些的也戴在了手上,衬得她的手腕又白又细,跟他那一只还是情侣款。

江尧低低徐徐地开口:“原来还是一对,你们女生是不是都喜欢这种成双成对的情侣款?”

许柚偎在他怀,挪不开眼地又欣赏了许久:“或许吧。”她威胁道,“不许摘下来。”

这可是她挑了很久,用她

的工资花了很多钱买回来的。

专门选了江尧会喜欢的那种款,本来只打算买一个的,瞧见女款也出奇的好看,才忍不住咬牙掏钱也买了下来。

虽然肯定没有他平时戴的那个表昂贵,但对她来说,也是一笔巨款。

他像是随口一问:“为什么送我手表?”

这原因只有许柚知道,她思忖了一下,不知该不该说,最终还是说了出来:“你还记不记得高中的时候,也是你生日,应该是你爸妈送了你一个手表,好像还是香港回归的那种纪念表吧。”

江尧肯定记得:“所以?”

许柚:“那时候我不知道十月二号是你生日,只说了一句生日快乐,也没给你什么礼物,当时我就在想啊……明年我要提前准备一下,以朋友身份给你一个生日礼物,但是还没到明年生日,你就走了。所以,之前在思考送你什么礼物的时候,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手表。”

江尧没说话,揉了揉她脑袋。

两人无声对视着。

时间越来越晚,许柚决定先去洗澡,拎着睡衣走进浴室,还反锁了门。

过了将近半个小时,才慢腾腾地湿着头发走出来。

江尧一言不发地走过来,在浴室最顶上的柜子里拿出一个新的基本上没怎么用过的吹风机,让她坐在床沿,居高临下地站在她身后,给她吹头发。

神情专注又小心,仿佛在对待一件易碎的瓷器一般。

许柚自在地享受着他的“服务”,撇了撇嘴:“原来你吹风机在上面啊,我昨天晚上找了半天没找到。”

江尧嗯了声,“平时不常用,忘记告诉你了。”

“没事。”

吹完头发,许柚就干脆在床上不下来了。

十月接近初冬,天气愈发寒冷。

许柚赶紧将腿缩到被子上不出来,顺便问了句:“你晚上睡哪儿啊?”

江尧的眼神仿若带着疑惑,无声地看着她。

许柚:?

虽说早上他们俩已经睡在一块儿了,但那会他毕竟是熬了一夜才回来补眠的,总不能累成那样还睡客厅,或者大费周章地去布置客房。

可今晚不一样,现在可是晚上啊!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

还睡在同一张床上,难免会发生点儿什么。

因此,许柚焦虑也是正常的。

她还没准备好。

江尧眼底透着淡淡的笑意,有宠溺,无奈,还有一丝她看不太懂的色调,反问道:“我不睡这睡哪儿?许柚,你真以为我的愿望这么容易实现?只是陪我吃饭,然后大家各自去睡觉?”

许柚:“……”

她的脸立马耷拉下来,虽然道理是这个道理,但她真的丝毫心理准备都没有,而且网上有些人不是说第一次都应该尽量美好一些的吗?

至少要制造一下氛围感,穿得性感一点,气氛到位一点,然后才顺其自然地发生……

现在她穿着保守款的睡衣,一点氛围都没有啊。

再说了,他们从恋爱到现在,连稍微出格一点的肢体接触都没做过,突然就要这样……跨度是不是有点大了?也难以想象跟江尧做那种事情的样子!

许柚苦恼地撑着眉心,突然嘀咕道:“那还不如洗个澡轻松。”

江尧无意听到,眉梢轻佻,盛情邀请道:“来,给你个反悔的机会。”正好,他找衣服准备去洗澡,边找边说,“我不反锁,你随时可以进来。”

许柚恼怒地扔了个枕头过去,被他轻而易举地接住。

即便知道他是刻意在逗她而说的那些话,可她还是接受不了这居然是江尧说出来的话!要不要脸!!?

果然男人的本性都是一样的!

许柚:“你脑子里就不能有点别的东西?许的都是些什么愿望……”

全是关于这方面的,早知道就不额外给他实现什么破愿望了,是她拿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

现在反悔都不行。

男人淋浴很快,十多分钟基本就能搞定。

江尧出来的时候,跟往常一样没有穿上衣,露出大片的胸膛和锁骨就这么走进了卧室。

原以为许柚那样的熬夜狂魔会强撑着昏昏欲睡的眼睛,靠坐在床上玩手机,结果并没有。

她反而将自己闷在被子里,缩成一个蝉蛹状的什物,看上去似乎是睡了,又像是没睡,一动不动的。

江尧刚洗完热水澡,水温虽不至于很高,却也是带着热气的。

他一躺上床,许柚就感受到了,甚至轻微地僵了一下。

江尧眸中透着淡笑,知道她肯定没睡,在床上躺好后,他调整了一下被子,手也跟着动了动,不知碰到了哪儿。

没几秒,跟旁传出女人恼怒的声音——

“江尧,你手摸哪里?”

作者有话要说:江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