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48、48.



作品:《摘星

许柚只知道他的门诊室在哪儿, 并不知道手术室在什么地方。

林冉带着她像无头苍蝇一样乱窜,丝毫不像个行动不便的孕妇,走到某处拐角, 碰巧看见一位穿白大褂的女医生和一位护士在饮水机旁休息闲聊。

这穿白大褂的背影,许柚看着莫名眼熟, 但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她又多瞅了几眼,眉梢一挑, 想到了。

不就是她陪黎平君去内科复诊的那天, 在楼上透过玻璃窗看见跟江尧走在一起的女医生么?

还是早上在停车场碰见的那个, 只不过那会儿她穿着私服, 没认出来而已。

林冉小声嘀咕:“……还真是医生啊。”

许柚倒没这么惊讶,从她的气质和略显张扬的气场来看,其实很容易猜到她是个家境不错,学习肯定也很好,从小到大不容易受到挫折的人。

这种人, 会对世界抱有一种幻想, 想用自己的学识和方法去治愈别人,说不定还是个心理医生呢。

许柚刚准备走, 突然听见那边那位护士说了句, “慕瓷, 你也别怪我太直接了,我说句实话吧,我知道你挺喜欢江医生的, 但以我观察, 我觉得江医生可能并不喜欢你……”

正是这句话,让林冉八卦之心顿起,扯着许柚不让她走, 想听一听。

许柚拧了下眉。

被墙挡住,她根本无法瞅见那位叫慕瓷的女医生的表情,但也能猜到她此刻肯定脸都黑了。

那位护士停顿了一会儿,又开始在她身上撒盐,“你没看江医生早上在电梯间里那个样子吗?绝了,我从来没见他对哪个女人这样过,说话时的眼神,好像都是落在那个瘦瘦的女人身上的。我就说吧,你已经是我们院最年轻最漂亮的医生了,他对你没兴趣,多半是心有所属,所以才对其他异性直接忽略和排斥。”

……好吧。

许柚发现那位护士撒下去的那把盐,好像是她?

“那又怎样?”慕瓷想也不想地反驳,“可他也没说那女的是他女朋友啊,老周前几天还说他单身呢,他明知道我喜欢他,却不在我面前介绍他女朋友,反而只介绍了另一位要来产检

的人,这不是已经说明问题了吗?”

许柚竟无言以对,甚至也想揪某人过来问问为什么,可转念一想,她现在也不是他女朋友啊。

林冉嗤了声:“思路清奇。”满脸问号地看向许柚,压低声音说,“……看你就没她厉害,早这样,你跟江尧说不定孩子都有了。”

许柚:“……”

胡说八道。

那位护士渐渐也有点于心不忍,但作为朋友其实还是挺想让她及时止损的,“可江医生平时在医院跟人说话时的样子和上午跟那个女的相比很明显是不一样的,既然他的心都不在你这,已经有喜欢的人,那就不值得你去追啊,以你的条件还愁找不到比他好的男人吗?我是觉得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好了,你别说了。可能有的人工作和生活中的性格就是不一样的,或许他就是这样的人?你别管了,反正他现在还是单身,那我也有追求的权利,最后结果如何,还不一定呢。”

许柚不知想到什么,也跟着有些难过。

她其实挺能理解那位女医生的想法的,喜欢上一个人哪能被人劝几句说不喜欢就真的不喜欢啊,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倔,不撞南墙不回头,不然也不会耗在一个人身上这么多年。

林冉显然共情不了,特坏地给她揭露本质:“还工作和生活不一样性格呢?双重人格啊?江尧这人,私下对你对我都两幅面孔,哪有什么工作和生活不一样,其实就是在不喜欢和喜欢的人面前的区别罢了,这才是正解。”

“就你懂,恋爱大师?”许柚笑她。

她不认为那位医生真的这么傻,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可能只是想给自己一个坚持下去的理由或者一个让自己不那么难堪的说辞罢了。

许柚将林冉带走,偷听不道德,意思意思就够了。

林冉拽个护士问了一下江医生在哪儿做手术,然后跟许柚一起过去。

许柚仍然有些抗拒,可能是她没谈过恋爱,从小到大黎平君教给她的道理都是不能麻烦和打扰别人,因此做不出这种行为:“可他不是说了吗?让我们结束后,早点回去,他没那么快结束的,而且他下午还有手术,那么

忙,哪顾得上我啊?”

“他让你走,你就走啊?”林冉乜她一眼,“你真以为他让你走,是怕你打扰他,麻烦他吗?是因为不想让你等他,是怕麻烦你啊。你觉得麻烦吗?”

许柚:“还行。”

“那不就是喽。”林冉一脸很懂的样子,“你又不影响他工作,只是在他休息的时候待在他身边。许柚,其实我有件事一直很想告诉你。”

“什么?”许柚见她神秘兮兮的,也跟着有些好奇,“什么事啊?”

“算是一个秘密吧。你觉得江尧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

许柚不太确定地思考了一下,其实她也不清楚,只说了个大概的时间段:“应该是我妈生病那段时间吧,那会儿我跟他接触挺密切的。”

“不是。”林冉嘟囔了句,“……他果然没跟你说那件事。”

“那是什么时候?”许柚没什么底气地反问,“总不会是跨年夜的时候吧?拜托,那个时候我跟他刚见面没几天,怎么可能一晚上就喜欢上我?”

“……”林冉有点明白为什么许柚一直没接受江尧,一直不确定他对她的喜欢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了。

因为许柚根本不知道当年的事情啊,虽然她也搞不清楚,为什么江尧还没有说。

去到那边的手术室,手术还没结束,有一两个病人家属坐在长椅上静静地等待。

她们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林冉组织了一下语言,跟她说,“反正,就是……我就跟你直说吧,江尧绝对不是那种想一出是一出的人,你相信我,他喜欢你绝对比你以为的要早得多。”

许柚越来越听不懂了:“什么意思啊?”

比她以为的要早得多?

她刚刚问是不是在跨年夜那晚喜欢上她的,然后林冉说比她以为的要早——

再往前的话,不就是重逢那天或者高中的时候了吗?

许柚人都是懵的。

如果林冉不是在胡说,那她的意思是江尧在高中的时候就喜欢上她了?怎么可能……

林冉转了转眸子:“你不相信?我也没具体的证据,但我就是知道有这么一件事,想求证你可以自己亲自去问问他啊或者找一下?”

她专门留了个白,一

件事只点明了一半让他们自己解决,其实让许柚知道江尧高中就对她有好感,就相当于是推她跨了一大步了。

林冉怀孕不能瞎折腾,在医院逗留太久也不安全,被染上感冒这种小病小痛对寻常人来说没什么,要是孕妇的话就很难受了。

她陪许柚等了一会儿就走了,是她爸爸开车来接她的。

许柚坐在手术室门外的长椅上,发着呆,思维空白了一片,脑子里回响的都是林冉方才说的话。

一直到手术结束,过了几分钟,江尧从手术室里出来,本打算跟家属聊几句,忽然瞥到那边有道熟悉的身影。

他蹙了蹙眉,眼底若有所思,简单跟家属聊了一阵。

然后,三两步走到她面前,以为她发生了什么事,在她面前蹲下,问:“怎么了?”

许柚看清是他,原本就乱成一团麻线的脑袋,现在更是成了一团浆糊,恨不得立刻向他问清楚,让他亲自告诉她。

但她并没有这样做,唇畔勾起浅浅的弧度,摇了摇头:“没什么,你……这么快就结束了?”

“不快了。”江尧看了眼时间,“已经快一点了。不是说让你们先回去吗?怎么跑这来了?林冉呢?”

“她被她爸接走了,梁子豪还有几天才回来,她回自己家住几天。”许柚看着他的眼睛,抿了抿唇,“然后……反正我也没事干,就在这等等你。”

男人的嗓音变得有些温和沉郁,表情却没过多的变化,“嗯,吃饭了吗?”

“还没。”

许柚看着他,仔细观察了一下,林冉说出其不意地出现在他面前,会让他感动。

根本就是歪理,哪来的感动?

江尧就这么抬眸看了她好一会儿,而后突兀地笑了,站起身,“那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去换衣服,然后带你去吃饭。”

“行,你去吧。”

江尧再看她一眼,转身离开。

许柚摸出手机给林冉发消息:【呵。】

林冉:【?】

许柚:【不是说会感动到稀里哗啦吗?】

许柚:【不是说会爱得死去活来吗?】

林冉:【不感动吗?】

许柚:【哪来的感动?】

林冉:【那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

许柚:【?】

许柚:【我还会信你?】

林冉:【江尧闷骚,他背地里骚着呢。】

许柚:【……】

许柚:【不要为了你所谓的歪理,去强行解释。】

作者有话要说:林冉:救命!他是真闷骚!!

一更来啦!!!

谢谢投喂的营养液——

“啊”,灌溉营养液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