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49、49.



作品:《摘星

许柚没再跟林冉胡扯, 放下手机,等江尧出来。

他进去换下手术衣,简单交代了几句, 就拿着手机出来了。

她起身问:“我们去哪儿吃啊?你下午什么时候要手术?还来得及吗?”

“两点半。”江尧睨了眼腕表,现在已经接近一点半了, “还有一个小时,应该来不及了。”

“……”许柚正想说是不是她打扰了他, 打算自己回去算了的时候, 他唇勾了勾, 波澜不惊道, “所以,带不了你出去吃饭,那我们……”

许柚不知道他接下来想说什么,但她倒是有个办法,“叫外卖?”

“……”

好像不行。

医生一般对饮食健康都要求很高吧?而且她还真没见过江尧吃外卖的, 万一外卖里有什么不卫生的东西, 吃坏肚子,他下午手术怎么办?

想不到办法了。

江尧淡淡瞥了她一眼, 随后说, “食堂, 去吗?”

“食堂?”许柚一怔,“是我想的那个食堂吗?”

“你想的哪个?”

不就是医院里专门让医护人员用餐的食堂吗?

许柚更关心的是,“我能去吗?”

“为什么不能去?”

“能去就行。”

许柚刚松一口气, 听见他又补充道, “医生和医生家属都可以去。”

“……”

家属这个词很显暧昧。

但似乎一说出来,又多了某种潜在的含义,如果他带她过去, 被他的同事瞧见,很容易被误会的。

也侧面说明了,在他们还没在一起的时候,江尧已经为她打开了一扇门,让她逐渐地走进他的圈子和生活。

他漆黑深邃的眸子看着她,见她愣住,半响才出声提醒:“走了,不然时间来不及了。”

“哦。”

许柚转身,跟他离开。

江尧带她从手术楼走出去,沿着一条小道往医院后方走,途中遇到几个拿着饭盒匆匆而过的医生或者护士。

他们在跟江尧打招呼的时候,总会有意无意地将视线自她的脸上掠过,带着满满的好奇和诧异,但又没细问她到底是谁。

许柚鲜少被人这么打量,走在他身侧

,撇撇嘴:“你不是才在这个医院工作一年不到吗?怎么人缘这么好啊?”

江尧侧眸,心情颇好地问她:“你想问什么?医院内部相处和谐,所以才这样啊。”

真……官方的回答!

许柚抵死不认:“我没问什么啊,就随便聊聊。”

江尧也只是嗯一声。

这个时间早就过了饭点,食堂里已经没什么人了。

平时很忙的医生都是叫人帮忙打饭去休息室吃的,或者不忙的也已经吃过饭在休息室里午觉或者闲聊。

进到里面,许柚算是大开眼界。

跟学校里的饭堂没什么不同,要说唯一的区别就是这里比较干净、宽敞和亮堂,由于院里护士居多,女性的比例远大于男性,基本都是清爽扎着马尾或短发的小姑娘。

江尧让许柚找个位置先坐下,他过去打饭。

许柚在周围扫了一圈,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然后看着某人渐渐远去帮她打饭的背影,摸出手机跟林冉分享现在的状况:【你猜我现在在哪儿?】

林冉:【跟你的江医生一起吃饭啊。】

许柚:【谁不知道啊?】

许柚:【问题是在哪儿吃啊?】

林冉:【在吃饭的地方吃呗,不然……洗手间啊?】

许柚:【……】

许柚:【我在医院食堂。】

林冉一点都不惊讶:【牛啊,都去食堂了。饭菜好吃吗?是不是很有营养?】

许柚:【……】

这什么脑回路?

她不仅不惊讶就算了,还关心饭菜好不好吃?这是重点吗?

许柚干脆结束对话,退出微信。

一抬头,恰好看见江尧一手拿着一个饭盘返了回来,两份饭菜,她的米饭少点,他的比较多,简简单单的两肉一菜,而且还有牛肉。

伙食还不错。

江尧见她一直没动,低低地问:“不喜欢吃?”

许柚回过神,轻轻地摇头:“没有啊,就是觉得第一次来,很新鲜。”

“有什么不一样么?”

“……”许柚想了想,“没什么不一样,感觉跟学校差不多,但是也还是有差别的,你平时上班的时候都会在这吃饭吗?”

“门诊的时候会

,做手术的话会比较累,就不来了。”

“那怎么吃饭啊?”许柚不解地问,“叫外卖?还是让人帮忙打饭?”

江尧顿了一秒,如实说:“会有护士专门帮忙打饭的。”

“啊……哦。”许柚戳了戳盘里的米饭,小声地嘀咕,“……护士啊。”

“怎么?”江尧看她眼睛,温淡地问,“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啊,只是平时看电视还有看小说,里面一般都会描述到医生和护士之间的关系,毕竟朝夕相处,好像……有点不一般啊。”

许柚咬着唇瓣,也就随便一说。

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就这么说出来了,甚至连自己是不是在吃醋都不清楚,语调听上去有些许的骄纵恣意。

江尧反应过来,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放下筷子,眼睛沉沉地盯着她忽然笑出了声,“怎么不一般啊?电视是电视,生活是生活,不排除有些医生和护士的关系是暧昧了些,结婚、谈恋爱的大有人在,就算不是医院,别的行业别的公司工作中生情的也不少,但在我这……就只是同事,明白么?”

“我明白什么呀?”许柚不敢看他,心想自己是不是过于计较了?也或许是有女医生喜欢他在前,所以才发散了一下思维,联想到这方面……

吃过午饭。

江尧带她从食堂走出医院的大门,在手机上给她喊了辆车,“下午我还有手术,起码几个小时,医院不是什么好地方,这里病人多,细菌也多……”

许柚听这话的意思,总感觉他在责怪她等他这件事儿,果然林冉说的什么感动都是假的!哪来的感动?还爱情专家!?

她撇了撇嘴,闷闷地点着头,应承他的话。

江尧见她一直望着马路,就是不肯看他,虽然他不了解女生的一些小脾气,但跟她相处那么久,再迟钝也知道她开心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不开心的时候又是什么样子。

轻轻掰过她的肩膀,强迫她直视着他,温和低哑的嗓音徐徐道,“我还没说完,以后想等我,可以去对面的咖啡厅或者甜品店,手机上给我留一条信息,我一下手术有空就会赶过来

找你。你在医院不仅无聊,还害我担心。”

许柚眨了眨眼,没想到他是想说这些,被他轻轻地抬起下巴,有些不自然地与他对视。

在她别开视线之前,江尧默了几秒,才说,“许柚,你给我机会去追求你,去喜欢你,甚至刚刚我明明让你回去,你还是问了路跑到我的手术室来,不听劝地坐在外面等我,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其实一直以来你对我的喜欢还在?”

午后的阳光从天边打下来,暖洋洋地洒了他满身,给他镀了一层金色,显出了淡淡的光影。

许柚瞳眸微缩,唇动了动,磕磕绊绊道:“我”

江尧似乎也不计较她的答案是什么,突然拾起她的手,攥进掌心,在安静无人的医院后门,带着某种隐忍和克制地问:“许柚,其实我一直很想问,你还需要考验我多久?”

而后,怕她误会,他解释道,“我不是在催你,只是想知道,你对我……还有什么不确定或者不满意的地方,是需要我去改的或者为你做的?毕竟从医者,讲究的是对症下药,我想清楚你的症状是什么?”

“症状?”许柚愣了愣,转眼看见车已经来了,她被他哄得心情也好了许多,开始驳他的话,“从医者,确实讲究对症下药,但好像还拥有别人没有的技能吧?好比如,望闻问切?”

他低笑,“望闻问切里除了观、听和摸脉象,也需要问啊?四诊缺一不可。”

“……”许柚咬了咬牙,灵机应变能力没他强,这么快就被抓到漏洞,“你不是西医吗?怎么中医的都会。”

江尧不勉强她现在就回答他的话,揉了揉她脑袋,带她过去,帮她拉开车门,“西医也是要了解中医基础的。你回去好好想想我的问题,然后告诉我,不然,我怕对你处处下药,还是治不好你。”

许柚翻了个白眼,无奈地说:“我没病,但我会好好考虑一下的。”

江尧帮她关上车门,车开走以后,他才转身回去。

许柚收到一条信息:【到了给我发信息。】

她盯着他们聊了好几个月的微信聊天框,再联想到刚刚他说的话,望着窗外一瞬而过的景色,没忍住勾唇浅笑。

确实要好好考虑一下了。

也是时候,重新定位一下他们的关系了。

她托着腮,如是想着。

作者有话要说:唔……不出意外,下章就在一起了。

谢谢大家的营养液——

“tower_of_terror”,灌溉营养液+14

“牙白”,灌溉营养液+5

“睡睡”,灌溉营养液+2